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二人花】反暴力联盟的二三事 5

(感觉这个系列没完了,标题干脆改成熊孩子的日常好了←x)




5.

丸山正一笔一划的写着他的国文作业,反正这个年代学生就是要写作业,加上他前不久刚刚因为考试的时候一直盯着窗外的蝉而交了白卷,害村上先生被老师叫到学校交流。

村上客客气气的听着老师的话,客客气气的向老师鞠躬道歉并表示一定督促他改正,客客气气的把丸山带离办公室关上门,然后毫不客气的给了他的头上一巴掌。

从那之后大概也是意识到了不好好学习后果真的很严重,丸山成绩居然突飞猛进,尤其是国文,居然还拿了全班第一。

丸山考过第一之后就得意起来,乐于好人为师,成天沉迷啃字典,怼着些生字生词研究起来。

这大仓就不乐意了,当哥哥的说好要陪弟弟玩的义务呢(没人规定过),现在丸山眼里只有书都没有他了,这像话嘛?

寂寞的五岁男孩今天也趴到丸山书桌旁边,想看看到底什么东西吸引力这么大,他抓过一本字典歪着脑袋看起来,看一看就有问题了,“maru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什么都行。”丸山一听来劲了,他现在最喜欢别人问他问题。

“这个,”大仓把字典搬到他面前,指着“结婚”二字问,“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看哦,结...婚?结婚啊!”丸山一眼看过去还真不怎么明白,但是没办法已经夸下海口只能继续糊弄,“结婚就是结婚嘛!”

大仓摇头,真听不懂。

丸山有点着急了,脑门冒起汗来,他赶紧想了想以前看的电视剧加上村上平时给他念叨的话,擅自在脑内自行定义这个词,不过要科学的解释起来对一个小学生来说还太难了,丸山突然计上心来,“我们来模拟一下你就懂啦!我们先结一次婚吧tacchon!”

很显然“模拟”这个词大仓也不是很懂,但是如果再问大概会被丸山看不起,他还是假装明白的点点头,“那结婚吧我们!”

好,这就很好办了。丸山胸有成竹的开始介绍,“我们结婚就要,举办婚礼,这个有点复杂你以后再学!举办婚礼的时候要宣誓,来你站过来。”

大仓就这么乖乖的被拉着站在丸山对面。

“等会我说一句你说一句啊,我,丸山隆平.......”

“我,丸山隆平....”

“不是这句,你等我说完了你再说。我,丸山隆平,不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都只爱大仓忠义一个人。”丸山也不记得到底是怎么说了,闭眼随口胡诌,意思到位了就行了,“你说,我,大仓忠义 不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都只爱丸山隆平一个人。”

“我,大仓忠义,不论...”

“不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

“不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都只爱丸山隆平一个人。”大仓姑且还记得最后一句,学着发音一字一句说完。

丸山随手剪掉了书页里夹上的缎带书签,再剪成两半,弯成两个小小的环,放一个在大仓手心里,“接下来是交换戒指,我给你带上,你也要给我戴上。”

纤细的缎带在两人无名指上套好,在灯光里映出好看的绯红。

“然后要亲吻新娘啦,新娘就是你哦,相对的,我是新郎。”丸山准备低头亲大仓,可是实在想不起来以前电视里别人结婚的时候是往哪亲了,拍电视的人太不会拍了,根本看不见嘛。

这么想着他还是在大仓粉嘟嘟的脸颊上用力啾上一口,大仓脸上痒痒的还有点想笑,但是再怎样也能察觉到这大概也是庄重的仪式,只能苦苦憋着。

丸山理想中的结婚仪式大概就结束了,他也不知道结婚仪式之后要干嘛,反正电视里大概就是关上灯就第二天了。为了慎重起见他也跑回去把房间灯啪的一关,又立刻啪的打开。

大仓一脸不解。丸山安慰他,“这都是必须要做的,我只示范一遍你要记清楚。”

然后就要开始新婚生活了,丸山叮嘱大仓,“现在开始你要叫我‘亲爱的’,我也会这么叫你,来试试看,你要叫我什么?”

“亲爱的!”大仓速答。

丸山看大仓掌握得很不错,满意的比了个OK的手势,“现在你假装在做饭,我就从后面抱住你。”说着站到了大仓身后,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两分钟,久到大仓站到腿疼才出声问,“好了吗?”

“好了。”丸山窘迫的点头,他看电视剧看到这里的时候就被村上揪回去睡觉了,之后也不记得发生什么,大概这样就可以了吧。他低头,大仓也扭头看着他,眼里满是疑惑,“这就完了?”

不,不能让场面这么尴尬,丸山绞尽脑汁又想了好几条,比如要一起睡同一张床还要抱着,比如要一起接孩子上学放学,说着说着发现没有孩子,两人又因为到底是狸猫玩偶当孩子还是白熊玩偶当孩子吵了起来。

村上从书房出来的时候看见丸山屋里的灯还亮着,“maru,还没睡...唔?”

丸山和大仓缩成一团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手还好好牵着,指上的红色丝带还没有取下来,簇在一起像花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村上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感叹真是跟不上小孩子的世界了,算了,能早点睡觉已经很让人省心了。

他给丸山大仓盖上被子,悄悄的关上灯离开了。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