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花嫁 1

看了cm对涩谷一家人的脑洞根本停不下来,all丸(鬼扯什么)的故事,丸美姐姐要出嫁啦大家怎么看呢x







1.

当丸美告诉大家这个消息的时候,涩谷昴先生正在桌边看报纸,涩谷裕子正在清洗着晚餐的盘子,长男涩谷信五和弟弟涩谷章大一起修理着坏掉的录音机,涩谷亮则和9岁的涩谷忠义抢着游戏机的手柄。

总之没人在听我们的女主角涩谷丸美小姐说话。

丸美撇撇嘴,又大声重复了一遍。

“我说,这周末我要把男朋友带回家来啦!”

一瞬间好像周遭的一切都停止了,大家都忍不住把视线移向丸美,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这也是当然,自小一直没什么桃花运的丸美居然有男朋友了?而且竟然已经发展到可以带回家的程度了?

其实丸美也不像是个离桃花那么远的人,长相漂亮,身材好,继承了裕子太太的美丽标致,应该算得上是个难得的美人。只可惜丸美家里尽是些兄弟,自小随男生们一样性情豪爽自由的丸美,度过青春期之后才开始得知恋爱为何物。“因为啊,和男孩子在一起不就是理所当然的像家人一样吗?”

对于丸美小姐天真的疑惑,她的同事安子失望的扶着额头,语塞良久,还好顿悟还不晚,我们的丸美才26,距离30大关,还有,4年。

听说爱笑的女孩子运气都不会差,正当丸美拿着手机坐在m记对着搞笑艺人视频一个人捂嘴傻笑的时候,桃花运就像是艺人抖出来的包袱一样,结结实实砸在她面前。

“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个温柔又稍有些甜腻的男声从头顶传过来。

然而丸美,嗯,没听见。她正带着耳机笑得花枝乱颤。

丸山隆平无奈的笑笑,端着餐盘四下张望了好一会儿,这家店在涩谷中心的繁华地段,今天也是座无虚席,眼下只有这个女孩对面空着座位。怎么办呐?丸山歪着头打量着女孩子,微卷的棕色长头发,笑起来眼睛像是弯起来的月牙,在这么多人的地方竟然可以丝毫不顾忌周围人的想法,直率的傻笑,真可爱啊。

丸美笑得差不多了,抚了抚胸口,咬下一大口汉堡抬头的时候,一个笑容像是太阳一样的男人正看着自己。心跳不由得加快,丸美睁大眼睛和那个男人对视着,糟糕,脸和身材都是我的type呀,难道说,这就是命....

“不好意思,刚才看你太投入了就没好意思打扰你,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男人的声音打断了丸美的妄想,她红着脸晃晃脑袋低下头,并腿坐直,“可以!请,请吧!”

丸山坐下来把托盘搁在桌上,轻轻锤了锤有些酸痛的胳膊,拿起番茄酱包用嘴咬开,慢悠悠的往薯条上挤。注意到对面传来有些羞赧却热切的目光,丸山抬眼却正好撞见丸美急急收回眼神,冒冒失失的端起可乐猛吸一口。难道说,她是在看我吗?丸山心里暗喜,咬着薯条努力自然随和得向她搭讪。“你好,刚才看到你很开心的表情呀,在看什么?”

说话了!那个超帅气的人跟我搭话了耶!丸美心花怒放,但是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也装作自然的把鬓角一缕发丝别到耳后,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艺人桑的视频,因为太入迷了,让您站了那么久。”

哇!女性这么做会心动的动作No.1,别头发,出现了!原来真的会有女孩子这么做啊,现场看真的好棒!丸山也不希望自己莫名的兴奋被这位小姐发现,于是也作出潇洒的样子往嘴里扔了根薯条,可是我们的丸山先生是一紧张就容易出差错的类型,薯条连着番茄酱完全不给面子的直接落在裤子上。正在他尴尬得满脸通红时,丸美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抽出手帕探身子过去递给他,“没事吧?”

“没事,啊谢谢。”丸山愣愣接过手帕擦着裤子,丸美关心的神情,自然流畅的动作,仿佛二人不是路人而是已经交往多年的情侣一样。丸美愣了一会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热情过度,红着脸不停摆手,“啊,那个,母亲从小就这么跟我说,翻掉的酱汁一定要立刻擦掉....”

女孩慌张解释的样子彻底让丸山动了心,接下来的近五个小时,两人就在m记里聊了整整一下午的天,意外的发现彼此兴趣爱好都非常合得来,从喜欢的食物,服装风格,再到动画,日常行程,甚至还聊到某大热偶像组合。

“那个组合丸山先生也喜欢吗?”丸美咬着吸管吃惊的睁大眼睛。

“是啊!很新奇吧,虽然是男人却也很喜欢他们啊,总觉得很棒啊?帅气又很有趣。呐,涩谷小姐最喜欢哪个成员?”丸山好奇的看着丸美。

“那个嘛,”丸美故意作出思考的样子,假装自然的从包里掏出一个迷你的橙色钥匙扣得意的晃晃,“锵锵——绝对是橙色的吧!”

“啊!一样啊!”丸山脸颊上的苹果肌因为兴奋变得红扑扑的,他拿出钥匙圈向丸美展示了一模一样的钥匙扣。

“那....1,2——”

“PANG!”异口同声。

傍晚的夕阳暖烘烘的照着两人愉快的笑容,本应该平行的两条线在这个奇妙的空间里被无限拉近重合,那天丸山送丸美回家的时候鼓起勇气要到了女孩的mail地址,之后从mail开始,每天都会在m记见面一起吃午餐,下班之后也频繁约会,一个月之后丸山说出了交往的请求,一年之后提出了结婚。丸美看着手上的戒指感动得直接扑进恋人怀里,丸山温柔的俯身吻去她眼角的泪,小声在她耳边说了我爱你。

“后来呢?没有了?”信五手上的西瓜举了半小时还没啃上第二口,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这个浪漫的故事里了,不过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妹妹都要结婚了自己还依然单身,想想只能唏嘘不已。

章大挨着涩谷亮一起认真听着,眼里隐隐有泪花,真是不错的故事呀。

亮眼里也有泪花,他很想睡觉可是老姐的话没讲完他不好意思自己回房,只能不停打哈欠。

忠义则一直背对着沙发假装玩着小火车,其实丸美说得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好不爽,丑女老姐都要嫁人了,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丑女和他抢鸡腿了(忠义以为出嫁就再也不会回来了),自己也再也见不到丑女了,鼻子酸酸的,想着想着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

裕子抹了眼角的点点眼泪,眼眶已经湿润,她打量着女儿,终于丸美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呢,作为母亲真的感到非常欣慰。她回头看着丈夫,涩谷先生抿着嘴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

“爸?”丸美注意到了父亲的情绪,“我周末把隆平带回来可以吗?无论如何也希望爸爸见见他。”

“哦,嗯。是啊,是该见见他了,嗯,就这么决定吧。”涩谷先生答得支支吾吾,摘下眼镜轻轻按了按太阳穴,站起身宣布,“那周末谁都别出去了,大家一起见见丸美的未婚夫。就这样决定吧。”语毕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唉开什么玩笑啊,周末我还和朋友约好要去踢球呢,这下不就要道歉了嘛。”亮皱眉无奈的小声抱怨着。

“小亮,家族的事情和朋友的事情哪个比较重要?”章大拍拍亮的头。

“家族.....”亮低下头不耐烦的回答,语毕又不服气的反问,“那家族和潜水世界哪个重要,家族吧?那我今晚要去章大的房间睡觉!你不许看潜水世界哦!”

“咦——!至少要叫我哥哥呀....”

章大就这么跟着理直气壮的亮回房间了,丸美不知所措的看着信五,信五拍拍她的肩对着涩谷先生离开的方向努努嘴,示意她安心。“爸都这么说了肯定是赞成的呀,你别担心啦——哟!小忠!要睡觉了哦,你哭毛啊,谁欺负你了吗?”

忠义骑在信五肩上,不停揉着红红的眼睛,委屈的看着丸美,突然做了个鬼脸,“丑女,我最讨厌你了,呜呜....”

丸美更委屈,疑惑的指着自己,看着信五把小忠义也抱回房。家人的反应大概都是支持的吧,但是爸爸.....她看着楼梯的方向,涩谷先生平时一定会说些有趣的话来缓和气氛,可是今天怎么看也是不对劲。裕子看出女儿的困惑,倒了杯茶水塞到她手里,“丸美早点休息吧,爸爸的事情就交给我,好吗?”

“嗯。”丸美叹了口气,惴惴不安的端着杯子也回房了,睡前给丸山发了mail,把编辑内容改了又改,最终还是选择把“爸爸态度不明朗”这句删掉,只留下一句“一切都非常顺利哦,大家都在等着你的到来哦。”,点击发送,然后闭上眼睛。拜托了!绝对要顺利起来啊!

“我可以进来吗?”涩谷先生正泡在浴缸里发呆,抬眼看见裕子只裹着一条浴巾站在门口笑着看着自己,纤长白皙的腿跨过门槛,提着浴巾压在胸口蹲下来把手伸进水里试着水温,即使已经年逾50也保养得非常好的皮肤在有些昏暗的浴室里似乎能发亮。涩谷从浴缸里舀出几勺水,又就着木瓢把头发浇湿,向来用发胶固定得整齐的发型被水冲回原来的模样,他往旁边挪了些,为妻子腾出位子。

裕子坐下来把身体浸在热水里,惬意的舒了口气,她望向依旧有些沉默的涩谷,斟酌再三还是直接开口问了,“丸美的事情,孩子他爸怎么想?”

“你问我怎么想也没有用啊,我的想法也不会改变那孩子的想法,”涩谷也叹了口气,把搭下来的前发撩到头顶露出额头,突兀的开口问,“裕子,丸美今年多大了?25?”

“26了哦。”裕子回想着26年前生下丸美的时候,再到丸美长大,好像只是上个月的事情。她不是不能理解涩谷的感受。

丸美出生时,涩谷家正是在举步维艰的时期,那会信五也还小,涩谷每天在外一家一家推销自己制作的木工艺品,晚上回家还要花时间练习,裕子则一边照顾信五一边在外帮别人洗衣服,非常辛苦。丸美的出世无疑是给家庭带来的负担,可是那也没办法改变,这个小生命既然来到人世就要好好负责,涩谷决定拼死也要给家人安定的生活,当他满面疲惫抱起丸美的时候,小婴儿却突然笑了,非常可爱非常温暖的笑容。可以说也就是因为这样的笑容让涩谷夫妇拥有了幸福的力量,这样支撑着涩谷家走过低谷。章大出生之后,涩谷先生的店铺也已经有了起色,现在也算是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自营户。丸美长大之后也依然是个会给人带来温暖的孩子,活泼开朗,加上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如果丸美不在了该会多寂寞啊。

涩谷也明白,孩子长大了也是该拥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他打心眼里为丸美高兴,但是一方面舍不得,另一方面对未来要娶丸美的家伙也非常担心,听起来是个相当轻浮的男人,这样的人能给丸美幸福吗?

裕子坐在小凳上给涩谷擦着背,海绵就着泡沫在涩谷已经有些弯的背上漾出雪白的花,“孩子他爸,我们不如信任丸美一次看看?”

“嗯?”

“丸美也大了,作为社会人也有自己的判断标准,我们担心太多也只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看待丸美的事情不是吗?但是丸美真正想要的是不是这些呢,我们也不知道啊,”裕子边说边舀着水把涩谷身上的泡沫一遍遍冲干净,认真的看着丈夫,“再说,那个丸山君具体是怎样的人我们也没见识过不是吗,如果丸美觉得和他在一起幸福的话,那样不是也很好吗?两个人的感情大于一切,孩子他爸你也应该最明白了呀。”

涩谷点点头,是啊,还有什么比孩子幸福更重要的事情呢?他望着眼前的妻子,心里满是感激,一路以来不离不弃,还为自己带来了一个美满的家庭,从以前开始就是个温柔又坚强的女人,明明幸福的意义自己也最清楚啊。

他认真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听听那孩子的恳求的,如果他值得托付的话。”

TBC.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下次更新估计会是爸爸妈妈年轻时候的故事(谁要看),可能还有番外篇,写写其他几个兄弟的事情。好啦,拜拜!www

评论(1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