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花嫁 3

来来,见家长了嘿x





3.


丸山隆平站在涩谷家门口,对着地址再三确认,仰着脸瞅着门牌上的“渋谷”看了半天,甚至还跑到隔壁邻居家看看附近还有没有这个姓的。今天据说丸美全家人都在家里等着他,那还是个相当大的家族,父母带着子女5人,丸山第一次直接见到真人,他一紧张就容易出汗,这会手汗已经顺着掌心生命线汩汩往下淌。

这不行,一定要给大家留个好印象。他决定再做会心理准备再进去。丸山走到距离涩谷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拐角躲好,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趁着周围没人往裤子上狠狠擦干。好死不死,一个高中生打扮的人从他身边路过,用非常直观的嫌弃神情瞟了他一眼,拐弯走进了涩谷家。

丸美见亮回来赶紧跑过去询问,“啊啊啊,小亮!你有没有在附近看见一个男人,很帅的!身长,诶,175左右!卷发?”

“没有。”亮放下书包老老实实回答,“我只看见有个大叔把鼻涕往裤子上擦,就在那边拐弯的地方。超恶心的。”

丸美毫不怀疑的自动跳过这条明显和丸山无关的情报,皱眉喃喃自语,不会是又找错地方了,于是连忙又划开手机打电话。

信五陪着不知道怎么突然开始闹脾气的忠义坐在沙发上,忠义小脸气得圆鼓鼓的,眼里仿佛还有泪花,章大在茶几上放上仙贝和点心也跟着坐下来,疑惑的用目光询问大哥究竟怎么了。

信五为难的,“他不肯穿内裤,我劝不动只能给他套了个裙子遮一下......”

章大了然的低头一瞥,一条水色蕾丝蓬蓬裙就这么套在忠义腰间,裙子底下伸出两条嫩白的小腿和脚丫,他越看越觉得不对劲,抓住长男凑到耳边小声,“这不是我小学演灰姑娘的时候的裙子吗?你怎么翻出来了?”

信五看了一眼忠义又看了一眼章大,“我那不是找不到合适的裤子了嘛,谁让妈把你小时候衣服都给亮了只给你剩一条裙子....”

这不重要,裙子就裙子吧。章大无奈的看着还是一声不吭的忠义,头疼想着一会怎么给准姐夫解释。

涩谷先生在沙发上看报纸,裕子端着果盘出来好心给他把报纸翻过来,“亲爱的,报纸拿反了哦。” 涩谷先生尴尬的咳嗽两声,他心里也非常忐忑,一会见了丸山应该说什么。

“初次见面,我是丸美的父亲。”不行,这样也太严肃了!

“哟,来了啊!等你很久了。”不行,像是招待朋友!没有威严嘛。

“喂混蛋!你就是那个叫丸山的家伙吧混账!”不良风不行吧!

他苦恼着一种又可以给对方留下亲切印象但是同时绝对不能失了威信还要得体的方式。

所以最终在丸山推门进来的时候,涩谷先生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热烈的拥抱之后又狠狠瞪了他一眼。

丸山隆平捂着胸口表示受到了惊吓。他望向丸美,丸美给他比了个没关系的手势。真的没问题吧,总觉得很奇怪....

亮从丸山手里接过他买来的西瓜的时候和丸山四目相对,瞬间吓得后退一大步,指着丸山叫起来,“啊!大叔!”

“诶!?”丸山也被他弄得吓了一跳,眨巴着眼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亮拉着信五的衣摆丝毫不放松的继续说,“信五哥哥,这就是那个大叔,那个....呜呜....”

信五愧疚的把亮的嘴捂住拖到一边,顺便对着丸山小幅度鞠了个躬。

好一顿折腾大家才落座,丸山陪着丸美坐在两个小沙发上,涩谷先生和裕子坐在他们对面,剩下四兄弟则挤在长沙发上坐在中间。

丸山趁着环视的时间在心里给每个人对号入座。那个看起来最大的非常有武士感的就是信五哥了吧,旁边矮了很多看起来最好说话的那个是章大君,再然后刚才那个穿着校服的少年是亮君,最后....这是什么?裙子?唔啊是挺可爱.....不过眼神好吓人!诶多,忠义君?啊啊是这样吧.....

他正想开口自我介绍不料涩谷先生突然起身去了洗手间,裕子也回厨房开始准备午餐。出现了!丸美说过的,涩谷家的终极考验——长辈不在的时候能不能好好和兄弟们相处!如果上门的时候会因为有长辈在则谨慎,不过长辈不在的话说不定就会暴露出本性!怎么办啊我不知道说什么话题呀....身侧丸美正在用鼓励的眼神看着自己,丸山不想辜负恋人的期望,硬着头皮开口,“大家好啊,我叫丸山隆平.....”

冷场。大家都看着他等着他的下句。

丸山想了想决定一个个来,他转向信五,“是信五哥对吧,久仰久仰,时常听丸美说起你。”

信五摆摆手,“客套话就不用了,工作是什么?月薪呢?工作地方在哪里?家住哪里?有意向买车吗?结婚之后会让丸美辞职在家吗?你倒是说话呀别傻愣着!”

我也要有机会说呀!丸山内心全是痛苦,他似乎找错人搭讪了,“我是一名医生,兽医,平时......”

“兽医!?”章大几乎蹦起来,“真的?那平时都是给动物看病咯?”

“啊,是,不过大部分是宠物,易感时期也会有动物园找我。”丸山擦了擦脑门的汗积极应话,亮眼尖指着他喊起来,“不许再把鼻涕擦在裤子上!”

“诶,诶!?”

亮起身跑过去指着丸山裤子上的一块深色痕迹,得意的,“你看嘛,刚才那个把鼻涕擦在裤子上的可疑大叔!”

“说可疑也有点.....”丸山多想把时间倒回半小时前抓住那个路过的高中生对他说看呀我擦的是汗哦是汗哦,不过也晚了,身边的安田还在见缝插针的问裸克分子鼠和白面粗尾猿生病的话怎么医治,亮则不停的向信五绘声绘色的描述刚才在路上看见丸山时候的样子,丸美只好两边劝,“大家都别吵啦....真是的!” “可是那个鼻涕呀....”

丸山绝望的把目标转移向看起来很安静的末子忠义身上,“啊,裙子很可爱呢,是自己的吗?还是学校的演剧部呢?”

忠义完全没兴趣的抬眼看了他一下,“忠义的愿望,是长大之后要当灰姑娘。”

丸山差点没一下喷出来,这要怎么,吐槽吗?秉承着尊重兴趣的心情,他还是体贴的接话,“诶,是吗哈哈哈?那也,也不错。”

忠义懒得多说话,对着丸山伸出双臂,什么呀还是想要举高高的吗,果然是个可爱的孩子呢,丸山笑呵呵的放松了心情把忠义抱起来举高高,仰头就看见忠义的小忠义嘲讽的在裙子里忽隐忽现。

丸山的表情僵在脸上。

看见丸山僵硬的表情,小恶魔阴谋得逞摆出胜利的笑容,学着坏人的样子压低声音在丸山耳边小声道,“喂,看到了吧,我家就是这么奇怪的家族,如果害怕的话还是赶快逃走吧,不然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哦。”他觉得似乎这样说就能让丸山害怕然后离开老姐。

丸山却毅然决然摇摇头,把忠义放下来,像是对待成年人一样认真的谈话。“我从来都不这么想,丸美是在这个家族里长大的,我喜欢上她,就意味着我也会喜欢上她的家族呀。再说了,大家都非常有活力不是吗!伯父伯母也好,兄弟们也好,丸美能在这样的家里长大,真的很幸福哦。真的真的!”

忠义本来算准了要让丸山出洋相,这会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憋了很久狠狠的口气说,“绝对不许欺负丑女姐哦,如果她哭的话,我,我也不会帮你的!”语毕立刻逃回房间穿裤子去了。

趁着混乱回到客厅的涩谷先生听见了丸山的话,与裕子对视着点点头。裕子微笑着看着丸山主动走过去把丸美拉到身后,看来是个可以好好保护丸美的人呢。

饭后,丸山这才说明来意,他端正坐好,理了理领带,“伯父,伯母,请把丸美交给我吧!”

丸美幸福得快要晕过去,她挽着丸山的胳膊,脑袋靠上他的肩膀,眼睛四处转着悄悄观察着父母的反应。

涩谷先生端起茶喝了一口清清嗓子,长舒一口气,这才展露笑颜,“那小女就拜托你了。”

大家都纷纷表示恭喜,却也不约而同的在心里轻声叹息,不过在刚才饭桌上也充分感受到为什么丸美会选择丸山隆平,一个真正发自内心爱她的人,又能每天给丸美带来快乐和新鲜感,如果能让丸美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倒是再好不过。加上丸山工作稳定,生活上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况且对裸克分子鼠都能悉心照料的人,对妻子和孩子必定更加贴心。

丸山要回去的时候,信五出门送他,两人并肩走了几步,信五突然开口,“那个,丸山君?”

“是!您说。”丸山疑惑的。

“丸美那孩子,是我们全家的太阳一样的存在哦。嘛,从小就是那个样子,很开朗,不过就算伤心的事情也全部对自己说着'加油,不要输啊'这样的话就过去了,难受也不会找别人说,总是自己闷着,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真的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现在我们把我们的太阳送给你了,不论如何,请让她真正的开心度过每一天,我只有这点要求了。”

语毕信五对着丸山深深鞠了一躬,这才转身离去。丸山望着兄长离去的身影,再一次觉得丸美果然很幸福,家族都这么爱她。

好啦,那她以后的幸福就交给我啦。他望着月亮愉快的想。

两个月后,结婚仪式上。丸美身着雪白的婚纱,挽着涩谷先生的手,一步步从花道中间走过,亮和忠义在后面牵着长长的裙摆,对面登着她的是同样穿着白色西装的丸山和作为伴郎出席的信五。穿着暗纹和服的裕子坐在第一排的位置拿手帕不住擦着眼泪,章大也不住的紧张起来,坐得端端正正的,眼角却也忍不住湿润了。

涩谷先生把丸美的手交到丸山手中,神父开始宣读誓言,新人一字一句清晰道出,语气里满是笃定,就算把后半生所有的幸福赌在两句“我愿意”中,也毫不后悔。

“现在丸山先生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庆祝的铃声响起,在神的见证下两人幸福的亲吻。

亮揉揉眼睛,不禁出声,“真漂亮啊。”

“你说什么?”章大不解的。

“在说丸美姐姐,”忠义插嘴,“今天的丸美姐姐,是最美的花嫁哦!”

【END,想看一个美好结局的可以到处为止了,请您点击右上角的x客户端请点击左上角剪头退出本文。谢谢。】


























“Cut!截止刚才最后一幕,饰演涩谷昴的涩谷昴先生,饰演涩谷裕子的横山裕先生,饰演涩谷信五的村上信五先生,饰演丸山隆平和涩谷丸美两个角色的丸山隆平先生,饰演涩谷章大的安田章大先生,饰演涩谷亮的锦户亮先生和饰演涩谷忠义的大仓忠义先生正式杀青了!”导演助理拼命喊出这一大串的话已经快断气了,周围的staff都站起来鼓掌。

听说一会还要穿着戏服合影,横山只好把已经摘掉的假发重新套了回来,正对面坐着的大仓和涩谷正在对刚才没拍到他的时候拼命往眼里挤眼药水的事情大肆宣扬,无情嘲笑。

“不要把这个当neta说啊,”横山脸皮薄不太好意思,“那个是工作需要......”

“出现了,工作需要的借口。”大仓对吐槽横山这件事情已经得心应手。

“他刚才可努力了,把药水含在眼眶,硬是没让它掉下来啊哈哈哈哈。”涩谷笑得前仰后合,手舞足蹈的给大仓比划。

锦户走过来也饶有兴趣的加入话题,“横山君又怎么了?”

“他刚才可努力的滴眼药水来着。”

“我看见了看见了,还用了手帕对吧,他开场前特地找道具要了手帕,还说‘这样会更有气氛’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横山面对毫不留情的笑声也习以为常,无奈的接话,“厉害吧,我还有在考虑演技呢。”

丸山还舍不得脱掉婚纱高跟鞋站在那让安田帮他拿着手机拍个不停,手机拍完又把相机递给他继续拍。村上和各个工作人员挨个打完招呼之后转回来,看见丸山穿着婚纱展示肌肉,嫌弃的心情溢于言表。丸山干脆把人拉过来一起合影,安田在镜头后面被逗得笑个不停。

“家族的大家,请来集合一下拍张电视剧的纪念照片吧!”

“一,二,三——”

照片上的新娘搂着穿着黄色衣服和短裤的大只儿童笑得很开心,和服打扮的父母站在中间露出绝对不像成熟稳重老人的不良表情,高中生打扮的少年从母亲身后探出头比着小树叉,工人打扮的男人和一个职场西装的青年弯腰在最前面露出开心的笑容。

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这张照片,标题没有太多介绍而是直接引用了这部电视剧的名字。

家族。



















我怎么会让这种文章这么简单就结束呢,呵x

讲真,全员的多拉马和电影真的不再来一发吗!

来自私心写了幕后的作者,拜拜ww!!!


评论(1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