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番外)

(接第8章,结局2)




1.

海浪声还是恰到好处的在这个时候响起,呼啦喧嚣而过。

但是村上觉得这次自己听得很清楚了。

横山其实一直都是个非常别扭的人,就连说个谢谢也要酝酿半天,动了情的话到嘴边了也一定不轻易说出。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横山也把坦然装得很好,镜头之前倒是什么话都敢一股脑往外吐,弄得村上有时都应接不暇。

喜欢啊,喜欢这种感觉到底算什么呢?

其实很模糊吧。

对谁都可以说喜欢,什么时候都可以说喜欢。

就像你在镜头前说过一万次喜欢我,其实也未必都是我理解的那种喜欢。

这个人啊,总是在让自己心动的下一秒又承受一份辨不明真假的无奈。

要命,村上想,他这会脑子里竟然全是长大之后的横山的事情。

面前的少年在假装若无其事的耐心等待,耳朵都红到脚跟还要作出一副坦然的样子,脸上写满“不管你说什么都不会伤害到我”。这么爱逞强,也不知道像谁。

对他来说也许只是简简单单一个问题,可是村上却没法当玩笑一样回答他。

他来自已经拥有标准答案的未来,很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

他们没有在一起。

村上读过一个讲道德困境的文章,五个人绑在铁轨上,火车正在往他们的方向冲去,你身边有一个操纵杆,你只要拉动操纵杆,火车就会改道,但改道之后的铁轨上绑着另外一个人。你是选择漠然无视让五个人死去,还是选择动手让一个人承担五个人的死亡。

其实这个问题没有最佳选项,只是你无动于衷这件事情便和你无关,如果你动手那么对于那一个人来说你就是凶手。你拯救了五个人的性命,却要永远背上杀害一个人的罪恶感。

到你了,村上信五。

你是愿意选择装聋作哑让事情像原来一样进行下去还是选择回应横山的感情再承担起一个你未知的未来?

年少时不算完满的情感像一道伤痕刻在村上心里,他想过舍弃执念,亦想过如果能有一个机会回到过去改变这一切该多好,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他又退却了。

这样不好吗?

相爱就一定要在一起吗?

长大后才渐渐明白,爱情真的不是人生活的必需品。

没有在一起,但是你却知道你们二十年还在一起,一起笑一起哭,一起慢慢变得成熟,对彼此的一切心知肚明,不管经历过什么,你们都一直在一起,不会有任何理由将你们分开。

这一切不是一句喜欢就能阐明的。

差不多也该放下幼稚的执念了吧......?

2.

虎牙少年松开握紧的拳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来着?”

果然还是这样啊,横山勾起一个不易被察觉的苦笑。

他拼命想改变却最终没能发生任何变化,这片海也好,刚才那阵让人火大的海浪也好,还是对方的回答也好 什么都没变。横山突然觉得恍惚,自己究竟来这个时空做什么啊,只是再一次经历失落吗?

本以为会再痛彻心扉,但是心上却有什么东西被慢慢剥离,竟然轻松起来。

许久以来他一直在后悔当时如果再勇敢一点点主动再迈出那一步,事情会不会有转机。他甚至特地加大音量问了对方。

没有,但是也没必要了。

眩晕来得突然,横山的意识满满变得模糊,和来时一样的感觉,也许是该回去那个时空了。

结果只是白来一趟吗?

横山看着村上仿佛还在等自己解释的样子,哈哈一笑用力拍拍他的肩,“谢谢!hina!”

擅自规定了要把“谢谢”当成告白来听的规则,你究竟什么时候会明白。

再见,我在未来等你。

3.

涩谷醒的时候,桌上的茶还没凉,腾腾热气昭示着自己的一通白日梦没花多久。

真让人头疼,结果我还是没看到发生了什么,涩谷揉乱自己的头发,打了个哈欠。

他在拼命游向横山村上方向的途中被传送回来,懊悔不已。

再有回到过去的机会我一定先去学游泳,他恨恨的想。

村上坐在他身边低着头研究智能手机上的app,见他醒了才招呼一句,“才睡没一会呀?”

涩谷闭着眼睛胡说八道,“梦见怪兽了,在海边玩相扑呢。”

村上果真听他说什么都笑,这会又轻声笑开,手抖个不停。

对面的横山捧着书安静看着,抬眼看时间合上书搁下,“该走了。”

村上,涩谷跟着起身。三人还有摄影,现在赶去与剩下成员回合。

涩谷提着包走在前面,横山村上跟在后面。

突然村上像是想起什么,撇开经纪人和两人快步返回乐屋取了桌上横山落下的书,返回来塞给横山,“又忘记了呀。”

横山自然接过,顺便自然的开口。

谢谢,hina。

村上楞上半秒,也立刻自然的接上。

我也是。




(END)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