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仓昴】一个童话故事

* 有个基友说想看一个童话故事
* 世界观庞大思维混乱文笔...那是什么我不知道
* 只是个段子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久,反正每一个童话开头都要写,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片神奇的森林里孕育着一群神奇的生物,像是会说话的花,会傻笑的鸡,会打喷嚏的猴。

没有人教,它们天生就拥有着这些特殊的技能,在危机时刻足以自保。

可是总有些例外,比如这只住在山谷里,名叫okura的绵羊,它身为一只羊,却不会,翻白眼。

“这不行!你这家伙是羊啊,为什么连白眼都不会翻?”一只叫ryo的黑山羊说,它是okura最好的朋友,但对于okura实在学不会翻白眼这件事非常计较。

对于绝大多数的羊来说,翻白眼是必备技能,就好像鱼不会游泳,鸟不会飞,羊怎么能不会翻白眼呢?

okura心里委屈,这又不是它的错,它太难过了,所以吃了比平时还多两倍的草。

ryo无奈的看着它,虽然很毒舌可是非常善良的黑山羊一撅蹄子踹了绵羊一脚,“看着,我再示范一遍,这遍你必须认真看啊。”

黑山羊ryo,认真的翻了个白眼。

绵羊鼓着腮帮子,嚼,嚼,嚼。

然后狂笑起来。

“咩咩咩!哈哈哈!咩咩咩!哈哈哈!咩咩咩!哈哈哈!”

太好笑了,okura笑得嘴里没嚼完的草都掉了出来,混着口水落到地上“啪嗒”一响。

ryo觉得无比的羞耻,它忍住羞耻心这么卖力的教,结果一点回报都没有还被嘲笑,它的脸气得通红,不过并不能看出来。

它气得抬脚就,额,什么也没做,然后就看见白色的一大坨自己向山谷里滚下去,呈加速度不断向下,就看不见了。

哇,我什么时候会的气功,好帅啊!

ryo觉得自己可能离成为今年的love supergoat又近了一步,然后瞬间忘记了okura的事情,自己开心的踏着轻快的步伐回家了。

再说okura因为笑得太过忍不住在地上打起滚,可是羊怎么能打滚呢,身上堆起来厚厚的羊毛把身体团成一个雪白的大球就这样直接滚了出去,所幸没有受伤,可是当它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四周的景色自己已经不认识了。

完了迷路了,我肯定回不去了,我肯定会被妈妈忘记,我肯定要死了,对不起了,妈妈,我注定不能成为涮涮锅了。

它悲伤的这么想着,干脆就不起来了,如果要死的话还是躺下比较舒服。

okura扭头看着周围的景色,这里可能是山谷里面的一片浆果林,只有几棵树正好把它围在中间,树与树之间隔着成片的灌木丛。

风景还不错,okura想,死之前还有浆果吃。

冷不防的,耳边传来一声巨吼,“喂!你谁啊?”

okura“咩”的一声受到惊吓,站起来四下张望,咦,没有动物在啊。

“这里!你看哪呢混蛋?”

哦?真的有声音,可是在哪....

“可恶,小心我把你烧成秃子啊混蛋!这里,下面!”

骂骂咧咧的声音似乎从底下传来,okura连忙低头,却吃惊的叫出声来。“咩!”

那是一只很小很小很小的小猫,okura是巨绵羊族,身材本来就很大,而眼前这只小猫却比普通的猫还要小,像玩具一样漂亮,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毛茸茸的尾巴耷拉下来,它坐在那一动也不动,就这么和okura大眼瞪小眼。

“好可爱。”okura感叹出声,忍不住低头凑过去,“你几岁了?”

“34!”从小猫嘴里发出了刚才听到的恶劣大叔的声音,它不耐烦的一抓扒开绵羊的头,懒得舔毛粗暴的猛摇头把身上的毛甩干净,“你是个什么啊?”

“绵羊。”okura有点遗憾的看着可爱萝莉变成奇怪大叔。

“哦——没听过!”猫理所当然的说。

好不爽啊。okura心想。

猫又仔细打量了okura,竟然直接转身走了。眼看着天就要黑了,灌木丛里传来不明生物的嘶吼声,这太可怕了,okura条件反射连忙一个箭步跟上去。

猫察觉到有动物在跟踪它,正想转头来个侦察式捉贼,可是贼太无趣了根本没想躲,大摇大摆的跟在它身后,还问它,“怎么了?”

这不是怎么了的问题吧?猫觉得可能自己跟不上这个绵什么羊的思路,“你,那个,干嘛?”

“天要黑了,我要跟着你。”okura老老实实回答。

“哈?我回家哦!” “那我就跟着你回家。”

“那我去洗澡?” “那我跟着你洗澡。”

“那,那我去找母猫野外OOXX!怎么样!” “唔啊好糟糕!最差劲了!”

“......”

猫被这只羊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okura就这样被这只叫subaru的猫带回了家,说是家其实只是一棵大树的树根,掏空之后建成的小房子,okura拼命从门里面挤进去却根本做不到,门刚刚只能撑进它的肚子,泄气的小绵羊歪倒在房子外面,目光死。

subaru从窗户看着外面挺尸的动物,幸灾乐祸,“我就说你进不来吧,回去吧,回去吧,你妈妈会担心的。”

okura摇头,“回不去了。”

它把自己悲催的经历生动形象的讲述了一遍,它的叙述里,自己变成一只坚强勇敢的羊族英雄,被朋友背叛,被亲人抛弃,最终流落至此,无处可去。

它撅起屁股给subaru看被ryo踹出来的小脚印,“看见了吗,这是勇者的象征,这个印记是我父亲传给我的。”

subaru歪着头认真听,十分感动,然后把小羊关在门外自己睡觉去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绵羊干脆就在小猫家门口住下了,开始的时候小猫还会挠小羊让它滚开,后来早上醒来的时候,okura就会看见身边放着几颗小浆果,再后来浆果越来越多,甚至有一天还发现在浆果堆底下几个小小的肉球印。

每天找subaru聊天成了okura必做的事情,它会和小猫讲起以前的生活,慢慢的就忘记了勇者这个设定,当subaru听到它不会翻白眼的时候,爆笑起来,还在地上狠狠跺起了脚。

okura委屈,“有什么好笑的。”却忍不住跟着一起笑出声,那之后浆果森林就出现了传说,听说森林深处有吃人的妖怪,每天饭点会发出跌宕起伏的笑声。

subaru揪着okura的羊毛没回答,“你的毛该剪了。”

确实,毛茸茸的羊毛把okura裹成一只大球,都快看不清脸了。

于是subaru就削尖指甲,趴在okura身上,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开始剪起毛来。雪白的羊毛如丝绵,锋利的指甲咔嚓响。

“好了?” “嗯。”

subaru坐在羊毛堆上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虽然长短不一,参差不齐,甚至还因为剪的太多露出了肉色的皮肤,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

它把羊毛一点一点的搬回屋子里,okura好奇的看着它搬,“你喜欢这些毛吗subaru?”

subaru把羊毛一点一点铺满房间,答非所问,“冬天要来了。”

okura抬头,树叶逐渐掉落,风拍在身上有点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因为太暖和了都没有察觉到冬天要来了,现在失去了羊毛才觉得冷。

“subaru,我....”

“你走吧。”小猫倚着门框,和第一次见的时候一样耷拉着尾巴,脸上看不出表情,“你该回家了。”

它刚才没说出来的是,你如果不在了,我会很冷。

okura凑近subaru,哀戚的咩咩叫两声,弯腰用下巴怂了几下小猫的脑袋,小猫不满的喵了几声,转身回房,谁也看不出的迟疑了半秒,大力关上了门。

“我还能来找你玩吗?”

“可以啊。”

subaru能听见自己清晰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撞击着胸腔。

可是okura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清脆的蹄声踏着冬天的枯叶越来越远。

subaru再也没有见过okura,那只小绵羊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从它生命里消失,只有暖暖的羊毛毯子带来的温存才能让它想起种种美好。

看完这个故事,我们明白了只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

哦我乱说的。

okura回家后刻苦读书发明了一种叫因特网的东西,它和subaru每天远程打游戏,没事还会跑去subaru家玩。哈?你问怎么去,因为它们家住的很近啊,一开始就写了“住在山谷的叫okura的羊”啊你没认真看吗?

反正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我什么都没懂,反正不要逼着羊翻白眼就对了。

拜拜!






评论(3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