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9



9.

“那你喜欢我吗,hina?”

当这句话清清楚楚的从横山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村上还是结结实实的被吓懵了,圆圆的眼睛就那么瞪着,嘴巴张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刚才说什么了?问我喜不喜欢他?

比起这个问题本身村上觉得更难懂的是横山的态度,明明这种时候嘿嘿一笑过去搂住对方的肩认真说个喜欢就能混过去的,可是啊。

你脸红个什么劲?!裸着上半身才能看到整个身子都红了啊??而且不要避开眼神呀!

竟然是认真的呀这家伙..... 村上苦恼的想。

其实他也是对认真的态度没辙的类型,只是平时的闹剧里这个认真的角色得自己来做,要是角色转换他大概也会很难回应吧。

况且这事没法随便回应,你问我喜不喜欢,那我到底是因为对谁的执念才莫名其妙回到这个时空的嘛!

正在心里暗自抱怨,腰脊被谁从后面轻轻一顶,那个深知自己腰窝非常敏感的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身后,村上被戳的一个趔趄差点一歪倒到横山身上,他拼命扭了身子站稳,手臂还是在海面上带起小片水花。

“快说呀。”似乎已经偷偷溜到附近偷听好久的涩谷甩甩身上的水,盯着村上,眼神意外的认真起来,“不好好说出来可不行啊。”

村上苦笑着低下头,“我要说什么啦......”

说自己从很早之前就喜欢你?

说很羡慕你能在镜头前面那么自由而我只能一个劲重复你的话?

说从很久之前虽然和你并肩但是其实觉得自己只能躲在你背后很不甘心?

说因为很喜欢你很喜欢你想要变得强大做一个真正有资格和你站在一起的人?

可是时间真的太快了,即使我再怎么拼命追赶也赶不上了。

等到我已经有了成熟能力的时候就已经离你越来越远,一起经历了人生最灰暗的时候,一起为了团体的未来说着热血的话说着说着却哭了,咬牙坚持到安定的时候,终于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却已经过了能大大方方说我爱你的年纪了。

习惯了你,像身边的空气,没有交流也能感知,热烈的感情已经不需要了吧,我们都不是孩子了。

所以说不出口啊,即使经历了十年二十年还是说不出口。 村上无数次盼望时间能重来,想告诉那个时候的自己如果勇敢一点,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想也只是想想,又不是真的能回到过......

嗯???

天然发作的村上这会才后知后觉记起来,我这不就是回到过去了嘛!!!惊醒一般四下张望,冲绳的天,冲绳的海,错过的时光,错过的人。

再听不到就是白痴。

涩谷不耐烦的又推了村上一把,“人家可是在认真告白耶!你这什么态度!”一直在身边看着两位老友的他,曾经是那么无力去改变两人之间的隔阂,也只有涩谷明白这两个别扭鬼拼尽力气去守护的那份自尊有多么脆弱。他看着心急,却也无能为力,他也一样清楚这样的距离也是最完美的平衡。只是时光的恶作剧把他带回少年时,可以不用考虑那么多,涩谷终是决心做那个在后面推一把的人。

横山闻言咬着嘴唇轻声笑,等待的时间太过痛苦,心里叨念着让对方快点,却也默默准备好了被拒绝后圆场的说辞,是不是一厢情愿,也就在此一搏而已,如果还是输了.....横山摇头,他不想输。

“喜欢。”

嗯?横山惊愕抬眼,下意识望了眼涩谷,涩谷已经捂住嘴遏止住尖叫,他只好咽下口水,“hina,你,你再说一遍?就一遍!”

“我说喜欢你啦!”村上笑着拍了他的头,“要我说几遍啊!应该听见了吧!”

涩谷兴奋得直跳脚,水溅了自己一身却仍锲而不舍的提问,“是哪种喜欢?朋友?同伴?还是?”

“是想交往的那种喜欢。”村上在最后还是秉承自己刚正不阿的个性,认真回答,“所以横山侯隆,你要不要和我交往嘛?”

横山这会已经呆住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他竟然有些手足无措,涩谷一巴掌猛拍了他的屁股,他这才反应过来,认认真真鞠躬,“请多多指教!”

涩谷鼓掌噼里啪啦响,“恭喜!”自己终于见证了历史,只是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点小寂寞,管他呢,未来的事情,就当谁也不知道吧。

“喂你们三个!回头看镜头!”

老式相机咔嚓落纽,三人满面笑容的模样被镌刻在相册里,背景是一片蓝天,和一片像蓝天的琉璃海,耀耀生辉。

20年后,东京一间高级公寓,村上趴在沙发上,怀里抱着瑟缩着的小猫。

“是不是窗户没关,冷吗chi?”村上起身关上窗户,怀里的chi没法说话,呜咽一声磨蹭着主人的胸膛。

还是老样子那么冷清,村上心想。

没有生气的屋子,一人一猫这样度过苟且余生吗?可是chi能陪自己多久呢?还是害怕寂寞,还是会患得患失,其实还是没长大吧。

自己果然还是没有改变一切的能力,不如说,其实历史也是根本没法改变的吧。

门锁松动的声音打断了村上的思绪,钥匙圈上一大串挂件敲出刺耳的音符——那大概是钥匙的主人为了防止它弄丢特地挂上的吧,室外的一阵寒气从门缝钻进来,带着毛线帽,圆框眼镜的男人走进来,摘下口罩,在雪白的肌肤的映衬下,丰盈的下唇像是被染上艳丽色彩。

他说,我回来了,hina。

他说,欢迎回来,yoko。

此时远在天边的涩谷重重的打了个喷嚏,大概是什么后遗症,总在些奇怪的感受力,在奇怪的时候发挥作用。不管了,肯定是那两个家伙又做什么了!他哆哆嗦嗦的窝在暖炉旁边,对着厨房喊,“还没好嘛,好饿啊!”

大概是在厨房忙活得太欢,听不到对方回应,只有食物的香味一点点钻进鼻孔。

至于吃什么?哼,想都不用想大概又是蛋黄酱炸鸡炒饭之类的吧。









(伪完结,喜欢he的可以就此止步)

明天大概更一个小番外,算第二个版本的结局,还是从hina的选择那里接下去w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