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九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翔,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利达犬一觉醒来发现谁都不在。一开始它没有觉得很奇怪可是整个房间都黑漆漆的一片,而且还死一样的寂静,这就不大对了。

虽然它也并不怕,可是一只汪待在这果然还是有点瘆的慌。

“翔君?nino?”

“喂喂——爱拔酱?”

“松润?!”

还真是谁都不在啊。利达犬很快就放弃了寻找大家的踪影,又躺回沙发,闭上眼睛。

“糟糕了!利达又回去睡了!”躲在柜子里的爱拔兔着急的向总策划鹦鹉松润汇报。

“这怎么行!”鹦鹉松润一拍翅膀差点把柜门扇开,“它睡了nino一会怎么去装鬼吓它!然后我怎么出去英雄救美.....”

“怎样都好啦!”尼糯喵捏着脸上带着的荧光面具,隔着透明的面具能看见塑料壳里面的荧光小鱼在游,“说起来怎么又是这个东西啦....”

仓鼠翔捂住嘴努力不笑出声。

“啊啊!利达坐起来了!”称职的侦查员爱拔兔又小声叫起来。

“哟西!实行plan B”鹦鹉松润下达命令。

“报告MJ,plan B今天早上被你自己取消了。”尼糯喵立正敬礼。

“...........”

仓鼠翔缩成一团用力抖肩,谁知道它一抖不小心撞到一边的爱拔兔,爱拔兔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推开柜门栽了出去,后面偷偷揪着爱拔兔尾巴玩的尼糯喵和在给尼糯喵绑好蝴蝶结的鹦鹉松润也跟着一起摔出去,几只堆在一起抱成一团,和恰好路过柜子边的利达犬大眼瞪小眼。

仓鼠翔在柜子里尴尬看着利达犬,“额,ohno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利达!”

“哈?”利达犬来不及说谢谢,看着一群的奇怪装扮眼里写满不解,“怎么了?”

“不!什么都没有!”尼糯喵爬起来,忍着羞耻唱跳起来,“you are my soul soul.......”

“???”

仓鼠翔赶紧把利达犬拉到餐桌边开始端菜,“别在意,来,利达,啊~”

利达犬依旧不解的被喂了一大口的烤鱼。

爱拔兔蹦过来送给利达礼物可是不小心摔了一跤,盒子里面掉出几个鱼钩。它尴尬爬起来把鱼钩捡起来放在利达犬面前,“惊喜!哈哈哈......”

鹦鹉松润捂住了脸。

利达犬眨眨眼睛,“诶,生日派对?诶?怎么了?”

“利达来吃蛋糕!”

“所以说怎么了啊?告诉我告诉我!”

“you are my soul soul!!”

“利达!惊喜哦!”

“哈???”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鹦鹉松润的plan B是什么。















时隔两个月的复活??阿智生日快乐哦♡(๑´ㅂ`๑)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八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尼糯喵发现桌上多了一个漂亮的花瓶,只是看上去就有一种高级的味道,吸引着它凑上前去认真看。

“呀,这样的瓶子得多少钱呢.......”尼糯喵摇着尾巴围着花瓶转了一圈,又把鼻子凑上去仔细嗅了嗅,不料正好听见门铃声响起,刚好把爪子按在花瓶身上的尼糯喵一个不小心直接把花瓶绊倒和瓶子一起滚了下去。

“可怕呐.....”尼糯喵轻盈的落地,回身却石化在原地,那个看上去就很高级的瓶子碎了一地,尸体残缺不全的摆在它的面前,提醒着它悲剧的发生。

怎么会这样?!尼糯喵扶着脑袋,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冷静,现在还不知道花瓶是谁的,而且谁也没看见,嗯,有办法。尼糯喵用了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把碎片全部扫进一个布包裹里又赶紧把包裹打包拖进了自己的窝藏好,然后假装刚睡醒,打着哈欠去开门,“翔酱欢迎回来。”

“打扰到你休息了么?”仓鼠伞抱着一纸袋面包回来,吃力的把它们放上餐桌,洗掉爪上沾到的油打算去沙发上坐一会。嗯?哪里不对?仓鼠伞擦着爪子上的水又退回来,“啊喏nino,你有没有看见餐桌上有一个花瓶?”

“嗯?花瓶?”尼糯喵稳住自己内心的慌乱,以专业演员的素质摆出一个迷茫不知所措,无辜而又睡眼朦胧的表情,揉揉眼睛努力去看桌子,“没有哦,我没有注意。”

“是么?”仓鼠伞苦恼的又回身看看只有面包的餐桌,“那还真是糟糕了啊,那是上次尼桑带回来的花瓶,它明天回家要是没有看见也许会难过的。”

牙白!竟然是大叔的东西!尼糯喵内心一阵冷汗,利达犬最近认识不少收藏古董的朋友,万一这是个什么远古时期的古董......尼糯喵假装在玩拼图,心里暗算了一下价格,这几个月存的钱没准都要完蛋。。。

“nino你拼图拼错了吧?”

“没有没有,这是我自己创作的新方法。”

好险,不能露出马脚,看来得想个办法解........嗯?!尼糯喵抬眼就看到爱拔兔提着篮子蹦蹦跳跳的在后院种萝卜,尼糯喵窝着身子鬼鬼祟祟的绕过在沙发上秒睡的仓鼠伞抱着包裹去了后院,把包裹迅速扔进爱拔兔刚挖好的坑然后稍稍把土铺好就叫爱拔兔过来,“爱拔氏,上次的disco star walk的动作你还能跳给我看看嘛?”

“也不是不行啦,现在么?”爱拔兔迷茫的走过来跟着尼糯喵的指示踩到那片有点松的土上,跳了一遍。

“呀,反方向再来一遍!”

“哦!好哦!”

“真是帅气呢爱拔桑,那换个方向再来一次!”

“那你配合着叫一下嘛!”

“哟!disco star sama!一二三,反方向再来一遍!”

最后尼糯喵满意的看着被爱拔兔来回踩过变得无比结实的坑满意的回屋了,留下兴奋起来的爱拔兔边哼歌边继续种萝卜。

这下就万无一失了,如果问起就说是爱拔氏干的好了,虽然有点对不起它,尼糯喵这么想着,满足的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尼糯喵和鹦鹉松润正窝在一起吃早餐,利达犬推门走进来,“我回来了——诶,我的花瓶呢??”

尼糯喵装出一脸不清楚的表情,“啊大概是被爱拔兔弄碎了又埋起来了之类的吧。”

利达犬歪头皱眉,过了一会眉头舒展开,摆摆爪子表示算了。

尼糯喵震惊,“可是利达,那个花瓶很贵的吧?”

“唔....也没有那么贵啦?”利达犬摆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指指自己,“我做的。”

“诶,o酱好厉害,自己做的?”鹦鹉松润很有兴趣的凑过去,“我很喜欢这样的风格啊。”

“是嘛,我做的哦。”

“知道了知道啦。”

一旁的尼糯喵已石化。

再也不要动桌上的东西了,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汉堡肉只好,尼糯喵这么想着。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七话

我两个月之前说的破50现在还没。。。噫。。。

关于本子的事情我还在找画手啊?!大家有合适可爱画风的画手可以来告诉我哦!(๑•̀ㅂ•́)و✧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早上刚刚清醒的鹦鹉松润咬着牙刷飞过日历旁边的时候,突然“啊”了一声,牙刷啪嗒掉在了地上,尴尬的它悄悄叼起牙刷准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绝对不能让大家看到我不帅气的样子,它这么想的着,抬眼就是尼糯喵不知所措的表情。

鹦鹉松润顿时觉得鸟生一片黑暗,它淡定的落到地上,用翅尖抓起牙刷,尼糯喵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摇摇尾巴也凑过去看日历,顺着那声“啊”接


下去,“呀,今天真是个.....啊咧?”

爱拔兔随口说了句早上好从在日历边呆滞的两只身边走过去,觉得不对劲又退回来,顺手搂着尼糯喵仰头也看看日历,“诶——!”

尼糯喵的小爪子指着爱拔兔小声告诉鹦鹉松润,“我打赌这家伙绝对没有看出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不不!谁说的!”爱拔兔不服气的争辩,“我也看出来了嘛!真的!.....啊翔酱你看嘛!”它扯着寻着热闹声音走过来的仓鼠,试图转移一下话题毕竟它确实没看出来今天什么日子。

仓鼠伞打量了一下日历,随爪拿出携带扒拉几下查查日期,给爱拔兔看。爱拔兔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你看,我就说它刚才没看懂吧,不能说谎哦爱拔氏。”

“我才没有!”

仓鼠伞扶着鹦鹉松润笑得很无奈。

利达犬在几只身后转了好几圈,过于娇小的身子被前面几只挡个严严实实,它看不到日历上写了什么,只好拼命踮脚去看,“呜——”,被坏心眼的尼糯喵故意一挤在地上滚了一圈,委屈的小尾巴摇了摇耷拉下来,自己爬起来又跑过去,又被鹦鹉松润张开翅膀挡住了,利达犬决定选择死亡,它窝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嘴怨念的,“也告诉我嘛........”

爱拔兔已经知道了答案,得意的蹦哒过来,坐在利达犬身边,“锵锵——aiba quiz time!提示,十六年前.....”

“嗨!今天是我们入住这个房子十六周年的时间。”

“喂!nino!”爱拔兔不满的,“我的话被打断啦!”

尼糯喵做出一脸惊异的表情,“啊啦,爱拔君居然知道正解是什么么?”

“都说了我知道了啊!”

仓鼠伞很给面子的笑出了BGM。

利达犬半张着嘴努力消化事实,懵懵的点头,“呀,居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哈哈哈,为什么ohno桑一副老爷爷的反应啦。”仓鼠伞笑着打趣。

“诶,我只是感叹嘛,时间过的好快呢。”利达犬认真解释。

鹦鹉松润这时候已经搬过来一个巨大的骰子,虽然它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反正就是来了,大家坐成一圈等着鹦鹉的安排。

“难得的时间,来骰骰子吧,骰到数字就要对对应数字的人说一句话,这十六年间没说出来的什么都可以,比如1表示oh酱,2表示翔君,3是爱拔酱,4是nino,5是我,如果骰到6,嗯,就是全员。OK?”

“诶,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啊。”仓鼠伞坐正了等着骰。

“不愧是MJ!”

“哟!MJ!”

鹦鹉松润意思意思冲伪装粉丝的爱拔兔和尼糯喵挥挥翅膀然后把骰子递给利达犬,利达犬随手一扔,“2!”

“诶?这么快就到我?”仓鼠伞哭笑不得的转过去面对利达犬,利达犬抱着骰子认真想了想,“翔君....一直以来都是翔君呢。”

“那是当然的嘛,”仓鼠伞忍不住吐槽。

“但是翔君真的很厉害呢,有在做着pet zero的工作,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唔,还有上次我和爱拔酱偷吃你零食的事情你也没有生气...”

爱拔兔扑过去捂住利达犬的嘴,利达犬呜咽几下继续说,“总之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翔君,最喜欢你了。”

仓鼠伞听得也是有些感慨,主动伸出手臂抱了抱利达犬。

“嗨——结束!下一个是翔酱!”尼糯喵把骰子扔给仓鼠伞,相对来说尺寸大了很多的骰子被仓鼠奋力一滚,滚出了一个5。鹦鹉松润本来坐得很随意,突然就紧张起来,端正坐好。

“嗯,松润真的是个很认真的人呢,家里的事情也有很多都在帮忙,有时候总想,啊,没有松润就不能做了呢,这样的事情有很多,”仓鼠伞笑笑,“上次教我学怎么飞呢哈哈哈,虽然不算太成功但是果然有松润在就会很安心啊,谢谢,以后也请多指教了。”

鹦鹉松润轻声说了句谢谢,回给仓鼠一个了然的笑容。

爱拔兔扔出了骰子,“嘿咻——啊,1!”

利达犬把已经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

“利达啊,真的超级温柔哦,不管怎样的事情都会陪我做,比如偷零食啊....”

仓鼠伞悲伤的瞪了它一眼。

“......果咩翔酱!!”爱拔兔双手合十,挠挠脑袋,“诶多我说到哪了,哈哈哈总之利达和我的电波很能合上哦!真的是很能理解我的人啊,最喜欢利达啦!”

利达犬摆了个酷酷的表情,“我也,最喜欢爱拔酱了。”

尼糯喵小声吐槽“刚才还说最喜欢翔酱的,最低”,说着随便一扔,竟然是4。它丝毫不尴尬的坐起来,一本正经的开始酝酿词句。

“给nino,嘛,虽然想说的话有很多,首先是批评,为什么没有再更早一点开始存钱呢,这样的话现在不是会有更多存款么,这一点希望你改正。还有就是,嘛,有时候太不注意身体了,对吧,以后也要学会重视一下了,最后是感谢,感谢你十六年前搬家的途中没有逃下车而是一直在这里,和一群最棒的家伙住了这么久,谢谢,以后也要一直和大家在一起。”

不知道是谁鼓起了掌,为尼糯喵这番送给自己的话,“大家大概在想nino偶尔也是会说些好话的吧。”惯例这么打趣着缓和气氛,尼糯喵把骰子最后交给了鹦鹉松润。

鹦鹉松润骰出了个6。

“嗯,给arashi,”鹦鹉松润说了个开头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太多想说的话此刻竟然一点都说不出来,难得见到不好意思的笑了。四只见状纷纷围在了它身边,伸手搂住它们,鹦鹉感受到了从大家那里来的力量,恍惚间回忆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闪过,依然感性的它有点想哭。

“给arashi,我们已经结成十六年了呢,虽然和前辈比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和你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不可替代的美好体验,谢谢,利达,翔君,爱拔酱,还有nino。”

“我们会有更多十六年,不管走到哪里,我们都要一直在一起,嗯,最喜欢你们了,只有我们五只才能组成的arashi。”

“以后也请多指教了呢。”










ps:拖到我这种境界也是。。。。xx

嘛不管怎么说今天岚结成十六周年啦!十六岁生日快乐哦!十六岁对于女孩子来说也是花一样的季节,也是走向成熟的转折点,祝我们最爱最爱的岚,能像少女一样,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美好!

以后也请多指教啦(๑•̀ㅂ•́)و✧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六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喂你们几个。”鹦鹉松润转头看看在一边安静切胡萝卜的兔子,压低了声音拉过其他几只,“你们有没有觉得爱拔酱最近有点奇怪?”

仓鼠伞思索良久突然恍然大悟的一拍爪子,“它已经一周没吃炸鸡了啊!”

鹦鹉松润果断无视了仓鼠的话看着应该对兔子的情况最了解的尼糯喵。

“没有。”尼糯喵从屁股后面不知道哪里扒出个游戏机又开始打,“那家伙不是一直都这样嘛,大兔子,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一蹦一跳真….啊咧?”

鹦鹉松润满意的表示还是nino器用,看着利达犬迷茫的眼神它伸手揽住狗狗的肩激动的按着它,谁知道一个不小心把利达犬按倒在了沙发上,两张脸瞬间贴的极近,利达犬满脸少女般绯红期待的看着它小声说了句“什么时候都ok….”。

尼糯喵踹了狗狗一脚,尖着嗓子喊起来,“你在期待个什么啊不会亲的哦!”

鹦鹉松润维持着那个姿势热血的看着利达犬,“就是那个啊!爱拔酱最近都没有怎么蹦哒了,不觉得很奇怪吗?”

利达犬还在嘟着嘴怨念的看着鹦鹉,“真的不亲吗?”

“不会亲的啊!绝对不会亲你的啊!”

仓鼠伞强行拉回重点,“这么一说确实,那要怎么办?”

鹦鹉松润起身在地板上来回踱步,认真的思考,“我晚上约它出去吃炸鸡?然后再趁十二点把它带到东京塔附近,然后….”

“吹灭东京塔的灯吗?不行不行,那个上次那个什么电视里已经做过了。”尼糯喵看着屏幕上game over的画面果断按掉电源。

仓鼠伞认真举手发言,“那我把它带去那个隧道里面垫个砖头再壁咚…..”

“倒是自己去买那个什么王的DVD把第一话多看几遍啊!”

鹦鹉和仓鼠没辙,面面相觑的摇摇头,继续想着办法。

尼糯喵把鼓励的眼神投向利达犬,利达犬冲它郑重的点点头,认真的说,“你也不亲吗?”

“谁管你啊为什么我也要亲你啊!!!”

这时候爱拔兔哼着歌走过来,见大家都一脸痛苦的表情有点奇怪,“啊咧大家是怎么了嘛?啊——难道说大家也都把脚扭到了吗?!”

四只一愣,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实似乎前段时间这只兔子回家的时候说自己脚扭到了来着,啊,原来如此…….

仓鼠伞果断坐下继续看报纸,尼糯喵秒秒钟打开了游戏机坐到仓鼠伞旁边继续打游戏,鹦鹉松润无言以对的拍拍爱拔兔的肩说了句好好休息。

剩下利达犬和爱拔兔大眼瞪小眼。

“不亲亲我吗?”

“哈?!”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四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鹦鹉松润要去地窖里拿东西办生日party,那个地窖的钥匙一直是杰尼斯桑保管的,但是最近似乎把钥匙放在家里。鹦鹉松润拿着钥匙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正在思索着要请谁陪它一起下去的时候从身后的沙发背面冒出来一个.......猫头。

尼糯喵一生懸命的瞪大眼睛,压低了声音慢慢道,“其实,关于这个地窖,有一个神秘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是一个普通女孩的房间,可是后来她遭到父母虐待就这样,死!掉!.....”

“啊——雅蠛蝶不要说了!可怕可怕可怕!”还不等尼糯喵说完爱拔兔已经缩成一小团钻进了沙发缝,还不停哆嗦着。

尼糯喵无语看了眼竹马,继续说,“后来这个女孩子的父母也相继去世,转来的一户房东住下,他们每天都听到墙壁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还有小女孩的叫声,她说,你的头.....”

“牙白,牙白,牙白,牙白,牙白........”仓鼠伞一个劲吞着口水双目失神的小声碎碎念。

“翔桑你没问题么?”

仓鼠伞缓缓摇头,如同自己已经被鬼魂附身一般慢慢踱着步子躲回自己的盒子。

尼糯喵还想继续讲,被鹦鹉松润无情的打断,“可以了可以了,我和利达一起去就好。”

话是这么说,鹦鹉松润拉着一脸不明所以的利达犬走进地窖,心里还是有点怵怵的,地窖里被顶部的灯照得半亮不亮,而两侧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鹦鹉松润吞了口口水,紧张得翅膀都抖了起来,它努力稳住心跳,开始没话找话,“说起来利达第一次来这里吧?”

利达犬疑惑的,这不废话么这门今天第一次才开啊。它点点头,嗯了一声。

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走了一段路已经可以看到装道具房间的门了,鹦鹉松润硬着头皮继续找话,“利达你看这幅画挺不错呢,画的是个......呃,小女孩......”

鹦鹉松润已经要僵硬了,恶作剧般的,它拿起来的画上正是个双目失神的小女孩,它颤抖着放下画框,转身迎上利达犬带着笑意的目光,没错,没错,利达它在笑啊它突然笑起来了啊!那笑容相当诡异啊!

鹦鹉松润惊恐的看着利达犬朝自己靠近,把手伸向自己的头,开口说,“你的头........”

“啊啊啊——”鹦鹉松润闭眼尖叫起来。

利达犬楞了一会,然后摘下鹦鹉松润头上挂着的一小片蜘蛛网,说,“你的头上有脏东西。”

鹦鹉松润惊魂未定的捂着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尼糯喵得知事情始末之后大笑起来,“那个故事的结局就是,听见女孩子说,你的头上有头屑啊哈哈哈!”

鹦鹉松润不高兴的噘着嘴,“你怎么不说啊!”

“我有说是你不听啊,”尼糯喵愉悦的摊手。

鹦鹉松润表示它一周都不想和尼糯喵说话了。

一边搂着鹦鹉拍拍背安慰的利达犬依然不知道有什么好怕的。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三话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不】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尼糯喵盯着桌上的一个杯子发呆,利达犬就直直的盯着尼糯喵发呆。

爱拔兔表示看不下去了,“从我去完厕所回来你们就一直在发呆,到底怎么了?”

尼糯喵别扭的一转头,叫起来,“我要和大叔换一个杯子大叔不让!”

利达犬皱着眉头,“你这只猫真的没有活着的意义了啊!”

“换一下而已!”

“没有活着的意义了你!”

爱拔兔正想说什么一只愤怒的仓鼠从厕所捏着鼻子飞出来揪住兔子耳朵,“x叶雅x你给我自己去冲厕所!”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真名都喊出来啦......”爱拔兔一脸不好的被扯住耳朵,老家厕所是站起来就能自动冲的这种事情它已经解释了很多次了,但是还是偶尔会忘掉——偶尔,偶尔而已,它这么想着。

仓鼠伞表示很郁闷,它早上吃坏肚子想去上厕所时被一只兔子抢先,好不容易憋到兔子出来它兴冲冲的进去就看见马桶里一堆只能打上马赛克的东西留在那,仓鼠先生虽然不喜欢收拾自己屋子但是对于礼仪教养极其严格,于是有了上面那段。

爱拔兔灰溜溜的去冲厕所。

仓鼠伞捂着肚子坐下来,“所以到底怎么了?”

尼糯喵眼睛还望着天花板,“我要和ohno桑换杯子它不同意。”

“你这只猫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你!”

尼糯喵侧过头看了眼仓鼠伞,冲它使了个眼色,仓鼠伞秒懂,拉住有点生气的利达犬安抚安抚它,“嘛利达,你不如这么想啊,nino是要用你给它做的杯子去换师傅给你做的那个对吧?”仓鼠伞自己都觉得有点晕。

利达犬也跟着傲娇的一偏头,憋着嘴点点头,尾巴不开心的摇了摇。

仓鼠伞继续循循善诱的,“那你看啊,杯子你们俩都用过了吧?”

利达犬:“不,其实我还......唔!”

利达犬被从厕所里出来的,已经听了一部分懂了个大概的爱拔兔,用老师给利达犬做的杯子,强行灌了口水。

尼糯喵已经有点绷不住,捂着嘴偷偷笑起来。

仓鼠伞愣了几秒,继续流畅的接下去说,“好,现在你用过了。”

利达犬委屈的看着爱拔兔,忧伤的捂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仓鼠伞继续说,“nino说把这两个杯子换着用,就?”

“就?”利达犬歪头。

“就间接kiss了。”爱拔兔小声告诉利达犬正确答案。

利达犬醒悟过来,哦!原来nino是这个意思,就是kiss嘛!

于是利达犬把尼糯喵扯过来,按在沙发上亲了一下小猫的嘴,亲完还满脸得意的看着它。

尼糯喵表示心好累,这种笨蛋大叔和笨蛋助攻不要也罢,还是弟弟好。

一边的仓鼠伞和爱拔兔笑得不亦乐乎,某只甚至都忘记了它要上厕所这件事。

最终杯子还是没有换过来。

“为什么阿?”听完全过程的鹦鹉松润好奇的。

“那是人家做了送给我的,我不用就没有做人的意义了。”利达犬义正言辞。

哦,这只狗大概没救了。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二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7




这几天爱拔兔几乎被累死,先是帮樱井啾学飞,帮柴犬nino学钓鱼,帮仓鼠润挑衣服,陪黑猫智打游戏。

还好大家都慢慢适应了呢,它欣慰的想,推开家里的门。

眼前一片狼藉,所见之处尽是饭盒,衣服以及各种包装盒。

樱井啾拍着圆滚滚的肚子窝在沙发上看书。

柴犬nino歪在沙发另外一边打游戏。

黑猫智撸起袖子继续捏它的小黑人。

仓鼠润在认真叠衣服收拾房间。

爱拔兔在思考兔生,它这几天来的所做所为到底有没有任何意义,这不完全和以前一样了嘛!

“有什么不好的。”樱井啾翻了个身转着大眼睛无辜的看向兔子,“吃太多飞不起来了....”

其他几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爱拔兔无奈只好作罢,陪着仓鼠润收拾房间。

仓鼠润捡到一个盒子,身为著名好奇宝宝的它赌上爷爷的名义也要看个究竟,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堆材料。

“嗯?麻婆...刨冰?”它皱着眉读到最后,“这是什么黑暗料理么?”

爱拔兔从一堆衣服里抬头喊,“松润——冰箱里有做好的哦,尝尝吧!”

仓鼠润表示其实它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兴趣,但是姑且还是拿出来吃了一口。

麻婆辣酱浇在刨冰上,碰撞出一种奇特的口感,辣和甜同时在味蕾绽放。

起码不难吃,鹦鹉松润想。

嗯?

等等?

鹦鹉松润?!

鹦鹉松润怀疑是不是作者手癌特地去照了镜子,华丽浓密的紫色羽毛,矫健英武的双翅,还有漂亮的尾羽。

变回来了!!!

原来那碗麻婆刨冰就是解药!

爱拔兔听到动静走到厨房来被吓了一跳,“呜啊!你变回来了!”

鹦鹉松润不解,“你这么吃惊干嘛,不是你让我吃解药......”

爱拔兔猛摇头,“没有啊我就想让你尝尝那个新.....啊!!!我把麻婆豆腐的配料和解药的配料弄混了!”

鹦鹉松润转头一脸我不认识这个人的表情,难怪刚才吃的麻婆豆腐那么奇怪。

总之大家忍着奇怪的口感,你一口我一口把那份麻婆刨冰吃干净了。

于是,樱井啾变回了仓鼠伞,黑猫智变回利达犬,柴犬nino变回了尼糯喵,爱拔兔变成了......

“这是怎么回事?!”相叶雅纪惊恐的看着突然变大的自己。

仓鼠伞无语的,“都说了,你自己不要再吃解药啦笨蛋!”

尼糯喵不客气的直接蹦到他身上挠了他一爪子。

鹦鹉松润表示它确实不认识这个人。

利达犬抬头望巨人,“好大。”

相叶雅纪捂住了脸。


从此以后,相叶雅纪和它的四只小宠物就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pet岚完结了。


开玩笑的,后来作者把它强行变回兔子,故事就这样得以幸运的继续下去了。


Aの岚的场合,完。












ps,明天重新回到日常更新啦w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一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6


“利达加油!”

“就,差一点点了哦爱拔酱!”

柴犬nino用爪子堵住耳朵缩在沙发上,沙发沿上靠着两只因为钓鱼游戏兴奋起来的动物。

柴犬nino的2号游戏机就这样被占领了它深感不爽,只好拿出4号游戏机窝在沙发里打起超级玛丽。

不一会尾巴就被一只不知轻重的兔子猛扯了一下。

“干嘛啦...”柴犬nino没好气的爬起来暂停了游戏。

爱拔兔几乎手脚并用的在对付那个游戏机,它拼命想把身子倒过来但是根本做不到,笨拙的歪着头扭曲着身子一生懸命的想把屏幕上的鱼钓起来,没办法只好哇哇大叫起来,“nino!帮帮忙!就差一点了一点了哦!”

柴犬nino忍无可忍抢过手柄,只转动了一下手腕,鱼就成功钓起来了。

“呜啊好厉害!!!”

“笨蛋!你倒是转手柄啊转自己的头有用就出鬼了!”

“真的嘛哈哈哈.......”

“不要被骂了还笑这么开心啊!”

柴犬nino对那个天然笨蛋无语,懒得理它自己又躺回去。

没一会尾巴又被扯了。

它只好又爬起来,“利达你又怎么了?”

黑猫智慢慢眨着眼睛,指着屏幕说,“钓不起来。”

柴犬nino只好又跳下来,手把手教,“你看哦,这样......再这样........就可以了。”

犬爪控制柄灵活的转动,不一会就显示打破了记录,钓上来27条。

柴犬nino对自己的游戏水平深感满意,把手柄交还给黑猫智让它自己试试。

“....这样?”

“没错没错。”

“再这样?.....”

“对对对。”

“.......呜啊我钓到50条!!!”

“........”

柴犬nino表示很讨厌黑猫智总在这种怎样都好的场合意外的器用,毕竟这让它游戏宅的尊严受到了打击,它提出重新来一次。

这样这样,那样那样,57条。

柴犬nino想,系统上限好像就是60条,这次绝对会赢的吧。

黑猫智接过手柄认真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一通。

62条,打破了常规上限。

柴犬nino想它一辈子也不要玩这种无聊的钓鱼游戏了。

刚清净没一会,两个乐得清闲的傻蛋开始比赛,比什么呢。“就比谁先亲到nino好了。”黑猫智提议。

“好哟我不会输的哦!”不不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这么积极啊,刚才倒是认真钓鱼啊。

爱拔兔开始尝试用身高压制黑猫智的行径。这个笨蛋光顾着垫脚利达没准会从下面钻过去啊。

黑猫智努力跳起来去翻过爱拔兔的头。不,看来是我想多了。

爱拔兔突然摔了一跤。哟西大叔就是这个时候!

黑猫智赶紧去扶它。这种时候这样的温柔就不用了啊!

爱拔兔原来是假摔马上跳起来。突然这么聪明早上是忘吃麻婆豆腐了么。

黑猫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兔子身侧蹿过来。你原来没有打算认真去扶啊!

柴犬nino还想吐槽,脸颊被一左一右两边同时亲吻夹击。

心情复杂的小柴犬表示算了我就不介意这两只有多蠢了。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5


仓鼠润皱着眉头看着樱井啾的衣柜,时不时拿出一件抖来抖去,摇摇头又放回去。

“我说啊,”樱井啾放下荞麦面的空碗舔着嘴角的汤汁,躺在一边看着它,“你都在这里看了十分钟了,随便挑一件不就好了嘛,十分钟之内能干的事情有很多哦。”

“比如吃三碗面?”

“................。”

仓鼠润把手里的衣服挂好整整齐齐的按颜色一叠一叠放回去,失望的关上柜子。

事情是这样的,仓鼠伞变成樱井啾之后似乎并不需要穿衣服,而仓鼠润又没有合适的衣服,所以好心的樱井啾指指自己的衣柜说了“穿我的衣服也没关系哦”这样的话。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樱井啾不服,“我还没觉得我的衣服地味到那个地步啊!”

仓鼠润心情复杂的看着它,从柜子里拿出一件,“这是什么?”

“假牛仔裤,其实是运动裤,”樱井啾得意的说,“很像吧,这样绝对看不出来!”

仓鼠润有些嫌弃的悄悄瞥了它一眼,换了一件,“这个呢?”

“Double连帽衫,我好歹是pet连帽衫协会的会长。”樱井啾欣慰的说。

仓鼠润并不怎么想吐槽,换了一套,“这又是什么?”

“迷彩套装,”樱井啾伸小翅膀过去扯开拉链,里面是一件迷彩t恤,“迷彩in迷彩!”

一边在画画的黑猫智很给面子的笑出来了。

仓鼠润觉得自己被刷新了世界观,这些东西究竟是想怎样啊,把自己藏起来还是希望别人不要认出来,“姑且问一句,翔桑你在做间谍么?”

“没有啊!”

总之,时尚番长说不行那就是不行。仓鼠润暂且挑了件做工精细的西装穿上,然后抖了抖袖子,沉默的脱下西服,取掉垫肩还给樱井啾,再穿上。

樱井啾赶紧藏好了垫肩。

爱拔兔放下手里的jump蹦哒过来,“既然这样的话,就一起去买衣服吧!你们各自选好衣服,再一起来让大家评价嘛!就像那个什么,嗯,pet模!”

雷厉风行的兔子把大家带到了商场门口,一个小时以后,披着斗篷的仓鼠润和樱井啾气势汹汹的回来了。强行被评委的柴犬nino和黑猫智目不转睛的盯着它们看。

数过一二三,两只把斗篷放下来,就开始互相大眼瞪小眼了。两只居然都选了一样的有面包超人的t恤,仓鼠润的是偏休闲的棒球外套和长裤,而樱井啾选了无袖背心和短裤。虽然风格迥异,但是........柴犬nino表示不解,“为什么都选了面包超人啊?”

“普通的很可爱啊。” “很可爱啊。”异口同声。

爱拔兔歪着脑袋看着两只,“总觉得,是情侣装呢?”

仓鼠润和樱井啾大眼瞪桃花眼的看了看。

终于到了决定的时候,柴犬nino果断选了仓鼠润,“理由?不需要理由吧翔酱那个太糟糕了。”

樱井啾不服气了,“喂喂喂,你根本就没认真看我这边吧一直盯着松润哦!”

宇宙级的弟控表示懒得跟它解释,又重复了一遍,“我选松润!”

仓鼠润冲着柴犬微笑了一下,和它击掌。

黑猫智左右打量了一下,“翔君,比较好。”

“理由呢?”

黑猫智绕到樱井啾身后,指了指他短裤后面挂着的一只小海马挂饰,“这个挂饰我很喜欢。”

仓鼠润顺手把挂饰从樱井啾的裤子上取下来自己挂上,“现在呢?”

黑猫智撅着嘴犹豫了几秒,“那,松润比较好。”

“你只看挂饰的嘛?!!!”

最终,樱井啾惨败,惩罚是付那两套衣服的钱。

结账的时候它发现仓鼠润多买了一顶帽子,迷彩花型。

“那家伙.........”樱井啾有点复杂的笑起来,“真是的。”












这章我都不造打什么tag了xxx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九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4


“nino!nino!”

大清早就听见兔子的喊声,柴犬nino迷迷糊糊爬下床,蹭到卧室门前,把门打开一个小缝,从防盗链上看着兔子,一脸你要说快说不说我揍你的架势。

爱拔兔兴奋的看着它,“今天是难得的休假哦....”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是休假对吧?”

“是哦,但是......”

“砰——”

卧室门发出一声巨响然后无情的关上了,留下爱拔兔在门外风中零乱。它不死心继续敲,“nino我们说好的啦!今天要去学钓鱼!”

“为什么柴犬要学钓鱼啊baka!”卧室里传来尖细的叫声,“唉,今天还想好好打游戏的.......”

“出来嘛——”

“不出来!”

“出来嘛——!!”

“不要!!”

爱拔兔是只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兔子,它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于是蹲在柴犬nino门口,对着锁孔唱起来,“Do you want to eat a fish,come on let's go and play......”

“Go away爱拔氏。”体嫌口正直的柴犬nino已经收拾好,扣上帽子带上口罩开门走出来。

“好哟!”爱拔兔马上闭嘴,“其实还没唱到那里呢....”

“你重点不对吧,”柴犬nino一出房门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处找猫,“大叔呢?”

爱拔兔随手指了指沙发,“不就坐在.......呜哇利达又睡着了!!!”

一只娇小的黑猫蜷缩在沙发上,尾巴不时在沙发垫上缓缓扫动,鼻尖冒着幸福的泡泡。

柴犬nino不管三七二十一跑过去咬了黑猫智的尾巴一口。黑猫智惊醒过来,依然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狗狗发呆,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啊,又睡着了。”

柴犬nino小声吐槽到“还真是大叔呢。”拉着小黑猫的爪子就走了。

爱拔兔提着大包小包下车的时候,一猫一狗正在对着大海做豪无意义的喊话。

“hi——kazunari!”

“一拉西马塞——satopi!”

“hi——!”

“一拉西马塞——!”

爱拔兔微笑着看着它们想大家真是长大了呢,一边取出自己随手卖的防晒霜给自己抹上,本身就白白的脸现在更是惨白一片,毛都糊在了一起。

柴犬nino回来第一句话就是“不好意思你那是在模仿歌舞伎么?”

“才不是歌舞伎呢!”

黑猫智跟着补刀,“啊,江户时代的那种?”

“都说了才不是歌舞伎呢!”爱拔兔把防晒霜递给黑猫智,“利达要用嘛?”

黑猫智刚想接过来,突然低头看看自己满身的黑毛,思考了一会,还是接过来开始往脸上抹,柴犬nino迅速的pia了它的头,“你倒是拒绝啊,刚才明明注意到了的吧,你已经不可能更黑了啊?”

黑猫智自知强行装傻被识破fufu的笑起来,拿起鱼竿眼神kirakira盯着远处的大海。

爱拔兔接收到了黑猫智的电波,也跟着拿起鱼竿,拖着不情不愿的柴犬nino走到适合垂钓的岩石边。黑猫智熟练的开始做准备工作,卷线,又给三人的鱼竿上装上鱼饵,老道的嘱咐两人有关知识,“这样,如果鱼竿连续剧烈动起来的话就要马上收线,不然鱼会跑。”

爱拔兔和柴犬nino靠在一起深感无聊。

黑猫智尝试着问,“要去海钓嘛?可是...”

“大丈夫大丈夫,去吧。”柴犬nino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其次也确实想再确认一下过了这么久晕船的状况有没有缓解,于是马上打断它的话。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它就后悔了。

柴犬nino躺在船舱里,眼一闭,摊着就不动了。爱拔兔几次把它抱起来喝水都喝不了几口,眼看着柴犬nino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黑猫智突然想到了什么。

它走过去,然后蹲下。

然后一生懸命的去捏了柴犬nino的屁股。

柴犬nino瞬间生龙活虎的蹦起来猛踹了它一脚。

一旁的爱拔兔收到了惊吓。

上岸之后,柴犬nino果然提出要卖几条鱼,黑猫智走到它身边,拍拍它的肩,“ninomiya君。”

“嗨?”柴犬nino一惊,赶紧正坐。

“刚才我救了你一命哦。”

“啊,是,非常感谢师匠的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

“啊,您需要什么尽管说。”

“哟西,”黑猫智把一张写着“名利共休”的纸牌挂在柴犬nino身上,“我说一句,你跟着我说哦!——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三遍!”

“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驾驶座的爱拔兔一边开着车一边想,大家真是长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