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和你一起到的未来(花嫁番外)

仓宝的生贺,祝亲爱的大仓先生生日快乐!新的一年要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过呀٩(●˙ε˙●)۶






涩谷家的忠义有个青梅竹马,和他住的很近,在一个幼儿园,现在又在一个小学还在同一个班。不过这件事情他从来不喜欢提起,要说为什么的话——

“那个家伙,完全就是个丑女人,比老姐还要丑!”

他总是这么说。每到这种时候,叫丸子的小姑娘都会撅着嘴巴低下头来,好一会才又抬起头认真看着忠义,“涩谷同学你是不是只叫过我丑女?”

忠义想了想点头,又摇头,“我还叫过我老姐,不过你比她还要丑!”

丸子鼓起脸颊,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细细弯弯的眼睛红红的,耷拉成沮丧的模样,她眨眨眼睛,豆大的泪滴就顺着眼眶往下掉,没一会干脆抽泣起来,窄小的肩膀哭得一耸一耸,边揉眼睛边摇头,“才不是这样呢,丸子才不丑呢......”

好吧,这就是忠义最没法子的地方,他最怕女孩子哭了,尤其是丸子,也许因为眼睛下面有泪痣的缘故,胖乎乎的小姑娘泪腺非常衰弱,而且一哭就停不下来,声音越来越大,嘴硬的忠义一见眼泪马上就心软了,赶紧凑过去伸手帮她擦掉眼泪。丸子哭得太投入,鼻涕眼泪混在一起,脸上亮晶晶的看着他。

忠义烦躁的挠挠头,看了一眼丸子乱糟糟的童花头之后,撇开脸大声说,“我老姐,可是长发哦!卷发!比丑....你的头发好看多了!”语毕从口袋里掏出一块苹果味的软糖塞到她手里,一溜烟就跑掉了。

丸子一下子就不哭了,呆呆怔在原地攥着糖块,若有所思的样子。

第二天忠义就发现丸子的发型变了,虽然没有办法做到长发,丸子却把发尾卷起来了,俏皮的小卷发随着丸子的脑袋晃来晃去,就连忠义也忍不住想说“很可爱”。

“早安涩谷同学。”丸子得意的小跑过来,特地摇晃了头顶,像是宣誓一样的说,“我决定要把头发留长哦。”

“哼,”忠义作出满不在乎的样子,继续翻着桌上的漫画,“随便你。丑女再怎么打扮也一样是丑女!”

这句话像是一记铜钲声震得他大脑清醒过来,曾经,似乎说过这样的话。

那是忠义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路过丸美的房间,正好看见姐姐坐在梳妆台前,在往嘴上涂着他以前没见过的艳红色口红,想着这是个嘲笑她的好机会,忠义作出老成的样子走到她身边,毫不留情的嘲讽,“丑女再怎么打扮也是丑女。”

“真是失礼的小家伙,”丸美今天心情很好,她对着镜子用力抿了一下嘴唇,让漂亮的红色膏体在嘴唇上均匀抹开,满意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飞吻。

忠义发现她今天换上从来不穿的淡粉色名贵套裙,腿上套着黑色丝袜,竟然莫名有些危机感,歪头想了很久才发问,“去约会?”

“才不是,求职啦求职。”丸美匆匆在耳后别上发夹,利落的把微卷长发在脑后束起来,又取出风格成熟的耳环带好,“今天是面试的大日子,才没有约会那么轻松呢。”

“反正丸美姐姐这么丑的女人也一定不会有人想娶的吧。”

“哈?你真是.....别跑!”丸美起身就想去抓住他,忠义灵敏的翻身躲开让丸美扑了个空,他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突然郑重的说,“如果没有人要你的话,我可以勉强和你结婚哦。”

“诶?”丸美吃惊的爬起来,疑惑却有点开心的,“真的吗?我好开心,第一次听小忠这么说呀。什么嘛小害羞鬼,其实还是很喜欢我的嘛嘿嘿。”

忠义却满脸严肃的,学着电视剧里面大人的样子拉起丸美的一只手,注视着姐姐漂亮的眼睛,“我是认真的。可不要小看我哦,我总有一天会比你长得高的!”

丸美被忠义这突然的气势吓到,眨着眼睛也回望着他,还稚嫩的眼神里却是少见的坚定表情,可是......她不知道这个时机应不应该这么告诉他,他们是姐弟,结婚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忠义认真的心情像是热烈的火球传达到她的心里,几乎要灼伤她,她没有办法那样说出真相。

不自觉的,丸美也严肃起来,她握紧忠义的小手,认真的回答,“我知道了。那,我等忠义长大,成为一个合格男子汉。”

这句话却被忠义一直记在心里,他始终相信着会有这样一天,等自己长大,等自己成为可以保护丸美的男人。只是三年之后,忠义四年级的那一年,他等来的是丸美的婚讯。

从小就一直一直陪着自己,哄自己开心的姐姐,就这样要离开自己,种种过往浮现,帮自己教训欺负自己的小孩子,陪自己练习幼稚园的话剧表演,每天接自己上学放学,甚至逼着自己吃难吃的料理,讲故事到一半她自己却睡得半死......

是不是只有失去的时候才觉得最珍贵,四年级的忠义已经隐隐有了这种感觉,明明非常喜欢可是什么都说不出口,一出口马上变成不好的话,为什么就是不能直率一点呢?

他没什么精神,第一个发现的还是丸子,放学回家的路上,丸子小心的跟在忠义身后,她的头发已经快到腰间,发尾卷起来显得更加可爱。“你怎么了?忠义?”

“不关你的事。”忠义头也不抬的继续往前走。

“说说看嘛,说出来的话心情就会好的。”肯定了忠义确实心里藏着事,丸子更加锲而不舍的追上来。忠义拗不过她,加上心里也藏不住事,只得把一切如实告诉了她。公园的秋千上,丸子撑着脸认真听他说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也知道忠义对丸美的感情非常深,“那忠义喜欢丸美姐姐吗?”

忠义低下头不说话,摇头又点头,露出不同于往常自信的表情,迷茫的看着丸子,“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我想想看哦,”丸子捧着脸颊,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就是,为了让他喜欢的事情什么都愿意做,想每时每刻在一起,可以对他尽情撒娇,什么话都想和他说,喜欢是相对的哦!”

忠义似懂非懂,他在回味最后一句话,相对的?是对方为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也会为对方做什么吗?他摇摇头,他对于丸美像是在一味的依赖,自己并没有帮助过她什么,甚至一直在捣乱。想到这儿他才追悔莫及,为什么以前没有想到呢,丸美温柔得不像话,也不会生气,自己只是在撒娇而已,还说想成为可以守护她的大人,根本就没有信守承诺。忠义沮丧的低下头,腿在空中晃荡着,随着秋千无力的摇摆。

为什么秋千自己在晃动?忠义这才察觉到是一阵挺大的风吹过,不经意侧头一瞥,丸子齐腰的长发在空中飘扬,柔柔的发梢在空中漾起花一样的漩涡。

忠义似乎懵懵懂懂的明白了什么,什么被他遗忘的东西。

自己高兴的时候,难过的时候,身边总有这家伙的身影,不厌其烦的尝试做并不拿手的牛肉饭也好,总是逗自己笑,还说过要留长头发,尽管是自己当时的无心一眼,丸子倒是真的没再修剪过头发。

为什么呢?忠义想过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这家伙被其他男孩子欺负的时候自己帮了她一把,那次可真够呛,忠义拉着丸子拼命跑,一直跑到学校的的花坛边才停下,自己还学着大人的样子臭屁的说“我讨厌爱哭的女人”这种话,可是每到丸子哭起来的时候他又总会第一个冲过去把手帕放在她桌子旁边。

忠义回过神来的时候,丸子已经说了很多,琉璃色的夕阳映在女孩的脸上,他听见女孩说的最后一句,是“所以我有资格做忠义的新娘吗?”

这算什么?忠义没来由的火大,“才不要呢丑女!我才不会娶你呢!”语毕大步往前走了好几步,咬着牙闭眼转过来拉着丸子的手猛的跑了出去。

“......除非我变成一个合格的男子汉,一个足以保护你的人。”

落日拉长男孩和女孩的身影,在余晖里奔跑着,不知道在追逐什么,总之就是在飞奔,向着什么方向飞奔。

那,我就陪你长大。

和你一起到达的未来,路途上尽是繁花盛开。

END











短打的小文章,我担生日希望能开开心心的,所以选了甜甜的二人花。是一个很幼稚的故事,年龄段留在幼稚园和小学的层面,也很单纯,丸美也是丸子也是,忠义虽然控姐可是随着长大意识到其实喜欢不仅是依赖而是自己也要付出,这个时候才想起彼此关心一直在一起的青梅竹马丸子,和她要为自己留长发的约定。写完觉得是不是有点早,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哪这么深沉?所以有些部分模糊处理了。不过也别小看小学生啊?人的思想层面是远不能用年龄来作定论的。

关于大仓先生,说实话初见就是大奥里的美人鹤冈,在宏爷身边瞥见误撞见的水野,惊鸿一瞥,再小鸟依人的靠上身边男人的肩膀,手紧紧一攥衣袖,只用动作眼神就道尽对这个男人的依赖和爱恋,眼里流露出的露骨的娇媚和风情,妙,绝妙。鹤冈和水野试剑结束后,想取得大人的安慰却惨遭抛弃,这个叫大奥的地方能依靠的只有权利,可能他的一厢情愿或是别有用心这一刻起立刻倒塌,走投无路的鹤冈找水野再次一较高下,失败后自己切腹自尽,那一刻仿佛方才依偎在别人身边的不是他,此刻自缢的是个武士,是高傲的大奥第一剑客。说实话戏份不算很多,可是也是因为鹤冈的死让水野看到了大奥的残酷,同时他对剑术的执着也让水野对他产生深深的敬意,为他介错。我的印象很深刻,一个美丽,强大,纯粹而高傲的鹤冈,背后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看到发布会上一头金发的大仓,听着他自然平静的调侃着玉木身上的香味,我终于忍俊不禁,真的很可爱。

关八是个把门把各人身上的反差萌发挥到极致的团队,他们太明白观众想看的是什么了,那样认真的演技和那么强烈的综艺感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不知不觉中越来越着迷,吃饭总是很大口很香,笑声总是很大声很豪爽,时不时插进来的吐槽总是完美切到痛处,尤其是像小孩子一样的地方,像小孩子一样撒娇耍赖,计较,有时候总是差根筋一样做些很蠢的事情,真的很可爱。门把的回忆里他一开始并不是个好的艺人,有过徘徊抗拒的时期,总是放不开,他爱的红酒其实也是这样,久酿知其味,随着时间推移能见证他的成长成熟,何其欣慰何其幸运。

看起来态度很随便很自由,其实工作非常认真,排练的时候总是早早的第一个到现场,练习架子鼓,谁能想到他的架子鼓起步是在一个月内速成的呢?打架子鼓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和气息,他竟然能边打边唱歌,着实也让我大吃一惊,更加佩服这样惊人的体力和毅力。看着他努力的身影情不自禁也希望好好奋斗一把。

很快他就要31岁了,可是依然像个孩子一样,一样的充满活力和拥有为大家带来欢乐和元气的力量,谢谢大仓爸爸妈妈,谢谢你们在31年前让他来到人世让我们有机会遇见他。谢谢yasu的谏言助大仓加入v.west,让他遇见架子鼓,到最后结成关8。谢谢关8的门把,你们陪他渡过人生中大半,在他迷茫时鼓励,与他互相支撑着走到现在,让关8成为一个越来越强大的团体。

前几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元气con的DVD的事情,我从未明确表态过,会有人指责我是紫绿双担,不是本质的纯绿担,无法代表绿担的心声。我只能苦笑,喜欢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更不提本质不本质,况且无人有资格去揣测他真实的想法,更没有人有资格替他发言,哪怕你如你所说的本质,哪怕你本质得可以抛弃他的团体只希望看见他一个人。

我喜欢你,喜欢你的团体,喜欢与你有关的一切,你说他们对于你来说无法舍弃,那么我也不会绝舍弃。我只看得见你在有他们在的地方可以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只看见你即使在乐队的后方也随着激烈的鼓点耀耀生辉。你是我眼里独特的存在,我的心也没有大到平静得毫无波澜,只是就算有委屈有遗憾,往事也已成过去,面向前方,我只看得见灿烂的希望和无限大的未来。

大仓忠义先生,生日快乐。

祝你新的一年开开心心,身体健康,想让团活多多,个人活动也要多多的,但是也希望你可以注意休息保重身体。

给你无限大的祝福,31岁也可以元气满满,大步向前。

最后送给个别总说我团老卖团爱的,不管你怎么说,你没有办法否认你心爱之人还在这个团里的事实,况且你真的觉得这些行为是故意为之?简言之。

关8的团爱,需要卖?

它在一个千金都换不来的位置,请你放下偏见与傲慢,认真看看吧。

评论(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