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无限大童话花园『小美人鱼』

_ 真的是儿童作家,致力于幼儿睡前故事(x)
_ 不定期更新






『小美人鱼』
BGM:クラゲ


1.

一望无际的海里,存在着人鱼的世界,人类从来未曾发觉,穿绕过巨大的礁石,有一条小道,刚开始很浅,后来通道渐宽,终点一片不同于人类世界的光亮,那里就是人鱼的世界。

人鱼与人类本来是和睦共处的,只可惜有这样一个古老的传说,一位人鱼公主与人类男子相恋最终化为气泡,消散殆尽。

“这件事情上了当时的人鱼日报,足足跟踪报道了三十天,可惜呀,还是没有让那傻姑娘回心转意。”村上夸张的摊手,作出一副对那小公主失望透顶的表情,“从那之后,人鱼族就在王国周围设置了结界,不让人类进来也不让人鱼轻易出去,人类和人鱼的交往,就此终结了。”

“诶......原来发生过这么悲伤的事情啊。”安田撑着头心不在焉的回应着。

村上讲的事情他只听了一大半,当听到“小人鱼忍痛和王子一起跳舞的时候”他的眼泪就情不自禁流下来了。他想起这段时间在海面上看到的那个帅气的王子,心想有一天自己是不是也能那样和他一起跳舞。

“又来了又来了!你这孩子怎么说哭就哭啊!”村上匆匆过去给安田抹一把眼泪,眼泪碰到手立刻变成了洁白的珍珠,“你不能再这么随便就哭了呀,你是人鱼国的王子,一哭眼泪就会变成珍珠...哎呀你怎么还哭啊!要折寿,折寿的!”

“我停不下来嘛,太感人了。”安田哭哭啼啼的抹着眼睛,突然惊觉时间流逝,“糟糕时间到了!我要走了!”

蓝色鱼尾轻摆就游出去老远,剩下村上张着牡蛎壳捧着珍珠一脸呆愣,“喂,你的珍珠呢!”

“送给你啦——!”




2.

安田到了那片沼泽地的时候,锦户已经在那里等他了,大老远就能看见他半透明的身体已经发出不耐烦的黄色光芒。

啊迟到了,亮酱绝对又生气了。安田想着,朝对方游过去,“久等了——”

“你以为我等了多久?”锦户没好气的看着安田,“十分钟哦,为什么你这家伙能迟到这么久啊?”

安田耷拉着尾巴有点郁闷,明明我才是王子......

好言好语的道了歉,眼看时间快要到了,安田赶快抱起还有点生气的小水母游向沼泽深处的红珊瑚林,在巨大的海底漩涡背后有一扇被水母族看守的门,打开门一路向上游,就能到达人类存在的海域。

“我真的很不想做这种事情......”小水母锦户不情不愿的晃动透明的身体,念念有词,门开了。

“拜托嘛,”安田脸上已经染上幸福的绯红,“不赶快去见那个人的话今天就结束了。”

蓝色鱼尾在水里轻巧游动,安田带着锦户向海平面的方向赶去。

太阳已经快落山了。




3.

“这是今天的航程,王子殿下。”丸山把一份地图递给横山。

“辛苦了,丸山。”横山展开地图,漂亮的眼睫翕动,认真读着地图,过于白皙的手在图上轻点确定位置,轻嘟起的嘴唇也是仔细思考的证明,在完成最终确认之后总算点了头。

丸山接回地图,按横山标示的转动了舵盘,船向指定方向行进。

“来了来了!”一块巨大的礁石后,安田小心翼翼的露出半个头,欣喜的小声叫起来。怀里被抱着的水母皱眉挣脱了人鱼的怀抱,半潜进水里也瞅着甲板上拿着望远镜的横山,不满的嘟囔,“那种家伙有什么好的,看着就很让人火大。”

“别这么说,”安田丝毫不介意,他眼里只剩下横山一个人,嘴角忍不住扬起微笑,“他是位非常优秀的人类哦,和一个劲想要捕杀人鱼的人完全不一样。”

锦户毫不客气的,“有什么不一样,白吗?他嘴巴一直合不上啊,口水会不会流下来啊。”

安田一脸陶醉,“这也是他可爱的地方嘛。平时那么棒的王子,偶尔却会像小孩子一样。”

锦户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盯着安田的侧颜发呆。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锦户比谁都要了解这只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人鱼,本来以为可以一直和他一起这样到自己变成水母干,他变成老爷爷风化成灰,不料一切都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王子打破了。

有什么埋藏在心里很久的东西就这样生根发了芽。

船经过礁石越行越远,横山显然没有注意到礁石后的人鱼,他的目标是能在海洋里寻找新的岛屿,今天大约是又没有收获。

船远得看不见了,安田从礁石上跃入海中,刚才还相当毒舌的小水母这会却沉默了。安田觉得不对,游回来,“怎么了小亮?”

锦户咬着嘴唇,像是狠下一番决心一样,认真抬起头,“章酱真的喜欢那个白皮的家伙吗?”

安田被突然的提问吓了一跳,认真思考之后还是点了头。

“我们走。”锦户幻化出半人形,有力的手臂拉上安田就飞快游出去。

“等等,等!去哪!”

“去海洋女巫那里!”




4.

大仓看看锦户,又看看安田,拿起了电话,“您好,请问是皇室派出所吗,你们的小王子现在......”

锦户飞快冲过去,一把夺过电话挂回去,“别!别!真的不要,这样章酱绝对会被骂的!”

大仓懒洋洋的躺回海星做成的椅子上,“那就自己回去,我可没空接待莫名其妙的客人。”

安田这才鼓起勇气站出来,“我,我是来求变成人的药的。”

这新鲜了,大仓突然像睡醒了一样坐起来,盯得安田发毛,“你再说一遍,你想做什么?”

“变成人。”

“你知道以前发生过什么吧?”

“知道。”

“即使如此也要?”

“是的。”

“这样啊,”大仓摸摸下巴若有所思,“那我要是不帮忙怎么办?”

“那我就把你其实不是海洋女巫学校毕业的而是自己自学的事情说出去,你开魔药铺却连女巫证都没有......”锦户勇敢的站出来滔滔不绝的爆黑历史。

“够了够了!”大仓没办法,从箱子里面翻出来一个小瓶子丢给安田,“算你4000海洋币,拿了快走。”

安田正想接过来却突然想起来出门匆忙没带钱包,大仓更爽快,拍下一张细目表在桌上,“4000,我看看,拿你的声音抵押吧。”

一个响指的时间,安田就发现自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大仓倒了半杯海胆汁,把刚才那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倒进去搅拌,浑浊的液体经过混合竟然透明了,安田喝下去,顿觉身体里一股滚烫的火苗蹿动,尖叫一声晕过去。锦户匆匆冲过来抱住安田。

“不用担心,”大仓看出锦户想说什么,“一小时之后他就会变成人类的身体,除了不能说话和普通人类都一样,啊,有点副作用,走路可能会很疼。”

“就这些?”锦户轻轻擦去安田额角的汗。

“剩下的你不是知道嘛,”大仓耸肩,“3天内如果没有获得心爱之人的吻,他就会变成真的泡沫哦。”

“3天?”锦户差点蹦起来,“说好的7天呢!”

“可以了可以了,”大仓不耐烦的,往嘴里塞了一勺海盐炒饭,嚼得吧唧吧唧响,“4000海洋币你还想买什么,我这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药店,而且正经药店卖这玩意吗,我说小亮你是不是小看海洋药品局了......”




5.

安田走之后,锦户就一直待在浅海,远远望着王宫里夜夜笙歌,偶尔能看见安田的身影,他跟在王子身后,像人类一样走着。

脚会不会很痛呢,章酱。锦户想,也不能说话吧,那个笨蛋王子倒是给我好好注意一下身后的人嘛!

什么嘛,居然被人类就这样偷走了心。

我的心,可是现在还在水里呢。

可是海里独自一人的我,看着这一切什么都做不了。

绝对不要变成泡沫啊,拜托了。

章酱,要幸福呀。




6.

三天时间眼看就要到了,在宫中笙歌至清晨,横山和安田并肩走在沙滩上,月光拉长两人的声音,海浪卷起轻柔的风。

“真的要谢谢你,你虽然不会说话却是一位优秀的海洋专家,”横山说,“多亏了你我才能继续这项研究。”

安田点点头,露出一个微笑。

“你想要什么,”横山双手轻轻搭在安田肩上,慢慢凑近他,横山眼眸像大海一样深邃,沉着温柔的光,“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就差一点点了!锦户攥进拳头,却听见水声啪嗒啪嗒滴在石头上,我这是怎么了,他抹去眼泪,明明应该是,高兴的事情。

安田捧起横山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指了指他无名指上的一枚戒指,琉璃色的戒身上镶着一颗浅蓝色的珍珠,这是横山小时候在海边捡到的,他的母亲亲自挑选了名匠打磨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戒指,他一直佩戴至今。

锦户也看懵了,不会真的只要个戒指吧?

同样懵着的还有横山,他一再确认,“只要这个?”

安田认真点头。

横山取下戒指,放回安田手里,安田仔细打量着这个戒指,像对待珍宝一样戴在自己手上。

一丝微弱的光划破黑幕,照向大地,第三天的太阳要升起来了,安田如果不立刻获得横山的吻,他就要变成泡沫了。

安田仰起头对着横山比出“谢谢”的口型,利落的转身跃入大海。

“喂——!”

安田没有了鱼尾只能手脚并用的向海洋正中间游去。

横山这边已经在派丸山带着水手去施救,太阳已经从海平面上冒出了头,锦户这会也顾不了这么多从暗处游出来,从背后抱住安田,“你干.....嗯!”

安田反身搂着锦户,吻上他的嘴唇。

太阳照常升起,没有出现传说中的泡沫,锦户呆愣在原地,“为什么?”

安田低头发现双腿又变回鱼尾,这才松了口气,有些无辜的,“不是要心爱之人的吻吗?”

“哈?”锦户觉得这已经超出自己能接受的理解范围,“那你干嘛那么积极去找那个白人!”

安田笑嘻嘻的摊开手掌,一枚浅蓝色珍珠出现在他手心,“这是我出生的时候就带着的珍珠,只有这么一颗,以前不小心弄丢了,现在才找回来。”

他抽了半根枯藻,捻成绳,把珍珠串在藻绳上,郑重的给锦户带在脖子上。

“我们人鱼族,需要这颗珍珠作为信物,送给最喜欢的人。我找了这么久,现在可不会再错过了哦。”

“锦户先生,你愿意以后的日子也都和我在一起度过吗?”

还有什么说不的理由呢,原来真的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原来真的只是单纯的想找回失落的信物。

果然,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懂,真的只是一只超级直肠的水母而已啊。

“好,约定了哦。”

END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