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RS】T and M

- 始末屋背景
- T(tomato)M(mushroom)
- 酷炫背景下的俗套故事,食用愉快






T M




1.

兴许是这春天刚来升温太快,晚上嗓子就燥得厉害,Jacky呛了两声被喉间一阵不适感扰醒了美梦。

他甚至连西装都没脱,累得直接伏在床上打起呼噜。不能怪他体力不支,这一顿打斗实在够呛,对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险,没准刚才一个不小心就直接去见祖宗了。Jacky松了松领带,解开靠近喉结的一颗扣子,下楼去吧台找点水喝。

这不醒还好,一醒就撞见不得了的画面,始末屋的王牌大人——一向号称夜晚才是战场的Ace先生,这会正围着一块花边围裙,笨手笨脚的端着平底锅,试图给锅里那黑不拉几的什么玩意儿,翻个面?

当然旁边站着无可奈何抱着手臂观看的Johnny。

今晚月亮从大阪出来的?

“学做菜?想不开啊?”Jacky端着水晃到锅旁边,那大概已经不能简单称为“食物”,按Mac的话说那应该叫“无”,无话可说,无法处理,万物合归无咱们垃圾桶见吧。“你还记得你五年前想自己动手做炸鸡把厨房炸了的事情吗?我花了多少钱修厨房赔偿咱们附近邻居你还想不想再听一遍?”

“我不学了,真他妈的难。”Ace一砸嘴,把锅就那么一搁,顺手扯掉看起来应该是Toppo趣味的缀着蕾丝花边的小围裙。

Johnny接过锅关掉火,把那炭状物小心倒进垃圾桶,叹了口气,“你再耐心一点吧,就快......成型了。”

Jacky好奇的是为什么突然想学做菜,“顺便学做菜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而去麻烦Johnny?好歹我也是目标要开餐馆的人。”

Ace皱着眉苦恼的,看向Johnny,Johnny也不说话,只对着他努努嘴。

“难言之隐?啊——你们俩难道?”

“没那回事。”Johnny快速打断了Jacky的思维发散,语气难得慌张,像是拼命证明什么,“是他自己的事情和我没关系。Ace,你自己说。”

“好吧好吧我说就是了,就,前天吧......”




2.

那是执行任务的事情了,Arsenal照例和Ace一组去找违禁物品堆积的地方,这是一位富豪的聚会,Arsenal和Ace作为Jcky的保镖混进会场。按Mac的指示,找得到便就地销毁,找不到至少不要惊扰了敌方,外围还有Jacky和高层周旋,要全身而退并不容易。

“真是老头趣味。”Ace看着别室里装饰的十分精美却丝毫看不出品味的画,不屑的咂了嘴,“什么U字水槽,这也好意思画出来。”

“这边搜查完了之后就结束了吧。”Arsenal显然对这些不感兴趣,话像是在征求Ace的意见又像是自言自语。

“嗯...啊。”Ace敷衍的应付着,两人刚想离开房间,身后门锁扭动,两个魁梧的壮汉大约是惯例巡查,不想正好撞见二人逮个正着。

要暴露了。Arsenal还记得Mac的话,撤离要紧,他迅速给枪装上消音器,打算快点解决掉尽快撤离,不料Ace一看来人未带武器赤手空拳,心底那点好斗的劲又涌上来,不自觉已经摆好了格斗姿势。

“白痴,你在干什么!”Arsenal来不及把话说完Ace已经主动出击对着其中一个就是迎头一击,对方也很快投入状态,两人扭打在一起。

Ace打得兴奋,唇角不自觉溢起点点笑意,下一秒枪声在背后响起身体一滞,缓慢转头,巨大身影僵在半空,那人手上还拿着匕首,而匕首距离Ace背后靠近心脏的一侧,不过几毫米。

冷汗顿时蹿了Ace全身,身影轰然倒塌,后面是举着枪的Arsenal,从未见过的样子,向来冷若冰霜的人居然第一次出现动摇,牙齿扣着泛白的嘴唇,脸上毫无血色。

Ace扯着嘴角想努力挤出笑容,下一个瞬间子弹贴着他脸颊擦过精准击中另外一个人,没有声音,安静得能听见两个人的心跳声。

Arsenal受了枪看也不看Ace转身就走,Ace还有一大堆的话想说且看现在也不是时候,跟着Arsenal的步伐也离开房间。

回程路上,一路无话。倒只有开车的Jacky一头雾水。

Ace扭头去看Arsenal,后者正安静的侧头望着窗外,薄唇抿着,又恢复平时那个冰冷的样子。

刚刚那到底是什么,从来没见过Arsenal那个样子。

揣着满肚子的疑惑,三个人回到酒吧,Arsenal直接忽略Toppo的关心径直走过众人坐回他平时一直的地方又开始了静止状态。

Mac给Jacky使了个眼色询问情况,Jacky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那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五双眼睛都盯着Ace,仿佛认定了对方就是罪魁祸首。

Ace直呼冤枉,“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就刚才我差点被袭击了。”

巧妙略过重点显然不能使一边竖着耳朵的人满意,一发子弹直直对准Ace而来却在绝妙的时间划了弧线射进旁边的墙,居然直直钻进了墙里,意思显而易见,再不老实下一弹可不是进墙这么简单了。

Ace那会脾气也上来了,被这么单方面审问太不爽了,顿了一会直接闷头进了房间,甩上门发出一声巨响。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有心者或许能发现从那之后Arsenal和Ace俩人都没再说过话,虽然平时就一个话太多一个话太少,也并不奇怪。地球还是要转,日子还是要过。

“你跟Arsenal到底怎么了?”有心人Johnny给窝在沙发上的Ace递了杯酒,Ace接过来仰头一口干,抹抹嘴把杯子还给Johnny,“没事。”

哪能没事呢,Ace心里乱着呢,冷静下来想想确实是自己不对,只是又拉不下脸道歉,就这么僵着吧也不是事......

Johnny抿嘴了然一笑,“Arsenal说明天想喝汤,拐弯抹角支着我去买材料呢,我想起来才来问问。”

“啥?你等等,等会,他说想干嘛?”Ace从椅子上蹦下来突然来劲了,对呀我怎么没想到,给他做顿饭道歉不是挺好!“汤是吗?包在我身上了!我来!”

“你行吗?你不记得你前几年做炸鸡把Jacky气得.......”

Ace嘿嘿一笑伸手搂过Johnny拍拍人的肩,暧昧的凑在他耳边,“这不是有你吗?”

“指望我啊?”Johnny一挑眉,“你怎么不去找Jacky啊,他煮汤不比我好喝么。”

“哪能呢,他要是知道了不得往死里揍我啊,”Ace吸吸鼻子皱起眉头,“你怎么老左一个Jacky右一个Jacky的,你欠他钱了啊.......”




3.

要说这Ace武力值在线但是厨艺实在不敢恭维,Johnny绝望的教他分辨什么时候用大火什么时候用小火最后还是获得端上来的一盘褐色不明物体。

“这是什么......”

“煎鸡蛋。”

“蛋呢......”

“这不是吗?喏!”

“Ace,你知道煎鸡蛋的时候用什么火吗?”

“大火!壳硬啊。你说硬壳的都要大火,螃蟹不也是吗。”

“你的鸡蛋在煎之前壳已经被你去掉了......”

“......”

Johnny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我看你直接开始学煲汤吧,这些基础就算了。”

Ace姑且还是有自知之明,沉痛点头表示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学做菜。这便有了开头一幕,两个人窝在厨房练了整整一个晚上,才终于有了能看能吃的成果。

至于Jacky,他看了一会就睡觉去了。一来那糊得亲娘都认不出来的玩意儿气味太糟糕,二来他是真的困了,三呢,始末屋第一大厨的尊严还是要紧的是吧......

清晨第一缕阳光潇洒的闯进酒吧,Ace扶着酸痛的腰小心舀起一勺汤放进嘴里差点感动得滴下眼泪,酸甜浓郁的番茄蘑菇汤再配上点点葱花,养眼又美味,加上刚烤好的法式吐司,这顿早餐简直完美得不像话。

看来这辛苦一晚也是值得了,两人松了口气,开始收拾餐桌等着大家陆陆续续起床。

食材很新鲜,虽然浪费不少,Gum推荐的当季小番茄加上Toppo用有机成分培育的蘑菇还有Johnny特地去市场挑的葱花,更重要的是满满的心意。

Ace正美滋滋的想着,主角却已经猫着腰踱着步子从楼上下来,眼睛倒是明净透彻,他不喜欢睡懒觉,到点一定起。

“起来了?”

咋突然这么热情,Arsenal没说话狐疑的望着满面春风的人,他也在为对方几天没跟自己说话耿耿于怀。“起了。”

“快来,我做了汤当早餐。”Ace显得相当迫不及待,主动迈出一步绅士的给Arsenal拉开椅子。

这不那啥给鸡拜年吗,演的哪出啊?疑虑只增不减,不过反正一顿早餐他还能翻个花出来不成,Arsenal也不道谢径直坐下。

这一坐可不得了了,看清楚碗里的东西,Arsenal的脸倒是先黑了大半,仰着脸怒目圆瞪,眼睛里要冒出火来,“......你故意的吗?!”

“哈?”Ace没理解情况以为对方没听清便又解释一遍,“不啊我都说了,是特地给你做的......诶诶,诶?”

话音未落人倒是把桌子一拍,起来又转身走了,留着Ace和Johnny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明明应该感动然后趁机道歉就和解的呢,这又是怎么了?Ace不解。

众人陆续下来迎面撞上一脸怒意的神枪手,自然也是不解。

“你不是要,哈~给Arsenal惊喜的吗?”Gum揉揉惺忪睡眼打了个哈欠,抓了块面包塞进嘴里。

“蘑菇不好吃吗?”Toppo紧张的问,脑子转得飞快回忆自己是不是又不小心往里面加了奇怪的药剂。

只有Mac盯着食材不语,沉思片刻突然明白过来,“完了,我记得Arsenal很讨厌番茄啊!”

Jacky也反应过来,看了看配料一脸绝望,“你知道他最讨厌的三样东西是什么吗,番茄蘑菇小葱,你倒好,给凑齐了!”

怎么会这样!Ace哭笑不得,那这不是只有反效果了吗!情报失误到这种地步,要说也只能怪那小老头平时闷闷的也少听他提起,就是他太孤僻的错嘛,又不能怪我......

Mac看出Ace神情里的些许闪躲,“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去解释一下比较好吧,到矛盾更深了就难办了。”

众人盯着Ace等着他表态,炽热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好像他真的犯了天大的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样,实在让他有点拉不下脸。

“不用说我也会去的。”Ace嘟囔着,男人就是要一人做事一人当,怕什么,难不成还能把自己吃了。

他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拖着疲沓的步子往楼上去了。


(tbc)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