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二人花】反暴力联盟的二三事 2





2.

丸山正在写他不想写可是信酱说一定要写的作业。

大仓趴在他身边打游戏,还故意把手柄按得啪啪响。

丸山觉得很委屈,他偷偷跑去厨房找村上,“信酱!”

“嗯?干嘛?”不用看也知道村上很忙,今年开始两个孩子饭量突增,像比赛一样一碗一碗的吃,吃完之后就跟俩小皮球一样瘫在沙发上,踹都踹不动。

这不行,不然过不了多久真的要变成球了。

村上决定在食物里多放一些丸山大仓都不吃可是必须要逼着他们吃的蔬菜。

丸山抬眼看到蔬菜瞬间就焉了,今天晚上大概也是难熬的一顿晚餐,比起这个他还是想起来正事,“信酱为什么大仓不用写作业呢?”

村上头也不抬,“因为他还在上幼稚园啊,你上幼稚园的时候不也没写作业吗?”

“那我现在为什么要写作业呢?”

“因为你是小学生,小学生就一定要写作业的。”村上切完一大颗圆白菜扔进肉馅里一块揉,实在没空回答丸山没完没了的问题,“你要是不平衡就去问问tatsu愿不愿意和你一起写作业嘛,快去快去,我还得做饭呢。”

丸山得了指令一路小跑回到房间,“tacchon,信酱说你必须跟我一起写作业!”

村上眉一挑,有点怀疑丸山的国文是怎么及格的,我是这么说的吗?!

大仓听了之后觉得天都要塌了,这是什么情况,他突然永远失去了在丸山面前炫耀的资本(大仓可能以为他永远都不用写作业)“信酱真的这么说?”

丸山拼命点头,乐呵呵的凑过去抓起一支笔塞到大仓手里,“来tacchon,maru哥哥来教你写字哦!”

“不要不要你走开!我才不要笨蛋教我!”大仓拼命挣扎可是丸山盛情难却,用了超大力抓着自己,他只好别扭的让丸山抓着自己的手一笔一划写下几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假名,“这是什么?”

“唉?你不认识吗?”丸山得意的说,“这是我同桌告诉我的!是大帅哥的意思哦!”

“是这样吗?”大仓歪着头看着歪歪扭扭的“ゴリ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计上心来,“maru,我今天看到信酱买了肉馅做汉堡哦,我们用新学的词去夸夸他的话他说不定一高兴会多做一点呢!”

“有道理呀!”丸山高兴的一拍手,突然觉得大仓真是太聪明了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

大仓于是抢过笔自己照着单词涂画一份一样的,然后和丸山一起捧着写好的字去找村上。

“信酱!平时照顾我们好辛苦哦,我们有好好学习哦,这个单词送给你!”

“......”

大仓和丸山仍未知道那天他们为什么被揍,只是含着泪吃完了一份没有肉的蔬菜汉堡。








【二人花】反暴力联盟的二三事

假如村上先生养了二花小朋友的话?





1.

“maru,你听着。”大仓忠义5岁,清清嗓子严肃的说。

丸山隆平7岁,还在专心对付手上的一只鸡腿,吭哧吭哧的咬着,吃得满嘴是油还舍不得放下来,他随便敷衍着点头 含含糊糊的应,“我听,听着呢!”

大仓咽了一口口水,他也想吃,而且他看见丸山已经把他自己那份快吃完了,说不定过一会就要觊觎自己的那份。

大仓把自己的餐盘悄悄端起来放到身后去,顺手拍了丸山一下,“别吃了!听着!”

“噢......”丸山恋恋不舍的放下鸡腿,他还剩最后一口肉没吃,这会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怎么了?”

大仓很满意的清清嗓子,“很好,我觉得我们应该成立一个反暴力联盟。”

“噢,嗯嗯!联盟好,特别好!”丸山盯着鸡腿心不在焉。

“信酱太暴力了,总是随便欺负小孩,我们不能生活在他的,他的专权底下!”大仓想着自己是战国时期号召百将的藩主,大有一番悲壮热血的气势。

“嗯嗯!对!”丸山继续随口附和,他太想吃那一口了,最后一口被打断是个什么滋味你自己说,痛不痛,苦不苦?

大仓终于发现自己手下的异常,作为领导人,体恤部下也是很重要的,他亲切的端起丸山的盘子递给他,“吃吧。”

丸山毫不客气,啃掉最后一口,满足得脸颊上又飞起小红晕。

大仓觉得自己收买属下的目的达到了,怕丸山反悔立刻宣布,“那现在,我们的反对暴力联盟正式成立了,盟主大仓忠义,部下丸山隆平。”说完自己带头鼓掌。

丸山只能跟着鼓掌,内心一阵后悔,居然用一口肉来换取革命领导权,失算!

“我们要相互帮助,同仇敌忾!绝对不能背叛!”

“噢!绝对要站在一条线上!”

“打倒信酱!”

“打倒信酱!”

村上回来已经好一会了,餐厅里一片欢呼让他们忽视敌人的接近,“谁要打倒我?”

“maru!”大仓飞快指向部下。

“......”

说好不背叛的呢!丸山被惩罚收拾桌子,泪流满面的想。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x)

写一堆废话,关于村上信五先生

2016.01.26

今天满屏都是横雏横的文厚兴奋哦!【神经病x
文力不足的我只好来写点废话,希望在村上先生生日之前可以写完吧!

村上信五先生,真的是个,非常神奇的存在。

我记得第一次看见他是在相叶先生主演的剧my girl里面,那个细致体贴,说起话来又温柔的保育员老师,对着小春还有其他小孩子总是张着圆圆的眼睛笑着,和小朋友讲话的时候还会蹲下来,凑近他们。每集都会找正宗爸爸谈人生的友哉老师,以为正宗不负责时稍有些愤怒或是嫉妒的眼神,再到和自己的孩子见面,教他骑车时候的专注认真,前妻带着儿子离开后的眼泪。不自觉多看了他几眼,可爱的下垂眼里噙满泪水的样子,笑起来眼角褶皱成一团,还能隐隐看见小虎牙。很好看,很温柔,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后来,我就看到了交给岚吧,关八24htv来宣传的混战sp。

嗯。

那个哑着嗓子咋咋呼呼吐槽的人你谁?还时不时对着团员的头就是一巴掌,激动起来嘴里的獠牙..不是獠牙...虎牙似乎又长了好几寸。可怕,哪会有这么奇怪的杰尼斯。粗暴,固执,聒噪,再听亲友们吐槽,土气,财迷,还凶巴巴的,完美戳中女孩子最讨厌男人的各种习惯。

我目瞪口呆。这个人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可能是演技太好了。

可是我没有办法拒绝把眼睛从他身上挪开。即使在12人的舞台上,他丝毫没有松懈,什么时候接话,什么时候吐槽,什么时候抛包袱,什么时候抛话题,甚至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该听,不沉默抗拒,更不会喧宾夺主。我才发现,他的眼睛还是一直亮晶晶的,观察着每一个人,随时做好准备投入工作。那份热情,死死勾住了我。

断断续续了解他,才知道他这样迷人。

他是个不肯随波逐流,服从命运的人。
亮和仓曾经在不同地方说过,村上是一个从很早之前就决定自己发展方向的人。他没有很让人惊艳的长相,唱歌不算擅长,跳舞虽然还不错但是身边已经有太多出类拔萃的人。他该怎么办?杰尼斯这样一个各类出众人才聚集的地方,他应该选择怎样的道路?尚还有很强观察力的他发现关西jr里面没有一个能专门调动气氛,引导话题的人。“那么我来成为这样的人吧。”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一个只会跟在横昴二人身后重复他们说过的话的少年,变成今天这个谈吐大方,妙语连珠的优秀主持人。我想绝对不是被外星人抓去洗脑之后的结果,他必然狠下一番苦功。记得松子和团员常调侃他说他老和高层领导聊天吃饭,讨好staff,阿谀奉承,十足的庸俗小人做派。可我只记得一个道理,没有人会去帮助朽木,若有贵人愿意相助,定是你配得上他的助澜波。

他是个十足的工作狂。
一个把工作和充实自己当作趣味的人是相当令人佩服的。月曜,果酱,世界∞,笨笨,村麻油,体育之神,午南,编年史,常规番组全曜制霸。一年一到两次的演唱会,特殊时间频繁的音番,个人还有一年一次的舞台剧。外景内景,化妆卸妆,练习彩排,省下来一点金子般的时间踢踢球,看着录好的节目渡过整个休息日。即使这样辛苦,在工作的时候也鲜露出惫态,总是那个元气满满精力充沛的样子。他简直像个超人。今天他34岁了,正是男人逐渐步入成熟的时期,他像每一个这个年龄的男人一样一心为工作为事业拼搏,心无旁骛。细细看,他的想法真的单纯至极,无非是对给予的工作心怀感谢的去做好,做实。这番踏实肯干的精神,如何不叫人着迷?

他是个稳重成熟,却又少年感十足的人。
定义村上先生应该很简单,看上去是团里唯一的正常人,在大家胡闹的时候大有“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气魄,他还得吐槽,还得控制场面,不然节目进行不下去。被人夸了无数次的就是非常可靠,好像可以把背后毫无保留的交给他。他不会主动表现自己,宁可把更多表现的机会留给门把。有着性格各异,元气欢快的各位门把,他好像总是一个人站在旁边,歪着头被逗得捧腹大笑的时候比较多,然后在还没收回来的笑声中,走到谁身边一记结结实实的掌就落在谁头上。他为大家考虑很多:那谁和那谁今天MC又没有说话,他就会抛话题过去,让对方可以在镜头里停留多一些时间;这个时候是抖包袱活跃气氛的最佳时机,顺手一推,就把谁推出去大闹一场;这个企划好像能发掘谁的隐藏魅力,好就你了,台本不着痕迹一挥,心有灵犀的门把马上就位。从容不迫,每一个决定都恰到好处,一个经验老道的指挥家。真的很可靠。可是他也不是那样老气横秋的人,看见足球就会毫不犹豫踢个痛快,缠着昴和安唱自己喜欢的歌,兴奋得欢呼鼓掌,时不时会骚扰好脾气的丸,再偷偷嘲笑他一番,醉酒之后全然不顾形象,大肆胡闹一番再擅自睡去,聊起喜欢的女孩子说最爱温顺的大和抚子,脑内妄想的告白场景,要有飘落的花瓣和载着自行车的长长的坂道....率真单纯,偏保守的幻想系思想观念让人忍俊不禁,少年一样的青春气息,从未从他身边散去。

他是个可爱的人。
长相就很可爱,横说的世界第二可爱的眼睛,又大又圆,眼角下垂,上目线看起来会想起哪家走丢的小动物。什么都能割断的八重齿,听说清理起来很麻烦。无意识鼓着的包子脸,虽然自己强行解释说是故意的。长手长腿,细腰翘臀,弹琴时特写的手骨节分明,指甲盖上一个个整齐的小月牙。实力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全身上下就是一个大写的苏。听说最近各色紫苏变多了?x 就是苏!性格也很可爱,虽然有着很粗暴凶悍的印象,不过偶尔冒出来的天然实在让人把持不能,没反应过来时无辜的眼神,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笑得羞涩,耳朵会发红。是个抖s,经常暴露出喜欢欺负人的一面,计谋得逞会假装平静,转过身就开始偷偷的笑。不会拒绝门把的要求,如果提出让他做什么就一定会做,羞耻心什么的,应该已经被抛弃很久了。babun也好,喷嚏大魔王也罢,别人看来再羞耻的事情也会认真完成。有点口嫌体正直,说着不在意fan的多少却还是会双手合十拜托迷妹买他的烧普生写,在遇见自己饭的时候一遍一遍给饭撒握手拥抱一个不落。对着来信要求他不要在安可绑毛巾的妹子说着“绑不绑是我的事”却还是在巡演安可时候带上帽子。如果你遇见有人双手合十对你说着,“拜托嘛,买买我的shop生写什么的啊,反正总会卖剩的嘛。”,不管你什么反应,反正我必须掏出财布就all去了。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优点多得根本说不完。我愿意掰着手指说上十天十夜,喜欢他的眼睛,他的牙齿,他丝毫不顾忌形象的笑。喜欢他安静的倾听,快准狠的吐槽,和毫不犹豫的pia头神技。喜欢他的rap,利落帅气的舞姿,喜欢他认真唱歌的样子。喜欢他的搞怪扮相,从小到大的每一次女装。喜欢他弹钢琴时微微发抖的手,和电子琴传出的温柔。喜欢他的不服输,努力,认真,坚守。喜欢他的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喜欢他元气满满,也喜欢他重感情时哭得雨带梨花。喜欢他钻石一样强大的心脏,也喜欢他心底总也放不下的柔软。

我喜欢的样子,他都有。

2016年1月26日的今天,村上信五先生34岁了。20年前一个想去吉本的男孩鬼使神差的选择了杰尼斯,一直到今天不回头的走出自己的一片舞台。

新的一岁啦,首先注意身体,尤其是嗓子。其次希望工作顺利,作为团员和村上信五自己都要顺顺利利。最后,不管发生什么,过去多久,饭们都会支持你,所以也请继续坚持自己的道路,勇往直前,期待你新一年的活跃。

能喜欢上你,是我的幸运和幸福。

亲爱的村上信五先生,生日快乐。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PETの∞的日常 第九话

在遥远的西部城市,有一间神奇的杰尼斯动物园,在动物园里打工的七只动物们都愉快和谐的生活在一起。

白熊yoko,猫咪subaru,猩猩hina,狸猫maru,企鹅yasu,猎犬ryo和孔雀okura每天都在更新着笨蛋一样的日常。


“信酱——!”

“干嘛——?”

猩猩hina放下手里的手机去开门,门外站着跑得气喘吁吁的企鹅yasu,猩猩hina反应速度超群的大脑立刻运转起来,是不是猫又把它的草莓吃了,又被迫跟着狸猫做了奇怪的事情,又被猎犬吐槽小只,又因为不懂孔雀的笑点而烦恼或者又被白熊亲了一口?!

猩猩hina做了一个惊恐的表情,紧张的等着小企鹅顺完气开口说话。

企鹅yasu拍拍自己的胸脯,抬头认真的说,“我决定从今天起做一只黑猩猩了。”

“哈?!”

这下就连猩猩hina的脑子都当机了,它表示了震惊之后试图确认了,“.......不好意思可以请你说标准pet语么?”

“我不做企鹅了!我是要成为黑猩猩的雄性!”

“不可能的好吗!”猩猩hina的一巴掌快准狠的落在企鹅yasu头上,“再说为啥把两部不同动画的neta放一起啊!”

企鹅yasu表情痛苦的捂着头蹲下来,“可是大家一直说我像黑猩猩......”

“你现在是企鹅啊企鹅啊!像猩猩一样的企鹅是要怎样啊!外星球来的变种啊那是!”

“我想改变一下个性会不会比较好一点,”企鹅yasu重新站起来认真的比划给猩猩hina看,“你看啊我一直都被人说又小又傻又可爱,结果大家来南极馆也就是看看就走了嘛,如果我是黑猩猩的话说不定能表演些别的东西。”

“不过要是出现了生活在南极的黑猩猩这本身也已经很猎奇了啊。你是认真的么?”猩猩hina思索着可行性顺手从门框上摘下一根香蕉递给它。

企鹅yasu摆摆手谢绝,“啊,我刚才吃过海鲜才过来的.........疼。”果不其然又被pia了一下,哪里有不吃香蕉一直吃海鲜的黑猩猩。猩猩hina觉得刚才认为它说得有点道理的自己简直是愚蠢至极,它蹲下去撑着脑袋帮着企鹅yasu一起思考。

“有点热啊......”

“你倒是回南极馆去啊...”

猩猩hina无奈,因为蹲下来只能看见企鹅yasu头上的一撮呆毛,它却突然来了主意,对着企鹅yasu大喊一声,“babalaba!”

“砰——”的一声,企鹅yasu的呆毛上突然开出了一朵花。

“yasu!你脑袋上开花了!”

“诶真的?”企鹅yasu晃晃脑袋试图往上看,脑袋顶的小蓝花就跟着晃啊晃。

猩猩hina也很为它开心,这样yasu就有一技之长了,可以表演脑袋开花。这样以后来南极馆的客人们就不会无聊了,有了这个神奇的咒语随时都能让小蓝花在企鹅yasu头顶绽放,猩猩hina被自己的聪明深深折服同时也真心为企鹅yasu感到开心。它和企鹅yasu激动的泪流满面,紧紧相拥,甚至把小企鹅抱起来转了个圈。

“谢谢信酱!”

“没事没事,能帮到你我也超开心啊!”

于是太过于开心的猩猩hina愉快的顺手往企鹅yasu头上一pia,那朵蓝色的小花瞬间被拍熄火,凄惨的掉了下来。

沉默是缓解尴尬的良药,最后还是企鹅yasu先开口了,“大丈夫的....其实还能再开的。”

猩猩hina消沉的,“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再给你想想别的段子.......”

企鹅yasu叹了口气,“你相信我嘛,piu——”

企鹅yasu头上冒出来一朵蓝色的小花。

“为啥还能重生啊!”

“dye d!”

企鹅yasu的头上又冒出来一朵紫色的小花。

“念歌名还能变色的啊!!!”

结果企鹅yasu顶着一头七彩斑斓的小花愉快的回南极馆了。

猩猩hina表示收到了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