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七宗罪系列之二。丸昴

消失好几个月的七宗罪系列第二篇来啦w

九♪阿九的九是樂九的九:

这篇难产到我放弃了他一回再拿起来然后又放弃了。「泪」
改了又改删了又删最后就变成了这样_(:3」∠❀)_
恩简直苦痛。
  
  
注:
暴怒:复仇的欲望,源于心底的暴躁、憎恨、愤怒,导致情绪失控而产生强烈的复仇欲望为暴怒。
 
 
 
「愿神赐予与你」
丸山隆平是个神父,才刚刚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新任的神父大人。调过来的第一天,阳光从彩色玻璃上撒下来,把整个教堂大厅点亮,他就站在中间笑容满面赐福着每一个来到教堂祷告的人。
丸山神父的笑容甚是好看人也长的帅气,所以他才来了两天就已经被周围的女孩子们传开,每天都有慕名而来的女孩,女孩们红着脸看着他的笑容然后叽叽喳喳的身边一起来的人谈论着,然后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但每当夜幕降临时,丸山便会独自留下,也确实整个神殿只有他一个人的住所,其他的神职者都在外面租了房子,只有他没有。
所以当天空没有太阳的影子,其他的人就会一个个离开神殿最后剩他一人。
他微笑着送着每个人离开,然后随着最后一个人的挥手转头嘴角被放平,平时一直微笑的人忽然没有了笑脸就会让人觉得异常恐惧和冰凉。
丸山垂下眼把教堂大厅轻微的收拾一下就退了出来走向后面的住所,习以为常的按下了被掩饰很好的按键然后书柜开始移动,就像你们想的那样书架后面是间密室。
昏暗的看不见光亮的楼梯盘旋向下,看不见尽头也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丸山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食物篮子和一盏烛灯顺着楼梯往下走着,下面越来越深也越来越黑暗,就像那下面不是地下室而是深不可测的地狱一样。
「subaru君——抱歉我今天来晚了,没办法啦是那些家伙不早点离开。」
终于能在昏暗的楼道看的灯火的光亮了,丸山开始说话,可惜并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他也并不在意,熟练的将拎下来的食物篮子放到下面唯一的桌子上并且坐在唯一的椅子上眼神放的无限温柔,看着面前的用铁打造的大笼子。
那笼子很大,形状大概就是鸟笼的样子,只有一扇同样材质的门上面挂着大大的挂锁。笼子里面非常简单只有一张足够人在上面滚好几圈的大床,再有就是床上那个显得非常单薄的身影。
「suba你一定饿了」见那人没有任何动静丸山只能继续自顾自的说起来,起身掏出钥匙把笼子的挂锁解开。他也不怕那人逃走因为那人纤细的脚腕上还有套着一个长长的锁链,锁链另一段连接着笼子。
涉谷昴是他一个人。
从他丸山隆平第一次看到涉谷昴的时候他就这么想了。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丸山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那天才刚过正午,本来应该是最为清闲的时候大门被忽然推开,外面的阳光顺着打开的门缝倾斜而出,门口站着一个双手插兜的长发青年背对着阳光看不清面容,但丸山就是觉得那个人非常特别。
「你好,来做礼拜嘛?」
丸山隆平礼貌上前露出自然的笑容,那人被小小的吓了一跳,戒备的往后退了一下才开了口。
「不,我去忏悔室」
青年说完就自己走向忏悔室的方向,看得出他可是那里的常客。丸山也没有再说什么目送他离开,然后忍不住也跟去了忏悔室的方向,进入了倾听的地方。
「我来忏悔」
青年的话就这么开始了。说起来都是写不痛不痒的内容,例如踩了一朵刚刚绽开的花,出门没有注意撞上了不小心的麻雀。可这些却让丸山听得津津乐道。
他也知道了,青年叫涉谷昴是个很普通的巡逻小警察。
从那天起丸山隆平就经常看见他,他们从陌生一点点变得熟识。
 
丸山笑了笑将装着食物的篮子拿进了笼子里,自己也钻了进去坐在床边手上温柔的拍拍涉谷。
他可以清楚感受到那人身体僵住以后不自觉的开始颤抖,涉谷自己也分不清这时候的颤抖是因为胆怯恐惧还是愤怒。
「suba——起来吃饭吧不然食物会特别伤心的哟」
「su——ba——ru——~快点转过来再不吃身体真的会吃不消」
「subaru君你要是生病我可是会担心的,自己让这么重要的爱人生病我会自责的」
「所以呀subaru君快点起来吧」
你知道吗,我是深爱着你的,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一见钟情的恋爱。
丸山隆平爱上了涉谷昴,你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只说一句话我就可以放过你,你明明是知道的。
你明明知道的——
 
「听说了嘛,之前失踪的警察到现在还没找到呢」
「唉现在还没有?」
「据说是接到了电话之后就不见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电话……」
  
「……丸山神父,你真的不知道嘛?」
「阁下,上帝作证,我真的不知道」
丸山隆平保持着一贯的笑容面对着不知道来了几次的刑警,对面的刑警一脸警惕的盯着他,毕竟失踪的线索就是在这个人这里断掉的。
刑警反复查看了失踪的巡警涉谷还在时候的录像,明显是接到了一个电话以后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据当时也在现场的其他巡警说确实是听见了他要去教堂的话,而当时的教堂只有丸山隆平一个人。
刑警多年的警察直觉明显的告诉他,巡警的失踪肯定与这个神父有关,可是不管怎么调查却始终找不到关联,搜查也陷入僵局。
偏偏丸山在外名誉非常好,基本认识他的人都说他是好人,以至于一直观察丸山的刑警大叔已经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直觉了。
最终还是一无所获的刑警大叔有些颓废的起身对着丸山微微行礼,说了一些表示这段时间一直打扰真是抱歉之类的话后转身准备离开教堂。
「那个」丸山隆平忽然开了口,大叔转过身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请一定要找到他呀,我也很是担心,毕竟巡警先生是个很好的人呢」
——非常好的。
   
「subaru君那个刑警又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注意到了」
「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呢」
「警察的效率真是差呢」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回答我呢」
明明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不肯回应我,我是爱你的深爱着你的!
为什么你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呢。
  
「丸山神父,有人目击到涉谷巡警进去教堂就在他失踪前,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丸山隆平依旧笑着如同往常一样并无差别,刑警却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莫名的感觉非常危险。
「我真的不知道阁下,事情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突然出现了目击者不是很奇怪吗」
「……」
刑警最后还是放走的神父,但他总觉得哪里奇怪违和,本不该存在却有真实的站在那里的感觉。这大概就是电视剧里说的警察的直觉吧。
  
  
 
vvvvvv补充一下最后。中间略掉。vvvv
 
  
  
最后刑警还是发现了那间密室,发现的时候里面已经弥漫着食物腐烂以后的味道,令人发呕。
他艰难的进入里面先看见了已经自杀身亡的神父,死亡的神父依旧虔诚的跪着,而虔诚的他面前是一具已经快要腐朽的尸体。
  
我的愤怒因你而起,也因你而止。
那是神救赎不了的罪恶。
我爱你。

评论(13)

热度(25)

  1. 流魇不解语樂九@AtR留念 转载了此文字
    消失好几个月的七宗罪系列第二篇来啦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