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丸雏】Come up to meet(番外)

- hina生日快乐!
- 前情见上下两篇
- 快过年了,提醒大家喝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

 

 

 

已经是深夜时分,刚刚从庆功宴上离开的丸山和经纪人一人架着村上的一只胳膊往房间走。

 

村上大概是喝多了,一边踉踉跄跄由着两人拖着走一边大喊着还要去KTV。或许也是因为演唱会上体力消耗太多,今天居然很早就醉了,这人喝醉了之后兴致就格外高涨,黏着人又是咬又是亲的谁也招架不了。

 

丸山看到村上把安田的胳膊第二次咬上牙印的时候还是勇敢的站了出来,“我想回房间睡觉了,要不我把信酱顺便带回去吧?”

 

安田捂着胳膊一脸痛苦的点头,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maru你也要走吗?”

 

丸山也喝了不少了,脸上已经红扑扑的一片,脑袋也有点疼,现在算是勉强还有点意识,再待下去估计也不妙。

 

经纪人把还在嘀嘀咕咕的村上扶过来,丸山拿了背包又顺便拿起村上的小包,道过别就走了。

 

架起胳膊,伸手揽住腰,村上醉得像一块烂泥,完全没了平日里抗拒身体接触的架势,乖乖让丸山搂着走。

 

举办庆功宴的地方就在大家下榻酒店的顶楼,回房间其实也就是下个楼的事,把村上架到房间门口,丸山好心的让经纪人松了手,“就到这里就可以了,我扶他去休息。你继续回去喝酒嘛。”

 

经纪人松了口气,擦擦额角的汗,谢过丸山就离开了。

 

村上还揪着丸山的前襟,灰色的连帽衫胸前生生给被他揪出一片褶皱,眼睛还半闭半睁,拼了命的想认清人,“tatsu?陪我去big echo呀!我还没唱够嘛!”

 

和平时理智的角色判若两人,全然一副不得到玩具就不肯撒手的小孩子样。丸山从他屁股口袋里摸出房卡开了门,半答半哄把人扶进房间,“tatsu不在啦,好嘛好嘛,先去睡觉好不好,睡醒再去也行嘛。”

 

村上不依,又闹起脾气来,扯着丸山衣领用力摇晃,嘴上还是没变的执拗语气,“要去!现在就去!我没醉!”

 

丸山一边带上门一边腹诽早知如此前几天路过书店应该买下那本《对付所有醉汉都只需要十二步》,那会觉得这书名字猎奇到能直接放到真实堂去卖了,现在居然甚是想念。

 

村上还在没完没了的吵闹,手臂几乎要挂在丸山身上,探着头像小兽一样在丸山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丸山吃痛的皱了眉,他虽然没学过对付醉汉的办法,倒是看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漫画,现在这种情况......

 

总之是不是应该先让他安静下来?漫画情节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丸山也是个半醉,脑子里还有酒精在烧,想也不想就把村上往后一推按到墙上,捧起他的脸,低头用唇吻住了人。

 

虽只是浅尝辄止但是效力也是真不一般,村上像是醒了,只是表情还有点懵,抬眼直直的看着丸山,竟然都忘了立刻把人推开。

 

他启唇想说些什么,丸山再一次吻上来,这次比前一次更加绵长,舌头大胆扫过尖牙顶开齿贝,向更深处探索,带着满满的侵略性和占有欲。

 

大概真的是不清醒了,丸山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大声呼喊快停下,这已经越界太多了,如果村上清醒过来场面大概会相当难看。

 

可是已经停不下来了,手滑向腰间揽住其实相当纤细的腰身,将人和自己之间的距离缩得更近。大概只有在梦里才能出现的场景现在居然变成现实,只是一个吻已经承载太多太多思念。

 

毫无章法的吻从嘴唇一直延伸到喉结,颈侧,才终于迎来迟到的一击,脑袋上一阵剧痛,丸山这才暂时停止,努力挤出笑容去面对村上带着怒气的脸,“信酱醒了?”

 

村上收了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丸山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时候,大概是真的生气才会这样,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咽下口水听候发落。

 

“你在干嘛?”已经百分百还原到原来的样子,村上捏住丸山的嘴似乎也没打算给人解释的机会。丸山努努嘴反而被捏得更痛,他被村上的眼神结结实实吓清醒了,半身冷汗顺着脊梁爬上来,回想方才发生的一切差点就要钻到地缝里逃走。

 

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亲了那个村上信五?天哪是疯了还是真的不想活了?

 

“说话啊,你什么都没有要解释的吗?”沉默间隙村上也稍微冷静了些,想到如果直接跟丸山翻脸大概也不是什么良策,况且嘴唇上还留温热的触感,实在没法忽略由此带来的心跳加速。

 

村上抬眼看向丸山,对方却已经是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村上最见不得丸山哭,每次一看见他丧着脸恨不得马上就心软,虽还是埋怨着语气却都温柔三分,“别哭呀你!倒是说,我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丸山一咬牙,干脆大着胆子把村上搂入怀中,村上有点措手不及,用力去推可是无济于事,丸山像是洪流里抱住救命枕木一样死死不放。

 

“我生日那天晚上,喝醉之后是信酱让经纪人顺便把我送回家的对吧?”

 

不好......已经有了预感的村上喉结动了动,“嗯,是。”

 

“那天是信酱和我坐在后排对吧?”

 

“是的。”

 

“经纪人在前面开车对吧?”

 

“是。”

 

“信酱啊,那天,亲了我对吧?”

 

沉默着,村上没有回答,他也没法回答,没想到醉成那样的丸山居然还有这部分的记忆,现在那层窗户纸就这么直接的被捅破了,纵使他村上信五再怎么伶牙俐齿也没法狡辩了。

 

丸山见村上也不说话也明白大概是默认了,这反倒让他安下心来,“那比起我解释刚才的事情,不如信酱先告诉我,为什么要亲我呢?”

 

温和的语气里带了点不容妥协的气势,村上被无形的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梗着脖子还试图作最后的挣扎,“那是喝醉了吧!不然谁会......”

 

“信酱现在醒着对吧?”丸山多了份莫名的从容,“那么,现在如果讨厌我的话就请你亲自把我推开。”

 

现在轮到村上愣住了。

 

真让人火大啊这个人。

 

到底要让自己动摇到什么地步。

 

一瞬间心里的一根弦就此崩断,一直以来的假装不知,一直以来的视而不见,一直以来所谓为了维持关系而深埋进内心的感情,全部在顷刻间毁灭。

 

其实自己早就已经深陷其中,却还要做出无所谓的态度,把逃避变成正当借口,一次次躲开丸山抛来的直球,像玩笑一样糊弄过去。

 

究竟一直在胡闹的是谁?

 

丸山像是还要说什么,村上没再给他机会,一把人往后推到床上又欺身压上,像是学着刚才丸山做的一样,用力堵住了对方的嘴。

 

点此获得一辆自行车

 

 

丸山突然想起来刚才村上主动吻自己,忍不住舔了唇角,“信酱不是不喜欢接吻?”

 

村上摇头,“也不是不喜欢,我讨厌随便的吻。kiss的话就一定要认真啊,随随便便的算什么啊。”

 

丸山笑着凑上来,“那刚才信酱亲我是认真的咯?”

 

立场交换回来村上便绝对不会错过s丸山的机会,故作无辜的摇头,“那不知道,我刚才有亲过你吗,不是你突然做了什么梦吧?”

 

像是突然被恶魔上身,丸山无可奈何,委屈的拖长声音,“不会吧——”

 

辗转,迷茫,终究又会再次遇见,come up to meet,这次绝对不会再错过你。

 

【END】

评论(1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