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8





8.

涩谷一手捧着一本摊开的杂志,一手还不忘牢牢抓着游戏机,笑得丧心病狂,脚跺得震天响,“太厉害了!这是什么杂志啊哈哈哈!”

村上不客气的对着人脑袋就是一巴掌,顺便把扭来扭去的涩谷按回座位,又给一边被吵醒的工作人员道了歉,转头回来小声抱怨,“有那么好笑吗?这是工作呀!”

涩谷还不打算放过他,指着杂志图片上的小字,像是怕周围人都听不见一样念了起来,“‘拍摄中两人的默契像甜蜜的情侣一样♡’还有heart mark啊!哇这个表情,超——恶心啊!”

村上无言以对,只能硬着头皮顶住高强度吐槽,之前的拍摄意外获得好评,杂志销售一空,他这会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女孩子们奇怪的萌点,想想才有点细思极恐。

他侧头望向另外一位当事人,对方正带着耳机捧着游戏机专心打着不知道是第几关的怪,无意识又半张开了嘴唇,似乎不太顺利小小的念叨了声“可恶”,会因为游戏生气这点过多少年都不会变吧。

心情有些微妙的变化,飞机正在前往冲绳的途中,之前的机内广播里提到了有关琉球群岛的历史,光是那个词就足够让自己心烦意乱,比起未知的事情,自己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才更让人不安。

碧蓝色的天空,蓝色琉璃一般的海面,一句简短的话,却真的让自己惦记了近二十年。

刚从机场出来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明明在本州上飞机的时候还那么冷,现在着陆只觉得阵阵热气从身体里往外窜,摆都摆脱不了。

村上拉开外套拉链,小麦色皮肤从纯白t恤里露出来,还嫌不够,干脆脱了衣服把外套搭在臂弯。

眯着眼睛就能看见不远处的大海,这里就是这点好,四周环海,向什么方向望,地平线的终端都是一望无际的海。

三人并排走,自然而然的把涩谷夹在中间,涩谷倒也不介意,他低头踩着自己的影子,小步子迈着,只把旁边两人当萝卜白菜。

到海边开始摄影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太阳正烈,对摄影师来说倒是正合适。为了配合气氛,三个人一边自由活动一边跟拍,试图拍摄下少年们玩耍嬉闹的身影。和记忆里一模一样的画面,只是再也不是那时的自己。

鬼使神差的,村上翻开宣传画册,他当然能清晰的读出“琉球群岛”的名字,只是他这时候选择安静的默读,悄悄期待着会不会有那时的情景出现。他渐渐自己催眠自己,认为只要记起当年忘记的话就能回去原来的时空,像是任务却也更像是在安慰自己,他不愿意被这样的事情梗上一辈子。

像是剧本安排的一样,金发少年带着明媚的笑容靠近,小小的寄居蟹还是时隔多年给村上带来惊吓,横山满意的看着恶作剧的成果,伸手揽住村上,“不会读吗?真是笨蛋呀hina!”

唯独不想被你说。村上在心里默默吐槽,却按着记忆摇摇头,“不会,太难了嘛!”

村上的反应让横山多少安心了些,好几次,他看见村上蹙着眉,那样的神情在少年的脸上显得格外别扭,像是18年后的他,工作繁重却仍然固执而坚强。看着村上的背影,横山犹豫着,寄居蟹轻轻捏在手里,拼命挥舞着钳子,横山却没有了当年肆无忌惮的勇气。

他还是没有辜负时间之神的信任,假装没心没肺靠近,小心翼翼把小螃蟹搁在对方肩头,按着剧本勉强行进着,心里却又另外一分的期待。

在听到村上说不会的时候横山松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小时候的他,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畏缩的了。

海风拂过少年们微长的发丝,哼着轻轻的歌。

“这里这么漂亮,就叫它琉璃海吧!反正也差不多呀!”

“胡说八道,明明不是这么写的!”

“好认真啊hina,”横山笑着抽过村上手上的宣传册,“你喜欢这片海吗?”

“喜欢啊。”村上认真点头。

“你喜欢这里的太阳吗?”横山悄悄攥紧了画纸,努力掩饰动摇的心情。

“喜欢。”村上咽下一口口水,他的记忆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断掉的,不出意外,之后就是一阵海浪,掩盖住了对方下一句话。

没有想起来的那句话。

他说了什么?

他为什么要说?

和前面几个问题有什么联系?

绞尽脑汁,苦求而不得。

海浪非常适时的到来,卷起雪白的浪花,轰鸣着,涌向两人。

金发少年嘴唇微动,下垂眼少年则睁大了眼睛。

有些颤抖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大脑,来得那么突然却也意料之中。

“那你喜欢我吗,hina?”





(tbc)
下章完结吧,大概。



评论(1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