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八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尼糯喵发现桌上多了一个漂亮的花瓶,只是看上去就有一种高级的味道,吸引着它凑上前去认真看。

“呀,这样的瓶子得多少钱呢.......”尼糯喵摇着尾巴围着花瓶转了一圈,又把鼻子凑上去仔细嗅了嗅,不料正好听见门铃声响起,刚好把爪子按在花瓶身上的尼糯喵一个不小心直接把花瓶绊倒和瓶子一起滚了下去。

“可怕呐.....”尼糯喵轻盈的落地,回身却石化在原地,那个看上去就很高级的瓶子碎了一地,尸体残缺不全的摆在它的面前,提醒着它悲剧的发生。

怎么会这样?!尼糯喵扶着脑袋,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冷静,现在还不知道花瓶是谁的,而且谁也没看见,嗯,有办法。尼糯喵用了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把碎片全部扫进一个布包裹里又赶紧把包裹打包拖进了自己的窝藏好,然后假装刚睡醒,打着哈欠去开门,“翔酱欢迎回来。”

“打扰到你休息了么?”仓鼠伞抱着一纸袋面包回来,吃力的把它们放上餐桌,洗掉爪上沾到的油打算去沙发上坐一会。嗯?哪里不对?仓鼠伞擦着爪子上的水又退回来,“啊喏nino,你有没有看见餐桌上有一个花瓶?”

“嗯?花瓶?”尼糯喵稳住自己内心的慌乱,以专业演员的素质摆出一个迷茫不知所措,无辜而又睡眼朦胧的表情,揉揉眼睛努力去看桌子,“没有哦,我没有注意。”

“是么?”仓鼠伞苦恼的又回身看看只有面包的餐桌,“那还真是糟糕了啊,那是上次尼桑带回来的花瓶,它明天回家要是没有看见也许会难过的。”

牙白!竟然是大叔的东西!尼糯喵内心一阵冷汗,利达犬最近认识不少收藏古董的朋友,万一这是个什么远古时期的古董......尼糯喵假装在玩拼图,心里暗算了一下价格,这几个月存的钱没准都要完蛋。。。

“nino你拼图拼错了吧?”

“没有没有,这是我自己创作的新方法。”

好险,不能露出马脚,看来得想个办法解........嗯?!尼糯喵抬眼就看到爱拔兔提着篮子蹦蹦跳跳的在后院种萝卜,尼糯喵窝着身子鬼鬼祟祟的绕过在沙发上秒睡的仓鼠伞抱着包裹去了后院,把包裹迅速扔进爱拔兔刚挖好的坑然后稍稍把土铺好就叫爱拔兔过来,“爱拔氏,上次的disco star walk的动作你还能跳给我看看嘛?”

“也不是不行啦,现在么?”爱拔兔迷茫的走过来跟着尼糯喵的指示踩到那片有点松的土上,跳了一遍。

“呀,反方向再来一遍!”

“哦!好哦!”

“真是帅气呢爱拔桑,那换个方向再来一次!”

“那你配合着叫一下嘛!”

“哟!disco star sama!一二三,反方向再来一遍!”

最后尼糯喵满意的看着被爱拔兔来回踩过变得无比结实的坑满意的回屋了,留下兴奋起来的爱拔兔边哼歌边继续种萝卜。

这下就万无一失了,如果问起就说是爱拔氏干的好了,虽然有点对不起它,尼糯喵这么想着,满足的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尼糯喵和鹦鹉松润正窝在一起吃早餐,利达犬推门走进来,“我回来了——诶,我的花瓶呢??”

尼糯喵装出一脸不清楚的表情,“啊大概是被爱拔兔弄碎了又埋起来了之类的吧。”

利达犬歪头皱眉,过了一会眉头舒展开,摆摆爪子表示算了。

尼糯喵震惊,“可是利达,那个花瓶很贵的吧?”

“唔....也没有那么贵啦?”利达犬摆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指指自己,“我做的。”

“诶,o酱好厉害,自己做的?”鹦鹉松润很有兴趣的凑过去,“我很喜欢这样的风格啊。”

“是嘛,我做的哦。”

“知道了知道啦。”

一旁的尼糯喵已石化。

再也不要动桌上的东西了,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汉堡肉只好,尼糯喵这么想着。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七话

我两个月之前说的破50现在还没。。。噫。。。

关于本子的事情我还在找画手啊?!大家有合适可爱画风的画手可以来告诉我哦!(๑•̀ㅂ•́)و✧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早上刚刚清醒的鹦鹉松润咬着牙刷飞过日历旁边的时候,突然“啊”了一声,牙刷啪嗒掉在了地上,尴尬的它悄悄叼起牙刷准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绝对不能让大家看到我不帅气的样子,它这么想的着,抬眼就是尼糯喵不知所措的表情。

鹦鹉松润顿时觉得鸟生一片黑暗,它淡定的落到地上,用翅尖抓起牙刷,尼糯喵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摇摇尾巴也凑过去看日历,顺着那声“啊”接


下去,“呀,今天真是个.....啊咧?”

爱拔兔随口说了句早上好从在日历边呆滞的两只身边走过去,觉得不对劲又退回来,顺手搂着尼糯喵仰头也看看日历,“诶——!”

尼糯喵的小爪子指着爱拔兔小声告诉鹦鹉松润,“我打赌这家伙绝对没有看出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不不!谁说的!”爱拔兔不服气的争辩,“我也看出来了嘛!真的!.....啊翔酱你看嘛!”它扯着寻着热闹声音走过来的仓鼠,试图转移一下话题毕竟它确实没看出来今天什么日子。

仓鼠伞打量了一下日历,随爪拿出携带扒拉几下查查日期,给爱拔兔看。爱拔兔一脸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你看,我就说它刚才没看懂吧,不能说谎哦爱拔氏。”

“我才没有!”

仓鼠伞扶着鹦鹉松润笑得很无奈。

利达犬在几只身后转了好几圈,过于娇小的身子被前面几只挡个严严实实,它看不到日历上写了什么,只好拼命踮脚去看,“呜——”,被坏心眼的尼糯喵故意一挤在地上滚了一圈,委屈的小尾巴摇了摇耷拉下来,自己爬起来又跑过去,又被鹦鹉松润张开翅膀挡住了,利达犬决定选择死亡,它窝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嘴怨念的,“也告诉我嘛........”

爱拔兔已经知道了答案,得意的蹦哒过来,坐在利达犬身边,“锵锵——aiba quiz time!提示,十六年前.....”

“嗨!今天是我们入住这个房子十六周年的时间。”

“喂!nino!”爱拔兔不满的,“我的话被打断啦!”

尼糯喵做出一脸惊异的表情,“啊啦,爱拔君居然知道正解是什么么?”

“都说了我知道了啊!”

仓鼠伞很给面子的笑出了BGM。

利达犬半张着嘴努力消化事实,懵懵的点头,“呀,居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哈哈哈,为什么ohno桑一副老爷爷的反应啦。”仓鼠伞笑着打趣。

“诶,我只是感叹嘛,时间过的好快呢。”利达犬认真解释。

鹦鹉松润这时候已经搬过来一个巨大的骰子,虽然它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反正就是来了,大家坐成一圈等着鹦鹉的安排。

“难得的时间,来骰骰子吧,骰到数字就要对对应数字的人说一句话,这十六年间没说出来的什么都可以,比如1表示oh酱,2表示翔君,3是爱拔酱,4是nino,5是我,如果骰到6,嗯,就是全员。OK?”

“诶,听起来好像挺有意思啊。”仓鼠伞坐正了等着骰。

“不愧是MJ!”

“哟!MJ!”

鹦鹉松润意思意思冲伪装粉丝的爱拔兔和尼糯喵挥挥翅膀然后把骰子递给利达犬,利达犬随手一扔,“2!”

“诶?这么快就到我?”仓鼠伞哭笑不得的转过去面对利达犬,利达犬抱着骰子认真想了想,“翔君....一直以来都是翔君呢。”

“那是当然的嘛,”仓鼠伞忍不住吐槽。

“但是翔君真的很厉害呢,有在做着pet zero的工作,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唔,还有上次我和爱拔酱偷吃你零食的事情你也没有生气...”

爱拔兔扑过去捂住利达犬的嘴,利达犬呜咽几下继续说,“总之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翔君,最喜欢你了。”

仓鼠伞听得也是有些感慨,主动伸出手臂抱了抱利达犬。

“嗨——结束!下一个是翔酱!”尼糯喵把骰子扔给仓鼠伞,相对来说尺寸大了很多的骰子被仓鼠奋力一滚,滚出了一个5。鹦鹉松润本来坐得很随意,突然就紧张起来,端正坐好。

“嗯,松润真的是个很认真的人呢,家里的事情也有很多都在帮忙,有时候总想,啊,没有松润就不能做了呢,这样的事情有很多,”仓鼠伞笑笑,“上次教我学怎么飞呢哈哈哈,虽然不算太成功但是果然有松润在就会很安心啊,谢谢,以后也请多指教了。”

鹦鹉松润轻声说了句谢谢,回给仓鼠一个了然的笑容。

爱拔兔扔出了骰子,“嘿咻——啊,1!”

利达犬把已经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

“利达啊,真的超级温柔哦,不管怎样的事情都会陪我做,比如偷零食啊....”

仓鼠伞悲伤的瞪了它一眼。

“......果咩翔酱!!”爱拔兔双手合十,挠挠脑袋,“诶多我说到哪了,哈哈哈总之利达和我的电波很能合上哦!真的是很能理解我的人啊,最喜欢利达啦!”

利达犬摆了个酷酷的表情,“我也,最喜欢爱拔酱了。”

尼糯喵小声吐槽“刚才还说最喜欢翔酱的,最低”,说着随便一扔,竟然是4。它丝毫不尴尬的坐起来,一本正经的开始酝酿词句。

“给nino,嘛,虽然想说的话有很多,首先是批评,为什么没有再更早一点开始存钱呢,这样的话现在不是会有更多存款么,这一点希望你改正。还有就是,嘛,有时候太不注意身体了,对吧,以后也要学会重视一下了,最后是感谢,感谢你十六年前搬家的途中没有逃下车而是一直在这里,和一群最棒的家伙住了这么久,谢谢,以后也要一直和大家在一起。”

不知道是谁鼓起了掌,为尼糯喵这番送给自己的话,“大家大概在想nino偶尔也是会说些好话的吧。”惯例这么打趣着缓和气氛,尼糯喵把骰子最后交给了鹦鹉松润。

鹦鹉松润骰出了个6。

“嗯,给arashi,”鹦鹉松润说了个开头却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太多想说的话此刻竟然一点都说不出来,难得见到不好意思的笑了。四只见状纷纷围在了它身边,伸手搂住它们,鹦鹉感受到了从大家那里来的力量,恍惚间回忆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闪过,依然感性的它有点想哭。

“给arashi,我们已经结成十六年了呢,虽然和前辈比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和你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是不可替代的美好体验,谢谢,利达,翔君,爱拔酱,还有nino。”

“我们会有更多十六年,不管走到哪里,我们都要一直在一起,嗯,最喜欢你们了,只有我们五只才能组成的arashi。”

“以后也请多指教了呢。”










ps:拖到我这种境界也是。。。。xx

嘛不管怎么说今天岚结成十六周年啦!十六岁生日快乐哦!十六岁对于女孩子来说也是花一样的季节,也是走向成熟的转折点,祝我们最爱最爱的岚,能像少女一样,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美好!

以后也请多指教啦(๑•̀ㅂ•́)و✧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一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6


“利达加油!”

“就,差一点点了哦爱拔酱!”

柴犬nino用爪子堵住耳朵缩在沙发上,沙发沿上靠着两只因为钓鱼游戏兴奋起来的动物。

柴犬nino的2号游戏机就这样被占领了它深感不爽,只好拿出4号游戏机窝在沙发里打起超级玛丽。

不一会尾巴就被一只不知轻重的兔子猛扯了一下。

“干嘛啦...”柴犬nino没好气的爬起来暂停了游戏。

爱拔兔几乎手脚并用的在对付那个游戏机,它拼命想把身子倒过来但是根本做不到,笨拙的歪着头扭曲着身子一生懸命的想把屏幕上的鱼钓起来,没办法只好哇哇大叫起来,“nino!帮帮忙!就差一点了一点了哦!”

柴犬nino忍无可忍抢过手柄,只转动了一下手腕,鱼就成功钓起来了。

“呜啊好厉害!!!”

“笨蛋!你倒是转手柄啊转自己的头有用就出鬼了!”

“真的嘛哈哈哈.......”

“不要被骂了还笑这么开心啊!”

柴犬nino对那个天然笨蛋无语,懒得理它自己又躺回去。

没一会尾巴又被扯了。

它只好又爬起来,“利达你又怎么了?”

黑猫智慢慢眨着眼睛,指着屏幕说,“钓不起来。”

柴犬nino只好又跳下来,手把手教,“你看哦,这样......再这样........就可以了。”

犬爪控制柄灵活的转动,不一会就显示打破了记录,钓上来27条。

柴犬nino对自己的游戏水平深感满意,把手柄交还给黑猫智让它自己试试。

“....这样?”

“没错没错。”

“再这样?.....”

“对对对。”

“.......呜啊我钓到50条!!!”

“........”

柴犬nino表示很讨厌黑猫智总在这种怎样都好的场合意外的器用,毕竟这让它游戏宅的尊严受到了打击,它提出重新来一次。

这样这样,那样那样,57条。

柴犬nino想,系统上限好像就是60条,这次绝对会赢的吧。

黑猫智接过手柄认真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一通。

62条,打破了常规上限。

柴犬nino想它一辈子也不要玩这种无聊的钓鱼游戏了。

刚清净没一会,两个乐得清闲的傻蛋开始比赛,比什么呢。“就比谁先亲到nino好了。”黑猫智提议。

“好哟我不会输的哦!”不不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这么积极啊,刚才倒是认真钓鱼啊。

爱拔兔开始尝试用身高压制黑猫智的行径。这个笨蛋光顾着垫脚利达没准会从下面钻过去啊。

黑猫智努力跳起来去翻过爱拔兔的头。不,看来是我想多了。

爱拔兔突然摔了一跤。哟西大叔就是这个时候!

黑猫智赶紧去扶它。这种时候这样的温柔就不用了啊!

爱拔兔原来是假摔马上跳起来。突然这么聪明早上是忘吃麻婆豆腐了么。

黑猫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兔子身侧蹿过来。你原来没有打算认真去扶啊!

柴犬nino还想吐槽,脸颊被一左一右两边同时亲吻夹击。

心情复杂的小柴犬表示算了我就不介意这两只有多蠢了。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九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4


“nino!nino!”

大清早就听见兔子的喊声,柴犬nino迷迷糊糊爬下床,蹭到卧室门前,把门打开一个小缝,从防盗链上看着兔子,一脸你要说快说不说我揍你的架势。

爱拔兔兴奋的看着它,“今天是难得的休假哦....”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是休假对吧?”

“是哦,但是......”

“砰——”

卧室门发出一声巨响然后无情的关上了,留下爱拔兔在门外风中零乱。它不死心继续敲,“nino我们说好的啦!今天要去学钓鱼!”

“为什么柴犬要学钓鱼啊baka!”卧室里传来尖细的叫声,“唉,今天还想好好打游戏的.......”

“出来嘛——”

“不出来!”

“出来嘛——!!”

“不要!!”

爱拔兔是只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兔子,它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于是蹲在柴犬nino门口,对着锁孔唱起来,“Do you want to eat a fish,come on let's go and play......”

“Go away爱拔氏。”体嫌口正直的柴犬nino已经收拾好,扣上帽子带上口罩开门走出来。

“好哟!”爱拔兔马上闭嘴,“其实还没唱到那里呢....”

“你重点不对吧,”柴犬nino一出房门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处找猫,“大叔呢?”

爱拔兔随手指了指沙发,“不就坐在.......呜哇利达又睡着了!!!”

一只娇小的黑猫蜷缩在沙发上,尾巴不时在沙发垫上缓缓扫动,鼻尖冒着幸福的泡泡。

柴犬nino不管三七二十一跑过去咬了黑猫智的尾巴一口。黑猫智惊醒过来,依然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狗狗发呆,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啊,又睡着了。”

柴犬nino小声吐槽到“还真是大叔呢。”拉着小黑猫的爪子就走了。

爱拔兔提着大包小包下车的时候,一猫一狗正在对着大海做豪无意义的喊话。

“hi——kazunari!”

“一拉西马塞——satopi!”

“hi——!”

“一拉西马塞——!”

爱拔兔微笑着看着它们想大家真是长大了呢,一边取出自己随手卖的防晒霜给自己抹上,本身就白白的脸现在更是惨白一片,毛都糊在了一起。

柴犬nino回来第一句话就是“不好意思你那是在模仿歌舞伎么?”

“才不是歌舞伎呢!”

黑猫智跟着补刀,“啊,江户时代的那种?”

“都说了才不是歌舞伎呢!”爱拔兔把防晒霜递给黑猫智,“利达要用嘛?”

黑猫智刚想接过来,突然低头看看自己满身的黑毛,思考了一会,还是接过来开始往脸上抹,柴犬nino迅速的pia了它的头,“你倒是拒绝啊,刚才明明注意到了的吧,你已经不可能更黑了啊?”

黑猫智自知强行装傻被识破fufu的笑起来,拿起鱼竿眼神kirakira盯着远处的大海。

爱拔兔接收到了黑猫智的电波,也跟着拿起鱼竿,拖着不情不愿的柴犬nino走到适合垂钓的岩石边。黑猫智熟练的开始做准备工作,卷线,又给三人的鱼竿上装上鱼饵,老道的嘱咐两人有关知识,“这样,如果鱼竿连续剧烈动起来的话就要马上收线,不然鱼会跑。”

爱拔兔和柴犬nino靠在一起深感无聊。

黑猫智尝试着问,“要去海钓嘛?可是...”

“大丈夫大丈夫,去吧。”柴犬nino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其次也确实想再确认一下过了这么久晕船的状况有没有缓解,于是马上打断它的话。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它就后悔了。

柴犬nino躺在船舱里,眼一闭,摊着就不动了。爱拔兔几次把它抱起来喝水都喝不了几口,眼看着柴犬nino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黑猫智突然想到了什么。

它走过去,然后蹲下。

然后一生懸命的去捏了柴犬nino的屁股。

柴犬nino瞬间生龙活虎的蹦起来猛踹了它一脚。

一旁的爱拔兔收到了惊吓。

上岸之后,柴犬nino果然提出要卖几条鱼,黑猫智走到它身边,拍拍它的肩,“ninomiya君。”

“嗨?”柴犬nino一惊,赶紧正坐。

“刚才我救了你一命哦。”

“啊,是,非常感谢师匠的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

“啊,您需要什么尽管说。”

“哟西,”黑猫智把一张写着“名利共休”的纸牌挂在柴犬nino身上,“我说一句,你跟着我说哦!——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三遍!”

“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驾驶座的爱拔兔一边开着车一边想,大家真是长大了呢。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四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爱拔兔小心翼翼的把锅里的汉堡肉饼一块块码好,浇上汤汁,又学着鹦鹉松润那样把盘子边缘的汤汁擦干净 把这最后一道菜摆上餐桌才擦擦汗瘫软在沙发上。

桌子上放着香槟桶,从仓鼠伞那借来的香薰蜡烛,中间是好几种做法考究的熟鱼料理,炸鸡块,再加上这盘麻婆汉堡肉。

爱拔兔看看墙上的时钟,现在是晚上11点30分,距离6月17号还有半个小时。

早上特意嘱咐尼糯喵要空着肚子回来哦也不知道它听了没有,爱拔兔想。它早知道尼糯喵今天晚上有工作,但还是任性的要求猫咪晚上十二点之前务必要回来。

现在看来估计不可能了吧。

自己努力了好久,查了各种各样的菜谱,包括餐桌礼仪,餐具摆放位置,客厅的装饰,从来都没有如此细心去准备一次晚餐的爱拔兔看着满满当当,得体却又不失创意的设计和空荡的房间,不免还是有些沮丧。

迷迷糊糊中,疲惫与失望一起袭来,爱拔兔直接歪在沙发上闭上眼睛睡着了。梦里它似乎隐隐约约看到有个熟悉的身影在靠近它,却看不清楚,它张嘴想问问那个身影是谁。

尼糯喵气喘吁吁的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满桌佳肴,一地玫瑰花瓣,花瓣中间的沙发上,躺着一只看着奄奄一息的兔子。

这个笨蛋 让我早点回来结果自己睡着了啊,尼糯喵表示无语,看看时间,距离十二点还剩五分钟。

它首先蹦上餐桌,尝了一口所谓得意之作的麻婆豆腐,自以为是惊喜的爱拔兔,其实尼糯喵早就在爱拔兔的窝里翻到了爱拔麻麻兔写给它的菜谱。

还不赖,尼糯喵想,忍不住多吃了几口。空着肚子沿路赶回来超级累啊。它正想着,目光被沙发后面的什么东西吸引了,它走上前去准备一探究竟,竟然是一束黄玫瑰,32朵。花柄上系着小卡片:

给kazu君:

虽然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但是和nino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超开心的!以后也请多指教了哦!(⊙o⊙)

masaki兔

什么啊,尼糯喵捧着花忍不住笑了,完全就是没头没尾的嘛。

十一点五十八分,它走到熟睡的爱拔兔身边。

十一点五十九分,尼糯喵弯腰俯身。

十二点,一个吻轻轻落在爱拔兔的额头上。

爱拔兔还睡着,嘴里含含糊糊的喊着nino快点吃完哦。

尼糯喵小声回应,有在吃啦baka,很好吃哦。

满桌佳肴,一地玫瑰花瓣,花瓣中间的沙发上,躺着一只睡得正香的兔子,幽香缭绕的餐桌旁,坐着一只一边笑着一边大口吃东西的猫。


























nino17岁生日快乐!◇


PETの岚的场合 第二十八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仓鼠伞在家翻箱倒柜的找东西,“不在,不在,不在!oh my god!”仓鼠捂住头绝望的。

尼糯喵叼着鱼干走过来趴在一边,“怎么了翔桑?”

仓鼠伞也跟着瘫在地上,“牙白我把利达借给我的....东西弄不见了。”

尼糯喵表示默哀,反正仓鼠伞东西乱扔的事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它比较好奇是利达的什么东西需要借给仓鼠伞。

仓鼠伞尴尬的笑笑,“嘛,就是那个啦。”

“那个是哪个啦。”

“那个,录像带。。。”仓鼠伞捂住脸说。

尼糯喵眉毛抽了抽,有点想笑,“那要怎么办?利达会不会生气啊?”

仓鼠伞想了想耸耸肩,“大概不会,但是这样总还是不太好吧,我再找找。”说完打开了衣柜,在衣柜和书柜的夹层里摸索一阵,拉出一本《人间失格》,然后奇迹发生了,书柜侧面居然开了个洞,仓鼠伞钻进洞里扒拉一阵后又在尼糯喵震惊的眼神里把书塞了回去,叹口气说这下完了一点收获都没有。

不,翔酱,你把你藏工口录像带的地点完全暴露了哦。尼糯喵很想这么吐槽眼前这位半个天然。

仓鼠伞表示还是直接去道歉吧,便出门去后院找到了正在晒渔网的利达犬,“果咩啊ohno君,我把你的录像带弄不见了。”

利达犬眨眨眼睛,又看看一边捂嘴偷笑的尼糯喵瞬间明白了什么,羞耻的低下头闷着笑,“那个啊。。”

“嗯,真的非常抱歉。”

“那个其实不是我的啦。。。”

“诶?!——”仓鼠伞震惊。

利达犬捂脸指了指远处正在培养小番茄的爱拔兔。

尼糯喵笑得更厉害了。

仓鼠伞和利达犬一起去找爱拔兔,“果咩爱拔桑,你的录像带。。。”

“嗯?什么录像带?”爱拔兔还没反应过来。

利达犬补充,“就是上次你说我绝对会喜欢的那个,人妻........”

“哇哇哇哇!——哇!”爱拔兔慌忙的大叫试图盖住利达犬的声音。

“那个,真不错呢。”仓鼠伞认真的说。

“没错,质量很高。”利达犬真诚的说。

爱拔兔捂着脸,“嗯,算了吧,但是不奇怪么,到底去哪了?”

此时鹦鹉松润在房间里抽出一盘标着神探伽利略标签的碟塞进dvd机,过一会才意识到这情节不对啊。

dvd里传来男女此起彼伏的喘息声,鹦鹉松润啪的关掉了电视。

想不到翔桑喜欢人妻系啊,鹦鹉发现周围没人后又重新打开,边看边想,心情复杂极了。

PETの岚的场合 第二十七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尼糯喵和爱拔兔约好一起去打棒球。

说是约其实是爱拔兔说“因为nino每次都不来参加训练我的理由做的便当都被kame羊吃完了”这样怎样都好的理由强行要求死宅猫去参加棒球训练。尼糯喵其实觉得吃了你的便当也没有多感动,反正都是麻婆豆腐麻婆寿司麻婆意面甚至还有麻婆蛋糕,但是所谓盛情难却它还是答应了。

爱拔兔对于终于约到尼糯喵感到兴奋不已,早上五点就起床做便当。昨晚扬言说要给nino做爱心便当被狠狠吐槽了恶心也依然不气馁的准备食材。

十分钟后。

“啊!搞砸了!”兔子捂着耳朵失声叫起来。

仓鼠伞生无可恋的爬起来,揉着睡眼走到厨房,“那个,爱拔桑,你tension很高是很好啦,但是现在是早上五点十五分。。。”

“啊啊啊吵到你啦?果咩果咩麻吉果咩!我会小声一点的啦!”爱拔兔在嘴前用手指画了个叉,向仓鼠展示了什么叫一秒变米菲。

仓鼠伞决定起床看书做个安静的美仓鼠。

“啊啊这个要怎么办啦◇”爱拔兔看着稍微有点焦的胡萝卜汉堡肉又忍不住失声叫出来。

利达犬几乎是滚进厨房,步履蹒跚的从后面抱住爱拔兔,整只汪挂在兔子身上 “爱拔酱......我昨晚,不,今早四点才钓鱼回来......”

“果咩利达!!我会安静一点啦!快去睡吧!”爱拔兔双手合十抱歉的低下头道歉。

利达犬闭着眼睛又迷迷糊糊晃回去,直接靠着沙发睡着了。

“唔啊这个我不擅长啊,要是松润在就好了.....咦松润你起来啦?快来教我....疼!”

鹦鹉松润闭着眼睛用力拍了兔子的头之后一言不发的拖着疲塌的翅膀飞回笼子。

爱拔兔捂着被pa疼的头单手对付着番茄酱汁。

清晨七点,爱拔兔把便当的盖子盖上,长舒一口气。

尼糯喵抱臂在后面看了很久,心情复杂的揉了把自己的脸,“你有这么兴奋吗?。。。”

“有哦有哦,因为之前约你完全就不理我嘛!今天的便当绝对会让你满意的哦。”爱拔兔信心满满的笑了。

尼糯喵暗觉得好笑,点点头,“那走吧?”语毕自己径直走出门。

“ok!”爱拔兔拿起便当追上去,“给!别忘了这个!”

“哦,谢谢!”

“那拜拜哦nino!”

“嗯,拜拜哦。”尼糯喵笑容满面的关上门。

一分钟之后。

爱拔兔打开门跑出来,气喘吁吁的,“果咩!我,我自己忘记出门了!!”

尼糯喵很给面子的大笑出声,“你啊,baka过头了吧?”

“果咩啦!hhhhh有时候还是会忘。”

“一会别忘了上车哦?”

“才不会啦!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吃一个螃蟹。。”

“吃一堑长一智。”

“哦哦就是这个!!”

两只并肩向车站走去,上车之后爱拔兔很快就睡过去了,安静的睫毛,歪到一边的长耳朵,尼糯喵不自觉轻弯起嘴角,果然看到这家伙心情就会变好啊。

打开便当,里面有尼糯喵最喜欢吃的汉堡肉,寿司,连苦手的生鱼也特地弄熟做成鱼片沙拉。

尼糯喵轻声笑出来,凑头过去蹭了蹭兔子的脸,小声说谢谢。

兔子睡得正熟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平稳的呼吸伴着电车的晃动格外安详。

PETの岚的场合 第十三话

我觉得坚持是件很难的事情,热度一开始百分百到最后就消极怠工了,有时候也有想放弃的时候但是想到有人支持就会重新振作起来。自己不是那么持之以恒的人,之前写声优文说永不完结的后来还是坑了,最近会把那个坑填起来嗯。总之希望借由此文也磨砺一下意志,一开始就想看看自己能坚持多久来着,以为撑不过10话的x想想还是继续写下去吧,100话目标加油yeah!

但是到时候还有人看嘛w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爱拔兔和仓鼠伞坐在被炉里边聊天边啃松子。

尼糯喵睡在它们旁边转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

“最近我家改电视线路了哦!”爱拔兔努力的咬着松子壳却怎么都咬不开。

体贴的仓鼠伞递来已经剥好的松子仁放在小碟子里地过来,很给面子的继续听兔子喋喋不休的日常。

尼糯喵打了个滚翻身仰躺。

“那个,前段时间尼糯说我家电视线路有问题啦。。”爱拔兔继续说。

“等等等等,”尼糯喵打断了爱拔兔的话,“你家?这个的设定不是大家都住一起嘛?”

爱拔兔想了想,解释“不是大家平时一起在这里住,姑且还是有自己家的设定嘛,不然为什么每次都只出现两三个人?”

“有这么随便解释设定的方式嘛?”尼糯喵无言以对。

“有这种一直在吐槽设定的角色嘛?”爱拔兔义正言辞。

仓鼠伞很给面子的笑了。

尼糯喵揉揉自己的脸,“你继续你继续。”

“嗯!”爱拔兔继续说,“nino一直在说我也没办法啦,好像我如果不改线的话它就不来我家玩了。”

仓鼠伞吃的松子壳已经有小半堆了,“这么缺朋友嘛哈哈哈哈哈。”

尼糯喵翻了个白眼,爬起来抢走仓鼠伞爪子边的松子仁。

“所以我就去改线啦,现在客厅和饭厅都可以看到电视屏幕,”爱拔兔比划了一下,“打游戏超级方便的哦!”

仓鼠伞抱着坚果罐子转身躲开尼糯喵自己到一边吭哧吭哧啃。

尼糯喵哼一声,“嘛感谢啦,特地为了我嘛?”

爱拔兔摇头,想想又点头,“呀,虽然自己打游戏也很方便啦但是果然想让nino来一起玩哦。对了对了,最近也去找了三三学料理哦,nino来的话可以做汉堡肉给你吃,最近做这个很上手哦。”

仓鼠伞躲到爱拔兔身后吃松子,松子壳已经堆成小山,它掰开之后往爱拔兔嘴里塞了一颗。

尼糯喵心情so不爽的看着。

仓鼠伞想想接话,“说起来nino经常去爱拔酱家里呢?”“是哦,”爱拔兔兴奋起来,“前几天还去我家吃了火锅哦。”

尼糯喵抱臂望天,“没有那种事哦,一定是爱拔桑你记错了。”语毕还特意夸张的把脸扭开。

“不不不,你去了的吧。”爱拔兔震惊。

“不不不没有哦。”尼糯喵一口否认。

“绝对去了的吧为什么要说谎啦。”

“都说了是你的错觉啊baka。”

“明明说了火锅好吃的baka!”

“不不,没有那种事情bakabaka。”

仓鼠伞吃完一整罐松子看着两只小学生一样吵架笑成了樱井翔。

才不是吃醋呢哼唧,尼糯喵想。不对这画风太少女了。。。








修改稿注目!前次有姑娘回复才想起来翔酱肠胃不好不能吃橘子,虽然这是个仓鼠设定没那么严格x想想还是改了,把橘子改成松子啃啃,果咩呢疏忽写了bug 谢谢两位姑娘提醒,如果发现bug及时回复告诉我哟ww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一话

小段子,真的是小小小的段子,看我真诚的眼睛x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尼糯喵在沙发上打游戏,灵敏的耳朵听到一阵逐渐逼近的欢快脚步声,想也知道是自己的笨蛋竹马回来了。啊,真麻烦,我还以为有几个小时的安静日子呢喵,尼糯喵想,爪子扒来耳机果断带上。

爱拔兔哼着歌蹦哒进来,兴高采烈的蹭到尼糯喵身边坐下,“ninonino我去动物园了哦!”

“嗯嗯嗯嗯。”尼糯喵随口敷衍几句,专心按着遥控上的按键。

“然后,我发现我好受动物欢迎呢!超——开心的!”爱拔兔欣慰的靠在沙发上,回味着动物朋友们的热情。

“那个,我说啊。”尼糯喵想了很久还是放下手柄,取下耳机,认真看着爱拔兔。

“啥???”莫名正经的架势让爱拔兔觉得有点严重,赶紧也坐正,洗耳恭听。

“其实,你也是动物啊,爱拔桑。”尼糯喵严肃的说。

爱拔兔震惊了几秒,突然想起来设定,“原来如此!∑是这样啊!我还在想怎么今天觉得这么顺利呢。谢谢!”

尼糯喵捂住脸,这只天然得没救了。

盒子里听到一切的仓鼠伞笑得直抖它的溜肩。

利达犬呆呆看着仓鼠伞表示它没get到笑点。

鹦鹉松润扑棱扑棱翅膀转过身去表示这个时候背对他们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