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三馬鹿】琉璃海 1

- 失踪人口回归
- 三马鹿中心,不过感情线可能是横雏主
- 再坑我直播喝洁厕灵兑蛇草水。





1.

Q:如果回到20年之前,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又来了啊......村上信五捏着铅笔末端挠挠头,几乎要把五官都皱到一起团成个球和问卷一块扔出去。

每次遇到杂志访谈上这种超现实主义的问题他都异常头疼,单从读者效果的方面来看,现实主义的自己很难给出什么有趣的答案,所以基本都随手写个看上去就很马虎的回答便匆匆收手,可是这次这个超现实得过头了吧?如果回到过去,如果都不要有如果!打死我都不回去!

排练完毕,待在休息室的人,恰好都想到了这份调查问卷,恰好都拿出来准备填,恰好一句话都不想说,恰好又一块坐到桌子边,恰好就是那大叔三人。村上和涩谷坐在一边,桌子对面是又裸着上身和墙壁融为一体的横山。

向来在这种问题上都是胡说八道了事的涩谷昴,这会也早早写完,把问卷反过来盖在桌子上搁下笔长舒一口气。快35岁的人了就这种地方还像小孩子,摆明了告诉两个吊车尾自己已经写完了,试图施加心理压力。果然坐对面撑着下巴冥思苦想的横山裕立刻就上钩了,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手上却是加快了书画假名的速度。

涩谷昴起身转悠一圈倒了杯温水回来,凑到横山身后伸长脖子瞄一眼,发出低低的嗤笑声。横山不为所动,耳朵倒是红了半只。对面村上头也不抬的打破长久的寂静,“怎么了?” 涩谷没应声,又转过来看村上的答案,笑意更浓,抿着嘴嗓子里发出响亮通透的笑声,一气呵成,坐回自己的位置,这才咽下含着的一口水。

村上写完又问了涩谷一遍涩谷才凑到村上身边,用横山也能清楚听见的声音告诉村上,他又写错字了。果不其然换来村上毫不掩饰的爆笑,横山抿着嘴唇勉强笑着,耳根子红到脖子,嘴上却不服输的,“刚刚看hina的你也笑了。”

涩谷立刻变成墙头草又揭起了村上的短,“他写的,太糟糕了不能说!”

“给我说呀!”村上挥起一巴掌往涩谷头上就是闷闷一下,抽起答卷抖了抖,“我的很普通啊?打败takki成为center,真心的哦,堂堂正正的和他战斗。”

这下涩谷和横山两个人笑到一块去了,此起彼伏的笑声在休息室回荡,虽说一直以来只是当作梗在说,只是没想到这样幻想性的问题这个人还这么认真。村上早习惯了这样的反应,伸手去捞涩谷的答卷,涩谷眼尖立刻蹦起来像护着宝贝似的护着答题纸躲得老远,“不行!等杂志,那个.....发售了再看!”

村上嘟囔着也不再争抢,回身对上横山的目光又一同默契避开。村上收拾东西,横山惯例问涩谷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自动忽视第三人,他忙得三十分钟的空都设不出来,这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他不问,他也不提。

村上忙完回家已经深夜十一点,开门的时候猫开口叫了一声,他自动脑内转化成“欢迎回来”的意思,抱起蹭上来的小猫在心里说了“我回来了”,他再不想发出任何声音,反正chi酱听得懂,他有这个自信。

看看电视,等着洗澡水,洗澡,睡觉。这些已经变成村上的日常,他有时候会觉得这样也挺好,不用去想别的事情,全身心只有工作,结束工作就进入另外的世界,醒过来再继续工作,他的世界里唯一的伙伴就是工作,这样很好,不用自己感情上有任何付出,更不用担心被什么虚无的东西伤害得一塌糊涂。

零点,村上闭上眼睛,乘着光速进入梦乡。

模模糊糊,他梦到那片海。

阳光热烈,蓝得过于洁净的水漾着浅滩,冲绳的海风很舒服,却吹得少年睁不开眼,他艰难的读着旅游图册,在这样的地方试图阅读等同于在章鱼烧上再放上一层章鱼,太傻了,反光根本看不清字。

“琉,琉球....哇!!!”

小小的黑色寄居蟹被少年过大的反应抖到海滩上,浪打过来一会就不见了,只有金发少年肆无忌惮的笑声被无限放大。

“Yoko!”少年嗔怒的声音。

“别读那么难的字嘛,”金发少年依旧笑嘻嘻的顺手把略显娇小的少年亲亲热热搂住,“这里这么漂亮,应该叫......”

海浪拍来,只剩下捉摸不清的口型留在记忆里。

那个时候yoko,说了什么来着?

村上想不起来,只是他想不到少年时候对方无心一句话让他记了这么久,一直想一直想,脑子里尽是那句话,和那片无垠的海。他之后也因为各种工作和大家一起去过冲绳,镜头不在的时候,村上都一个人对着以前的那片海简简单单的发个呆。

他已经能把琉球群岛读得很顺,可以也不会有人再送给他一只小小的,黑色寄居蟹样子的恶作剧。

连同所有的回忆,全部跟着海浪一起不见了。



(tbc)

评论(6)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