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MY HOME 1

∞新的一年我要回归段子手的路线。
∞所以新开了连载。
∞不要再催更pet那个大系列因为各种原因会休更好长一阵x但是应该还会有后续嗷,不会弃的。
∞这个新连载是家族设定,年龄是yoko17,Subaru17,hina16,maru8,yasu和ryo7,okura5,别问我为什么年龄差这么大我不知道x
∞家族背景是主线,支线可能会有其他设定【写不长你就别x





1.送okura上幼儿园

“我不去!”5岁的大仓忠义抱着桌腿蹲在地上,小圆脸气鼓鼓的,对着气急败坏的涉谷昴怒目而视。
“你去不去!”,涉谷昴抓着一大袋小熊饼干高举头顶,要炸碉堡的架势瞪大眼睛恐吓他,“你不去我就把你的零食就送,送给yasu!yasu接着!”
身手敏捷的安田章大7岁迅速放下喝了一半的牛奶,抬手抓住了那袋饼干,无奈的转身试图温柔劝说嘴要噘到天上去的大仓,“你就去吧,你这么大一袋饼干我吃不完....”
一边专心吃饭的锦户亮眉毛一挑,重点好像不对。不过白米饭太好吃了,他偷偷把味增汤全部倒进大仓的碗里,再把还没动的烤鱼用纸巾包起来放进口袋里准备一会扔出去。
嘿,机智的我。他满意的想。
大仓还在和涉谷置气,蹲着一动不动,他现在很想吃早餐,可是如果他起来吃了早餐就认输了。NO,NO WE CAN'T.
涉谷丝毫不在意,反正一会总会有人来收拾这小家伙,他坐下来翘着二郎腿大口吃起来,狂夸自己的微波炉使用手艺,“好吃!这个味增汁真是好喝得让人火大啊哈哈哈。”
大仓很不争气的咽了口水,他想着自己竟然没有吃早饭,就会缺乏营养,就没法长高,就一生都不可能揉到隔壁松冈叔叔的头,想到这他顿时觉得人生理想破灭,眼一热,大哭起来。
一桌子人都慌了神,这家里别的不怕就怕大仓哭,大仓从小吃的多睡得好,哭起来也格外有劲,不好好哄能哭上三天三夜。
涉谷绝望的闭上眼睛,尤记起半年前因为和大仓抢游戏手柄,大仓哭喊了一整天,到半夜了都不消停,还越哭越带劲。打工到半夜的横山回家之后发现家里还灯火通明以为家里进了强盗,吓得转头跑出去几百米给在家里留守的涉谷打电话,“喂subaru!你们没事吧!”
“没事个鬼啊!你快回来我要被吵死了!”涉谷捂着大仓的嘴愤愤说。
横山回家之后了解事情委因,千般万般好言相劝,甚至答应大仓明天给他买他最喜欢的豆大福大仓才安心闭嘴睡去。看着睡得正香的大仓,抱着枕头的安田,锦户,丸山这才扔掉耳塞直接倒地就睡。涉谷则精神被抽离一般摊在沙发上,他抬头看见横山拿起自己钱包翻个底朝天,“你干嘛!强盗啊强盗是这是!”
横山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继续数钱,“100,200,300,你当班当然要你出钱请他吃豆大福...200,嗯我数到哪了....200,300....”
第二天大仓如愿吃到了豆大福,涉谷捂着钱包对横山怒目而视。大家都不富裕,一个高级豆大福顶涉谷买一张音乐CD。但是这次也让大家明白,别惹大仓哭,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可是眼看大仓又哭起来,横山还没收工,涉谷一筹莫展,目光急切转向身边安田。
安田惊恐的摆摆小手,“不,我真的吃不完,不信我吃给你看。”
脑袋又开花,没救。涉谷又看向锦户....嗯?人呢?
锦户正一步步往厨房走试图把口袋里那只烤鱼扔进垃圾桶,不料回头发现涉谷正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完了,暴露了。他转过身站好,低头开始无比熟练的道歉,“对不起!我又把烤鱼扔掉了!因为村上君不在我不会自己挑刺!”
“我回来了——”说话的时候大门开了,背着书包买完菜的村上信五推门进来,就听见刺耳的哭喊声。“怎么了怎么了?”
涉谷捂着耳朵对着大仓努努嘴,“你听他自己说。”
村上一把把大仓拉起来给他擦干净眼泪,“怎么了大仓?”
大仓泪眼朦胧,哭得梨花带雨,“我,我不想去幼儿园。”
“为什么?”
“因为,因为,yasu和小亮都上小学了,就我一个人还在幼儿园,哇——”
安田和锦户惭愧的低头。
村上也觉得挺伤脑筋,思考再三他最终决定,“那就不去吧!”
“哈?”涉谷目瞪口呆,那刚才为止我努力劝服他的意义在哪里?
“可是你就算不去幼儿园,yasu和小亮还是要去上学啊。这样家里不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吗?”
大仓低下头,认真思考。
哦哦不愧村上,这样诱导的方式真不错啊!
“那我就睡觉!”大仓说。
“好,你睡吧!”村上说。
今天的涉谷也觉得自己老了一岁。




“亮,你解释一下垃圾桶里的鱼!”
“....对不起。”

评论(2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