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丸雏】Come up to meet(下)

结合上篇看,上篇丸视角,下篇雏视角,双向暗恋


SHINGO.

1.

村上觉得自己每个月都会有讨厌丸山的那么几分钟。

比如现在,他正想趁着现在比较轻松的时间看一看新买来的书,耳边接连不断的一发技和笑声混杂在一起简直就是打败专心的有效武器。

到底在笑什么,村上忍不住竖起耳朵听,一抬眼就正好对上丸山的眼神,他就干脆故意摆出不高兴的表情瞪了人一眼,看丸山有些窘迫的表情也是他的一大乐趣。

反正就算这么做了那个人也不会停下来吧。还是没忍住笑意,村上无奈的叹口气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书里。书的内容大概是关于人的感情从何而来云云,有些晦涩难懂,但其中拐弯抹角的地方村上倒也并不赞同,他向来是直接派,喜欢便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喜欢的话就说出来不就好了。”少年时他曾经这么义正言辞的对彼时因为恋爱烦恼的朋友说。

朋友只是笑,你这家伙,绝对没有认真喜欢过谁吧。

哈?就算是我也会有的吧。不信你再看开头,除了讨厌的时候之外的时间都是什么?

猜不到吗?



2.

村上第一次对丸山留有印象大概是在夏威夷,一次无非作秀一样的马拉松比赛,反正只要在镜头有拍到自己的时候做出努力的脸就算完成任务,这种事情就算是小孩子也能看明白吧,输赢已经不是节目的目的。

可是当一个人影从身后蹿到自己前面的时候村上还是惊呆了,不是吧,真的有在当比赛跑的人呀?

那个人就是丸山,他拿第一,另外一个也没什么存在感的人叫安田,拿了第二。

整个节目组都惊呆了,这样的结果大概是谁也没料到。

村上半路就放弃了,抓着水瓶边灌边慢悠悠走到终点。终点处的树荫下有人坐得端端正正在发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村上主动走过去打了个招呼。

丸山刚被制作人骂得整个人轻飘飘的还没缓过神,被突然来的人下了一大跳,哆哆嗦嗦的勉面前的瓶子也倒了,水流出来淌了一地。他努力保持平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把瓶子扶起来,耳脸颊却丝毫不配合的烧个通红。

村上歪着头,看他这副逞强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这么笨手笨脚的人居然拿了第一名吗?

那是什么表情啊,像什么动物一样。

说不上为什么,看着他好像就能平静下来。

不远处安田在喊丸山,似乎是制作人改变主意让他们俩回去给还没到的Jr陪跑。丸山拍拍衣服上的灰站起来,突然看到面前多了一只手。

“我是村上信五,和你一样是关西Jr呀,”村上见丸山发着呆便主动过去握住他的手,手心湿湿的但是温度挺高,“以后还能再见的吧,那下次见啦!”

说完村上就走了,当时杰尼斯的Jr正是鼎盛期,身边数也数不清的有才华的人出众的人,也有很多放弃了,坚持不下去的人,谁都不敢说下次还能见到你这种只有可能性的话。

可是当时村上就是这么想的,再一次也好,想再见见他,拿了第一名却被骂了的人,明明出糗却拼了命也要硬撑的人。

还好,那个“下次”没有让村上等待太久。



3.

当下次见变成下周见,再变成明天见,再变成等会再见,大概也算是好事,出道之后渐渐有了些工作,尽管不是每个都令人如意。

灵异外景结束之后,村上还是难以抑制的不停流着冷汗,方才录像里的白衣女子在脑中萦绕不去,似乎下一秒就要露出獠牙。

村上摇摇头,想把糟糕的脑补扫地出门,他以为过一会大概会好,只是和经纪人结束漫长的谈话一个人回到房间之后还是吓得立刻冲进被窝严严实实把自己蒙起来。

这样不行,在我睡着之前大概会先闷死。村上鼓起勇气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丸山风风火火的赶来,开门之后还是给被子怪兽下了一大跳,嗯?身体不舒服吗信酱?

村上连忙摇头,盘算着也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害怕那些灵异的东西,还在想怎么开口,突然身边一阵巨响吓得村上直接抓住丸山的胳膊整个人缩到他身后。

丸山瞄了一眼说没事是你的衣架松了,所以干嘛把背包挂在那个架子上啊......语毕停顿半分,好像突然知道了事情始末,小声说了句原来如此。

村上还在紧张着,眼睛在眼眶里转四处打量看还有没有意外出现,嘴硬还要继续吐槽,你这什么反应啊?

丸山笑笑说没事,完了又伸个懒腰问村上太晚了我不想回去了,能就在这里睡吗?

村上求之不得,用力点头。

丸山那晚就一直趴在村上床边,就着有些暗的灯光翻看着村上带来的漫画,村上小憩一会睁开眼,见丸山满脸倦意还忍住没睡,有些于心不忍,你要不上来睡吧?

丸山也没推辞,搁下漫画,笑嘻嘻的脱了鞋爬上来,总觉得有点下流呀,以前好像也有这样的场景呢。村上笑着拍了他一下,就睡觉而已,有什么下流的呀!丸山得寸进尺问那你睡不着的话要不要我抱着你睡啊,今晚限定的特殊服务。村上一向对黄段子没辙,笑得差点背过气去,干脆踹了他一脚,给我背过去睡,不许碰我!

曾经有一段时间,丸山因为工作原因暂住在村上家中,村上那会到了夜里很难睡着,他便用了各种理由不让丸山睡觉,直到自己睡着为止。村上觉得自己真的任性得就像小孩子一样,可是丸山熟睡之后自己一个人面对黑暗的寂寞还是打败了大人的理智。

村上说问他睡了吗,听见黏黏糊糊的鼻音回答没有的时候确实心动了一下。

黑暗也好,妖怪也好,也没有多可怕嘛,如果有这个人在的话。

所以他才会安心闭上眼睛。

因为这个人就是这么温柔,再无理的要求也会答应下来,温柔纵容着撒娇变成习惯,意识到的时候想改也改不掉了。

深夜再一次醒来,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背对转到了面对,之前做好不转身的约定现在也已经荡然无存。

丸山睡得很熟,黑暗里看不清脸但是能听见均匀的呼吸声,感受到从极近距离传来的温热鼻息。

在想什么呢maru,又梦到什么了呢。村上胡思乱想起来,没来由的烦躁席卷全身,相处很久也搞不清这个人在想什么,只是一味的对着他撒娇,他会不会有承受不了的时候,会不会有厌倦的时候,这些都不得而知。

村上突然想到曾经听节目上什么评论家说的话,大意就是当你在不停在意着某个人的事情并且为此心烦意乱的时候,你就已经是爱上他了。

真的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吗?



4.

你最近是不是恋爱了?

听渋谷这么一问村上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你瞎说什么啊,谁恋爱都不可能是我恋爱好吗。

渋谷眨着眼睛一副神叨叨的样子,没有最好,我看你最近心神不宁的。

村上如实说是有点,maru最近不是搬出去了嘛,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一个人在生活呀,可是问又不怎么能问。

渋谷也差点要喷水,你是他妈啊?有什么不好问的直接问一句又不会少块肉。

村上摆摆手,算了算了,看他吃的挺香睡得不错大概是过得挺好吧,行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此。

越来越不对劲,空闲下来脑子里已经全部都被丸山填满,一种复杂的情愫在心中滋长,村上没有勇气迎上而是选择了逃避。

他开始后悔以前对朋友说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那种不负责任的话了,可是这也不是能认真说出来的事情。冒昧对人家说一句我喜欢你,然后呢?被拒绝了,以后怎么相处下去?没被拒绝,这个团的前程又怎么办?

村上不是那种不计后果的人,个人感情果断被排在了工作之后。况且对方也不一定就有一样的想法啊,温柔的话大概对谁都温柔吧,自己没有丝毫特别之处。

村上还是和丸山按原来的相处模式进行,还是会狠狠吐槽,还是会任性胡闹,只是对丸山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村上会悄悄后退一步,这是他认为的安全距离,也是能在不伤害彼此的情况下做到的最好的处理方式。

这样大概就能慢慢忘记吧,喜欢这种感情,总有一天会淡的,做了几十年的节目也都有完结的一天,这点情绪又算什么呢。村上想。

如他所想,丸山也没有有对着谁进攻的意思,就算村上出言拒绝他的亲吻还是能笑嘻嘻的圆场,村上也渐渐相信了丸山大概也不是认真,慢慢从警戒重新恢复了随便的态度,和丸山坦诚相见同床共枕也不会再脸红心跳。

只是当晚上一个人回到家里,躺在黑暗中的时候,心底总有一小块地方灼烧得难受。

已经不会再有会等着他先睡着的人了。



5.

时间有时候也会失去治愈功能,像肥料一样裹着种子疯长,昨日还是嫩芽今天就能变成参天大树。

刚了30岁就已经醉心工作,熟数年来整个人仿佛陷入无欲无求的空灵境界,就连一向对拍档私事不管不顾的松子也好心提问你真的没打算找个女朋友吗?

村上咧着八重齿大笑,我是让你觉得看起来寂寞了嘛?

松子轻哼一声,意味深长的说你不一向如此吗?明明外表是这样的村上,说不定意外是会怕黑还喜欢撒娇的人呢。

真是什么都逃不过这个人的眼睛。村上一边摇头否认着一边想还好之前那个测谎仪现在不在旁边,不然大概会叫个不停。

松子抿嘴一笑,也没有继续深入的打算,转过身继续化妆去了。

有这么明显吗?村上盯着镜子,里面是一张越来越难看出喜怒的脸,他已经不是那个把心情写在脸上的年轻人了,也慢慢学会了隐藏。疲惫,沉重,这样的情绪都不会表露出来,更别说有什么行动了。

究竟又是哪里暴露了呢?

几日后丸山的生日,恰逢收录日,大家录制结束后便小聚一餐,席间大仓又爆料出前一天晚上村上喝醉在KTV强吻丸山的事情,羞得村上脸上红一片白一片。

端起酒杯猛灌一口,村上的眼神不自觉又望向正对面坐着的寿星兼当事人,听及此事居然也在闷头吃饭,一言不发。

倒是给我说两句啊看不懂气氛嘛!你什么都不说反而会更尴尬啊。村上愤愤把酒杯往桌上磕出声响。

他也搞不懂自己那个时候是怎么想的,长久以来禁欲的生活在酒精作用下将理智燃烧殆尽,几乎就是顺从了欲望,想亲吻想触碰的人就在眼前,还有什么矜持的理由。

可是也就到那里为止了吧,不能再继续了吧。胡思乱想着,碗里多了一块生鱼片,丸山又顺便把味碟挪到村上面前,见村上也一脸茫然有些慌张,啊,你不吃了吗?

吃啊。村上夹起丸山放在碗里的生鱼片沾了酱油和芥末往嘴里送,味实在太冲眼泪也跟着被逼出来。

村上抹了两把,发现竟然止不住。

酒席后大家分别回家,丸山后半胡闹起来自己累得睡不着,村上把人扶到车上自己也跟着上了车,说你先把我送回去再送他好了。

经纪人在前面开着车,村上坐在后面,大腿被斜躺着的丸山枕着,丸山睡得正香,鼻尖冒着幸福的泡泡,车平稳行驶着,过了几次信号灯就到了目的地。

村上扶起丸山轻轻托着他后脑勺让人平躺下去,丸山还没醒,嘴唇微张好像有话想说,下一秒就被轻轻的吸气声替代。

经纪人下车去后备箱里取村上的行李,后车盖翻起来遮住了车厢里最后一块可见玻璃。

鬼使神差的,村上轻轻低头轻吻了丸山嘴唇,然后飞一般的逃开了。

冬季微冷的风刮在脸上也没法让热度消散,村上拉起毛衣领快速接过行李转身就走。

就当是告别,放开这场无疾而终的感情。没有希望大概也就不会再有失望。

你就是一道我永远解不开的谜题,迂回婉转,从来都找不到方向。

遇见已经是幸事何苦再要求太多。

人啊,对于自己不想看见的东西就会假装看不见,这数十年间自己错过了什么自然也不知道。装聋作哑,浑浑噩噩。

村上想,他大概从来也没有奢求过更多,如果能一直相伴一起欢笑,何尝不是最好的结果?

偶尔想起那年夏天的夏威夷,第一次见到丸山时的自己,无忧无虑,莽莽撞撞。

大概那样的话说出喜欢你会比较容易。

(TBC)




可能还有个番外orz.......生日再发!

评论(13)

热度(102)

  1. 元气の村上KOKA流魇不解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