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胖哒】和再见大叔相遇的公园







黄昏时分,斜阳拉长树影,公园中心的石头温泉已经好多年都没冒过水了,白色大理石裹着橘黄色的光看着就让人滋生困意。

横山路过公园,情不自禁跨过低矮的防护栏走进去。

说不上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路过这个地方,但好像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他慢慢靠近温泉,这个时候孩子们都该回家吃饭了,公园里空无一人——哦不,有人?

横山揉揉眼睛想看个真切,温泉旁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奇怪的人,和时代极不相称的月代头上却卡着墨镜,身上的衬衫花花绿绿的,抓着酒瓶醉醺醺的样子。

奇怪的大叔。横山撇撇嘴,他不想招惹喝醉酒的大叔,说不定遇上脾气差劲的还会变得难缠。

可是公园只有这么一张长椅,怎么办呢?疲沓感让横山最终选择了坐下——靠着另外一侧的扶手和大叔保持最远距离。

“嗨!”大叔率先开口,热情的和横山打招呼。

真是不想什么偏来什么,横山心想,出于礼貌姑且还是好好回应,“您好。”

大叔笑嘻嘻的,“来这里做什么?”

“只是休息一下,”横山目光扫过地面,他的影子也像写满不愿似的被孤独的无限拉长,“您,怎么称呼?”

开始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接腔,或许是因为无所牵绊,或许只是无聊而已。

“人们叫我再见大叔,我只能和你在一起待上五分钟,时间一到就要告别了。”再见大叔愉快的说着,红红的苹果肌饱满圆润,大概是个有精神的人吧。

“好像是有听过周围的人说在这里能遇见再见大叔呢,”横山笑着,真的会有吗,有人对这种地方的奇怪大叔感兴趣,“您在这里做什么呢?”

“我吗?等人哦。”再见大叔举着瓶子作出喝酒的动作,酒瓶早就空了当然没如他的愿,他遗憾的耸耸肩摆出滑稽的姿势,横山想那大概是在模仿外国人吧。

“等朋友吗?”

“是啊,重要的朋友哦年轻人,大叔我可想他了,每天都会想一次,可是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呢,每到我快要生气的时候,”

语未尽,再见大叔轻轻顿了一下,看着手表无奈的挤出笑容,“再见啦。”

诶?快要生气的时候就怎么了?横山好不容易提起兴趣却在关键时刻终止,可是回过神来再见大叔已经醉醺醺的钻进树林消失不见了。

真奇怪。

从那之后,横山常常做梦,说不出好坏,梦里有黄昏的公园,长椅,还有一个月代头戴着墨镜的大叔,和他说五分钟的话就会再见。

他找人问了这梦代表什么,谁也说不出来。

黄昏时分,横山路过一个公园,温泉已经老旧得冒不出水,偌大的公园里居然只有一张长椅,上面坐着一位醉醺醺的大叔,奇怪的月代头奇怪的墨镜。

仿佛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是在哪呢?

你当然想不起来,因为你根本没有这部分记忆,再见大叔心想,握着酒瓶露出无奈的笑容。

“大叔等的那个人啊,大概不知道我在等他吧,人生很艰难哦小伙子,在思念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却完全无法了解,多苦呀……再见。”

他就在长椅上安静坐着,等着横山一头雾水的离开,绷直的身体瘫软下去,失落的样子像是缩小半圈。

横山不记得了,不记得他每天都会来公园的事,他怎么会记得,他只以为是一场梦,到了靠近公园的时候,灵力会模糊他的记忆,让他连梦都想不起。

“裕亲……”再见大叔低声喃着。

“你为什么不当着他面叫他的名字?”树精摆着帅气冷峻的脸打了个哈欠,他刚刚抛下躯干自己去海边冲浪,赶在身体快腐朽的时候再回来,他老是这样。“你知道只能当面叫过他的名字之后你才能断了执念重入轮回吧。这都多少年了,傻不傻?”

“可是那样我就见不到他了。”再见大叔嘟囔着,“重入轮回不是要变成小婴儿吗,而且也肯定不记得他了。”

那用横山死后自己立刻灰飞烟灭的代价换每天五分钟时间,值得?树精没忍心问,他比谁都明白地缚灵的坏处,怨念太深,脑袋还死,更何况他自己也没资格说,他等一片红色的枫叶每年秋天从他眼前飘过那么一瞬也等了千年。

“明天也是好天气吧,亮酱?”再见大叔笑眯眯的伸个懒腰。

“是吧。”树精心不在焉的答,这是他千年来的第一个朋友,陪他度过等待红色枫叶的漫长时光,要是灰飞烟灭了。


他摇摇头,蹙起眉头。


明天的黄昏,横山还会从这里经过,进来坐上五分钟。

明天要说什么话题呢,再见大叔愉快的想。

他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