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4

- 听说今天情人节ho
- 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
- 放点糖,搅一搅就甜甜的了




4.

像是约定好的一样,收录结束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无情打断了摄制组当天往返的美梦。外景车全部用来堆放器材,监督左转右转一咬牙当即决定先让一部分工作人员连夜把摄影器材运回电视台,其余人则因交通原因,暂住在附近的旅馆。

横山,村上,涩谷三人木讷点头假装苦恼,心里却为先见之明自满不已,临时安排房间不够,三个人挤一间双人房。涩谷扛着包大摇大摆走进房间,生生把嘴边的“好久没这么住了”咽下去,也不问旁边两人意见直接把包扔到靠里面一张床,蹬掉鞋子就倒上去闭眼闭得飞快,留着村上和横山面面相觑,无语凝噎。

村上突然想到早先那条邮件,翻开来信人的名字才记起来发生什么。那是他真正意义上第一个女友,虽然现在随着时间久逝也想不起来当初的爱恋的热情,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触景生情或是重临旧境多了感叹,这封分手邮件竟让村上伤感起来,眨眨眼睛就能感觉到睫毛上已经挂着盈盈泪珠。

一边的横山放下包,故意作出饶有兴趣的样子凑过来看,瞪眼,张嘴,轻轻诶了一声,自然爽朗,丝毫看不出表演成分。村上回头对上眼神,不甘心的抹一把眼泪,眼睛还是红红的,“看什么看什么,不就是分手了嘛!”

横山对着他比了噤声的手势,指指村上身后,涩谷极其适时的打起呼噜,嘴里还醉生梦死的喊着自家老妈的名字,说要吃她亲手做的筑前煮。村上会意,跟着横山走出房间带上门。

夜色渐浓,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入夜就停了,监督和制作人又喝了不少闷酒,白搭一晚上住宿费。雨后潮湿的水气洋溢在空中,深嗅一口都是清新的青草气息。

村上和横山并肩走在路灯下,村上断断续续和横山讲起了那个女孩子的事情,初识,相爱,答应一起的时候自己的欣喜若狂,工作繁忙的疏远,那个女孩喜欢上了一个,也喜欢她很久,一直待在她身边的人。他不知道为什么忘记了那么久的事情现在又能重新想起来,而且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难过。

横山安静的听,不时嗯上几声,他舍不得插嘴,记忆里这是村上最后一次和他恋爱相谈,经历过这次失恋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全身心扑到工作上,每天都在以不可能的速度加强谈话能力,很快成为关西Jr里独当一面的MC达人。少年的逞强,一味觉得女孩放弃自己一定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所以无论如何也要证明给她看。

两人聊聊走走,到了附近的公园,横山抢先跑到秋千旁一屁股坐下来。“你是小孩子吗?”村上心情已经好多了,笑着吐槽,也跟着坐在秋千上。给小朋友设置的秋千对两人来说矮小了些,稍微动动腿就能晃得很高,支架难以承受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互相吐槽着真傻呀真幼稚呀,直到累了才停下来。

村上歪着头看着无垠夜空哼起歌,横山觉得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侧头去问歌名。“你猜呀。”村上又晃起秋千,路灯朦胧的光芒中,少年的眼睛弯成皎洁的月牙。

“那来试试做个hina酱quiz。”

“两个人的时候不做这种事情也可以嘛。”

“做嘛做嘛,”横山来了兴趣,“自己说‘锵锵’!”

“hina酱quiz!锵锵!第一问——”拗不过他,也或许是潜意识里已经习惯了服从他的指令,“刚才的歌曲歌名是什么?”

“再唱一遍,我不记得旋律了!”

真麻烦!村上今晚兴致很高,马上就又哼起来。没有过度劳累的嘶哑,好听的低音缓缓哼着忧伤的旋律,横山仔细倾听,身边少年的眼睛就那么亮晶晶的看着他,答案像是要从眼睛里呼之欲出,也就世界第二漂亮的程度吧。

谢谢黑夜笼罩住万物,横山红着脸想,真可恶,小时候居然有这么可爱吗?

歌曲到高潮部分横山也跟着唱起来,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歌,数十年后他还印象深刻,Mr.Children的Heavenly Kiss,只是不愿意破坏这样美好的气氛,索性做一回笨蛋,反正十八年前的自己也什么都没说出来。

一首连着一首,像是找到青春的回忆,一直到绞尽脑汁也记不起来歌词才捏着干涸的嗓子轻声咳嗽。

“hina。”

“嗯?”

“你有没有想过未来的你是什么样子?”

村上顿了一秒,猛摇头,装傻装到底,“想不到,没出道的话应该在吉本吧。”

横山露出得意的笑容,神叨叨的凑上来,“其实,我听说有一种看面相就能看到未来的方法,你要不要试试看?”

其实本不应该向过去的人透露未来,可是横山顾不上多想,他现在只想让他打起精神,振作起来,让他知道,未来的村上信五有多么令人骄傲。

村上无声笑了,他的未来他自然心知肚明,只是好奇面前这个小鬼能说中多少,他默许着点头,摆正脸对着横山。

横山装作熟练的观察几下,想着未来的他的样子开始描述,“你未来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哦,很擅长综艺,各种电视台都有冠名番组,钱也赚得很多,虽然歌还是唱得很烂!”

“谁唱歌烂啦!”村上笑着往横山头上拍了一下。他惊讶于对方的预测力,基本说中了,想到可能是出于安慰自己才说这么多,心里异样的升起一股暖流,其实一直都很温柔吧。“那我出道了吗?你刚才说的那些,不是杰尼斯也能做到吧!”

“当然出道了!很厉害哦,把东京的那些Jr打得落花流水,他们都没有我们红!”横山匆忙补上,这些狂妄的话已经随着时间沉淀,再听来不免多了些感慨,“我们会一起出道啊,还有subaru。”

“二十年后我们三个人还在一起吗?”

“一百年后还在一起,我们约好了呀,绝对要红起来,不然绝对不回大阪!”

笨拙的伪装,心照不宣的默许。村上这才发现他很久没有和横山单独聊过天了,难得的机会竟然还是在这样情况下。热血笨蛋一样的话,在今晚说了个够,不同于当时心境,两人都心知肚明,不管未来如何残酷,至少他们互相搀扶度过了无数难关。

天空泛起鱼肚白,忘记拉窗帘,朦朦亮光照进屋子,涩谷揉着惺忪的睡眼爬起来,打了个哈欠。

身边的床上,挤着两个呼呼大睡的少年,鞋子也没脱被子也不盖,睡姿也是乱七八糟。

真是傻呀,涩谷咂了砸嘴,翻身下床光着脚丫抱来自己的被子给两个人盖好。他有时候也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但是这是第一次,觉得时间如果停在这里也不错。

(tbc)

七夕快乐,想写鼾甜的没憋出来对不起呜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