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7

- 手速跟不上脑洞
- 希望有神奇输入法能把我脑子里的东西直接变成文字
- 那我可能会被举报吧(不要)






7.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渐进冬季,本来就已经足够猛烈的凉意越来越猖狂,肆意在大街小巷窜上跳下,路过树干还非把树叶拧下来,让残叶的尸骨在行人匆忙步伐下碾碎,发出刺耳的声响。

村上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

手里的咖啡已经凉透了,待在约定的地点等着经纪人来接,看来今天是对方晚了。明明去往电视台的路线已经烂熟于心却不得不停在这里。村上看了眼手表,叹口气把抱怨咽回肚子。

他身后是一块巨大的广告牌,上面印着世界杯排球赛应援的广告,五个少年笑得灿烂,其中三个不久前还和自己窝在一块打闹,现在想见上一面都很难了。

还好,比起那个时候的失落感减轻很多。村上知道未来的事情,正好省去无谓的担忧,不是没有了希望,只是还要等,这么一想五年其实也不算很长。

他一口喝掉剩下半杯咖啡把纸杯扔进广告牌旁的垃圾桶里,这么一下太过用力,把广告牌后面的横山吓了一跳。

横山早早就来了,他来的时候看到村上也刚到。横山本来可以过去和他一起等可是他没有。他不擅长单独和村上相处,不知道能说什么,而且更害怕沉默,那种感觉太过煎熬。

他选择站到广告牌的背后,和村上背靠着背,广告牌很宽很高,这样根本不知道背后的是谁。这样就能避免交谈顺便在经纪人过来的时候装成刚来的样子,完美。横山暗自计划着,心里其实也不免计较这等待时间太过漫长,身后少年的身影不断涌入脑海,横山低头踩上几片枯叶,猜想着广告牌背后的人在做什么。

村上猜横山大概没发现自己在身后。扔垃圾的一瞬间侧头看见惹眼的金色,身上套着大概是建筑单位发放的工用大衣,是他没错了。

他也没有过去打招呼,依旧沉默的站在原地,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

有什么不好,你不挪,我不动,谁也不鲁莽,谁也不欠谁。

村上向后靠上广告牌,偏头让耳朵贴上塑料厚膜,脚踩树叶沙沙的响声竟然不可思议的传过来,真是小孩子,我就不会这么做。村上选择性无视自己方才差点想踩下枯叶的念头,嘴角轻扬,小小声的笑了。

他在笑什么呢?横山似乎听见隐约的笑声,却因猜不到理由懊恼无比,好奇像猫爪挠上心头,他不自觉把耳朵凑上广告牌认真聆听,不想放过一点点蛛丝马迹。

一块广告板的厚度,像是最安全的距离,隔开一条隐形的鸿沟,只是在这样的距离之外依然能彼此感受。

经纪人没过一会就来了,村上准备上车,横山假装迟到冲出来喘着气说对不起久等,如计划一样,村上也心照不宣的说没关系,不痛不痒的聊聊排球的话题,浅谈便罢了。

今天工作是杂志的取材,那个时代少年一定会裸露身体的传统在这个季节显得更加让人头痛。村上只有下半身穿着白色长裤,摄影棚里没有取暖一类的电器,他只好裸着上半身缩着身体钻到布景里指望借炽热的灯光取暖,如此也不能改变身体半分温度。横山也是差不多情况,进棚立刻就叫起来,“好冷!”雪白皮肤看起来更加没有生气,通俗说,看起来就冷,更冷。

专访主题是“关西Jr的良好关系”,两人背对背坐着站着都不对头,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摄影师揉着太阳穴歪了歪头,提出要求:“你们俩靠近一点?”村上笑容已经有点僵了,他只想快点拍完穿回衣服,立刻往横山身边跨上一大步,肌肤有了接触,冰凉得半斤八两。

“怎样?”横山问。

“还是有点不对啊....?”摄影师连拍了几张又叹口气,无可奈何的,“再亲密一点吧。”

两人面面相觑数秒,村上大概也是到了忍耐的极限,这种情况他早就习以为常,那个人越说被这么逼迫越是害羞,如果自己不主动对方绝对不可能主动。

他正在权衡着是勾肩搭背比较好还是贴上脸挤在一起比较好的时候,横山沉默的从背后圈紧了他的腰,把下巴搁上他的肩头,来了个背后抱。

这个姿势太过暧昧,惹来摄影棚一阵小小的骚动,摄影师总算是满意了,比了ok的手势便一个劲猛拍。

村上有些不自在,一瞬间寒意尽散,他侧头刚要抱怨,横山顺势抬手捏着他的脸转向镜头,对着镜头嘟起嘴转头做出要亲上村上脸颊的样子,牙缝里却挤出来含糊不清的句子,“笑起来啊,笨蛋!”

村上如梦初醒,配合着咧了八重齿笑得灿烂,由于配合默契显然加快了摄影进程,比预期时间更早就结束了,只是比想象中还要辛苦,身体和心理上都是。结束之后捧着便当,村上这么想着,假装没有看见横山红得发烫的耳朵。

(tbc)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