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全员向/多cp】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 全员单恋,注意避雷
- 访谈体,每个问题采访对象顺序不变
- 治愈向,原梗来自av421448






— 你暗恋过吗?在什么时候?

A:“当然有啊。怎么一副奇怪的样子啊?就算是我也会有的吧!不过已经很早以前了吧,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B:“有过。”

C:“有啊,一直都有哦。在什么时候我就说不上来了(笑)”

D:“有哦,诶……不过怎么说来着,反抗期?叛逆期?青春期?唔,都不对呀……”

E:“诶一上来就问这个嘛(笑)我想想,有吧,还没出道的时候吧。”

F:“不算暗恋了吧,我喜欢他,全世界都知道了呀?对不起说谎了!应该还没有到全世界的程度吧哈哈哈哈……”

G:“什么时候呢,我不知道(笑)”





— Ta是个什么样的人?

A:“温柔是很温柔,但是是个很敏感,很不让人省心的人,都到了自己都觉得很唠叨的程度但是也没办法放着他不管啊。什么都不愿意说出来,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还要摆出笑脸,怎么想都是个笨蛋对吧。”

B:“个子很高,嗯……喜欢捉弄人又喜欢撒娇,但是其实意外的是个很认真的人。”

C:“傻傻的小小的很可爱,发质很柔软,多才多艺,什么都能做到的人。”

D:“是能独当一面的男人了,但是偶尔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总是让人忍不住想保护他呢。”

E:“非常狡猾的前辈,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哥哥一样的人吧。当然,狡猾这一点我是不会收回发言的。”

F:“在我心里就是神明大人一样的人哦,舞台上作为歌手的表现力和平时有趣的大叔样,反差很不得了。”

G:“坚强得和小强一样的人,不过经常天然这点还是改不掉啊。”





— Ta的哪一个瞬间最让你心动?

A:“很艰难的练习跳舞和乐器的时候,虽然抱怨个不停但是也好好完成了呢。还有就是,以前给我做过一个很难吃的饭团,我当时说了难吃,其实只是因为有点心动反而说不出别的了,只有一点点哦。”

B:“在很漂亮的星空下凑到我耳边说'星星很美呢',的时候。很性感的低音,当时他如果说要抱我的话我有可能就答应了。”

C:“总是仰着头看着我听我说话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眼神超让人心动,很可爱哦。”

D:“趁着休息时间抱着吉他的时候,也有在片场看见过这样的他,那样认真的喜欢音乐的样子,没法不心动啊。”

E:“说实话没有啊,他不是那种会做很帅气的事情的人,一定要说的话,他把电话号码第一个告诉我的时候?啊那也不算心动吧,只是稍微有点高兴。”

F:“全部的瞬间。”

G:“我们已经过了会心动的年纪了。”





— 你为他做过的最傻的事情?

A:“有些什么呢,我是没觉得很傻啊不过其他人听来也会觉得我很奇怪吧,半夜做完节目跑去他家陪他喝酒之类的?一起过万圣节的时候买过很贵的甲胄之类的?”

B:“好像没有……大家都是笨蛋,傻事做过了太多也不记得了。不过有想让他开心,给他买了很多芝士吧。”

C:“学着他的样子染了金发,当时觉得很傻,不过好在他有安慰我说很帅气。”

D:“不记得了,应该有很多吧,虽然傻可是都是美好的,值得珍惜的回忆啊。”

E:“他带我去吃很便宜的烤肉,当时不太懂烤肉,只是觉得前辈带我去的肯定很高级啊,一个劲说好吃呢(笑)”

F:“总是忍不住关注他,想靠近他,自己也变得很奇怪了。傻事的话,去看他的演唱会却只敢把玫瑰花放在他休息室吧。”

G:“以前很热衷于给他办生日派对,还带着所有人去了他老家,还去采访了他的初恋,然后,还光着屁股为他穿过女警制服吧。现在想想,那会都在做些什么啊(笑)”





— 因为喜欢Ta,你有发生过什么改变吗?

A:“变得学会注意自己的表达方式了,因为发现有时候我生气的反应真的会让他沮丧。不想看见那样很害怕的样子。”

B:“没有什么变化,不如说其实什么都不变更好吧。”

C:“变得更任性了呢(笑)因为他总是会温柔的包容我的,我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才一直对他撒娇啊。”

D:“变得更加能敞开心扉了,以前有过和大家都有隔阂的迷茫时期呢,虽然他总是凶巴巴的,但是也慢慢让我明白那是独有的温柔呀。”

E:“变得自由了,有他在的话除了我能力范围以内的事情,其它都可以安心交给他。”

F:“有动力了,不希望成为他歌声的累赘所以在努力呢,也更加喜欢自己的乐器,喜欢自己的音乐了。”

G:“其实没有太大变化,不过学会了克制。”





— 表白过吗?

A:“没有,割掉喉咙也不会说的。”

B:“没有。”

C:“我们之间不用说的吧。”

D:“还没有哦。”

E:“不想说诶(笑)太不好意思了。”

F:“说过很多次了。”

G:“说过。不过那家伙肯定不记得了吧。”





— 你现在最想对Ta说什么?

A:“以后也请继续这样开朗下去,拜托啦。什么时候再一起喝酒吧,我什么都会听你说的。”

B:“你很久没有约我了,我们还是朋友吗?还能去你家一起打游戏吗?”

C:“虽然很害羞,但是还是要说以后也请和我一起好好相处下去吧。也别忘了注意身体哦,还有,新发型很好看。”

D:“演戏很棒的你,喜欢音乐的你,不服输的你,温柔到笨拙的你,我全部都很喜欢哦。顺便忙碌的时候也别忘记注意身体哦。”

E:“没什么特别想说的(笑)我可以跳过这一问嘛?”

F:“想说的太多了现在反而一句都说不出来了……”

G:“一直以来谢谢了,越来越忙了也还是记得好好休息。”





— 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A:“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B:“我喜欢过你,嗯……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C:“我喜欢你,你知道的。”

D:“我喜欢过你,你不知道吧?”

E:“我喜欢过你,你肯定不知道。”

F:“一直喜欢你,再多说几次也行。”

G:“喜欢你……算了,反正你知道了也会假装不知道吧。”

七宗罪系列之二。丸昴

消失好几个月的七宗罪系列第二篇来啦w

九♪阿九的九是樂九的九:

这篇难产到我放弃了他一回再拿起来然后又放弃了。「泪」
改了又改删了又删最后就变成了这样_(:3」∠❀)_
恩简直苦痛。
  
  
注:
暴怒:复仇的欲望,源于心底的暴躁、憎恨、愤怒,导致情绪失控而产生强烈的复仇欲望为暴怒。
 
 
 
「愿神赐予与你」
丸山隆平是个神父,才刚刚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新任的神父大人。调过来的第一天,阳光从彩色玻璃上撒下来,把整个教堂大厅点亮,他就站在中间笑容满面赐福着每一个来到教堂祷告的人。
丸山神父的笑容甚是好看人也长的帅气,所以他才来了两天就已经被周围的女孩子们传开,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的女孩,女孩们红着脸看着他的笑容然后叽叽喳喳的身边一起来的人谈论着,然后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但每当夜幕降临时,丸山便会独自留下,也确实整个神殿只有他一个人的住所,其他的神职者都在外面租了房子,只有他没有。
所以当天空没有太阳的影子,其他的人就会一个个离开神殿最后剩他一人。
他微笑着送着每个人离开,然后随着最后一个人的挥手转头嘴角被放平,平时一直微笑的人忽然没有了笑脸就会让人觉得异常恐惧和冰凉。
丸山垂下眼把教堂大厅轻微的收拾一下就退了出来走向后面的住所,习以为常的按下了被掩饰很好的按键然后书柜开始移动,就像你们想的那样书架后面是间密室。
昏暗的看不见光亮的楼梯盘旋向下,看不见尽头也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丸山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食物篮子和一盏烛灯顺着楼梯往下走着,下面越来越深也越来越黑暗,就像那下面不是地下室而是深不可测的地狱一样。
「subaru君——抱歉我今天来晚了,没办法啦是那些家伙不早点离开。」
终于能在昏暗的楼道看的灯火的光亮了,丸山开始说话,可惜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他也并不在意,熟练的将拎下来的食物篮子放到下面唯一的桌子上并且坐在唯一的椅子上眼神放的无限温柔,看着面前的用铁打造的大笼子。
那笼子很大,形状大概就是鸟笼的样子,只有一扇同样材质的门上面挂着大大的挂锁。笼子里面非常简单只有一张足够人在上面滚好几圈的大床,再有就是床上那个显得非常单薄的身影。
「suba你一定饿了」见那人没有任何动静丸山只能继续自顾自的说起来,起身掏出钥匙把笼子的挂锁解开。他也不怕那人逃走因为那人纤细的脚腕上还有套着一个长长的锁链,锁链另一段连接着笼子。
涉谷昴是他一个人。
从他丸山隆平第一次看到涉谷昴的时候他就这么想了。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丸山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那天才刚过正午,本来应该是最为清闲的时候大门被忽然推开,外面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缝倾斜而出,门口站着一个双手插兜的长发青年背对着阳光看不清面容,但丸山就是觉得那个人非常特别。
「你好,来做礼拜嘛?」
丸山隆平礼貌上前露出自然的笑容,那人被小小的吓了一跳,戒备的往后退了一下才开了口。
「不,我去忏悔室」
青年说完就自己走向忏悔室的方向,看得出他可是那里的常客。丸山也没有再说什么目送他离开,然后忍不住也跟去了忏悔室的方向,进入了倾听的地方。
「我来忏悔」
青年的话就这么开始了。说起来都是写不痛不痒的内容,例如踩了一朵刚刚绽开的花,出门没有注意撞上了不小心的麻雀。可这些却让丸山听得津津乐道。
他也知道了,青年叫涉谷昴是个很普通的巡逻小警察。
从那天起丸山隆平就经常看见他,他们从陌生一点点变得熟识。
 
丸山笑了笑将装着食物的篮子拿进了笼子里,自己也钻了进去坐在床边手上温柔的拍拍涉谷。
他可以清楚感受到那人身体僵住以后不自觉的开始颤抖,涉谷自己也分不清这时候的颤抖是因为胆怯恐惧还是愤怒。
「suba——起来吃饭吧不然食物会特别伤心的哟」
「su——ba——ru——~快点转过来再不吃身体真的会吃不消」
「subaru君你要是生病我可是会担心的,自己让这么重要的爱人生病我会自责的」
「所以呀subaru君快点起来吧」
你知道吗,我是深爱着你的,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一见钟情的恋爱。
丸山隆平爱上了涉谷昴,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只说一句话我就可以放过你,你明明是知道的。
你明明知道的——
 
「听说了嘛,之前失踪的警察到现在还没找到呢」
「唉现在还没有?」
「据说是接到了电话之后就不见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电话……」
  
「……丸山神父,你真的不知道嘛?」
「阁下,上帝作证,我真的不知道」
丸山隆平保持着一贯的笑容面对着不知道来了几次的刑警,对面的刑警一脸警惕的盯着他,毕竟失踪的线索就是在这个人这里断掉的。
刑警反复查看了失踪的巡警涉谷还在时候的录像,明显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以后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据当时也在现场的其他巡警说确实是听见了他要去教堂的话,而当时的教堂只有丸山隆平一个人。
刑警多年的警察直觉明显的告诉他,巡警的失踪肯定与这个神父有关,可是不管怎么调查却始终找不到关联,搜查也陷入僵局。
偏偏丸山在外名誉非常好,基本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好人,以至于一直观察丸山的刑警大叔已经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直觉了。
最终还是一无所获的刑警大叔有些颓废的起身对着丸山微微行礼,说了一些表示这段时间一直打扰真是抱歉之类的话后转身准备离开教堂。
「那个」丸山隆平忽然开了口,大叔转过身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请一定要找到他呀,我也很是担心,毕竟巡警先生是个很好的人呢」
——非常好的。
   
「subaru君那个刑警又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注意到了」
「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呢」
「警察的效率真是差呢」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回答我呢」
明明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不肯回应我,我是爱你的深爱着你的!
为什么你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呢。
  
「丸山神父,有人目击到涉谷巡警进去教堂就在他失踪前,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丸山隆平依旧笑着如同往常一样并无差别,刑警却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莫名的感觉非常危险。
「我真的不知道阁下,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突然出现了目击者不是很奇怪吗」
「……」
刑警最后还是放走的神父,但他总觉得哪里奇怪违和,本不该存在却有真实的站在那里的感觉。这大概就是电视剧里说的警察的直觉吧。
  
  
 
vvvvvv补充一下最后。中间略掉。vvvv
 
  
  
最后刑警还是发现了那间密室,发现的时候里面已经弥漫着食物腐烂以后的味道,令人发呕。
他艰难的进入里面先看见了已经自杀身亡的神父,死亡的神父依旧虔诚的跪着,而虔诚的他面前是一具已经快要腐朽的尸体。
  
我的愤怒因你而起,也因你而止。
那是神救赎不了的罪恶。
我爱你。

私立eito女子学园学生会 大概是第四话

8.

“好,再把腿稍微分开一点,腰再稍微....嗯,更sexy一点...OK就是这样!”横子冲着镜头前的锦子比了个大拇指。

相机一拿开,穿着黑色紧身皮裙和渔网吊带袜的锦子马上不爽脸踢掉高跟鞋,坐到一边翘起二郎腿灌水,“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情,明明还有别的办法宣传的!”

“但是锦子刚才真的很漂亮的sa——”安子凑上来给锦子递了瓶水,满眼憧憬,“安子也想像锦子一样受欢迎sa。”

横子老练的check起照片,下意识嘟起水润的嘴唇认真看着,“锦子你这么做对学生会有好处的啊,看到这样的照片绝对很多和安子一样的女孩子想加入的啦。”

锦子哼了一声,破罐子破摔的把皮衣的拉链又往下拉了5cm,露出相当深度的事业线,起身穿好女王靴继续拍照。

另外一边。

“对对,没错就是这样!啊啊好可爱,那样的笑容!啊啊没错鬼脸也好可爱啊呵呵呵呵呵.....鱿鱼再拿起来一点,嗯,就这样.....放在下面也可以哦啊啦亚达我在说些什么啊.....啊如果一定要放的话请吧...疼!”

村子忍无可忍pia了丸子一巴掌露出平日刻意隐藏起来的虎牙,“你是变态摄影师嘛丸子!!”

丸子举着相机揉揉被拍的地方,脸颊红扑扑的笑得一脸满足,“因为すば子太可爱了嘛,哈哈哈........”

横子:............

锦子:............

安子:...........?

すば子穿着女仆装背着小翅膀面无表情的对着镜头举起了鱿鱼。




9.

“学生会招部员了哦,大家来看看吧。”仓子趴在桌子上没有干劲的喊着。

丸子和仓子并排坐在门口的桌前,身后是巨幅的锦子和すば子拍摄的以“天使和恶魔”为主题的等身看板。不少女孩子争抢着拿手机在合影。

一个看起来似乎是后辈的女孩子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试探性的戳戳已经快睡着的仓子,仓子瞬间做起来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早上好我是学生会的书记仓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呢?”

女孩子不好意思的深深鞠了个躬,红着脸努力的对上两人的视线,“我,我是一年级的重冈大.....大子!一直都有积极应援前辈们,希望可以加入学生会!”

“那如果一定要在学生会里选一个的话你必须想加入哪位部长的门下呢?”

“如果可以的话,丸子前辈.......”

丸子捂着嘴做了个惊讶的表情,热情的支起身子握住重冈酱的手。

仓子不满的别过头小声吐槽,“呜哇出现了,丑女的饭...”

“你说谁是丑女!”

“丸子酱!丸子酱超级丑!近看更丑!”

“仓子最讨厌啦——你长那么高是不会有男生喜欢上你的!baka,baka——”

...........

一边的重冈大子酱风中凌乱。

锦子走过来搂着她的肩拍了拍,“习惯就好。”








后辈出场?x亮点自寻。

PETの∞的日常 第四话

在遥远的西部城市,有一间神奇的杰尼斯动物园,在动物园里打工的七只动物们都愉快和谐的生活在一起。

白熊yoko,猫咪subaru,猩猩hina,狸猫maru,企鹅yasu,猎犬ryo和孔雀okura每天都在更新着笨蛋一样的日常。

“喂,大家听我说。”白熊yoko敲敲桌子。

它说话的时候孔雀okura,企鹅yasu和猩猩hina正在商量晚上吃什么,猎犬ryo不知道被狸猫maru说了个啥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而猫咪subaru,它带着口罩一声不吭的缩在沙发里摇尾巴。

“大家听我说。”白熊yoko只好拿根筷子用力敲了敲桌子。

“听着呢。” “有话快说。” “快点啊你倒是。”

白熊yoko相当不爽,它想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这可是事关杰尼斯动物园前途的大事,它清清嗓子继续说,“最近我们动物园都没有什么人来.......”

“诶那不是因为yokoyama君你太白了反光让客人都看不清么。”猎犬ryo秒答。

孔雀okura很给面子的笑出来。

白熊yoko被噎得无言以对,“我一点都不想被泰国猎犬说。”

“俄罗斯系白熊!”

猩猩hina忍无可忍两只一起pia头,顺便也把笑得滚地的孔雀和企鹅拍了一巴掌,“说正事啊。”

“对,正事正事,”白熊yoko说,“问题就是,我们动物园没有熊猫!”

狸猫maru蹦出来在地上滚了一圈,站起来又原地旋转一周半之后稳住身形,用两个爪子捂住双眼,“晕晕乎乎的熊猫。”

“这种时候的一发技不需要啊。”猩猩hina笑着吐槽(它大概是觉得作者把一发技用文字表示出来很不容易)。

企鹅yasu好心接话,“那没有熊猫怎么办呢?我们只有七只啊。”

白熊yoko把一张纸啪的一声贴在白板上,上书几个大字,“成为熊猫吧!”

这种正常兽类都能看出来的赤果果的抄袭让大家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要去做变种手术么?!

“总的来说就是挑出两个人来扮成熊猫,吸引游客。”白熊yoko答,“大家有什么好的提议么?比如提名谁来或者想看谁和谁?”

“那你自己去不就好了,反正白色涂黑也很简单吧。”猎犬ryo再次开口。

“那你和hina去不就好了。”猫咪subaru在口罩后面嗡声嗡气的说。

猩猩hina也不支持也不反对,仿佛在思索什么等着白熊yoko的意见。白熊yoko瞥了它一眼瞬间移开视线,“subaru你为啥自己不做啊。”

猫咪subaru一本正经,“不!我最近过敏了!而且感冒!”

“什么过敏??”狸猫maru侧头把猫咪从头到尾扫视一遍。

猫咪subaru把口罩扯下来,“猫毛过敏,超级难受ny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人自己对自己过敏啊。”孔雀okura笑成大仓忠义。

“呜啊啊啊!其实我也!”猎犬ryo捂住口鼻惊吓脸看着猫咪。

白熊yoko挠挠头,整理一下思路,“subaru不行,户君不行,okura和yasu呢?”

“不行不行,你见过有长得像鸟的熊猫么!”孔雀okura义正言辞,一边的企鹅yasu拍拍脑袋醒悟脸,“对啊我是鸟类啊。”

“为什么你自己吃了一惊啊!”

白熊yoko最后把视线投向猩猩hina,猩猩hina心领神会,“如果有这种工作我绝对会好好做的,但是时间上稍微有点不行啊?你看你定的展览时间是周一深夜......”

不知道在哪里的巨型三毛猫松子突然身体一抖。

“结果是.......”白熊yoko往后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啊!是熊猫啊!”

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只熊猫!而且还乱可爱的!

“maru,maru呢?”猩猩hina第一个觉得不对劲。

熊猫缓缓开口:PANG!

暂停科普,霓虹民间传说里,狸猫有着能随意模仿变身成各种生物的能力。

结局就是被涂成黑一块白一块的白熊yoko和变成熊猫的熊猫maru在特殊时段的展览上跳了舞唱了歌。

“我们是两个相亲相爱的双胞胎熊猫♬.......”

看台底下撑着脸的猎犬ryo笑得不亦乐乎,“哈哈哈kimi君终于变黑了。”

孔雀okura抱翅摇头看,“我一生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猫咪subaru依然带着口罩笑得花枝乱颤,一个劲鼓掌。

企鹅yasu拿着它小小的蓝色手机拍照发给了猩猩hina。

远在城市中心的猩猩hina笑得八重齿都快掉出来了。

坐在它身边的巨型三毛猫松子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它。

PETの∞的日常 第二话

在遥远的西部城市,有一间神奇的杰尼斯动物园,在动物园里打工的七只动物们都愉快和谐的生活在一起。

白熊yoko,猫咪subaru,猩猩hina,狸猫maru,企鹅yasu,猎犬ryo和孔雀okura每天都在更新着笨蛋一样的日常。



迷迷糊糊的,猫咪subaru就这么从床上醒过来。

它揉揉眼睛,本来想去拿床头柜上的杯子,胡乱一模才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床头柜?!

嗯?!

它一下惊醒,这才发现不对劲,这不是我的房间啊?

就算阳光透过薄而洁白的窗帘,也改变不了房间里粉红色暗灯和香薰营造出来的暧昧气氛。自己身下的床是一个巨大的心型,工口度爆表的黑色床单和被子,仰头就能看到嵌在天花板上的大块镜子。

这特喵的不是love hotel么!!!

房间里的浴室传来的水声渐渐消失了,看来与自己共度一夜的哪位女士就要显出真身。猫咪subaru捂住脸,有点想扇自己。昨天晚上确实宿醉了,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是要是对方提出要交往或者别的什么更糟的事情.....它不敢再继续想,虽然是动物园的工作但是自己好歹也是猫族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这要是传出去老板不杀了自己就怪了。

猫咪subaru深呼吸,振作精神,不急,冷静,总之先和这位小姐商量一下才行。虽是这么说但是猫咪subaru内心却隐隐有些兴奋,说不定是个身材不错,巨乳细腰的......

擦着头发的,圆乎乎的狸猫maru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闯进猫咪subaru的视线。

猫咪subaru瞬间死尸一样瘫在床上。

狸猫maru刚洗过澡,脸颊上泛起了自然的红晕,见猫咪subaru趴在床上瞪着它,也不知道作何反应,只好开口,“早上好PANG!——”

“什么啊,是你啊。”猫咪subaru抓了个枕头抱着,没好气的看着它。

“是啊,”狸猫maru依然笑眯眯的,“昨天真是个美好的夜晚~”

猫咪subaru瞪大了它本来就大的眼睛,震惊的开始脑补,它把狸猫maru压下身下,这样那样再这样,然后狸猫maru........哦那画面太美根本不敢脑补好嘛!它不敢多问,用眼睛瞪着狸猫maru向它确认有没有发生什么。

狸猫maru羞涩一低头,少女一般别开了脸。

猫咪subaru生无可恋的再次瘫在床上。

“maru,你.....”

“嗯?(⊙_⊙)”

“这种时候就不需要颜艺了啊混蛋...”

“哦,怎么了?”狸猫maru摆了个正经的表情。

猫咪subaru痛苦的用尾巴遮住眼睛,“先姑且说一声,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关系没关系,我其实还挺开心的....”

WTF?!猫咪subaru无言以对,你居然还挺开心的?!

“所以说,我会负责的。真的。”猫咪subaru纠结很久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嗯?负责什么?”

“就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啊.......”

“咦?那个没什么啦都是我该做的.....”

“?!!!!”

好吧大家也许都看不懂,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八小时之前。

“好重啊涉谷先生.....”狸猫maru扶着一脸醉态的猫咪subaru在街上拦车,深夜三点在这种偏僻的街区能拦到车也是见鬼,狸猫maru无奈的决定找个酒店了。

猫咪subaru已经困得不行,向来不喜欢熬夜的猫估计也独此一只,它眼前所见之处都是马赛克,随手一捞碰到了一个软绵绵又很大的东西,它想也没想直接扑上去抱住,还用脑袋蹭了蹭。

狸猫maru尴尬的看着小小的猫咪subaru整只挂在自己肚子上,害羞的捂住了脸。

“那个,涉谷先生你刚才踹到我的○○......呜啊!!!”

猫咪subaru吐了。

后面的故事就是狸猫maru抱着猫咪subaru到处找酒店没办法只好去了love hotel的故事了,当然在复述给猫咪subaru听的时候狸猫maru省去了自己强行把猫洗干净之后又蹲着把猫咪的衣服洗干净了这种怎样都好的细节。

“就这样?”猫咪subaru抽了一口气。

“就这样。”狸猫maru点头,深沉的,“不然还是发生点什么比较好么?”

猫咪subaru猛摇头。

狸猫maru还有没有告诉猫咪subaru的事情,是当它把自己洗干净,打算趴在床沿睡一晚上的时候,是睡梦中的猫咪subaru把自己拉上床,然后趴在自己毛茸茸的肚子上睡了一整夜。

下次还要不要再单独约猫咪subaru出来喝酒呢,狸猫maru认真考虑着。
















给很多没有看pet岚直接从pet∞开始看的读者?!

这是个小动物日常段子合集,经常出现很多梗,cp不是固定的嗷,如果有可能21对cp大家都会看到,不要担心自己吃的cp太冷嗷嗷,我会写的啦!

睡前小故事,不会出现正剧,总之就是七只胡闹的故事。

目的是把大家都变成无墙『咦』团爱赛高啦!所以不要出现因为cp撕逼哦!绝对不要!!

有兴趣的话就继续看吧,希望不会让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