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2

-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 上面那句话是开玩笑的
- 这真的是一个幽默的故事





2.

“hina,hina......”

恍惚间有人在叫自己的昵称,村上迷糊着又翻个身,咬牙切齿的坐起来,又咬牙切齿的伸了个懒腰。他平时不会这么快就起来,今天清醒得格外快,为什么啊。

睫毛翕动间一丝亮光直射进眼里,刺得他又把眼睛闭回去,甩甩头强迫自己彻底醒过来。难怪睡不着了,又有人大清早把窗帘打开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罪魁祸首正在浴室里洗澡。

“啊!真是的!谁呀又把窗帘拉开了!”村上抱怨着掀开被子,看来被荼毒的不止他一个人,脚那头的床上窝着二宫,捧着游戏机打着哈欠,下半身还在被子里,估计也醒了没太久,听到抱怨抬眼瞥了村上一眼指指浴室,脸上也看不出情绪。村上和二宫对面的床铺上并排躺了两只巨大的包子,只见身体不见手脚,比起村上二宫这样接受命运的,他们选择了钻进被子,隔绝阳光继续睡觉。

这毅力惊人,这样都醒不过来,相叶就算了,他昨晚录节目回来的晚。村上翻身下床直接走向最里的床铺一把掀开被子,只见一片雪白白赤条条的后背,乱乱的金发埋进枕头里,屁股撅得老高,内裤花哨的花纹比阳光更耀眼。被子刚被掀开对方就醒了,睁着眼睛下意识护住胸前。

“遮啥呀,没人想看!”村上顺手给他把被子都摞到一边,“集合的时间要到了!”

“集合,什么集合?”睡得懵懵的横山嘟着嘴努力让眼睛适应强光,顺便悄悄抹掉嘴角流下来的口水。

“外景呀!不是只叫了我们三个人嘛!”语气里小小的得意,虚声和横山说明白,难得和电视界大人物一起的外景,jr里只有关西三人被钦点,这可是相当值得炫耀的事情了,作为重大事件对待的村上,绝对不想迟到着混过去。

横山似乎还没缓过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倒也不像在消化信息,他慢慢环顾四周,揉揉眼睛,看着自己身处的环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没回答什么,“我去一下洗手间。”

村上疑惑的看着横山的背影,是不是还没睡醒,他心想,这个人神经够大条,不知道这会又在想什么了。村上发呆的功夫就窸窸窣窣吵闹起来,横山突然的爆笑声环绕在房间里。

“怎么了怎么了?”

浴室里传来拼命扣锁的声音,稍染上些哭腔的声音虚弱的,“救命啊!我打不开锁了!”

横山笑得前仰后合,“笨蛋呀!真是笨蛋呀哈哈哈哈哈哈!”

那声音的主人着了急,“喂!别笑了混蛋!快救我!hina!hina!”

“知道了知道了!”村上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梦里的声音大概是被反锁进浴室的涩谷在向他求救,二宫指浴室的意思大约也是想说涩谷叫了自己很久。随着门锁被蛮力掰松,咔哒一响门打开,一阵热气扑面而来,在雾气中狼狈站着的人,颤颤巍巍走出来。稍长的半湿的头发被发夹夹起,凛冽的细眉耷拉下来,大眼睛摆着哭相几乎要落下泪来,薄唇撇着,忽视头以下瘦骨嶙峋的身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姑娘被欺负了掉进河里变成落汤鸡。

与涩谷这么猝不及防对视,村上这才觉得哪里不对劲。

自清醒而来,身体完全随着记忆动作,根本没有余力思考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他村上不是应该躺在自家公寓醒来,等着经纪人来接自己去录影吗?为什么会在Jr时代合宿的地方?与涩谷的对视才使他彻底反应过来,那样子完全就是涩谷少年时的模样,横山,二宫也是一样,甚至此时镜中的自己亦然。刚刚自己口中这次外景也是印象极为深刻的,细节情节甚至连时间都历历在目,没记错就是大概18年...不,不是大概,距离三人一起填问卷的那天,正好18年。

这是什么玩笑?还是自己梦未醒?一眼十八年,回到少年时?耳畔横山和涩谷没趣的争吵声还在继续,他却觉得恍惚。让自己回到这个时代来做什么,改变历史会不会影响未来的结局,村上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刚才还在心里吐槽横山,到底是谁神经大条.......

好不容易收拾完毕准备上路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被迫在取景地住了一晚上,村上想也没想把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也装进行李。走的时候二宫还没放下游戏机,被三人吵醒的相叶从被子里探出一个脑袋黏黏糊糊的道了声“路上小心”。

保姆车上,村上一个人待在角落看一会节目的台本,全部都是值得怀念的记忆,他翻看着感叹现在的电视台大概不会这么做了。横山带着眼罩在前排呼呼大睡,后上车的涩谷抬腿跨过横山坐到村上身边,也带上口罩睡了。

负责监管Jr的经理人安放好三个人的包,“奇怪,明明是当日往返为什么都带这么多东西.......”

清晨的阳光透过车窗玻璃撒在少年的睡脸上,带上眼罩的少年半张着嘴,带着口罩帽子把自己塞得严严实实的少年,靠着身边少年的肩,而身边那个,刚看台本没一会也慢慢歪着头睡着了,台本打开倒扣在胸口,像一张小小的被子。

(tbc)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