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雏仓】罅隙(一)

*与@大倉あおい 接力的点文,拖延症可能一生都没法结束了。
*雏仓恋爱交往前提,时间穿越主线,注意避雷
*脑洞清奇,多半是废了,慎入




“万物皆无两全,石有罅,木有隙,时间亦如此。但是没有人知道时间存在罅隙,也没有人知道自己会在什么契机中打破时间的禁锢进入时间罅隙中。”
刚看了个开头,青年就没心情再看下去,合上小说拿起了桌上的游戏机开始消磨寂寞的午后时光。





1.

炎热的季节,太阳几乎要把地面灼烤得燃起火焰,这个名为王子的地方是稻荷神之乡,此时似乎就连路边随处可见的狐狸雕像也要被炙烤得褪下皮毛。村上信五举着小电扇热得龇牙咧嘴,不知是热晕了出现幻觉还是真的叫太阳把身体烤熟烤焦,他竟然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

一边的化妆师慌慌张张的给他把被汗浸湿的刘海撩起来,轻轻拭去他额头上的汗,又连忙趁着还没湿第二次给他脸上打粉。

村上见新来的化妆师紧张的样子,配合的舒展开脸让她方便工作,“对不起啊,天气太热了,我全身都是汗呢。你也是吧,很辛苦啊。”化妆师红着脸摇头,不过在这样的时候听到安慰的话语,女孩心下也安定三分,端详一下整体效果比了个OK的手势。

导演带着摄影师还在店里作取材摄影,路过的女子高中生远远在人群里看见村上的身影,兴奋的尖叫起来,举着手机连忙拍照,生怕错过时机这个人气超高的主持人就会消失,村上听到声响也转过头来亲切的对着女孩子们的方向招手,却引来更多人围绕拍摄场地围观。

他是村上信五,现下人气最高的综艺节目MC,手握包括广播在内近10档常规节目,措辞幽默生动,吐槽快准狠,能完美把握各类主持,是电视史上不可多得的人才,深受各年龄层观众的喜爱。本人也是有着帅气的外表,好得令人嫉妒的身材,尤其是大而圆的下垂眼与他强硬犀利的角色定位形成完美反差,据本人也说自信的八重齿更是一举拿下“八重齿最可爱艺人”的第一位。村上工作上刻苦认真,私下对关照过自己的staff也是谦逊温和,在业界获得无数好评。他可以普通的在街上与粉丝自然互动这点也显得他更加亲切平和,也不奇怪会拥有可以和偶像艺人相匹敌的粉丝群,现在人气急剧上升中,未来发展前景也一片光明。

这篇报道的文案来自一位三十代的已婚女性作家,名为okura,,她是周刊OTIE签约作家,在该刊物上有着专属的连载料理单元“一人食”,以往也曾发表过短篇情感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深受20-30代女性的追捧。可是这位作家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面,也拒绝编辑上门拜访,着实让人不思其解。不过在她的粉丝群中,okura多半是以温婉贤淑的模样根植在大家心中,一个美丽聪慧,有品味的温柔女人。至少,和现在这个在沙发上窝成一团,满目绝望却仍然抱着游戏手柄奋勇拼搏的金发青年形象,相去甚远。

是的,okura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这位名为大仓忠义的青年,更难想到的是,大仓忠义正在和村上信五以恋爱的关系,同居中。

第三次的game over,大仓沮丧的搁下手柄划开手机屏幕,发出去的32条mail毫无回应,算着也快到了收录结束预定时间,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烦躁的放下手机,平瘫在沙发上伸直身体试图放松心情,两天时间快到了吧,可能明天就能回来了。

随着村上信五工作越来越忙,能和大仓待在一起的时间的越来越短,大仓有时候会看看电视对着屏幕内的恋人发呆,他那么耀眼,仿佛太阳一样自己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抓不住,在一起这么久却依然没有一点真实感。太辛苦了,大仓垂下的刘海遮住眼睑,再撩开,再遮住,就像是这场恋爱里反复无常的苦涩与幸福,在现实与理想中交织,自卑感渐重,安全感渐远。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越是愉快,分离间隙就越是空虚。那他呢,他会怎么想。大仓不想问,也不敢问,他不是小孩子了,也不希望恋人为了这种事情分散精力。

手机震动声打破了宁静,大仓拿起手机,简讯回复了一条“明天见!记得早点睡!”大仓忍不住轻轻笑出声,还是老样子简明扼要,情绪只通过符号就能感受到。他闭上眼睛,等待明天,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

再说村上信五这边,在傍晚时分已经收工,他却不由自主的折回来重新来到这间阴阳屋前,再次确认了门口立板上写着的“恋爱占卜”的字样,踌躇再三走进店内。方才收到大仓的mail,不用多想也能明白对方待在家里的寂寞心情,心里满是没法立刻回到他身边的愧疚,越想越在意,所以干脆指望能有人给自己一些建议,顺便再求一求恋爱运顺利。店内和下午一样,只有那个叫泽崎的式神在,见到村上也是愣愣一滞。村上连忙解释,“这次我是为自己的事情来的,如果可以还请帮帮忙。”
泽崎冲他露出客气的微笑,忙把客人迎进来,“您很走运啊,店主人马上就回来了。对不起今天明明特地赶来取材可是只有我在这里。”

村上摆摆手表示不在意,“泽崎君也很好的介绍了这间店的魅力,我想观众们也会很满意的。”

少年露出喜悦的笑容,下一瞬神色一变,对着入口努努嘴,“祥明回来了,你有需要帮忙的可以问他。”村上往入口盯了很久,过了两分钟左右才见一个男人慢悠悠走进来。这是什么级别的听力?村上不可置信的,但是也来不及吐槽,连忙起身行礼,“安倍祥明先生。”面前的男人身着雪白狩服却没有佩戴帽子,眼镜上还夹着一副黑框眼镜,时代感混乱却也难掩男人帅气的相貌,想必刚从澡堂回来,微软的卷发还带着些许水汽。

安倍祥明瞬间理解了状况,对着村上的方向深深鞠躬,“缘,欢迎光临阴阳屋。您特地前来恕我照顾不周,但是可否稍等我一下,待我整顿衣冠再愿听其详?”

“当然,当然,您请。”

安倍客气的笑笑转身离开大厅,泽崎端着茶叶小心放在村上面前后也退出门外,村上端起茶杯喝下一口,干脆起身在屋子里参观起来,下午采访时注意力忙于进行节目流程,也没认真观察过这个地方。

他走过吧台与楼梯的转角,在阴影笼罩中立着一座古老的西洋钟,完全就是旧时的样式,看上去很名贵的木材直接雕刻出花纹,再喷上清漆,木纹随着岁月流逝愈加明显。钟摆却不是老式的圆柄钟摆,而是一根几乎看不见的线,拴着一枚铜钱,有节奏的摇摆着,像是魔术师会拿来糊弄观众的玩意。村上皱着眉头,总觉得这座钟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来,他认真盯着钟面,这才顿悟,指针是倒着走的!按着普通时钟的节奏逆行,难怪一下看不出来。村上弯下腰特地凑近铜钱仔细盯着币面,想看清是哪一年的硬币,不料正好在他与铜币中心的缺口对上视线时,瞬间只觉得天崩地裂,刺眼的白光直射入眼睛,眩晕中就这样失去知觉,临晕倒前听到了有人在大声呼喊自己的名字,却也没法回应,跟着波浪似的颠簸,不知道身处何处。

安倍祥明更衣回来时正好目击了这一幕,他慌忙念动禁止的律令却为时已晚,听到安倍叫声而赶来的泽崎目瞪口呆的看着村上消失在白光的刹那,“祥明,那是什么?”

“逆转时钟,”安倍用扇柄撑着下巴,像是背诵一样流畅的说道,“那是旧时西洋术士送给先祖的东西,时间逆行,那枚铜钱正中被施了法咒,在月亮刚刚升起的时候于它对视便会驱散身形,把人传送回过去,如果没有按照原来的时间轨迹,历史就会被篡改。不过因为已经很旧了,所以效力可能没有刚做好的时候强。你别乱动哦,这个花了近一万元才买回来呢。”

那刚刚是谁说是先祖传下来的啊?!泽崎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安倍神秘一笑,“这个确实是我家的东西,只不过曾经被偷走了。”

泽崎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投回时钟,铜钱依然在摆动,仿佛什么都没发生。“那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不知道。”安倍如实说,“这要看钟的效力,幸运的话马上就会回来,运气差。”

他没有继续说,而是转身回房翻找解咒的书籍,泽崎撑着头无奈的看着桌上未凉的茶,茶叶在杯中立起,是个良兆。希望村上先生平安回来啊。

村上醒来时周围的景象都变了,他不在阴阳屋,更不在床上,他希望是梦一场可是并非如此。映入眼帘的是母亲的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我说你是怎么了啊,打起精神来啊!去事务所还是转学去东大阪?快说啊!”母亲的头发还是漂亮的黑色,眼角皱纹也消失不见,还是年轻的模样,村上揉揉眼睛,对上母亲身后悬在墙上的镜子,等等?!这是,我?!

镜中少年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乖戾的金发,紧致光滑的皮肤,这不完全就是自己的少年时期吗?三叶式风扇在墙角轰隆作响,断断续续的录音机里传来松田圣子的歌声,昭和感十足。

村上在脑子里很快反应过来并且立刻接受了现实,得出自己可能穿越了的结论。难道那个逆行的钟真的有这么邪门?他揉揉脑袋看着母亲,“你说什么?没听清楚啊!”

“你不是已经通过事务所的选拔了嘛,想做艺人的话就认真做呀!或者转学去东大阪,赶快决定呀。”

村上想起来了,17年前,自己参加了艺能事务所的选拔,并且放弃学业专职学习漫才和落语,凭着努力获得了进入电视业界的机会,可以说是那个决定改变了自己的一生。那么这次呢?村上想,冥冥之中把自己转送回这个岔路口,莫非是希望自己重新选择?他毫不犹豫的告诉母亲,自己想念书。

村上母亲惊讶,明明看书都会睡着的儿子居然想学习?莫非是榆木脑袋开窍了?

对于母亲的欣喜村上却丝毫没有注意,他乐观的想,也许体验一下另外一种人生也不错。

直到暑假结束,进入新学校的那一天,村上才明白,所谓历史的转折点,就在这一瞬间,上演了。

TBC

评论(6)

热度(24)

  1. はまり流魇不解语 转载了此文字
    好方,要和太太接文了……!!!祝我不拖,不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