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樱相/忠瞬]青春物语 4

冈野瞬决定为了他的美空努力学习之后鸭川忠就很少看到他了,据小春说瞬连女朋友都不见,也不知道哪来的毅力一心一意好好学习,成绩也提高不少。鸭川忠倒是依旧每天无所事事,叼着烟晃着腿,想瞬如果考上青学就彻底走出八盐了,这个八盐的希望,也会离朋友们越来越远。

忠翻了个身,取下已经燃尽的烟头,胡思乱想起来,瞬会去上大学,会在大学里认识很多很多新朋友,会和他的女朋友继续甜甜蜜蜜,然后结婚,有一个或者好几个可爱的孩子,孩子们一定和他一样有摸起来很柔软的发质,圆溜溜的眼睛,瞬给孩子换尿布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啊,反正那家伙学习那么上手肯定也不会手忙脚乱吧。

天空渐渐黯淡下去,紧接着是滴滴点点的雨掉落,然后是接踵而来的倾盆大雨,忠却倒在原地一动不动,闭着眼睛,比起雨淋,他心里有更难受的事情在不断扰动着他,让他几乎呼吸不过来。忠紧紧的揪着自己的外衣,又绝望的松开。

有些事情好像天生就该是这样,你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阻止它的发生,反倒是如果陷得过深,痛苦的终究是自己。这是后话,鸭川忠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十年之后。

雨中,有高跟鞋的声音轻巧的跑过,鸭川忠一抹满脸的水瞪大了眼睛,橘美空穿着对于学生来说稍显暴露的短裙,踩着高跟鞋,施着淡妆拿着伞在雨中奔跑,雨浸湿了她的长发,粘在脖子上,却更显妩媚。忠轻哼一声,想瞬眼光还不错,不对,这个女人来这里做什么?

鸭川忠躲到河岸边的树后偷偷看,橘美空到了河边,踩过木板走进大游船,似乎在跟什么人道歉,船上依旧人很多,忠眯起眼睛看着,美空正被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搂着,大叔正在给美空喂酒,橘美空毫不示弱的接过就喝了一大口,引得满船掌声。

忠看着橘美空得意的笑脸,不可置信的低声道,“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啊!!!”

拳头就这样堪堪砸进树干,粗糙的树皮磨裂了少年的皮肤,淋漓的鲜血就这样从手上滴落,忠不觉得有多疼,他毅然转身离开了河岸。

瞬那么喜欢你你居然还去陪酒?!

前些天五人站在河岸边对游船发誓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我们,绝对不要成为那样的大人。”

可是橘美空你在干什么?

忠为瞬感到可悲,想必他还不知道这些事情,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如果是爱到深处,朋友间的誓言又算什么?

是的,他鸭川忠对于冈野瞬来说就是一个朋友,即使是这样,他在瞬心里也永远没有办法和美空相比。

忠突然觉得喜欢上瞬的自己才比较可悲,前思后想,他决定缄口不言,只当今天什么都没看到。

他不想看到瞬失望的表情。

一个月后,冈野瞬主动提出要毁掉游船的建议超出忠的预算范围外。

“如果那艘船沉了,不会很有趣么?”

忠震惊的大叫一声,暗自腹诽,如果你知道橘美空在船上你还会这么做么?

瞬说就把这当做告别八盐的仪式,“我绝对不会成为那样的大人。”少年的目光,自信而坚定。

忠移开目光,美空的事情他很想告诉瞬,然而绝对不行,但是,忠看向瞬,一个月不见他消瘦许多,齐肩的碎发勾勒出青春的轮廓,如果说了,瞬会不会放弃努力学习呢?会不会就因为一句话毁掉他的未来?

鸭川忠虽说没认真念过几天书,可他不是不明白,走出八盐是瞬最好的,改变人生的方法。

忠还是把话吞了进去,小声嘟囔,“你怎么就知道你不会。。。。”

“我会证明给你看。”瞬的眼神神采奕奕。

琢磨似乎格外感兴趣,“什么时候。”

“二月十二号,晚上九点整。”

小春想了半天还是点点头,bon看了看游船轻点头,琢磨兴致似乎很高表示一定会来。

瞬看向忠。

鸭川忠在那次之后特地调查了橘美空的工作时间,二月十二日,不偏不倚,正好轮到美空陪酒。

去便一定免不了看到瞬失望甚至绝望的瞬间,不去,他大概一辈子不会放过自己,不帮朋友算什么鲛洲一家的总长?!

他犹豫着,用力点头。

瞬这才露出笑容,“那说定了哦!”

鸭川忠想,如果可以,至少让我在你难过的时候待在你身边,然后像个亲密朋友一样抱抱你。

[樱相/忠瞬]青春物语 3

鸭川忠整个人都不好了几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他拿出电话把看起来似乎最闲的琢磨约出来聊人生。

“我啊,有个朋友。”忠刚开口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挠挠头,“他最近特别在意一个人啊,每时每刻都会想到那个人,你觉得这是什么情况?”

琢磨翻了个白眼想了想,“他和那个人有仇,恨不得杀了他。”

“不是啊!是很好的朋友!”

琢磨踩了一脚滑板,滑板翘起来的一侧被他抓住,漂亮的转了一圈再落下,“我先问你,那个朋友在意的人是男是女?”

“女的呢?”

“恋爱了吧。”

“男的呢?”

“不是讨厌他了就是那个人欠他钱。”

鸭川忠抱着头相对无语,瞬似乎没有欠他钱,倒是自己欠了瞬一本漫画,讨厌?这也不对吧!他有点烦躁的点了根烟问有没有第三种情况,好一点的情况。

这会轮到琢磨愣了,他看看忠认真到快冒火的眼睛只好努力胡诌了第三种结果,“啊也是有点,男人喜欢男人这种事情。”

忠一下来了兴趣,“我就说有可能嘛!琢磨,你觉得为什么男人会对男人感兴趣?”

琢磨神棍一样一掐指,一本正经的说,“那是在上辈子,两个人是一对情侣,然后其中一方因病死掉了,另一方太过于悲痛也死掉了,然后两个人的情缘太深了,去了地狱也斩不开,只好藕断丝连的到了这辈子,所以啊,有这个情缘牵着,就算是男人也会谈恋爱的啦。”

忠歪着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抹一把眼泪,不管怎么说阴阳相隔也太痛苦了。琢磨伸手弹了弹烟身,火星一个弧线蹦到地上,阻止了忠被烫伤的惨剧发生,“对了,你那个喜欢上男人的朋友是谁啊?”

“哈?”忠回过神,猛的摇摇头,含糊的应着,“啊那个,那个,佐藤!”

“佐藤?谁?”琢磨皱眉。

“反正你也不认识啦,”忠起身拍拍屁股,“啊,谢谢了!琢磨!”

琢磨耸肩心想我的使用还真是便利啊,踩上滑板转身走了。

鸭川忠决定告白。

他拨打了瞬的电话,心里想着要怎么开口。

“哟瞬,我挺喜欢你的来做我男朋友吧!”不行!太直接了不好意思说!

“那个,我注意你很久了,我觉得我们也许很适合经常在一起。”不行!拐弯抹角的又太恶心了!

“瞬!来一发吧!”不行!这绝对会被当成疯子的!

正想着的时候电话通了,另一端传来瞬瓮声瓮气的声音,“嗨?”

“啊是瞬么,咦你的声音怎么了?”

“啊?哦,我生病了.....”

“什么?!!!!!!生病?!!!”忠一下子紧张起来,“大丈夫?!要不要去医院?!那个啊,没错现在医学开始发达起来了一定能治好的!那个,呃,啊啊啊!!总之你这家伙不要死啊!!!”

“吵死啦!我只是感冒而已!”瞬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他砰的挂了电话,抽出一张纸继续缩在被窝里擦鼻涕。

“乌鸦嘴。”瞬小声骂了句,然后还是忍不住笑了。

[樱相/忠瞬]青春物语 2

冈野瞬和橘美空交往的消息被冈野先生的广播误传出去的时候,鸭川忠正在楼下遛弯。

听到瞬承认的一瞬间,他暴跳如雷,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暴跳如雷,反正脑子一热挽起袖子就直接冲到第五栋楼下去了。

bon,琢磨和春已经在那里了,放送失误让不少人都聚集在第五栋楼下,看好戏的,窃窃私语的,起哄的,不怀好意的人们叽叽喳喳散了一地。

“那家伙。。”bon也气鼓鼓的。

“想不到啊。”琢磨摇摇头,仰头看向瞬家的窗口。

小春发着呆,没有说话。

忠啧了一声,烦躁的来回转,突然大吼起来,“啊!超不爽!” 有种难受的感觉充斥着忠的心,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大反应,自己明明知道瞬去原宿不就是为了搭讪么。

忠休学之后瞬突然变得积极起来,据他自己说是觉得不谈恋爱就辜负了美好的青春,忠当时还不屑一顾,说谁说恋爱才是青春,明明热血才是青春。

明明对这种儿女情长不屑一顾的自己,却在瞬有了女朋友之后火大起来。

对于鲛洲一家,兄弟和同伴才是第一位,按理忠应该替瞬感到高兴才是,此时忠的心里却充满了强烈的背叛感,然后变成担忧,然后变成失落。

于是鸭川忠点燃了一根烟,和bon一唱一和的数落着瞬,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让自己在瞬的心里存在感强一点。

“别装傻了,接吻啊。反正你这家伙成功了吧?”忠不耐烦的跺跺脚,几乎咬牙切齿的冒出来一句话。,没头没脑的。

不看也知道一旁的琢磨已经向自己投来了“你重点不对”的目光。

瞬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躲开了目光。

忠拧着眉,狠狠捏着烟嘴,几乎要把烟捏碎,他在想,瞬是不是还在回味那个甜蜜热烈的吻呢,难怪,连我电话也不接。

忠觉得自己没法不在意瞬的事情了,一种心爱的宝物被抢走的心情让他彻夜难眠。一想起那张脸就火大,但是又没法不去想,想着想着就想到第一次见到瞬那个滑稽的场景,然后傻笑起来。

送完披萨下班的鸭川笼目回家就看到弟弟躺在沙发上傻笑,过去就是一脚。

“好疼的啊!大哥!!!”忠无辜的瞪大眼睛看着哥哥。

鸭川笼目在墨镜后面白了忠一眼,坐下来点了根烟,“你小子笑什么呢?”

忠移开视线,把手插进口袋,“没什么!”

“骗人!” “我没有!” “绝对在骗人!” “我没有!!!”

鸭川笼目根本不理弟弟无力的辩驳,抬眼看着忠,“说吧,是哪栋的女孩子。”

“哈?”忠的眼睛都快掉出眼眶,“你在说什么啊大哥!”

鸭川笼目用了十分钟来告诉忠,如果你一直在想一个人,而且一想到她就会想笑,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却更想她,对她的事情在意得不得了,甚至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不爽。“这说明你喜欢上她了,这就是恋爱。”

喜欢?鸭川忠敛眉认真思考了一下,发现症状和自己完全符合,哦,原来我恋爱了啊!

对象可是个男的啊!!!!!!!

忠没有继续听笼目说什么,他满脑子都是黄色录像里的情节,只不过男主角的脸变成自己,女主角的脸变成了瞬。

鸭川忠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樱相/忠瞬]青春物语

樱相衍生,鸭川忠x冈野瞬

PIKANCHI系列衍生cp,估计只会涉及到一星了,后面忠结婚了就不硬拆了xxx如果觉得2.5星忠线结局坑的不介意我改成两个爸爸带孩子啊?(你走)









鸭川忠第一次见到冈野瞬是在厕所。

相邻的两个便器,没有谁喊预备齐,水声就一起哗啦啦。

鸭川皱着眉活动了下脖子,往左边看的时候不小心就多看了一眼。

冈野正好完事准备提裤子,看到旁边有个人在盯着看自己的小伙伴,下意识瞪大眼睛,把裤子火速穿上,挺恼火的小声抱怨了句,“你干嘛啊?”

鸭川也穿好裤子,听到声音抬头,对上少年清秀的脸庞和兔子一样惊恐的杏眼,突然觉得挺可爱,也挺逗的。

鸭川忠一生放荡不羁笑点低,然后他就笑起来了。

冈野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但是由于对方的笑声太具感染力了没忍多久也跟着一起笑起来,笑声在厕所里此起彼伏。

男生的友情有时候建立得莫名其妙,鸭川忠和冈野瞬走出厕所门就勾肩搭背上了,走进同一间教室,坐在前后桌。

“对了,”冈野想到什么,“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我叫冈野瞬,你叫我瞬就行了。”

“哦哦,”鸭川点头,冲冈野灿烂一笑,“我叫鸭川忠,听说过这个姓么,我家的哥哥啊,可是鲛洲家的老大哦!”

冈野点点头,又摇摇头。

鸭川有点扫兴,但并不灰心,他拍拍冈野的肩,“下次介绍给你认识!”

这一年,瞬和忠上国中一年级。瞬是忠进入国中之后认识的第一个人,之后又认识了bon,春,还有那个一开始就自带生人勿近气场的琢磨,形成了安定的五人团体。

那还是忠第一次学抽烟的时候,那年他们刚刚升入高中。忠把头发留成了飞机头,走到哪都要对着镜子整理一下。那天大家都靠着河滩满世界跑火车,忠突然哦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得意的晃晃。

“哦!是烟啊!”春把眼睛瞪得圆圆的,指着烟盒崇拜的看着。

忠自豪的笑了,立眉一挑,熟练的拿出打火机点上,深吸一口再吐出漂亮烟圈。

bon开心的一个一个戳散烟圈,琢磨瞥了一眼没说话,低头用脚蹭他的滑板。

怎么说也是几人中第一个学会抽烟的,忠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大家崇拜的目光。

“好帅气。”瞬拿着忠的烟盒,来回翻看。

“要试试么?”忠想想取下自己嘴边点着的烟递过去。

瞬接过来,轻吸口气,烟草燃着后浓郁苦涩的味道混着香气灌入鼻腔,让他一个激灵拿开了烟。

春接过去学着忠深吸一大口,被结结实实的呛到了,看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眼泪鼻涕一块流出来的滑稽样子,大家都笑了。

烟雾缭绕中,瞬看着忠,突然觉得好像忠已经长大了,自己还小,有种微妙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朋友都成熟起来自己还是这个样子,怎么说也有点不甘心。

鬼使神差的,他找忠要走了他烟盒里的一支烟,却一直放在口袋,没有再碰。

后来忠因为他心爱的星野妹妹的事情休学,加入了鲛洲家。那天晚上大家偷偷跑出来,在公园的长椅上倒在一起,分着喝琢磨从便利店偷出来的两瓶啤酒,谈起来喜欢的女孩。

bon问忠喜欢一个女孩子是怎样的?忠翻着白眼想了想,说不知道。

“喜欢就是喜欢,不准她被别人欺负!”忠大声的说,想着自己的回答多像个男人。

琢磨灌了两口酒说果然还是因为脸长得可爱吧。

忠急了,说身材也很重要。

春问忠什么样身材的比较好,忠翘起二郎腿抖了抖,看到瞬随口说了句,像瞬那样腿细长的就不错吧,做的时候会缠得比较紧。

瞬不知该作何感想,踹了忠一脚吐槽说不要拿我和女人比这个啊。

酒喝多了,脸有点发烫。瞬揉揉眼睛放下酒瓶。

忠看着瞬的侧脸,嘴角又不自觉扬起来,果然有点可爱啊这家伙。

就像葡萄酿久了会发酵变成美酒,莫名其妙的友情,也会变成不可思议的感情。

高中二年级,这个夜晚,瞬突然想谈恋爱了。


『tbc』

终于把这个撸出来了,最近怠惰期另外两个坑都没动,我错了我错了明天开始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