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雏亮横】英语与远方

_非3p注目!
_写给一个可爱gn的圣诞贺文♡




在异国他乡,手机没电,经纪人不在身边的糟糕情况下迷路这种事情锦户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托某午间番组的福为了年末的特别节目居然直接让自己和成员出国外景,美曰其名“实战演练”,其实无非也就是想看看平时口才惊人的两人哑口无言的窘迫一面。

真是有够恶趣味,正直如锦户想,但是不得不说他也很少见过两位前辈这样狼狈无措的样子,倒也爽快的就答应了行程。

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麻烦,麻烦大了,预定要一起来的haruka因为工作取消了外景,计划改成让锦户带领横山村上两人在纽约街头完成任务。

这是搞什么,我的英语水平也差不多就是半吊子啊?!出什么事怎么办?锦户接过让他拿着的随身摄影机拼命抗议。

村上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昨晚在飞机上苦学英语日常会话,“现在倒是能看懂不少东西,”他拿过一份英文报纸认真瞅起来,指望能找到几个看得懂的词语。

“村上君,报纸拿反了哦。”

相比之下横山基本上就是丝毫没干劲的态度,抱臂左顾右盼,被问起打算的时候居然义正言辞的说“全部就交给锦户桑了。”

你是压根就没学习吧,锦户心想,他也确实吐槽出来了。

横山破罐子破摔,倒是一脸坦然的笑容,“交给锦户不行吗,诶,我还相当信任户君来着的。”

只会推卸责任啊,狡猾的前辈!锦户正想和他好好理论一番可是外景时间有限,只好拿起摄像机带着横山村上向节目组划定的录制区域走去。

这里是纽约市中心的繁华地带的步行街,随处可见相当美国风的建筑和店铺,村上走在锦户身边,像模像样的问些和英语有关的问题,横山跟在锦户身后,不时插嘴吐槽两句。

本来以为能和平结束,不料突如其来的一阵脚步声打乱了锦户的思绪,一大批也不知道是游行还是表演的人穿着奇装异服向这边冲过来,丝毫不介意面前是不是有人,将近十分钟轰鸣而过的庞大队伍,等到锦户喘着气从人群中逃脱的时候惊觉自己竟然已经不在原处了。

别说那两个的影子,就是连人都看不见几个了。

“横山君!村上君!”

当然无人回应。

完了,这什么情况。锦户掏出手机想赶紧联系村上,胡乱按几下竟然全无反应。

锦户突然想起昨晚拿着手机开着YouTube的页面直接睡过去的事情。

可恶......

真的迷路了。

锦户冷静下来决定先好好想想自己现在在哪,脑海中仅存一点点这附近的印象大约就是街区并不大,节目组工作人员也交代了就只在中心大街走走就行,只有中心大街比较繁华其他地方基本上没有人。

自己身边明显相当冷清,但是还没有到空无一人的地步,大概走一走就能回到中心街区。

说走就走!锦户毫不犹豫的往前面看起来好像人比较多的地方走去。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在他走出去的两分钟后,横山转到了同样的地方。

横山觉得太悲哀了,这人生地不熟的,他以为跟着锦户走准没错,不料刚才的游行大军正好从两人中间穿过去生生把他们隔开。他冷静下来观察周围才发现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手机扔在外景车上,最惨的是他连钱包都没带。好不容易看到付费电话亭也只能懊恼的离开。

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似乎还听到自己的名字,横山赶紧也大声回应,“锦户?户君?你在哪?”

倒霉就倒霉在这,他站了个逆风向,风无情的把他的呼唤向反方向带走。不过这也算好了,至少能听见对方声音说明他离自己也不太远。

横山迈步向音源走去,走了大概三分钟连锦户的影子都没有。

最后一点点线索也断了。

村上待在一家装饰醒目的甜品店里盯着橱窗里各式甜品,认真想从中挑出自己唯一认识的“maple sweets”。

不行,全是大写啥也看不懂,村上头疼的想。

姑且还是问问看吧,“Hi!Nice to meet you.”

美女店员眉毛稍微一挑露出困惑的表情,“Nice to meet you,too,sir?Can I help you?”

村上傻眼了,这和之前听到的完全不一样,语速飞快也根本听不清说了什么。Can是什么,哈鲁普(help)又是什么?

擅自把“哈鲁普”认定成是一种点心的村上摆摆手,干脆伸手比划起来,“No,no!No 哈鲁普,那个,eat!eat!吃的东西!”

一激动关西话也跟着往外飙。

会话正在艰难进行的时候一只手把一张纸币拍到村上面前,“Middle cup of ice coffee for this sir please.”

村上长舒一口气,双手合十,“帮大忙了!谢谢呀亮。”

锦户也长舒一口气,擅自端过名义上给村上点的咖啡喝上一口想喘口气。

他恰好路过这家店听到店内一声相当违和的乡音才匆匆赶去解围,村上感叹了自己的机智,幸好没有再往别的地方走,幸好在纽约说了关西话。

锦户笑个不停,说确实是这样啊,你要是没说我们说不定又错过去了。

村上接过冰咖啡喝了口润润嗓子,这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人,“yoko呢?没跟你在一起?”

“没跟你在一起吗?”锦户这才觉大事不好,他潜意识里以为两人会一起行动,“你们两个之间没有那什么吗,通过心电就能感知对方状态。”

村上吐槽说我们俩是医患关系吗,不是吧,赶紧想想他会往哪去呀!

锦户说我直觉虽然不准,但是我觉得横山君应该会到处乱走,他遇到这种事情就会着急,说不定跑到外区也有可能。

村上点头称是,那我们干脆别动了,坐在显眼的地方等他自己发现好了。

说的时间村上眼尖发现人群里横山的身影,刚想叫住对方被锦户拉下,看着锦户对着横山的方向举起了摄像机村上才反应过来,确实这一路顾着找人去了节目的事情差点忘了,不拍点什么有趣的东西也不好交差。

玩心大发的两个人就坐在原地,通过镜头旁边的显示器看着横山着急的在街上走来走去,锦户还故意在旁边解说一番,看在眼里的村上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由着锦户胡闹。

横山几乎绕着街区走了一大圈,连个亚洲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在外国人的世界里显得相对矮小的自己像是被淹没进人群,视野糟透了。

他边走边鼓起勇气用蹩脚的英语向路人提问,“Excuse me,are you see Japanese?Two?”

被问到的人通常一头雾水,努力去理解横山的意思也只能疑惑说no。

横山满头大汗,身上衬衫也湿的相当彻底,他解开两颗扣子任汗水顺着雪白的胸膛往下流。可是停下来也不行,万一这个时候正好错过他们怎么办。

他直接走进一间甜品店打算问问店员,经过门口感到一阵不自然的视线,有人偷拍?敏锐的第一反应促使横山回头,门口的装饰植物后面窸窸窣窣的有动静,横山垫脚往后看,却什么也看不到。

错觉吧。横山想,继续往里走。

躲在桌子底下的村上和锦户这才感抬起头。不过他等会去问了店员大概就明白了两人在店内,躲不了了。

锦户合上摄像机,对着村上耸耸肩,“没电了。可能回去打开之后里面全是横山君。”

村上表示理解,“做成横山特辑也不错。”

俩个人等着横山出来,一等不来,二等不来,横山进去半个小时还是没出来,等不及的两个人悄悄进去便听见这一系列对话。

“They are staying at the resting area,sir.”

横山低着头冥思苦想表情像是要哭出来,还在小声念着,“Japanese.....”

村上和锦户相对无言。

行吧,忘记这茬子事了。

节目播出后反响热烈,问及三人感受都难以言喻,说起还要不要再出国外景三人一致回答NO!

管你什么诗与远方爱与远方英语与远方的,NO!

【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