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丸亮】你

*本来是亮亮生贺拖到maru生日才发我。。。

*没事就当合体[不]

*改了改设定,架空,初遇。




锦户亮对着镜子系上校服最后一颗扣子,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下意识的踮起脚尖,镜子里细瘦矮小的男孩表情尴尬的看着自己。是镜子太高的错,他愤愤的想,只好丧气的落下脚掌不再去看,拿起书包走出门。

今天是锦户亮高中的入学式,虽说谈不上有多兴奋,可是对于新学校和也许可能遇见的新朋友总该会是有向往的吧。想到这里锦户的步伐轻快起来,思索着应该用什么样的第一印象来面对同级生,嗯,果然还是冷酷一点吧,现在的女孩子会不会喜欢这款......

“喂!你!”

当锦户走过校门的时候,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虽说听上去是男生的声音却意外的甜腻,带着糯糯的鼻音,也许用可爱来说不太合适,可是确实是听了就会喜欢的声音。锦户亮没有回头,但是光听声音想必是个活泼开朗,吵吵闹闹的家伙。因为不知道那个“你”究竟叫的是谁,锦户无视声音的来源继续往前走。

“你!啊~真是的!那个,个子很小的男生,你等一下啦!”

很好,开学第一天,锦户亮试图塑造的高冷酷炫形象被这一声击碎。身边的女孩子们也注意到了那个声音口中个子很小的男孩子,在背后指着锦户偷偷的笑,小声议论着这个娇小的男生。

锦户感到非常尴尬,他脑海中的完美人生中唯一败笔就是这不争气的身高和过于纤细的体型,此番被那个让人莫名火大的家伙提起更是气上心头,他抿紧嘴唇加快脚步往前走。

匆匆脚步声,还不等锦户反应,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冲到他面前张开双手拦住他的去路,“就是你!锦户君!”

锦户亮无奈只好止住脚步,向来不喜欢隐藏情绪的他此时几乎要把不满和疑惑写在脸上,抬头向上瞪着他,“从刚才开始就怎么了啊?还有,你这家伙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高个子男生像是因为终于能和锦户搭上话而舒了一口气,擦擦额头上的汗,脸颊上浮起绯色红晕,蹲下来和锦户平视,举起手上的胸牌晃了晃,得意的口气像是背诵着什么了不起的诗歌,“一年C班的锦户亮君,你的胸牌从刚才进门的时候就掉到地上了哦,多亏我捡到了哦!刚才一直叫你也完全没有回应啊,中途我都以为是不是认错了人呢!”

锦户亮向来对这种自来熟的家伙没什么好感,对方自以为体贴的下蹲平视也彻底激怒了他,他“啪”的一下夺回胸牌,压低嗓子对那个讨厌的男生说了句,“就只叫'你'啊'你'的,谁会回答啊!”语毕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留下名叫丸山隆平的男生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丸山隆平今天觉得很憋屈,他只不过帮一个可爱的新生捡了胸牌又好心跑完半个学校追着还给他而已。“结果被狠狠的教训了。”他一口咬下一大块炒面面包,闷闷的咀嚼。一边的安田章大用筷子戳着精致的便当,好奇抬头,“这样啊,被教训了?”

丸山点点头,又摇摇头,痛苦得捂住脸,“唔啊我也不知道啦,因为我一直说'你'这样叫他,他就说,'一直说你谁会回答你啊'这样的话。我是不是惹他生气了?”

安田歪着脑袋,往嘴里叉了一只章鱼香肠,慢吞吞的开口,“也不完全是你的错啦,你看,只是刚刚知道对方的名字,也不太好意思直接去搭讪,所以只能叫你啦?”

丸山一个劲点头。

安田继续解释,“我想,他会不会是因为不了解你,觉得你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太轻浮了呢?”

会吗?丸山不能理解,一向都是这样比较大大咧咧的性子也从来没有人因为这个对自己生气,此时他陷入沉思,脑袋里全是锦户小小的,气愤的脸,越想越....可爱?

那个时候的上目线,漂亮的下垂眼,眼角的泪痣,哇.......

如果能成为朋友就好了,就算不行,至少也要去解除误会呀。哟西!决定了!

安田看着身边斗志满满的丸山,心下无奈吐槽,其实你什么都没决定吧。

“锦户,外面有人找。”

“哈?谁啊?”

“说是高中二年级的丸山。”

锦户亮走出来才看见丸山,脸色瞬间垮了半截,丸山隆平讨好的笑笑,递给他一个饭团,“要不要一起吃饭?锦户...君?”

锦户莫名其妙,这个人不是早上才被自己训过嘛,为什么现在还能这样泰然自若的来邀请自己一起吃午饭?他没伸手接饭团,靠着门框看着丸山,他这时候才有心思认真打量起晚上的长相,稍显狭长的眼睛,过分发达的苹果肌,嘴巴咧开笑起来好像会变成心型,贴近下嘴唇处还有一颗痣。是自己喜欢的长相,算是个帅气的男生。其实锦户冷静下来想想也确实觉得自己早上有点过分,这会既然自己找上门了,那么好好道歉再聊聊也不错,他转身回到座位上端起自己的饭盒爽快跟着丸山走了。

丸山一直盯着锦户饭盒里堆成山的炸鸡块,咽了咽口水。锦户看出对方估计是急着赶下来找自己也没吃饱,不管手干不干净直接从碗里抓起一块递到他嘴边,“喏。”

丸山张嘴咬住鸡块,嚼了几下吞下去。

“好吃吗?”

“好吃!”

“不过也不会给你第二块了哦,这可是我早上起来努力做出来的。”锦户得意的夹起一块放进嘴里,满足的咀嚼。

丸山也不恼,笑呵呵的撑着脸看着他吃,“锦户君还真是喜欢炸鸡呢!”

“是啊,最喜欢了。”锦户吸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告诉他,“我其实有点偏食啦,有的东西不喜欢吃就绝对不会吃的。”

丸山做了个吃惊的表情,不过还是了然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我是说呢,为什么你....诶对不起!”

锦户大度的摆摆手表示无所谓,“很小只对吧?没关系!我觉得我总有一天会长高的!”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丸山的时候锦户总觉得好像可以什么都不顾忌,一直温柔笑着的丸山身边似乎有一种独特的气场,能让人放下心防,坦诚相对。真的很舒服。锦户亮觉得自己早上真的错怪他了,猝不及防的直率开口,“对不起啊,早上的事情。不过谢谢了。”

丸山愣了一秒才回过神,忙表示没关系,“不过真是吓了一跳啊,早上的时候竟然看到像锦户君这么可爱的孩子,我也稍微看入神了呢,回过头才发现你的东西掉啦。”

“那个啊,现在可以不用叫锦户君了。”

“诶?”

锦户亮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又扒了一大口白米饭,含含糊糊的嘟囔着,“叫名字也可以啦,一直叫锦户君也很奇怪.....”

“那我就叫你......小亮??”

“噗....嗯,可以哦。”

男孩之间的友情很容易建立起来,也许就是一个误会,误打误撞让你熟识一个人,然后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锦户亮现在想起当时初见丸山隆平的时候还是很想笑,那个时候的自己怎么会那么自以为是,明明对方是比自己长一年的前辈,却这样没大没小,那个时候的自己,随便抢丸山买来的炸鸡块也好,让丸山给自己做便当也好,甚至因为偶然说听到了Mr.Children的歌,一周后的学园祭丸山就吉他弹唱了終わりなき旅。再怎么无理的要求,丸山从来都不会拒绝他,笑着说着“小亮真是任性诶”这样的话却依然照办。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于这样的感情已经察觉到变味了呢?比如有不了解丸山的人在背后说他坏话的时候锦户都会毫不犹豫冲上去解释,他不是这样的人。比如丸山在学校自习室趴在桌上睡着锦户会去给他搭上一件外套。比如,听到邻座的女孩红着脸把写给丸山的情书托自己转交,一种莫名的懊恼油然而生,那是占有欲和嫉妒交织而成的感情,锦户亮搞不懂自己,这到底算什么,他没多想,把情书偷偷塞进垃圾桶,也拒绝了和丸山一起去书店的约定。

“这样啊...呜啊好可惜....不过那也没办法呢。”电话里听着自己编造的说妈妈要求自己早点回去的谎话,丸山也依然没有抱怨。

只是锦户亮第二天起也没再见过丸山。

听他的同学说,丸山回京都了。

走的突然,以至于锦户以为是不是因为自己扔掉了那封情书上帝给他的报应,怎么打电话也是忙音,如何去他原来住的地方得到的答案也是对方已经搬走了。

“那他的新住址呢?”

“不太清楚呢。”

无数次都是这样的结果,直至有一天锦户亮收到了来自丸山隆平的一位叫安田的好友转交给他的信。浅黄色信封上写着“锦户亮 收”,打开里面只有几个字,“我喜欢你。”

锦户亮想埋怨丸山隆平的残忍,留下一句我喜欢你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呢?要让自己就这样抱有无果的期望一辈子吗?多少年后他才看清那种感觉叫什么,是喜欢,可惜因为这个喜欢,几乎让他彷徨掉整场青春。

也该放弃了,十年了。

锦户亮苦笑着把相册合上,塞进抽屉最里层,打开电脑开始公司,十年后的锦户并没有像当时与丸山海誓山盟的那样成为明星,而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公司职员,因为姣好的容貌受同事的追捧,可面对告白他也只是微笑回绝,“我有喜欢的人了,对不起。”

这样的坚持是没有意义的,他最终只能这样劝慰自己。

眼睛有点花,锦户站起来端着杯子走向茶水间打水。身边的同事都在议论,听说从京都分公司要调过来一位不得了的人物,锦户也丝毫没有兴趣。

与人擦肩而过,锦户身上挂着的工作证“啪嗒”落在地上,一只手捡起工作证,盯着名字笑出声,“锦户,亮”,声音有些不符合而立之年男人的甜腻,还带着糯糯的鼻音,脸颊又漾起自然的红晕,他抬头对着快走远的锦户,喊了句:

“喂!你!”


FIN

我赶上生贺没?!

本来该亮亮生日就发结果拖了半个月

本来是梦梦扔给我一个正经校园设定硬被我搞成这样。

对不起,都是拖延症的错!

maru生日快乐啦,也延迟半个月祝亮亮生日快乐!

【说完赶紧跑】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