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无人生还 序幕

*还没补完就开新坑
*试试看推理小说,背景就是阿加莎的那本,大背景也会沿用,极有可能会坑
*cp线会埋在情节里面,你猜猜看....。

序章

  八个小士兵,午夜琴声真猎奇;声停呜咽命归西,八个只剩七。
       七个小士兵,玫瑰荆棘扎破手;毒液渗骨一命休,七个只剩六。
  六个小士兵,好心采蜜惹蜂怒;飞来一蜇命呜呼,六个只剩五。
  五个小士兵,惹是生非碎封印;幽魂缠身直到死,五个只剩四。
  四个小士兵,结伙出海遭大难;鱼吞一个血斑斑,四个只剩三。
  三个小士兵,动物园里遭祸殃;猛兽突然从天降,三个只剩两。
  两个小士兵,太阳底下长叹息;晒死烤死悲戚戚,两个只剩一。
  一个小士兵,归去来兮只一人;悬梁自尽了此生,一个也不剩。

1.快递员
从收到那封邀请函开始,村上信五就已经觉得很奇怪了,到底是谁呢,竟然会邀请自己去富豪的公馆度假。还是七天六夜。谁说天上不能掉馅饼,这不是正有个巨大的大阪烧对着自己的脸砸来吗?

“哦村上君,干嘛笑这么开心啊。”前辈国分费劲的直起身子,走过来一把夺走村上手中的信细细阅读,“....诚邀您于8月1日前往戴斯岛的别墅进行为期七天的避暑聚会,不错嘛你这小子,交上有钱朋友啦?哟,还附赠了船票啊....”

“才没那种事情呢。”村上一把夺回信封和票,赶紧揣进兜里。国分平时就爱打趣他他也不在意了,不过确实有些疑点,村上只是个普通的快递员,平日与摩托和各种快件为偶,也没有这样结交有钱人的机会,更没有向抽奖的机构寄什么礼券之类的。坐上客轮的村上踱步到围栏边,碧蓝无际的大海在阳光下更加波光粼粼,平静得根本看不出它原是那样危机四伏。村上打开信封,用指尖细细摩挲着邀请函,最底下署名是“保田青志夫妇”。

村上记得这对夫妇确实是在一次快递失窃案中自己帮过忙的,那个时候找回来的快递里面竟然有价值将近一亿元的东西。虽然到现在也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啦,不过找回来就好。想到这,村上安心下来,有功不怕受禄 虽然那是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可是说不定对方只是简单想感谢一下自己呢,别太多疑了。

行船的轰鸣声提醒自己已经快到达目的地,戴斯岛的轮廓也在村上眼里,渐渐清晰起来.....。



2.保育员
“真是的——小心一点嘛!来给你吹吹哦,好啦好啦你是个坚强的孩子哦,不要哭啦。”丸山隆平吃力的抱着一个哭泣的小女孩,悉心给她拍拍后背。

一边女孩子的妈妈抱歉的看着丸山娴熟的动作,愧疚的看着自己骨折的手臂,“真是不好意思,还要让您帮忙。”

“啊哪里哪里,没关系的,”丸山回过头来冲着少妇亲切的笑笑,“我本来就是做保育员的。这点小事对我来说真的只是家常便饭,您赶快坐好吧。”

女人笑笑,点头示意。小女孩子趴在丸山的臂弯里也慢慢安静下来打起盹,女孩的父亲这时才回来车厢,看见丸山怀里的女孩急忙忙伸手接过来,简单t恤底下露出的健硕肌肉不由得让丸山多看了几眼。

“不好意思。”男人抱过熟睡的女孩坐下,自我介绍道,“在下铃木,这是内人理惠。”

男人真诚的眼神在丸山看来已经自主变成其他的意味,他不敢直面对方的眼睛,低下头握住男人的手,“丸,丸山隆平。”

“丸山君啊,刚才谢谢你照顾小女,不介意的话....”

男人还说了什么丸山已经听不到,他的心跳快得不正常,如果抬起脸一定满是通红。

拜托,快点到那个岛吧......。他抿着嘴唇,眼神闪烁地不断瞟着对面愉快和家人说话的男人,这么想着。


3.会社职员
安田章大在岛上已经待了有一会了,这个鬼地方还真是除了沙和海水什么都没有。他仰头望着不远处半山腰上的宏伟建筑,深深叹了一口气。整洁的西装外套被他随意脱下搭在肩上,领带也半拉开,蹭的一身土让他看起来活脱脱像个落魄的逃犯。

“骗人,说好十二点会有人来接应的。”他看着手表嘟囔着,远处的建筑一片死寂,从沙滩看向远方的海也沉默不语,安田有些着急了,现在这个破岛上可能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想想还有点怵得慌。

他是一所跨国公司的普通社员,近日刚刚坐到课长的位置,为庆祝升官之喜,自己父亲的老友高桥翔太邀请自己来这个戴斯岛避暑,其实无非也是想求自己在公司里也帮忙照应照应他那个叫优的儿子吧。“那这几天让优做东照料你吧。”这么轻松说着的老友就这样把自己一个人晾在这里。安田生性善良,也不爱多计较这些事,只是眼下听说优有些朋友也会来,可此时那些朋友没出现,就连优君本人也不出现。安田自认倒霉,决定寄希望于那个死气沉沉的房子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人,刚准备提步向山上走去,背后传来了船鸣声......。


4.渔夫
阳光,平静的海面,这本来是最适合出海的一天,自己却在这里浪费大好时间。锦户亮后悔的驾着渔艇在海上飞驰。这个季节是捕鱼的好时机,身为渔夫却这么不珍惜,还妄图去那个death岛度假。

不过毕竟都往这里开了这么久,也都快到了。锦户安慰自己,他一年几乎大半时间都消磨在海上与各种鱼类为伍,可是他本人却意外的非常讨厌吃鱼。捕鱼是家业,他尝试过抗拒,在外浪费了十几年时间,最终只能接受命运回到大海。回想起这段令人叹息的往事,锦户还是很高兴自己能中这个大奖,三个月前不抱希望的寄出一份应征奖券,据说中奖就能参加一次无人岛旅行,而他就是唯一的幸运儿。这是多么神奇的事情,他几乎不敢相信,而且地址就是自己每天打渔地方附近的那个岛,那个岛上那栋金碧辉煌的建筑,每天都让他看了眼馋,这次竟然有机会进去住上七天。自己将近三十年的霉运,今天要翻身了!

想到这,锦户已经按捺不住兴奋,三下两下吃完一个饭团,向着已经能看见的岛屿方向,加快了速度.....。


5.农民
“热死了。”大仓忠义解下草帽扔到看起来就很名贵的沙发上,他好不容易爬上山坡,烈日骄阳烤晕了他的耐心,以致高桥优一开门他就直接扑倒在地上。

“你也该运动一下了。”高桥给好友倒上一杯冰水,又看着水瞬间消失,无奈的笑起来。

大仓倒是毫不介意,喝了水就满足得蹦起来,饶有兴趣的参观了这个待客厅,外面万里无云的光亮,屋内却凉爽得犹如世外仙境,不过弊端是阳光很难透进来,他走到窗帘边拉开窗帘,屋子里这才亮堂起来。大仓望向窗外,是片贫瘠的菜地。

高桥带着大仓从后门出来,拍拍他的肩膀,眼镜背后是有些狡黠的笑容,“好啦,看你的了。别忘了你是来做什么的。”

大仓无奈,弯腰开始松土,再给蔬菜和鲜花分门别类浇水,他是个年轻的农夫,自己的好友高桥优前些日子打电话托他来岛上帮忙,据说是高桥的父亲委托他去做一个旅游的项目,可是岛上只有高桥优一人。“你来帮忙做厨师吧,然后顺便打理一下那个荒废的农园。”

这么简单的事情大仓当然满口答应,毕竟谁愿意每天对着农地流汗呢?

人快到了吧,他看着来宾名单,打开了炉灶.....。


6.空乘
还有一小时行程就要开始准备降落了。横山摘下墨镜,把飞机调到自动驾驶状态,向机长行了个礼,离开驾驶舱。

他疲惫的揉揉眼睛,拿起一瓶可乐咕咚咕咚灌进肚子,白皙的脖子扬起好看的弧度。当初拼了命的考上空乘,现在又打算考飞机副驾驶,横山不为别的,只希望找点事情让自己忙起来,因为只要一停下,那个时候那个人的脸就会出现在眼前。

是的,他曾经是犯罪嫌疑人,并且去局子里蹲过一段时间,然后又被无罪释放。可是因为那个事件有人死亡也是事实,而且死者就在横山眼前中弹。他已经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以致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他仍然不想休息,而这次....横山叹口气,他收到了以前朋友的邀请函,希望他能与自己一同去戴斯岛上度假,横山的本意仍然是拒绝,可是那位朋友是横山出狱时的担保人,也是政法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横山没有理由拒绝。

飞机要降落了,横山身着黑色空乘制服,拖着黑色皮箱在空乘的队伍里向机场外行进,他看看地图,还要搭乘近两小时的船才能去到目的地的岛。他上了船刚刚坐下,就察觉到身边坐着的人有些异样的目光,那是谁.....。


7.建筑工人
身边微小的动作惊醒熟睡中的涩谷昴,他半睁开眼睛,锐利的眼神来回打量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还穿着空乘的制服,皮箱整洁,手腕上戴着应该很名贵的戒指和手表,男人有着不常见的雪白皮肤,竟有种微妙的透明感。

男人发现涩谷在打量自己,别扭的转头看向走廊对侧,涩谷轻哼一声也没有多看。他身上的工装被汗浸透了,头盔里塞着的几月没修剪过的头发也湿的吓人。他的身份现在是一个建筑工人,不过细看也会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细皮嫩肉的建筑工人,身材娇小,瘦弱不堪,能扛得住什么。可是即使这样涩谷也是盖过房子的,工地的痛苦生活让他忍无可忍,还好有这张船票能一走了之。

去他妈的搬砖头吧,涩谷心想,等旅行结束就辞职。
船逐渐靠岸,他提起工具箱低头就走,刚才坐在自己身边的白人也跟着起身,这一站,戴斯岛,只有他们两人下船。

同伴?还是....涩谷意味深长的看着身边男人的侧脸,笑了起来。




to be continue.

评论(20)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