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泉岚】电灯胆

*短打,不是什么甜甜蜜蜜的剧情随便看看就好
*岚→泉↔真
*可配合BGM:电灯胆





从镜子里远远看见濑名泉迈着轻快的步子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鸣上岚已经猜到了他要告诉自己什么,还有什么能比那个人更让泉这么上心呢,况且自己也刚刚收到游木真的mail说已经答应和泉交往的事情,不奇怪明明早上还因为下雨而黑着脸的泉的心情会突然变得这么好。

岚只假装没发现泉的靠近,对着镜子露出如往常一般的灿烂笑容,他说服自己现在心情好极了,几乎要变成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他最好的朋友获得理想的爱情他有什么理由不高兴。

“鸣君。”泉难得主动坐到岚身边,岚作出自然的惊喜表情,身体凑过去与泉贴得更紧,“小泉今天是怎么了,终于被人家的美貌打动要来搭讪吗?”

“开什么玩笑。”还是老样子没个正形,泉挑了挑眉决定暂不吐槽,比起这个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多年好友,“游君他答应和我交往了。”

岚知道泉在等什么,好友的祝福能给他心里那点小小的不安一丝安慰,他也这么做了,眼睛要瞪大,嘴巴微张最能体现惊讶情绪,微动作要精确到指尖轻掩着下唇,最好眼神里由惊讶转为欣喜再透露出点感动,岚是天生的演员,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迟疑了会被瞥见端倪,且不说他的摆拍技巧多么纯熟,泉那些年的模特工作也不是白干的,是真是假一眼就能看出来。“啊啦,这不是大喜事吗?小泉可是美梦成真了呀?”岚笑着扯扯泉的衣袖,摆出八卦的表情,“快说说是怎么告白成功的?人家真的超好奇嘛!”

泉果然很高兴,虽然面上还是嫌麻烦的表情可是也没有拒绝与岚分享这场不可思议的告白过程,岚认真听着,时不时发出“好羡慕”,“真厉害”一类的感叹,其实他听不听也都没所谓,泉大概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所谓的机缘巧合式告白就是他鸣上岚亲自设计的。可笑,岚怎么会不知道泉和真爱慕着彼此,却又无从捅破最后一层纸,他只是帮忙顺水推舟,助他们一臂之力罢了。

泉喜欢真很久了,心思细腻的岚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有所察觉,泉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他身边有着这样一个最了解他的人,只用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充分明白其所想。

岚开始有意无意接近真,最初只是想看看究竟是位怎样的人让泉朝思暮念,后来在他帮真解决了一些麻烦之后,真也逐渐开始对他敞开心扉,倾诉着关于自己,关于组合甚至关于泉的烦恼,岚默默听着,暗暗记下,有时热情的帮他排解,至于是不是真心真的没那么重要。他辗转于两人之间,知晓一切却又自私的默不作声,像伊甸园里的那条蛇,看着亚当夏娃各自烦恼,自己则盘于高处,悠闲的吐着信子。

可惜岚没有蛇一般的恶毒,不然他早就干起挑拨离间的勾当了,这样相互揣测猜忌的时候最适合教唆与误导了不是吗?岚轻声笑笑,闭眼任凉凉的风拂过脸庞,能让他稍微清醒,他不喜欢众人皆睡我独醒的感觉,一定要说他宁可去做迷迷糊糊却置身其间的那个。可是他不能,他心爱的玫瑰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泉喜欢的是真,他比谁都清楚,却也比谁都悲伤。这事像烙印,像板上铁钉,任谁都改变不了。

那能怎么办呢?岚还是像贞洁圣女一般无私奉献了一次,轻吻过自己的喜欢,狠心扔到一边,然后大无畏的去扮演一个月老的角色,把泉与真牵在一起。

他成功了,还做得很好,如果有月老协会自己也许能够得上会长的资格,岚乐观的想。

月底校内的圣诞晚会,泉当着众人宣布这件事,岚鼓掌鼓得比谁都大声,然后趁着二人被大家围住,一个人钻去阳台美曰其名赏月。泉最后还是找到了落单的岚,拥他入怀说谢谢,岚轻轻拍着泉的背——像以前每次泉失落时为了安慰他做的一样,笑着说如果你们两个不幸福的话我可就把泉酱再抢回来咯?

那是岚第一次感觉到无力的绝望,什么都晚了,什么都没有了。

那之后泉和真常常会约上岚出去旅行,两个人在前面走,岚安静的跟在后面,不时调节气氛似的插嘴。

他想走,最好逃到天涯海角,岚以前从来不知道恋人间的欢声笑语也会有这么刺耳的时候。

放慢脚步,停下步伐,下一秒却又打起精神来快步跟上。

他又不想走,生怕错过仅剩这么一点点还能与泉近距离接触的时光。

岚了叹口气突然释然,有什么不好?这样大家都会比较好过,他不再纠结,大大方方去和泉勾肩搭背,和真搂腰拥抱。这没什么奇怪的,朋友之间都会这么做,岚搂着真微笑看着有点吃醋的泉,和真相视一笑。

日子好像回到了很久之前,对于三人来说都没什么改变。时间在拼命往前行走着,仿佛是想遗忘一段往事,感怀一段尘封的情意,又或许是时间走得实在是太快了,让人在奔走着忽视了本就浮在表面的东西,任它滋长,生根发芽。

泉偶尔来找岚倾诉,说起关于真的事情,或忐忑或不安,岚总会认真听,再郑重的对他说教一番,“这可不行啊小泉,两个人之间要好好沟通才能走得更远。”

表情要严肃突显重要性,注视表示真诚,轻轻搭在肩膀上的手暗示着自己值得信任。今天的角色是一个善于倾听又温柔体贴的知心朋友,岚已经轻车熟路。

看着泉对着自己日渐温柔的眼神,岚也照样宠辱不惊,假装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他在心里提醒自己,还不是值得庆贺的时候。

无声亦无硝烟的战争,岚安之若素,埋着一份无人知晓的炸弹等待着引爆的最佳时机,未来也好,哪怕永远没有机会也不错。

望着躺在自己膝盖上熟睡的泉,岚俯身在他额角落下一个几乎无法察觉的吻。

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