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5

- 全员影帝,世界欠他们三个奥斯卡
- 给刚进来的朋友说明一下这是一个先○○再○○的故事
- 其实开头这些都是废话,咩宝生日快乐♡





5.

推开家门,空荡的房间尘埃密布,所有家具都被白布蒙住,看起来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村上惊愕的打开灯看着眼前光景,他明明只是出了趟门买罐啤酒的功夫,为什么家里一下子变得这么荒凉。他向客厅挪去,突然听见微弱的叫声。

“chi!你在吗?”村上叫着小猫的名字,小猫听到主人的呼唤慢慢从暗处怯怯探出脑袋,确认来人身份之后才踱着步子靠过来扑进村上怀里。

村上揉揉chi的头,chi却把小脑袋凑到村上胸前不停蹭着他的胸膛,还伸出小舌头舔舔小麦色皮肤。村上被猫毛弄得挺痒,“chi,怎么了?”

小猫没有反应,执拗的继续舔着,逐渐有点疼了,村上想去阻止的时候,却发现chi已经从怀里消失不见了......

这是做了个什么梦啊,村上醒来头疼的想,不知道“那个时代”的chi是不是还好,自己这么久没有回去她会不会害怕,想到这他下意识的翻了个身。

嗯?

皮肤直接触到被子的面料,吓得村上猛的翻身坐起来。他这一坐不要紧,身边的睡眠向来很浅横山也迷迷糊糊的跟着坐起来,左看右看晕了好一阵才回过神,张着嘴问他,“怎么了?”

村上几乎要暴走,“我的衣服和裤子呢!”

躺在被子里的村上整个人就是胖次only的状态,t恤和裤子给脱了个干净,姑且脚上还有双袜子。这也太离奇了,村上不记得自己有睡着就乱脱衣服的习惯,有没有喝酒,这要是真的可不就糗大发了,给subaru逮到他又要把这个说十年。横山四下里看了看,从他那侧的床底下捞起一件揉烂的t恤递给他,然后十足懵逼的又问了一句,“然后呢?”

村上懒得理他,套上t恤翻身下床,穿着内裤到处找裤子,横山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望着眼前挺翘的屁股和修长笔直的腿打趣着,“腿真漂亮啊hina。”

“你也觉得不错吧,遗传的。”村上嘴上反应的飞快,可是到处都找不到裤子,他只能就这么光着腿坐在椅子上思考着昨晚究竟发生什么。横山看着他这么坐着,突然就惊异起来,“等一下hina!你低头看看!”

“啊?”村上低头,自己也吓了一大跳,胸前靠近锁骨的地方有一块淤血,嗯,伤口?淤青?村上努力说服自己不往奇怪的方面想,可是那个痕迹怎么看都是吻痕啊!而且像是拼了命吸出来的印记。

两个人面面相觑,谁都不说话。村上很想问这是谁弄的,可是怎么看,都不会有第三个人..... 横山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特别害怕村上问起来这是谁弄的,毕竟这里没有第三个人......

“涩谷!” “喂subaru!”

还真有第三个人,这个人这会正好撞枪眼似的从外面进来。涩谷今天起太早了干脆出门散步去了,这会进来看见一个光着腿站在路中间,一个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他十分好心的后退一步退出房间把门带上,“失礼了,你们继续。”

“继续啥啊!”村上眼疾手快把涩谷手腕一抓拖进房间,“这是怎么回事?”

涩谷一脸茫然,“什么怎么回事?”

横山多加了一点说明,“你刚才起来的时候,就,这个状态吗?”

涩谷持续茫然,“那难道是我把你们俩一起塞床上的啊?”

村上失语,昨晚确实是因为涩谷一个人占了一张床,两个人不好意思打扰他才决定挤一张床的,可是,真的不记得自己脱过衣服啊?

涩谷的回答更是毫无破绽,你睡在被子里我又没看见你脱没脱衣服。

村上彻底傻眼,这就成了一个谜,他甚至真的开始想是不是自己什么时候脱的衣服。横山恢复思考能力记起重点,他指着村上胸前的吻痕,“这又是怎么回事?”

涩谷睁着大眼睛无辜的,“诶,不是你亲的吗?”

横山的脸上瞬间有了颜色,他面红耳赤的蹿起来要跟涩谷拼命,“我什么时候做了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喂!不要诬陷我!”

村上也看不下去了来跟涩谷理论,“我们回来的时候大概四点,那个时候你在干嘛?”

“睡觉,谁管你们几点回来。”

“然后你几点起来的?”

“不知道啊,六点左右。”

“被子?”村上终于注意到了他们睡着的时候没有盖被子这件事。

“我盖的。”

“然后你就把村上的衣服脱掉了?”横山插嘴。

涩谷丝毫不躲闪,“是啊!”

“那这个吻痕你弄的?!”

“是啊!”

村上一巴掌拍向涩谷的脑袋,“是你啊!” “是我啊!”

横山在一边捂着肚子笑得丧心病狂。

涩谷解释说因为两个人盖一床被子这种事情本身很难见到,“而且那种场景,就,发生点什么的感觉不是很好吗?”

“好个鬼!”村上给他气笑了,从涩谷床底下捞出自己的裤子套上洗漱去了。

涩谷嘟囔着“真是无趣的男人”一屁股坐在床边,横山给他挪了点位置,笑着在他背上又拍了一下,“这有什么有趣的啊?”。涩谷跟着笑也不说话,打量了一下横山又漫不经心挪开视线,“还有更有趣的事情,今天早上我刚把hina的衣服脱完正好看到你已经醒了。”

横山瞬间敛了笑容,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涩谷也不惧,继续说下去,“我躲在床底下都看到了哦。”

横山一瞬间的手足无措,眼神渐渐暗下去,长舒一口气,“那只是......突发奇想。” 涩谷有时候觉得横山很好看穿,当他准备胡诌找借口的时候就会这么楞上一会,像是为自己的借口找一个充足的准备时间,可惜这次的借口不太高明。

涩谷干笑两声,看来眼前这个人打死也不会承认,旁观者倒是够清,只是自以为是的当局者也认为自己心思清白无需外人操心,可是只有涩谷明白时间流逝无非就是重蹈覆辙而已,他真的不想再看见老友心里怀着遗憾选择错过。所以当他看见横山坐起身子凑近村上的睡脸,轻吻了嘴唇的时候,心里也明白大半分。涩谷信了是突发奇想,只是这突发奇想看起来也不像是表面上的那么猝不及防。横山原来绝对不是这么露骨的人,可是为什么眼前的?

涩谷摇摇头,不想再继续想下去,这些东西太复杂了他也不想捉摸,他自己一个人来到这个时代,能安全平和生存下去的方法就是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想。

涩谷倒是没什么可纠结了,留下一个横山心里这会惴惴不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吻了村上,许久以来未见的毫无防备的睡颜,还是因为自己觉得错过这次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呢?横山有些错乱,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看到涩谷留下的吻痕一瞬间还有些复杂的嫉妒。他突然有点害怕,害怕彼时那样不成熟的心动再一次涌上心头。

村上这会对着镜子用热水敷着胸前的吻痕,不知道涩谷是用了多大力气弄上去的,难怪会做chi不停舔胸口的梦。

“.....结果还是猫嘛。”

(tbc)

评论(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