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花嫁 2

昭和风年轻涩谷夫妇的爱情故事(what)



2.

丸美得知父亲对未婚夫的事情认同之后高兴得抱着裕子千恩万谢的蹦了好几圈,裕子拍着女儿的背无奈笑着,“但是不是我的功劳哦,爸爸他也一直非常关心你呢,比起别的事情果然女儿的幸福最重要啊,这么想想就不会再有芥蒂了。”

丸美乖巧的点头,丝毫不掩饰愉快的心情,在母亲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坐下来帮母亲一起准备晚饭。今天晚饭裕子打算做大阪烧,配上健康的蔬菜沙拉和当甜点的布丁。今天信五要留在店里守到晚上,章大被公司的前辈叫去聚餐,回家吃饭的只有五个人。她把平时一直的米量减去一合,大概估测了一下需要去接忠义的时间,如果要做大阪烧的话可能会赶不上呢。这样打算着她侧头看向身边正在努力打鸡蛋的丸美,“丸美,一会可以去接一下忠义吗,妈妈稍微有点忙不过来呢。”

“哦,好啊。”丸美爽快答应,一边打鸡蛋一边偷瞄着裕子的身影,仿佛在心里有时钟一样,不论做什么都井井有条,这么多年,一定也非常熟练吧。丸美打心底里尊敬着母亲,也想成为和母亲一样能流利照顾家人的人,温柔美丽又贤惠的母亲,即使在那个时代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吧。她不由自主的问出来,“妈妈为什么会嫁给爸爸呢?”

“嗯?”裕子有些吃惊的抬头看着女儿,继而莞尔,把切碎的白菜丝装进大碗,这样准备工作基本上做完了。她洗完手,从橱窗里取过一个相框坐在餐桌边,相框里是一张发黄却保存完好的照片,上面身着白无垢的裕子站在昴的身边,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她拂去相框上的灰尘把相框交到丸美手里,撑着脸开始回忆,“是呢,为什么呢,那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呀。”

..........

横山裕子站在电车车厢里,单手提着书包,另一只手拽着电车的吊环。明明车上还有零零散散的空座位她却作出马上要下车的样子一直站在靠近门的地方,惹得司机回头瞄了她好几眼,像是在说“如果不下车的话就不要这样做会让人非常困扰”这样无奈的话。裕子这么一想就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不用说也感觉得到自己耳根发红。她从小就是这样,耳根很软,非常容易害羞,不过今天说什么也要忍下来。因为今天是那个一周一次的日子。

那个时候日本的经济刚刚有所好转,人们沉迷于泡沫经济带来的浮华表面,一时间社会风气也发生着悄然的变化,出现了非常多融合了西洋打扮的摩登女郎,传统女性绝对不敢轻易露出的身体部分也一点点展现在世人眼里。但是那样的时尚对于女学生还是太早了,裕子能尽全力大胆的无非就是把膝盖以下的裙子提到膝盖上10公分,再把一鬓的发别到耳朵后面用镶着廉价水钻的发卡别好,这样就有些成熟女性的感觉了。这是裕子的想法,所以自己规定了每周一定要有一天这么打扮。不过也只是在回家的路上和电车上这么做,下车之后要赶快找地方把发卡取下来,裙子重新扯到膝盖以下再以乖乖女的形象回家。

裕子家的家教非常严格,对于裕子的衣着举止都从小就有严格的规矩,父亲认为女孩子就应该有女孩子的样子,要求裕子学习学习针线料理,花道茶道,衣服都要按规矩来,尤其裙子,绝对不许露出膝盖,对于裕子的学习和兴趣也不关心。“女孩子总是要出嫁的,到时候你就会觉得这些才是最重要的。”每次听到父亲这么武断的说,裕子都会小声吐槽“真啰嗦呀”,横山太太这时候就会给裕子使眼色,“被爸爸听见就糟糕了哦。”

横山太太虽然也不太赞成横山先生的做法,但是却也找不出可以反驳的地方,她只能无奈的拜托裕子“对不起呢,但是还是按爸爸说的做裕子以后的生活会轻松一些哦。所以拜托了。”

被这么拜托之后裕子也无话可说,只能尽量在家里和父母面前做一个乖巧安静的女孩子,可是谁又能管住她早就被这个多彩新世界吸引的心呢?坐电车里就能看见街上越来越多的木板屋被撤去,水泥筑成的高楼拔地而起,街上会有人奇怪的人时不时扛着很大的播音机大声唱着听不懂的歌,电视是早就开始播彩色的节目了,尽是些漂亮的人在电视上演着“这一生不会再爱上其他人”的连续剧,人们模仿着电视电影里的主角的造型,尽情享受这个纷繁乱世之后的美好时代。裕子也从同学那里听到了很多事情,她憧憬着这样新奇有趣的生活。

裕子下车的地方有一片建筑工地,听同学说那个地方常会有相貌英俊的小哥在那边帮工,烈日骄阳,他们干活累了就会脱下工服,把晒成小麦色的皮肤尽情展示出来。裕子因为遗传母亲的浅色素,皮肤一直是牛奶一样的雪白色,无论如何也晒不深,她一直对深色皮肤看成是健康的代表,加上年轻人朝气青春的身体。她总会在经过工地的时候脸红心跳的偷瞄上一阵。

今天也是特别的日子,裕子鼓起勇气把裙子一气提到刚刚遮住臀部的程度,衬衫也解开了蝴蝶结的两颗扣子,平时扎进裙腰的下摆也随意的散出来,头发好好别起来了,看起来很像电视上演的坏女孩。可是谁又知道我其实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呢,裕子美滋滋的享受着这样的反差,自信的迈开步子向工地附近走去。

悲剧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她正靠近那个附近的时候,一个急匆匆的提着水泥桶的人迎面冲过来,恰巧不巧偏偏那个人来不及转弯,恰巧不巧裕子也吓呆了不知道躲闪,恰巧不巧,撞了个满怀。水泥桶在空中划出半道不那么好看的弧,把裕子从脸到脚溅了一身。灰色的水泥顺便把裕子从白雪公主变成灰姑娘,简直糟透了。她低头看看裙子和衬衫,都被水泥糊成一片,这下回家绝对会被指责的,而且难得的好心情也全部作废。

那个大叔慌忙扯下脖子上的毛巾急急的往裕子脸上抹,裕子稍微一迟疑还是吃惊的避开他的手,刚想发作:“你想做什.....”

“快点!”大叔突然大喊一声把裕子吓了一跳,只能呆呆坐在原地任男人给自己擦脸,裕子睁着眼睛戒备着,对方则认真的一下一下在裕子脸上抹下灰色水泥,一边往毛巾上倒水清洗。这样近的距离让裕子才能看清“大叔”的真面目——一个约摸20出头的男子,身高还要比裕子矮上一点,体格娇小清瘦,但是腹肌倒一点不含糊。脸上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已经快占去三分之一的距离,被那样认真的凝视,裕子的眼神不自觉躲闪开。

“请不要乱动,水泥这种东西啊,在凝固之前洗干净就没问题,等它干了的话脸会像地一样硬哦。”

“诶——”裕子吃惊的感叹,对方有些低沉但是非常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情绪非常平静,和刚才大喊的判若两人,她只好不再乱动,仰着脸让男人给她擦干净。

男人反复擦过几次之后仔细端详了一会,这才满意的收回毛巾,“好了。”

“谢谢您。”裕子起身拍拍屁股后面的灰尘,衣服和裙子上的东西还是弄不掉,如男人刚才所说已经有点变硬了,不过只要脸没有变成地一样就好,衣服的事情,裕子小小声叹息,肯定会被骂的。

男人看出裕子的心事,慌慌忙忙补充说,“不要担心,我已经帮你把表面的部分都弄掉了,剩下的等它完全干了之后揉揉就能掉渣下来,你把渣清理完再用水洗干净就好了。虽然有点麻烦,不过不是完全没办法啊。”

裕子勉强的应声,心里暗记着清理方法,打算回去偷偷告诉佣人。

风吹乱了女孩的头发,夹得松散的发卡落在地上,男人先一步弯腰捡起放回女孩手里,迟疑了一下,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把小巧的木梳,像是当时流行的款式,大小刚好可以塞进化妆包里。男子把梳子递给裕子。“作为把你衣服弄脏的赔礼,喏,请收下。”

那是一把打磨得非常漂亮的梳子,齿柄之间连接自然,每一道齿都工整极了,手握的地方还刻着一个奇怪的眼睛花样的凹槽。裕子习惯性放到鼻子下闻,那个时候流行用香薰把梳子熏出香味,这把梳子明明这样精致却没有任何味道。

“这是我,自己做的。”男子不好意思的笑笑,“父亲教我的,这个还没来得及上香,你不喜欢的话我就.....”

“我很喜欢,”裕子生怕他后悔把东西收回去,连忙攥好,她其实不喜欢梳子上的香味,每次闻起来都会觉得浓郁得头疼,这样的刚刚好。

看见裕子愉快的笑容,男子也放下心来,他打量了裕子一会不由自主的开口,“真漂亮啊...”

“嗯?”裕子正把发夹往耳侧夹,听他这话不自觉放慢动作,“这是母亲送给我的......”

“我是说你啊,这样好看的人我从来没见过呀。”男子笑笑,平时裕子可能觉得这样说让自己生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男人的话非常真诚让她完全生不起气,反而还有些高兴。她羞赧的低头,正好可以让齐肩黑发遮住脸颊,“谢谢。”

只是这样匆匆一面之缘,裕子后来再也没见过男人。但是男人送给她的梳子她却一直带在身边,一把没有任何气味的梳子,朴实却非常漂亮。裕子毕业之后来到父亲安排的公司里做一个文员,工作空闲的时候她总会拿出那把梳子梳头。柄处那个独特的眼睛花样总让裕子想起那时候的那个温柔的男人。

所以,四年后当她再见到涩谷昴的时候,一下子呆住了。

公司举行的联谊,本来没什么兴趣的自己被同事说服带了过去,落座抬头却恰巧与对面的人对视,一瞬熟悉的感觉涌起,“啊!您是?”

涩谷见裕子这么吃惊的表情稍楞了一会,不过女子白皙的皮肤让他的记忆一下被唤醒,“原来是你!那个时候的那位小姐!”

身边的同事都很感兴趣两人认识的事情,不过尚还羞涩的两个人都选择缄口不言。涩谷想她应该不希望自己当时的糗事曝光吧,裕子则想那样奇妙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吧。她从化妆包里抽出梳子,双手递过,“这个,您还记得吗?”

涩谷接过梳子,触感不如刚做好时光滑,清漆被用得有些掉了,想不到这么久了这位小姐竟然还留着这把梳子,“记得,真不好意思当时的手艺这么差劲,让您见笑了。”

裕子笑着摇摇头,宝贝的把梳子重新收好,“没有那种事,我非常喜欢。说起来涩谷您还在做这些木工吗?”

“没有,我现在在工厂工作。”涩谷一口饮尽杯底残酒,苦笑着答。泡沫经济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工厂也是债款累累,估计也撑不了多少时日,最近已经在为下一份工作发愁了,听裕子提起他才记起父亲传给自己的手艺。离开地元大阪来东京的时候父亲嘱托,“如果以后吃不上饭了,拥有手艺是饿不死的”。他也有了想复兴祖业的意思,也许这也是一种出路?

两人借由重逢契机,不久就正式交往起来,涩谷喜欢裕子非常有情有义的性格,答应的事情一定做到,“而且不像那些只为了钱的女孩子们,很真实。”裕子听了捂着嘴笑得欢,“那样的话不就像陪酒小姐一样了吗?”

她喜欢涩谷的真诚,待人接物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地位改变自己的态度,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但是意外的有趣。她沉浸和涩谷的恋爱之中,休息日一定会早早起床梳妆打扮匆匆离家,到很晚才回来,不时会对着电影票根傻笑。笑容在裕子脸上多了,父亲的担忧却也变多了。他已经给裕子定下一桩相亲,却意外得知裕子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件事。

“裕子,那是个怎样的人?”

“嗯?是个非常好的人哦,很有趣,笑起来也非常爽朗。”裕子努力把嘴里嚼着的蔬菜咽进去才回答父亲的问题。

横山先生皱眉,“我不是说那个,那小子在做什么工作?”

裕子这便不敢吱声了,她知道涩谷工作的工厂已经在遣散工人了,涩谷下一步计划是开一间木工艺铺子,现在正在拼命打工赚回店铺的门面费。说实话这一定不是爸爸希望的安稳的工作,不过裕子心里总有种隐隐的预感,涩谷会成功的,他是个非常固执而且坚韧的人,决定的事情绝对会做到。

横山先生看着女儿沉默,心下明白三分,他轻松的摆摆手,“那种男人有什么好,不能给你一个安定的未来,还是不要做梦吧。过几天去和那位菊正宗先生好好聊聊,他是位医院的公子,学识渊博,而且相貌也很英俊。”

裕子气急正想争辩,横山夫人按住她的手腕,悄悄摇头。裕子咽下这口气,往嘴里多扒了几口饭,鼻子却忍不住发酸,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她那天晚上和涩谷约好一起去涩谷决定的店铺位置看看,也没有去,一个人闷在被子里,任泪水打湿床单。到此为止了吗?父亲的命令是绝对的,她不可能拒绝。脑海里浮现出涩谷拥着她说一定会给她幸福的坚定样子,这样的男人,真的不能拥有成功吗?

裕子那之后都没有再出过门,直到被带去见那位菊正宗先生的时候还是怏怏的,脸上化上精致的妆,穿着贵重端庄的和服,被打扮得像是日本娃娃一样的裕子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也很少主动与对方搭话。

菊正宗与裕子约在一家很高级的洋食店用晚餐,裕子依然闷闷不乐,猝不及防一个身影从转角冲出来,拉着裕子的手就开始疯狂的往反方向跑。裕子穿着厚重的和服根本没法快步跑,木屐在地上敲击出急促的声响,步子太小险些绊倒。涩谷匆匆回望发现横山先生派来保护裕子的保镖已经快要追上来,干脆一咬牙把裕子横抱起来往人多的地方冲去。七绕八转冲进一家商场,在那里涩谷把自己钱包里一半的钱掏出来,挑了几件款式普通的衣服让裕子换上,又在出商场门时给裕子带上口罩。这样总算才躲过一劫。

裕子惊魂未定,“你怎么会?”

涩谷也气喘吁吁,努力顺过去来咽下口水,认真望向恋人的眼睛,“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是,认真的,裕子,我们离开这里,去大阪吧。”

“诶?——”裕子不可置信的,逃婚?这样离开之后,可能真的,就再也回不来了。她踌躇着,心里却有点心动。

涩谷有点着急,一急则直接半跪下来,“裕子!和我结婚吧!我已经认定非你不可了!我们去大阪,那里还有我老爹留下的一个住处,店的事情也会比较好解决!”他生怕自己的诚意感染不了裕子,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车票,“这个,这个是去大阪的车票!三点就开车了!我这不是冲动之举,是我思考再三的结果。裕子,和我一起走吧,我保证,用我的一生,那个,就是,让你,幸,幸福!诶......”

话音未落裕子已经扑进他的怀里,眼泪不住的从眼眶滚落,沾湿了涩谷胸口的衣服。这个根本不会说情话的男人这个时候结结巴巴的话却让裕子觉得这是世上最动听的情话。因为相信着涩谷的决心,裕子也带着对父母的愧疚和决心与涩谷一起奋斗的心情,跟着涩谷登上去大阪的列车。那之后的几年非常难熬,资金不足,涩谷每天带着制作的小样一家一家登门推销,裕子则带着刚刚出生不久的长男信五四处帮别家人洗衣服,即使是这样,两人也心照不宣的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年后,因为经济浪潮让手工业重新焕发生机,涩谷家的木工店也变得小有名气,不论是大件家具还是小件工艺品,每一样东西都倾注了涩谷十分的热情,住在镇上的人有需要第一反应都是光顾涩谷的店铺,也正因如此,家境稍微富裕了些,裕子也辞掉麻烦的工作一心一意在家相夫教子。也许是看到涩谷的成就,横山夫妇终于松口同意了这门婚事。

“然后就慢慢变成现在这样了。”裕子喝了口水轻描淡写的结束了讲述。丸美早就拿起纸巾哭个不停,没想到是这么感人的故事,“那当时爸爸是怎么知道你被逼着相亲的呢?”

“这个嘛,”裕子神秘一笑,“是你外婆告诉爸爸的哦,她自始至终都站在我这边,这一点真的要好好谢谢她。”

“这样啊,”丸美若有所思的,“不过,为什么突然外公外婆就原谅你们了呢?这种事情在当时可是大事件呢。”

“可能是父母心吧。”

“嗯?”

“无论如何,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他们思考的出发点是绝对不会害你的,只不过可能有时候无形中与你的想法相悖。矛盾是会有的,不过最终还是会原谅的。我那个时候是非常任性的,不过还好你爸爸他也很争气,这才让外公外婆放心下来,确认就算是个穷小子也可以给女儿幸福。我想你爸爸也是一样的想法,不过其实比起安稳的生活,你爸爸也希望那位先生能让你幸福吧。所以,明天要加油哦,希望他不要让我们失望才好。”

丸美撒娇般靠上裕子的肩膀,大声回答,“是!”







TBC.

好长啊,天哪。我在写什么玩意(捂脸),感觉这话在煨鸡汤x 下集见家长,然后就剩番外了。下一篇画风会变回平时的段子风请放心(不)。那,拜拜!!ww

评论(2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