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随想

讲个故事。

我最近开始拨弄些花草,春来益暖,摆盆仙人球吧,好养还不用浇水。

摆着了,真是一放一天是一天,渐渐我都忘了它。

倒不是把它从脑子里面挖去,反正搁在客厅,低头不见抬头见,但也说不上上心,轻描淡写代过,更不说记得要给它浇水这回事。

放着吧,我想,反正别人会浇,反正它又不会死。

它顽强,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也是我主观对我自己灌输了“它死不了”这个定论。

结果它烂了。

奄奄枯着,边儿卷起棕黄的印,像是被燃着的香烟烫过。

我很难过,朋友劝我把烂边儿剪了还能接着养。

它倔强呗。朋友说着用手碰一下球刺,叫着又挪开手,哎呦,这样都还能扎人呢。

我连忙拿起来护着,别小看它,它是没那么弱。

也没那么强,我心里说。

再顽强的仙人球不浇水也还是会枯死,莫以善小而不为,给它浇点水,它真的能靠这么点资源活上很久。

还有第二个故事,听不?

我被这傻逼养了几周了他都不给我浇水。

妈的智障。

不过我骂不出来,我要是能说话能动手就一定把这小王八蛋拖出去宰上十万次。

扎不死你,小兔崽子。

还每天对我笑呢,笑完就跑。

水呢!

我渴的要命,脚底下土里的水早就不够了。

可我别无他法。

人类说我们种族坚强,到哪都能存活,沙漠里也能。

傻了吧,不知道有骆驼对着仙人球撒尿啊?真当没水是吧!

渐渐的,我觉得靠我自己的意志也没法支撑了。

我开始松懈,开始放弃。

作为植物,没有水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不能因为我超坚强你就欺负我呀?!

一个月后,我闭上眼睛,安静等死。

我的身体开始干枯发黄,发黑,像吸烟者的肺一样慢慢烂掉。

我可能要死了。

三个月后,我闭上眼,带着对不施水者长远的诅咒。

号称不会死的仙人球,真的死了。

得到水,是别人的施舍,是权利,不是义务。自己因为得不到水干脆放弃生命,那么生命必然也不会惋惜你。

也许你要说我卖弄玄机,那我只能苦笑。

我没有葫芦,也卖不起药。

这只是个简单的故事,是我讲过很多故事中的一个。

不过你也许可以想想这样的几个问题。

如果你是人。

你是要眼睁睁看着仙人球死去,还是给它浇点水,哪怕不多?

如果你是仙人掌。

你会因没水而放弃生命,还是努力坚持自己的本心?

你为谁而活?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