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6

- 每次开头这些话有必要吗,我忍不住这么想
- 可是不写感觉就破坏队形
- 这么想着我又写了三行







6.

听说横山要拍电影的时候,村上和涩谷表现得一点都不惊讶,反正就是棒读着说什么“谢谢,很温暖。”这种剧情吧,想到这里便忍不住嘴角抽搐,无奈碍着负责人的面没法笑出声,只好双双低头假装勤奋的阅读台本。

负责人表示不理解,同伴一个人接下电影这两人一点出于嫉妒想要努力的心情也没有吗,他觉得自己到底还是懂不了这群孩子们,摇摇头无奈的走开了。

原因他当然不会知道,就连两个人彼此之间都不明白,两人各自心怀鬼胎,即使头和头凑在一起也猜不到对方想的是和自己一样的事情。

这档常规节目因为横山的缺席只剩下村上和涩谷两个人,反正也就是坐在后排,不时活跃一下气氛而已。涩谷看着台本上的小字打了个哈欠,仰身躺倒在榻榻米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村上习惯性的顺手帮他扯下衣服把露出来的纤细腰肢盖上,干脆也跟着一起躺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涩谷和自己印象里的那个涩谷不太一样,丝毫没了那股犀利的劲,几分钟前他甚至还看见涩谷向着工作人员微笑点头行礼,这放在这个时期根本就是太阳从西边升起。心下只是觉得奇怪,不过大概也是因为这样温和的气场他才能放心躺在对方身边,手又不自觉挠挠胸口。

涩谷脱口而出,“哇,大猩猩呀。”

村上忍不住笑意,探手过去拍涩谷的屁股,“谁是猩猩呀!”

涩谷被一拍就老实些了,不过还是扭着身子向后蠕动一点与猩猩拉开距离,继续不要命的吐槽,“乡下的那种。”

村上懒得再理他,涩谷就是这么得寸进尺的劲,这样的话越理他只会越说越多,涩谷看他忍着怎么都不笑也放弃了再逗他,挪回来起身端着水杯喝口温开水。沉默在休息室散开却也没有人觉得尴尬,村上闭目养神,涩谷捧着水杯发呆。

发着呆就又来了歪脑筋,涩谷的自言自语打破沉默,“yoko现在不会在和漂亮女优拍床戏吧?”

这真的忍不了了,村上爆笑出声,“那是少年侦探的故事呀!yoko的角色也很特殊嘛,哪里会有R18的画面!”

涩谷也没丝毫反驳只是笑着顺着话往下说,“诶,是吗?我还以为有限制级镜头呢。”

村上一直就这样,涩谷不管说什么都能笑个不停,笑着笑着他自己就一身冷汗了,这电影这会根本没公开,刚才经纪人进来只说了拍电影,连剧名都没告诉他,由于对这部电影印象太深刚才一个顺口就把未知的内容都说出来了。村上心虚的摸摸鼻尖上出的汗看着涩谷昴,涩谷脸上还挂着笑却是丝毫没觉得奇怪,村上觉决定信一回直觉,涩谷大概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更别说怀疑了。这要是他知道自己来自未来还不得大惊小怪把自己送去精神病院,那画面太美村上都不想想象。想着想着涩谷的问题又打断了他的思路,“hina啊,觉得yoko怎么样?”

这个问题也太草率了吧?平时村上就吐槽了,可是这会心里还虚得冒气他只好忍气吞声的顺着涩谷的话,“嗯?什么怎么样,身高很不错长得很不错综艺能力也很不错,挺好啊。”

涩谷眯起眼睛,“别的意义上呢?”

别的?村上无辜歪头决定装傻装到底,还有别的意义?

你喜欢yoko吗?

村上也愣是没料到涩谷会这么直白的把这个问题抛给自己,几乎条件反射的应声,喜欢啊,作为同伴来说。涩谷听过之后意味深长的表情一直留在村上脑海里,直到回家的时候他还在回想着。

数年间一直用这个回答来搪塞这个问题,看似直率坦诚实则却是再别扭不过的借口,这份喜欢只止步与同伴和队友,这是村上对自己和横山之间关系的定义。

曾几何时再也不需要躲在两人身后等待两人的保护,曾几何时再也不会对着那个人袒露任何心声,想变强便用坚硬的壳树立起钻石般的防线,也从此在两人中间划过一道宽宽的鸿沟。村上把这个定义为成长,摆脱依赖,自立为王。

可是感情不会有半点虚假,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横山待在他身边就会让他觉得安心,偶尔不需要说话的时候会看着横山的方向嘴角止不住上扬,想要努力想要变得强大,成为足以和他比肩甚至有过之的人。

还有,那句,一直被记在心里的话。

碧蓝色的天海,像琉璃一样,金发少年笑着说了什么,下一秒却被海风带走了。啊,对了,是琉璃。他说的是琉璃,这片像琉璃一样漂亮的海就叫琉璃海吧。

头有些疼,村上突然想起来了那么一部分,可是这个词后面他还说了什么却完全没有印象。他不是没试过重问,当他告诉对方听不清的时候,横山只是笑着摇头。

那算了,当我没有说吧。

村上学着横山的样子把脸埋进枕头,脸被柔软的棉花包裹起来确实很舒服,让人有一阵安心感。

他想到涩谷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们俩,没了。

没有了?村上惊讶。

涩谷明显比他真诚得多,不会加多余的修饰语。

没有对比也没有伤害,真失败啊村上信五,连普通的喜欢都说不出口。



(tbc)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