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丸雏】今晚月色真美

*一个治愈的段子





丸山隆平听说文人的告白都是很含蓄的。

“夏目漱石在教学生把I love you翻译成日文的时候写成‘今晚月色真美’就可以了。”

丸山隆平读着这些名家的趣事,若有所思。

原来如此,这样含蓄的表达就能委婉的说出心意了,而且很浪漫啊。受教了。

所以他这天把他青梅竹马的村上信五叫出来,找了附近环境优美的小公园,一起坐在秋千上,看月亮。

可是今天天上他妈的根本就没有月亮!

哦,天哪,失算。丸山隆平懊悔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为什么每天都有先好好看天空再出门的习惯今天就忘记了呢?

村上信五疑惑的看着丸山隆平自己一个人表演起了电影里的苦情男主,敲脑袋,崩溃脸,再敲,再崩溃。

“你搞毛?”村上信五不客气的问。

丸山隆平瞟了村上信五一眼,又低头把眼神收回来,害怕的咽下了口水。

太吓人了,八重齿在闪光。

不行,只能硬着头上了。

丸山隆平一抹刘海,把头发都撸到头顶,作出深沉的样子,脑海里浮现出电视上那个什么村什么哉的样子,一手还插着口袋,一腿在地上来回蹬摇晃着秋千。

“信五,今晚月色真美。”

村上信五觉得太尴尬了,这话他根本没法接,抬头看看天空上面连只鸟都没有,哪里来的月亮?他复杂的看着丸山隆平很入戏的样子,又不好意思打断他,吱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哦。”

嗯?不该是哦吧?这个时候被表白的人不应该幸福的捂住嘴扑进自己怀里吗?丸山隆平非常郁闷。

哦这不怪他,村上信五没看过夏目漱石的故事,也不知道今晚月色真美的含义,更何况,丸山隆平根本就不该把他代入女主。

可是他没有意识到这些,只能僵硬的站起来,一脚踩在秋千上,对着村上信五伸出一只手,弯起眼眸深情的望着他。

“信五,今晚月色真美。”

这怎么还上瘾了呢?村上信五想了想丸山隆平没加入戏剧部啊,为什么一直对自己说奇怪台词,还有信五,那是什么称呼,干嘛突然这么叫明明以前没叫过的啊?

他正在想的时候丸山隆平等不及了,直接走到村上信五身边,拉起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口,另一只手揽住村上信五的腰使两人无限贴近。

丸山隆平就这么直直盯着村上信五看,看得村上信五直发毛,太吓人了,大晚上的,平时的话揍一顿就好了可是这种非常时刻。

村上信五也看着丸山隆平的眼睛,试图从他眼里读出点别的东西来,这样的眼神,不知为何勾起了村上信五以前的记忆,那些与丸山隆平在一起的回忆历历在目,一下子浮现在眼前。教室里,图书馆,自己家里,坂道上,堤坝边......

那双眼睛是那样真诚,又那么热情。

村上信五点点头,他明白了丸山隆平想表达什么。

丸山隆平看村上信五点头,也抑制不住的喜悦,他懂了吗,我的心情?传达到了吗?

传达到了哦,maru,村上信五自信的用眼神告诉丸山隆平自己理解了。

丸山隆平眼睛一酸,有点想哭。

然后他就看见村上信五,从包里拿出了社会和国语两份作业,怜惜的放在他手上,用力的拍了丸山隆平的肩膀。

“拿去抄吧!不用还给我也行!”

说完就心情舒畅的走掉了。

丸山隆平捧着两本作业坐在秋千上,忍不住把眼泪又憋回去了。

太悲伤了。

评论(20)

热度(53)

  1. 虎牙药丸流魇不解语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md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