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BJ亮横】开门,有快递!

*lulu的点梗,快递亮x门卫横。
*这个鬼系统跟我有仇死都艾特不上她
*再不动笔真的会拖到明年系列












横山裕算着时间想着那个人差不多快要来了。

他每天都准时下午两点来,他不喜欢迟到。所以每次到了一点五十几分就能远远看见他骑着自行车的身影,车后面安着一个巨大的黄色箱子,里面是各种快递或是信件,然后会好好把自行车停进一边的车棚,站在箱子旁边确认快递,再吭哧吭哧抱着几个盒子来敲看守室的玻璃,喊,“开门!有快递!”

一气呵成,他敲门的时候正好是两点整,一秒不差。

横山这个时候就会给他开门,听他确认快件。

“啊,今天是三个快件,高槻KING,头上不长花和,额,混蛋我是JOHNNY'S ENTERTAINMENT,三个!”

横山接过来还特地看了看最后一个,那是什么鬼,这么长,还有那个单词,他一个都不认识,真亏得快递员念得出来啊!他把快件都分日期码好,又去屋里倒杯水递给快递员,“一直以来辛苦您了。” 那个快递员也不推辞,说了谢谢就接过来咕咚喝掉,烈日当空把他的皮肤烫得很黑,却莫名有种野性的味道,细看是相当帅气深邃的五官,眯眼时长而浓密的睫毛,色气的下垂眼眼角边还有一颗泪痣,因为不停歇的疲劳奔波,脖子上的汗顺着白色印有快递公司logo的t恤领口,滑进去,又沾湿一片痕迹.......不,不对!横山裕停止糟糕的妄想,光天化日之下脑补一个男人是要怎样?快递小哥水喝完了,礼貌的把纸杯折好带走,刚抬步就被横山叫住。

“还有什么事情么?”

“那个,我是新来的,才在这里工作不到一个月。”横山支支吾吾。

“啊是!我也见过您不少次了,这块区域一直是我在负责,”快递小哥爽朗笑笑,“之前一直在这里的是个大爷,突然变成了,额,那个,一个....白种人..”

“我是本国人!”

“哦哦!不好意思!”快递小哥歉意的鞠个躬,真诚道歉,“那既然这样,您还真是,太白了。”

横山裕完全听不出来他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皮肤白怪我咯?再说找到这么个窝在门房的工作也没机会去享受阳光,怪我咯?他暗自腹诽,还是把话题拉回正旨,“啊哈哈是么,对了,怎么称呼你呢?”

对方抬眼有些惊讶的指着自己,似笑非笑,“我?叫我锦户就好了。”

横山想自己是不是有点突兀,硬着头皮跟他解释,“哦哦,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以后有事情找你知道你名字会方便一些。”

锦户思索了一下也确实如此,毕竟以后有需要确认的也还是得和这个门房大爷....大哥联系,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横山,“这个,请收下。”

横山接过名片,“武市....”

“那是我的公司名,”锦户很快的打断他,“在下面,锦户亮,旁边是我的电话。”

横山尴尬的笑了几声把名片塞进访问登记簿里夹好,絮絮叨叨的自己念着,“哈哈哈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呢,这是哪一年的总理大臣来着....”

“那是幕末土佐勤王党的盟主,”锦户忍着笑意毫不客气的指出荒唐的错误,“我们快递公司的老板是高知人,很喜欢武市先生,所以用了这个名字。”

横山裕被彻底击沉,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这个人讲话也太直了,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他无力的挥挥手,“那还真是,辛苦你了呢。”

锦户朝他鞠了个躬,转身走了,走几步远远看见横山带上眼镜转头去书柜里翻起幕末史,不免爆发出笑声。

那个人,果然很可爱啊。

锦户亮其实也注意到横山很久了,一直以来接货的都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突然有一天变成了一个皮肤雪白嘴唇饱满的,人?锦户亮第一次见他就在他低头签收的时候直直盯着对方侧脸打量好久,他到底多大呢?每次来都在意得不得了。终于有次无意看到对方正在填写职工登记资料,面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人竟然已经三十四岁,一个实打实的大叔啊。天生旺盛的好奇心让他对门卫大叔更多一份关注,自己每次来对方似乎不大爱讲话,每次都是闷闷嗯几声,说声辛苦了,然后递上一杯水。

到底怎么回事啦那个家伙!锦户亮遏制住内心的不爽咕咚咕咚灌水,就不能多看看我两眼嘛!

所以这一天他故意换上白色工作服,喝水的时候大力吸了几口,让喉结的动作更明显,果不其然,那个门卫大叔的视线就一直直直留在自己身上,直到自己喝完水才假装若无其事的挪开眼睛,一侧头耳根一直红到脚踝。

虽然是锦户自己去招惹对方,可是对方这么纯情的反应搞得他自己也不好意思,他不好意思的时候总是下意识的摸裆,还好这次那个门卫没看到,不然真的解释不清了。

两个人都因为想着对方的事情,各自心怀鬼胎的这么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老时间,横山知道锦户又要来了,他想起来以前小时候看过的一个故事,里面有只狐狸对一个小屁孩说,如果你说你在下午四点来,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来越感到快乐。

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发现了幸福的价值,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准备好迎接你的心情了。

横山觉得自己像那只老狐狸,虽然他也知道锦户会准点来。他打开窗子看看天色将阴,赶紧跑去传达室门口在小黑板上写好“要下雨了,请各位出行记得带伞。”虽然全是假名,但是他觉得自己至少是个贴心的门卫。

时间指向两点,横山身边的窗子被敲得“哐哐”响,小憩刚醒的横山这才发现外面早已经大雨倾盆,锦户亮只一件雨衣,雨衣低下紧紧抱着两个包裹,狂风暴雨里是他撕心裂肺的声音,“开门!有快递!”

横山裕赶紧开门让他进来,雨顺着雨衣淋了一地的书,锦户气喘吁吁的把包裹放下,一抹脸甩了甩,接过横山的毛巾把脸擦干净,“雨真大啊。太大了。还好货没事。”

横山又拿了块抹布给快递袋擦干,辨识着被雨模糊的名字。锦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递给他,“两个包裹,都是那个叫妄想一人食的。”语毕又站起来在屋子里四下张望,“不好意思,有水桶么?”

横山签完名把快递签收,指指门口那个接水的桶,锦户单手把桶提进屋,把衣领一扯,t恤就被拽下来,身上是黝黑的皮肤和紧实的肌肉,他笨拙的把衣服抓成一把,对着水桶拧水。横山裕在后面端着杯子,嘴巴长成o型,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他劝自己,然后假装去欣赏窗外灰蒙蒙的雨天,“你真是辛苦呢,这么大的雨可以休息的吧?”

“原本是应该这样啦,”锦户拧完水把衣服抖干转过来面对横山,“都是那个妄想一人食跟我发了,'拜托嘛!今天过来吧!不然人家会饿死在家的!(´・ᆺ・`)'这样的mail,我担心是不是女子高中生一个人在家没办法出去吃东西,在等这些食物,还是冒雨送过来了。”

横山想想之前来取快递的妄想一人食,180的高个,生怕谁要抢他快递的冷漠表情,干笑几声。“这样啊,你性格真好呢。还这么为顾客操心。”

“对了,不好意思,您有没有衣服可以借给我?”锦户苦笑着给横山展示了像是刚洗完的衣服,横山马上冲回里屋左思右想,拿了件白衬衫给他,“不好意思,这是我最小的衣服了。”锦户摆摆手表示不介意,穿上之后把袖子卷了两圈才勉强能看。

“你一会还要去送么?”

“不了,今天就这两份快件。”

“你带伞了么?”

“对不起是我失职,出门的时候忘了。”

“我这里的唯一两把伞早上被两个高中生借走了。”

“哦,那我.....”

横山看看时间,刚才那么一折腾已经是晚饭时间,虽然这儿也没什么可吃,可是方便面管够。

最后就变成锦户和横山肩并肩坐在床边吃方便炒面。锦户好像很喜欢这些垃圾食品,也许又是累了吃得很香,横山则是一根面条一根面条夹起来咬,反倒灌了自己不少啤酒,把屋子里的存货都喝完了,马上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锦户腹诽着明明我不是主人吧,却还是好心把横山拖上床盖好被子。横山的睡颜很安静,长长的睫毛刷子似扣在眼睑上,挺直的鼻梁,嘴唇微张,吐息平稳恬静。锦户趴在床边就这样凝视着,手指不自觉点上他的唇,和想象里一样很有弹性嘛。也许是酒精作祟,锦户探身把手撑在对方身体两侧,低头含住横山的下嘴唇,舌尖描绘着横山嘴唇的轮廓,顶开齿贝霸道的缠上对方的舌,深吻过后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双手捂住脸,羞耻感一下子冲上心头,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啊,对着一个熟睡的男人?!

身后的横山依旧没醒过来,方才没缓过气的急促喘息不一会又回归平稳。

锦户松了一口气,走之前又冲回床边给他关上灯才红着脸离开。

第二天横山醒来的时候锦户已经不在了,他突然生出些懊恼的空虚感,桌上留着字条,“谢谢款待,工作原因先走一步。桌上是用你冰箱里的香蕉和牛奶做的果汁,当做收留我的谢礼,请务必尝尝。锦户亮。”

横山裕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桌边端起那杯白色液体,也不知什么滋味。他看看钟,竟然又快两点了,不知道锦户今天还会不会来。

咚咚咚,窗户敲得比以往哪天都响。

横山裕开门,锦户亮递上一大捧玫瑰花,下定决心似的大声说:

“开门,有快递!请横山君和我交往吧,签收!”






FIN.

你猜横山答应没有x

评论(2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