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横斗】再见彼得潘

_KK @EITO-K 说她想看横斗,就写了
_其实是我想写(你)
_现实和幻想交织的迷幻产物



1.

“toma你啊,知道彼得潘吗?”横山裕把炒面吸得吱溜直响,却立刻又被烫得吐出大半,“好烫!”

生田斗真长了记性,小心挑起几根,卷了半天拿手接好才放进嘴里,果然没有那么夸张的烫,“是那个啥来着,童话人物吗?”

“别说‘啥’啊,是别的关西人的话会很生气的。”横山嘴唇都烫红了,比平时更显得两倍臃肿,这会也不忘了吐槽,“说起来你那是什么吃法,像在吃高级意大利面一样。”

“别这么说嘛。”生田不好意思的笑笑,心想还不是因为你口音太重才把标准语带偏,“因为烫啊!......不烫嘛?你嘴都肿起来了!”

“我嘴本来就这样!”横山摆摆手,满头大汗的继续对付那份炒面,“我说你,肯定会红吧,以后坐在高级餐馆拿叉子吃着高级意大利面。”

“倒是别嘲笑我了,你明显比我看起来更厉害啊。”

两个人肩并着肩坐在路边,举着两双筷子分享一份炒面,此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15岁的生田和18岁的横山才结束工作。不巧唯一一辆能接送小孩子们的车直接坏在路边,司机埋进前引擎盖就没了声响。

同行的村上在车里睡得安稳,几乎一整天未进食的横山和生田从车里爬出来在周围转了半天才找到一家还没歇业的深夜餐厅,可惜身上的钱凑起来也只够买一份炒面而已。

生田的个子要比横山矮上大半个头,胃袋大约也小,没一会就抚着发撑的肚子靠在栏杆旁边,看着横山还在执拗的舔着盒子里最后一点酱汁。

一滴酱汁沾在嘴角却怎么伸舌头也够不着,横山歪着脑袋伸着舌头想接近那滴最后的美味,眼睛里认真的神情实在让人发笑。

生田忍不住的抽搐了嘴角,眼睛弯成三日月,伸手递了刚才在街上收到的印着爱情旅馆宣传的纸巾。

横山大大咧咧接过来却也不用,扎扎实实等酱汁终于落入口中,抽出一张纸擦了擦舔得半张脸都是的口水。

“你刚刚说彼得潘什么?”

“就是问你有没有见过嘛,说不定真的存在啊!能带着小孩子们离开无聊的生活,还给他们梦想。简直和圣诞老人一样!”

生田还是没忍住噗嗤笑出来,“你遇到过吗?”

横山把头摇成拨浪鼓,吸吸鼻子,“没有。不然我也不会问你啊,如果我遇见他的话一定会跟他走的,他还会飞你知道吗?”

生田怎么会不知道,方才不久前他刚刚因为没有在节目里说上话被导演狠狠训斥了,彼得潘就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拉着他的手悄悄飞离了这个世界,穿过田园荒野,还故意说些傻话逗他开心。

突然鼻子有点酸。

“我遇到过啊,真的。” 横山真的没料到生田这么认真,嘟着嘴张着眼睛发愣,“真的啊!你,挺厉害的嘛!是怎么遇见他的!真让人火大啊为什么不选我呢,我才是最适合和他一起玩的人嘛。”

“嘛,秘密!”

“骗人的吧!你看你脸红了脸红了——!toma说谎就会这个反应哈哈哈像笨蛋一样!”

“没有啦!”


2.

“然后?你们都说了什么?”涩谷抱臂窝在沙发上一副饶有趣味的样子看着讲得兴奋的生田和满脸通红不时发出鬼畜笑声的横山。

“然后这家伙哦,居然一直跟我说彼得潘是不是存在这种事情,18岁了哦——”生田指着横山一副誓要把人的黑历史刨干净的架势。

涩谷抿嘴笑,不怀好意的望向横山。

横山反手用手臂捂住半张脸,笑声快要盖住KTV背景里放着也无人歌唱的伴奏,“我是有说,不过这家伙啊,更厉害了——”

生田连忙扑过去捂住横山的嘴,横山歪了身子匆匆把他推开,声音又大了一点,“这个人才是最过分的,我那么问不是本来就是好玩嘛,他居然跟我说,‘见过哦’,哈?那算什么?有这种说谎这么平静的人吗?”

涩谷笑得边拍手还边跺脚,不忘补上半句,“役者之魂那个时候就出现了吧。”

生田眼角折出一片褶皱,嗔怪似的狠狠拍了一下横山。横山也不反击,笑着把话筒塞到生田手里,“唱吧唱吧,来都来了。”

生田也不客气,拿起话筒就跟着伴奏唱起来,心情很好的涩谷也难得站起身不时跟着合,不出意外全部都是自家事务所的歌,上至前辈下到后辈全部点了个遍。

不过当然不是生田自己点的,横山去厕所的间隙里,涩谷告诉生田,“他在你来之前就一直拿着机器点歌了,说着toma绝对很想唱杰尼斯的歌啊,就满满点了一大堆,还一个劲问我toma以前跳过这个吗,我说我怎么知道啊我基本上都不跳舞。”

生田点头,笑着称是,这两个人在这种时候才会露出体贴年下的年长者模样,选择别样道路的自己也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再多想又要破坏气氛了,生田抖抖肩切换到下一首歌的功夫横山也回来了。他大多不唱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晃着铃鼓或者偶尔低头看看手机,唱的时候也是等生田涩谷累了自己才唱上几首,歌的种类都很集中,固定的歌手,固定的布满怀旧气息的慢歌。

生田和涩谷并肩坐在一起,拍着铃鼓给横山伴奏。

他也发觉自己很久没这么看着横山了,数年时光几乎没变的容颜,只是慢慢安静沉稳,谁都说横山性格变化很大,自己却几乎没有这样觉得,为什么呢?到底是哪里没变?

涩谷看生田发着呆,忍不住打趣着,“怎么了,想着你的彼得潘了?”

“别再说那个了,”生田笑着拍了一下涩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涩谷还是老样子笑得爽朗,“真不错啊过去,最开始什么都不会想的时候。”

涩谷说,加油,不管在哪里,用什么方式,都要一起奋斗。

生田那晚喝了很多酒,一喝就停不下来,絮絮叨叨的说,横山不停看着时间,一边嗯嗯啊啊的应。

时间已经不早了,两人第二天都有工作。

涩谷早早就说困了打着哈欠回家了,横山被生田拉去第二摊。

生田完全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每当横山有一点点想离开的意思就第一时间把他按下。

横山无奈,只好暂时答应着,伺机寻找下一个合适离开的机会。

生田醉得昏睡过去,梦里又遇见儿时的彼得潘,他飘在天上,脸上露出疲惫的表情,白皙的脸上显出病态的苍白。

彼得潘冲生田挥挥手,眼里挂着不舍,帽子上的羽毛随风飘动,他在空中点点脚,似乎马上就要飘走。生田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仅仅攥住,大喊着,不要走,再陪我一会!我想和你待在一起!

不要又随便丢下我一个人,明明我只剩一个人了。

横山沉默着听着生田梦中的呓语,刚起身迈出去的脚步又缩回来,他的手被狠狠抓住,想走也走不了。

再陪他一晚上吧,一晚上也好。


3.

当听到横山提出的建议时,生田惊讶的指了指自己,“我?跳舞?”

村上笑着点头,“本来就是主演,一起跳舞也没什么吧?”

“可以吗?”嘴上客气着,体内那份久违的躁动已经完全屈服。

“走啦。”横山不由分说直接拉起生田的手腕走向自己的休息室,大家看起来都在等着生田,见他来都起身站好队形,又一起给他示范了舞蹈动作。

生田脸上挂着害羞的微笑,心里却拼上全身干劲暗记动作,合了几遍就能跟上。

涩谷指着身边的空位,“这个地方留给你。”

一块突兀的空缺被温暖气氛填充,看起来也不太突兀了。

生田鞠躬道谢,成员回礼,横山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站到他身边,摆着平静的表情,话里却尽是满满的得意,“等会就拜托你了。”

他最喜欢这种乱七八糟的惊喜,从前就是,这次算是给观众的惊喜,但是大概也只有自己才知道这短暂的舞蹈时间的重量和珍贵。

笑起来稍微有点狡猾的眉眼,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中的神情,那份什么时候都不变的为别人考虑的温柔,偏偏这样的横山的想法又是那么孩子气。

生田突然释然,原来彼得潘真的不会长大。

音乐响起,强光在眼前晃动,激烈的节奏卷着心跳越来越接近,彼得潘从舞台上走下来,走向自己,微笑着伸出了手,仿佛只是邀请自己一同游玩那么简单。

仅此一夜,忘记自己被束缚在何处,和我去梦幻岛上一起冒险如何?

生田差点就要张嘴说好。

他伸出手,握住横山难得有了温度的手,一起走向梦想中的舞台。

如果灰姑娘真的存在,拿自己大概也能理解了她的心情。

梦美好的太过真实,会让人忘记梦境的存在。

彼得潘来接他,他也愿意和对方一起走,只是他明白,自己不属于梦幻岛。

就像人也总会长大。

那样的话就此当作最后的疯狂又有何不可。


4.

横山第二天早上收到了一封没有标明邮件地址的mail,只有短短几个字。

谢谢你,彼得潘。

再见。

【END】

评论(20)

热度(103)

  1. jennifer9513流魇不解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