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丸雏】Come up to meet(上)

(标题来自友人推荐的一首歌,大概是个双视角双向暗恋故事,想尽快完成结果又要拖到年后了orz新年快乐!)



RYUHEI.

1.

丸山觉得村上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懂的人。

看起来率真坦荡,敢爱敢恨,悲喜都要摆在脸上,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时下心情。可是又喜怒无常,不如说性情使然,常常琢磨不透是真欢喜还是假怒意。

这么久了还是没法准确看穿村上神色,如他此时,一记埋怨的眼神横空飞来,轻噘着嘴眼睛里分明是不满,下一秒又转开眼神抿唇笑起来,重新盯回手上的书,什么哲思什么教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兴趣使然让他的闲暇时间都送给这种原始物品,从经济到政治现在又是哲学?

倒也不是不好啦......

丸山看着村上没有再看着自己,长长舒了一口气,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胡闹起来。

丸山以为村上会再回头,可是他没有。村上还是随性如往常,有了兴致便变着法闹丸山,没了兴致就像隔开一道玻璃墙,自顾自的待在里面冷若冰霜。

读不懂呀,读了十六年了,还是没能读懂这本名为村上信五的书。




2.

如果说自己也读不懂村上的话那别人就更别想读懂他了。

这是丸山仅存的一点小小骄傲,他相信自己是实实在在最了解村上的人,村上那些琐碎的,不曾与人提起的小习惯,渗进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只有他丸山隆平见过。

那会还是大家都没什么钱,过着苦日子的时候,来往京都和大阪的车票太贵,和报酬实在成不了正比,村上这个做前辈的看不下去,当晚就拉着一脸懵逼的丸山和他的一堆行李回了自己家。

放心住下来,多你这么一个人又吃不穷我。村上豪气的拍拍胸脯。

可丸山哪有那么天真,他也明白村上这打肿脸充胖子呢,大家都差不多工作量,能多赚几个钱啊,村上家里也不富裕这他也知道。

可是没办法,当时的状况实在窘迫得不像话,别说车票钱了饭钱他都快拿不出来,心里说了十万句抱歉还是厚着脸皮住了下来,总算摆脱了一天三顿花式泡面的日子。

那段时间大概丸山一生都忘不了,比起一个人在夜行电车上啃冷面包,这里睁眼就有村上亲手做的意大利面等着,再也不用因为晚回家不忍心打搅父母一个人窝在门边哆哆嗦嗦,村上虽然不让他睡床好歹还有厚实的地铺准备着。

丸山恨不得每天都感动得哭一场。

村上一巴掌拍到他头上,哭啥,台本看了吗?贝斯谱子记完了吗?

丸山嘿嘿一笑,连声答应,拿了百分之两千的干劲开始努力。

那个时候的丸山还不擅长对付说教,说什么都只会傻笑,夸也笑,骂也笑,有次笑得村上实在蹿急了火,厉声呵斥,你笑什么!

丸山眉眼里尽是无奈,嘴角还是弯弯的弧度,声音却变了哭腔的调,我不知道能说什么好,只能先笑了......

村上有点发愣,沉默一会拍拍丸山的肩膀,以后发生什么都可以跟我说,一定要说,我保证我会好好听的。

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真诚。

丸山抽抽鼻子,恨起自己感情丰富,瞬间又想哭。

每天一起醒来,一起吃早餐,一起去工作,再一起回家,一起入眠,几乎24小时都待在一起,难免无趣丸山却甘之如饴,村上带他去见自己的朋友,让丸山多和陌生人交流,也总把窝在沙发里充当土豆的人拉出门运动,一旦有点抵触的神色漂亮的下垂眼又瞪起来,丸山只能立刻缴械投降。

那时的村上蛮横,不讲情理,随便就动手也让丸山有些后怕,他自己也不是没脾气,但就算对峙起来最后屈服的也一定是自己,丸山总有种身边的不是前辈而是个刁蛮了些的女友的错觉。

这种错觉在晚上更加明显,村上怕黑怕妖怪这是丸山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常常是村上躺床上,丸山躺地上,虽不同水平线还是并着排。

丸山关了灯,刚躺下不到五秒,村上问maru你睡了吗?

丸山打了个哈欠,没呢。

村上说哦,房间里又陷入沉默。

丸山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村上又出声,maru你是不是要睡了。

好脾气如丸山,说没呢,怎么了?

村上说没事,过了会人影从床上窸窸窣窣立起来,你睡地上会不会太硬?要不今天让你睡床上?

丸山实在困得不行想赶快结束这段对话,抓着枕头就爬上床,扯了一半被子躺下。

躺下才觉得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两个大男人盖着一床被子躺在一张床上,村上还光着膀子。

丸山脑子里那点在漫画里了解到的二次元知识储备像走马灯一样在脑子里轮转起来,这要是漫画男主女主这就该发生点什么了吧......

瞬间睡意全无,丸山睁大眼睛,身体僵硬的平躺,一边在脑子里大骂自己脑洞过大一边又有些小小期待。

事实证明这确实不是漫画,一会身边就传来村上安稳的呼吸声,丸山舒了一口气,这才放松身体转了个方向睡,不料正好转到面对村上,微弱的月色映着稍微冒出了胡茬的睡颜,配上肆无忌惮的呼噜声,怎么看怎么也不像浪漫的画面。

咔嚓。

嗯,不是错觉。

不知道是气氛使然还是确实太困出现幻觉。

丸山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还不可思议的脸红了。



3.

丸山在自己打工存下的工资能付的起房租的那一天搬离了村上的家。

村上反应不太大,理解似的点了头,拍拍丸山的肩,帮他提着几个打包好的袋子,跟着一起往丸山找的住处走。

地方不大还算干净,丸山一边摆放行李一边悄悄看村上神色严肃的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活像因孩子上京而不安的家长。

丸山没忍住噗嗤笑出声,从背后把村上圈进怀里,信酱随时可以来看我呀。

村上轻哼一声,反手拍了丸山的头,不动声色的拉开距离,我有空的话就来。

丸山眉眼弯弯说好,那我到时候也做意大利面等你。

他知道村上大概是不会来了。

彼时的村上已经利落的剪去特地烫卷的长发,摘掉了喜欢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像是要和偶像身份道别一般,拼了命的往一众闪闪亮亮杰尼斯的反方向跑。

丸山羡慕村上,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坚定又执着,他鲜有看见村上犹豫不决的时候,和一直优柔寡断的自己完全不同。

如果信酱有喜欢的女孩子也会立刻去追吧。丸山胡思乱想,摘掉手上的一枚戒指塞进抽屉深处。送给村上当礼物的戒指,自己也买了一模一样的,假装不经意带在无名指上,这种事情丸山都从来没跟村上说过。

行吧,你不戴我戴着还有什么意思。

刚出道的几年没有那么多工作,一边吐槽着什么时候才能忙起来却又暗暗庆幸有足够多能自由支配的时间。

丸山和村上那会经常一起旅行,常常是村上翻着旅游杂志一时兴起,丸山要是看着感兴趣了,两人一拍即合趁着休息日就出发。

天晓得为什么平日起个床都难,每天都想一个人待着的丸山唯独没抱怨过与村上一同的出游。

两个穷得叮当响的偶像登完山看完海才拖拖拉拉找到一间小旅馆,问还有没有剩房间。预算实在付不起两间房的钱,村上就背着包拉着丸山走进走廊最深处一间单人间。

进门就傻眼了,中间摆着偌大一张大床。村上不可置信的问,我们订的不是和式单人间吗,不是榻榻米吗?

丸山支支吾吾,他刚刚说没有和式房间了你打了个哈欠没听清就说了嗯好啊。

丸山就这么跟村上大眼瞪小眼对着呆滞几秒,村上大手一挥,没事,睡就睡吧!还能掉块肉吗!

简单收拾过行李之后两人抱着旅馆准备去浴衣去了浴场,临近深夜浴场里已经看不到人影,幼稚的嬉闹一阵之后才精疲力尽的靠在池边。

村上抹了把脸,丸山看着他的侧脸,脑海里好像也蒸腾出雾气,把冷静挥发的一点不剩,他偏过头,向村上嘴唇凑过去。

村上反应很快,一把推开他又给人脑袋狠狠一下,大约是习惯了丸山经常这么胡闹,村上倒也没有真生气的样子,往丸山脸上糊了捧水,说我真的不喜欢kiss。

丸山噘着嘴摆出失望的样子,却依然嬉皮笑脸的说是信酱不懂kiss的好,悄悄在心里的小笔记本里记上一笔。

他向来是对村上有点敬畏之心的,或许是被训斥或纠正的经历太多,相比与其他人丸山对待村上的方式更小心翼翼,不喜欢的便不去触碰这是基本准则,比起他自己的想法村上的状态更重要。村上身上有太多不确定性,似乎触碰了就会失去,而这又是丸山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洗完澡抱着澡盆回到房间,村上率先扯掉浴衣底下内裤,大大咧咧的回床上躺下,大概是觉得不妥转回来补充说明,对不起呀,我不穿内裤会睡不着。

丸山捂着红脸说没事,并腿扭到床边也不知道怎么躺下合适,就这么傻站着,村上已经闭了眼还觉得外面一片光明,睁眼看丸山杵在身边,也不顾衣衫半褪坐起身用蛮力把人拉到床上。

丸山无力的挣扎着,连声求饶,好好好我睡我睡我马上就睡。磨磨蹭蹭爬上床盖好被子,紧张得都不敢呼吸,转个身背对着村上关上了房间的灯,暗想这个人为什么能这么毫无防备。

可是偏偏自己是个在对手这样没防备状况下,却依然没法选择进攻的人。



4.

万事都是矛盾的,有一面也有另外一面,一面是所有人都看得到的,背面却从来没有人见过,若是在特定时机特定地点会突然爆发,会让你猝不及防。

丸山,大仓和安田肩并肩坐在KTV的长椅上,礼节性的排拍着铃鼓摇着沙锤,脸上却无一例外展露出困意。

大仓敲了一下眼睛快闭上的丸山,问几点了。丸山说一点了吧,大仓打了个哈欠说我好困啊,预定时间到几点,虽然明天没事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睡觉。

话还没说完就被兴奋的主角叫走点歌,大仓只好认命似的爬起来跑过去把村上已经唱了八遍的歌又放了一遍。

丸山深吐出一口气,瘫在长沙发上装尸体。他是被突然叫出来的,据安田和大仓说live结束之后他们和村上一起去吃了饭喝了几摊,然后顺理成章的被带到这里来,可能是心情太好村上居然觉得不够热闹,安田立刻打电话给丸山拉他一起享受地狱级别的夜晚。

丸山知道村上体力惊人,只是这种听的人都累了他还没唱够的程度也确实太强。可是又不能睡,村上唱高兴了突然拉一个人互动的事常有,跟胖虎差不多了吧。

这话是安田说的,丸山看着这个罪魁祸首恨得牙痒痒,安田自己倒是不困,心情很好的还合起音来。

曲至高潮,村上跟着音乐摇头晃脑的跳起来,然后突然向丸山这边冲过去直接把人摁在沙发上这么直接亲了上去,亲可能不太准确,八重齿像锯子一样锋利,丸山觉得嘴唇像是要被嚼碎了一样生疼。大仓老早就机智的躲在了一边看着这闹剧大笑不已。

身体被紧紧摁住没法动弹,加上事出突然身体一点准备都没有,丸山拼命躲闪几乎就要喊救命,村上还不放过他,就在快要感觉到什么柔软物体入侵的瞬间,丸山突然恢复力气猛的推开村上,飞快逃到一边捂着心脏惊魂未定。

村上坐起来还眯着眼睛,半张着嘴四下张望,脸上摆明了全是醉意,似乎很快就接受了猎物逃走的事实,自己举手大声给自己报幕说下一个,然后转身又冲安田去了。不大的房间里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笑声,丸山窝在角落还没缓过神,嘴唇上湿热感觉褪去只剩凉意,脖子上大概也是被咬了一口,还能摸得到凹槽型牙印,整个人像是虎口逃生后一样浑身软弱无力。

今天晚上不是满月吧......他一边揉着脖子一边在心里吐槽,这喝完酒就兽化的毛病到底是什么变异模式啊。

眼前村上逮住安田,得意的在人脸颊上亲上一口又愉快的把人推开,安田苦笑着倒在地上丸山却对此没有丝毫同情。

果不其然第二天村上自己就忘了这件事,大仓说到你醉酒强吻丸山和安田的时候村上显然吃了一惊,骗人吧maru也去了?

丸山没好气的,我不知道啊可能是路人的丸山先生吧。

村上只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笑,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居然有做过这种事情吗?

做过啦,说着真的不喜欢kiss的村上先生,醉酒后会变成kiss狂魔哦。

那之后但凡听到有关酒后吐真言,酒后显真情的这种话丸山都会想起村上,说着不喜欢kiss的村上和酒后热衷于亲吻的村上,究竟哪个才是真的。



5.

过了很久很久,丸山和村上之间还是没有丝毫改变,丸山照样和村上胡闹,由着一时兴起的村上撒娇,承受着对方单方面的暴力行为,也愿意在两人之间隔开一道细微的距离,默契维系着属于对方的私人空间。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没有希望也不会失望,不开始也不会有结束。随着时间增长已经没有原来那么渴望能够亲近的关系,丸山对现在的状况已经心满意足。

只是不可避免在注视着对方时产生想要触碰的欲望,这并不碍事,现在的丸山已经能处理得很好。

这算不算理智,他不得而知,唯一一点就是他真的不想失去和村上在一起的时间,如果能用爱恋的心情换取这样的时间,丸山倒是不觉得亏。

这是放弃?不是。

你的书里是一片海,浩瀚汹涌,广阔无垠,你站在岸边等我沉沦于此,不放弃就只能葬身其中。

可是你大概小看了我的定力,就算没有舟,没有方向,面临死亡的危险。

我也要游向你,回来见你。

(TBC)

评论(7)

热度(129)

  1. 元气の村上KOKA流魇不解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