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全员】万圣节什么的不需要啊!

太久没更文蹭个节日刷存在,嘿嘿节日快乐啦♪🎃




1.

“这是什么衣服啊轻飘飘的,我不要啊....”涩谷抖着一件蓬松的黑色泡泡裙满目愁容愤懑不已,“为什么我们连最起码的衣服的选择权都没有啊!不公平!”

“没办法谁让你兴致勃勃的答应和他猜拳结果输了呢,而且不是你一个人输了是六个人全部输给他了,这概率有够低啊,赌马券现在还有卖吗?”村上嘴上打趣着手上却是一点也不含糊的给自己系着斗篷。

涩谷咂嘴,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村上规规矩矩穿着一身挺好看的黑色礼服,外面套着宽大的黑色斗篷,带着纯银色的半脸面具,居然非常帅,更不服气了,“你的衣服为什么这么普通!”

“因为我又赢了你们五个。”村上一本正经的,不过傻子也能听出来他语气里透着满满的幸灾乐祸,比起一众怪兽妖精女装,他抢先抱走了这套吸血鬼的衣服。“你快穿啊!没时间了!”

涩谷气哼哼的往抹胸裙里塞上好几层垫子,胡乱套上假发,穿上过膝丝袜,嘴里继续念念叨叨,“不行,这要是被发现了我一生都不要再做人了。”

“这不是人是猫女,”村上好心给他纠正,“别忘了这个,这个是maru特别嘱咐了要带好的,好好贯彻角色呀。”

小小的脑袋上被用力卡上一对黑色毛绒猫耳,涩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哭笑不得,村上倒是笑得很畅快,抹着眼泪看着涩谷,“这妆谁给你画的!还蛮可爱的嘛!”

嗯,事实证明猫女也是会害羞的。

2.

“然后你就给他化妆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横山笑得非常不顾形象,雪白的大腿给他自己拍得通红。

安田笑着点头,头上宽大的帽檐跟着抖起来,扇出一阵细细的风,“然后他说觉得手上还是怪怪的我就给小涩涂了指甲油。”

横山笑得更大声了,“二十代之后就再也没涂过了啊他。”

比起隔壁惊艳的画风这里看起来和平许多,安田虽然第三个脱离,但是想着大家大概不太愿意扮女装所以善良的取走了这条修女的裙子,“终于可以不用在意场所带上十字架项链了!”

村上狠狠拍了他的头,“你也不要因为自己拿了女装就开心起来啊!”

黑白色系的裙身却搭上五颜六色的指甲,横山指着吐槽有这么花哨的修女吗。

“想感受一下节日气氛呀。”安田认真回答。

横山觉得说得挺有道理他也无法反驳,相比之下他自己这边才是难题,他是倒数第二个,就只赢了倒数第一的涩谷而已,一套女装一套幽灵装,如果是你你选哪个?

他于是抱着幽灵装就跑,心里想真是辛苦涩谷了。

说是幽灵装其实质朴得不行,一整套从头到脚的白色罩衫,后面还拖着挺长的后摆,安田毫不客气的吐槽比起幽灵更像雪人,然后又毫不客气的拿起剪刀刷刷两剪子,把横山两边的衣服沿着腿线剪到露出好看的小腿,“旗袍式幽灵装,怎么样?”

“......这啥啊???”

3.

锦户听着旁边时不时传来的笑声和叫声感到十分困扰,一皱眉一手抖,脸上正在涂的一个血红的疤痕硬生生改了道歪到一边。

“哇!好吓人呀!”大仓不小心看到了吓的大呼小叫,“小亮,吓人可不行啊!”

“谁说我吓人了,是横山君声音太大了把我吓到了嘛。”锦户盯着镜子苦恼的,“这可怎么办重新画很浪费时间的,可是这样确实很吓人啊....”

大仓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突然灵光一现,“直接把那条线画到另外一边怎么样,弄成笑脸一样的。”

“会有在脸上画笑脸的丧尸吗?”锦户嘟囔着,没时间多想了只好照着大仓说的画,瞬间血腥的丧尸竟然变得可爱起来了。他是第四名,摸了摸幽灵装的布料感觉会很透,于是果断选了丧尸,虽然要辛苦一点自己画脸,不过比起那些透明的轻飘飘的东西这大概好太多了。

大仓这会拿着扇子不停给自己扇风,他是第二个,已经看好了一开始就堆在一边的大南瓜玩偶装,感觉很方便的样子,好穿好脱还不用换衣服不用化妆,就是,热了点,呼。他抹着脖子上的汗惊愕的看着锦户拿着番茄酱往自己的白色t恤上挤,“小亮你在做什么??”

“造血啊?怎么了?”锦户更加惊愕,居然连这都看不出来?

“冰箱里有准备好的血浆啊???”

“哈??!!”

4.

“大家好慢啊......”丸山调着摄像机的镜头,有点寂寞的撅起了嘴。

这是个非常难得的,大家都没有工作的夜晚,丸山今年决定扮一只恶鬼,把定妆照给了大家看却意外得知大家都没工作的消息。

“诶,那大家一起去嘛!万圣节party!”

结果当然是全员拒绝。“太麻烦了,被饭认出来怎么办?”

“大家一起化妆扮成各种各样的妖怪去嘛!绝对不会暴露的!”

涩谷冲出来当和事佬,“好好行那这样,maru你和我们全员猜拳,赢了全员的话大家就考虑一下看看!”

结果大家也知道了,奇迹选择了丸山,涩谷气得直跺脚。不过毕竟话都放出去了,加上耐不过涩谷的耍赖绝技,大家也都勉强答应了。

兴致突发的丸山马上嘱咐经纪人去带几套cos的衣服回来,刷刷在纸上大笔一挥塞给了经纪人。

吸血鬼,猫女,幽灵,修女,南瓜怪,丧尸和一只恶鬼,气氛大概会很棒吧!

丸山撑着头,脑补画面忍不住笑起来。

5.

磨磨蹭蹭换完衣服已经过了八点钟,丸山乐呵呵的举着相机到处拍照,“小亮笑一个嘛,看镜头!1,2,3~哇!”

锦户于是立刻对着镜头做出一个狰狞的表情,配上脸上那道莫名有点萌的疤痕看起来完全不凶,丸山忍着笑脸憋得通红,肩膀跟着一抖一抖。

“你这家伙笑什么啦!”锦户被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干着急起来,凶巴巴的指着丸山,丸山一阵哆嗦往大仓身后躲,然而巨型南瓜怪顺便一顶就把丸山顶向锦户那边毫不犹豫出卖伙伴。

这会一边的涩谷脚步别扭的走过来,安田正小心扶着他陪他练习穿着高跟鞋走路。“不要叉着腿走路嘛,试试看走一条直线,穿高跟鞋的辛苦能体会到了嘛?”

涩谷一巴掌拍向安田的屁股,“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说这话的啊?”

安田成功获得涩谷的吐槽,满足笑出眼角漂亮的鱼尾,又小心托着涩谷的后腰生怕这小老头的本体出什么岔子。

“小涩,看这里!”丸山兴奋的冲涩谷挥手。

涩谷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直径往锦户那边去,还没练熟的步子,离了安田脚下就是一绊整个人歪到锦户身上,层层叠叠柔软的胸垫压上锦户的胳膊,害羞的丧尸先生发出细微的呻吟声。涩谷听了笑岔了气,像是找到新玩法,于是一个劲的往锦户身上蹭,嘴里还大呼小叫,“快!快!快感受这个!这个乳量可不常见啊!”

锦户满脸通红揽着涩谷的腰,他也生怕弄摔了涩谷没法放手,周围一众看好戏的也没法救他,锦户下意识往熟悉的地方看去寻找......

“那是什么啊横山君???”

横山抱着手臂尴尬的笑着,他本来想趁着大家都没注意到自己假装自然的溜进队伍,没想到最后一个走出来正好被锦户撞见,没办法了,死撑这件事情横山还算得心应手,他抬起头正义凛然的,“厉害吧,幽灵界的新款。”

大仓很给面子的爆笑出声,拉着身边的安田就往地上蹲,一边蹲一边擦眼泪,“我不行了,会死的,横山君你干脆把衣服全脱了全裸上街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呼让我歇会这衣服有点沉......”

横山表示无辜,他也不知道这件白衣服居然在灯光下这么透,他穿在里面打底的白色背心和一条灰色内裤这会被光打得无比耀眼,加上安田狠心下的那两剪刀,风一吹,白衣飘飘,露出两条白皙的腿,竟然有些香艳。

锦户表示不忍直视,但这不失一个恶作剧的好机会,趁着涩谷趴下捂肚子,他冲上去撕拉两下,把横山的开叉直接扯到大腿根,“绝对是这个比较适合你!”说完满脸笑容的拍了拍横山的肩膀。

横山都给锦户气笑了,无奈看着身上的衣服被改造成奇特款式,“我又不是为了做这种事情才活了三十五年啊,总觉得看起来好像雪宝一样了。”

“哟!雪宝sexy版!”丸山起哄。

“比雪宝还白的雪怪呀!”大仓笑眯眯的调侃。

“马上就要融化了。”涩谷点头。

横山较真了,“才不会融化!我就随便说说,这是幽灵呀!幽灵!不是雪宝!”

拐个弯去上厕所的村上扣着扣子溜回来恰逢此幕有些茫然,看着众人围着横山眯眼打量了一会,“这是,雪宝?”

完了,今天晚上要就这么笑过去了。

5.

“喂——噗啦帕啦妖怪王国的国民们!大家准备好了吗?”

那是什么世界观?被“国民”的妖怪们窃窃私语着小声吐槽,但是还是尽量跟上恶鬼先生的思维大声答道,“准备好了!”

“哈?声音太小了听不见!难道大家的啪啪啪卡魔力就只有这么点吗?”

那是个啥能力?怎么觉得越来越难记了啊?锦户感受到大概会没完没了,又怕去晚了误了狂欢的时间,抬眼向身边的村上抛了个眼神“不去阻止一下吗?”

村上给他挤挤眼睛,“今天是特别的日子就由着他吧。”

连村上都这么说了,锦户点点头安下心来,发出自己最大的声音回应,“准备好了!”

“那我们就,出发吧!”

长着天然尖牙的吸血鬼先生打头,身后跟着抱着圣经带着眼镜的金发修女,再后面是一只看起来意外温柔却总是想吓人的丧尸,后面跟着一位打扮可爱却完全不抬头叉着腿走路的猫女,再后面是一只体型庞大的南瓜怪和几乎黏在他身上的恶鬼,最后跟着孤零零的雪宝...不,幽灵先生。

这样庞大的游行队伍,就算本人无意,也足够引人注目了。这是个自由的夜晚,可以和任何人搭讪合影,只是这队奇奇怪怪的妖怪们到哪里都要走在一起。

一个打扮成彼得潘的小男孩轻轻扯扯恶鬼先生的衣摆,塞给他一支棒棒糖,认真的说,“给你吃糖,我昨天不小心弄坏了妈妈的衣服,不要把我带走好不好?”

温柔的恶鬼先生蹲下来接过棒棒糖,把小男孩抱到膝盖上,把自己的小指勾上他的,故意用上粗犷的声线,“看在你向本恶鬼献祭的份上我就答应你了,我们打勾勾,不过下次可不许哦!”

小男孩高兴的跑开,丸山瞬间一改狰狞的声音,踮着小跳步甜甜的把糖举起来递给身边的大南瓜,“给!万圣节的祭品哦!”

“这个词听起来挺奇怪的会让我想到恐怖的故事呀,”大仓笑着接过糖仔细打量,粉红色的心型,虽然是很感谢啦,不过看起来和南瓜一定不合,他顺手把棒棒糖又塞到村上手上,“吸血鬼绝对很适合这个!你等会顺手把这个送给哪个女孩子,人气会上升的哦!”

不用摘面具也能知道村上这会一定皱着眉头一脸嫌弃,隔着皮手套捏捏棒棒糖,软乎乎的,还是新颖的棉花糖样式,他四下转了圈看能转送给谁,众人都往后退了一步,横山反应慢还没意识,刚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后退棒棒糖已经伸到了面前,“给你!只有白色蛮单调的呀!”村上大大方方的塞到他手里,“拿着嘛!我很少在这种时候送人家礼物的哦!”

“明明是从那边传过来的嘛。”横山小声吐槽却还是攥紧了糖。

涩谷捂着嘴看得特开心,和大仓对视一眼脑内交流了一番。

横山被这么一笑才觉得身上的温度都往脸上集中过去,事情好像变成不把糖传下去就没法继续的样子,他把糖直接给了一边的安田,“谢谢!”

“谢什么?那个衣服吗?”安田还没回过神来。村上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给我好好看看气氛呀,你发了多久的呆了。”

安田捂着脑袋只能一个劲的笑,转着脑袋到处找锦户的身影,“那我选亮好了,小亮看上去像是会吃掉这个的人呀。”

“那算什么理由啊,”锦户也跟着笑起来,接过棒棒糖撕开包装,一阵香甜的味道弥漫开来,“subaru君喜欢吃甜的吧,那让给你好了!”

涩谷接过糖开口,“怎么办啊该选谁好呢....”

“不是就剩一个了嘛!”异口同声的吐槽。

涩谷把糖直接塞进了丸山嘴里,丸山咬着这个轮了一整圈的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哭,村上看在眼里眼疾手快拍了一下他的头赶紧救场,“快吃啦!为啥眼睛都湿了嘛?”

“因为嘛,”丸山咬着糖脸红红的,“感觉都不需要万圣节了呀。”

6.

有你们在身边的话,在哪里,过什么节,都不重要了呀。

7.

月光拉长了游行队伍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排成一字,大家肩并着肩,说着过了多少年还是很没谱像笨蛋一样的话,笑着闹着。

万圣节结束了,我们的旅行还未结束。

约好要带给全世界元气的梦想,以后也继续着。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