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横仓】房卡

就是个没营养的小段子,主义控mc上爆的梗。

“什么嘛真是太奇怪了啊!质量太差了。”大仓一边抱怨一边倚在沙发上拆开一包零食,抓起一把塞进嘴里嚼得嘎吱嘎吱响。

横山抱臂坐在床上,咽着口水,眼神极复杂的看着大仓手上快空的零食袋。

“你那是什么表情?身体不舒服么?”

“不,我说啊,那些零食我准备明天吃的,我期待了很久啊。”

“要吃么?”

“不要递过来给我吃啊,不是那个问题。”横山无奈看着已经半醉的大仓又被逗得大笑不止,摘下眼镜揉了揉已经快合上的眼皮。

现在已经是深夜四点,大仓忠义还待在横山裕房间,用一种近乎扫荡的速度在攻击横山的零食。

时间倒回将近一个小时前。

“那我回去了。”涉谷昴拿着游戏机头也不回的往自己房间移步,打着哈欠迈着拖沓的步子,还顺走了横山房间里的一个抱枕。

“晚安Subaru君!!!”

“声音太大了,这是深夜三点哦。”横山挽着袖子收拾着地上一片狼藉,随意放着的杯子和酒,还有食物残渣,而罪魁祸首还赖在横山的沙发上,把自己缩成一团。横山轻轻拍拍大仓的背,“okura?”

那一大团稍微动了动抬起头揉揉眼睛,嘟嘟囔囔的问几点了。

“刚刚才说过三点啦,早点回去睡吧。”

“嗯...”大仓把脑袋歪在沙发扶手上,伸手在桌子上一阵乱摸,摸到一个湿乎乎的东西下意识扔到地上,“呜啊这是什么啊超恶心!湿乎乎的啊!”

横山弯腰去捡起来,刚才大仓把酒从冰块桶里拿出来之后直接放在纸制房卡上了,现在已经完全变成湿乎乎的状态,这还能用么?横山怀疑的捏着房卡放回他手里,“别乱扔啊。”

“嗯。。横山君晚安!!!”

“都说了小点声啦,旁边还住着staff桑哦。”

把醉醺醺的大仓送出门,关上门,困意不断袭来横山正准备向柔软的床铺走去,却不由得停住脚步,一分钟之后,房门被拍得震天响。横山只好转身又去开门,大仓举着半张房卡惊慌失措的,“横山君门打不开了!断了!”

“嗨?”

横山强打起精神陪大仓回去看,果然那房卡因为已经变软半截纸可怜地卡在锁里,伸出手指去扣可是已经弄不出来了。横山想大概今天是不能睡了,拉着大仓回房。

“诶我该怎么办啊横山君?”

“总之先打去总台问问看吧。在此之前你就待在这里吧。”

结果不到几分钟横山就后悔了,“不要吃了,你小心明天脸又肿起来。”横山盯着大仓手上的仙贝说教起来,“每次都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才会胖起来。”

“可是我把东西吃完横山君就能瘦了啊。”

“你,还真狡猾啊?”

可是没人回答他了,转眼工夫大仓已经举着零食袋进入梦乡,呼吸很快均匀起来,胸脯规律的起伏,脸上尽是满足的笑容。

横山想,大仓的睡颜真的很可爱。这也许是受欢迎的原因吧,这么想着的时候手机已经拿在手里了,对着睡颜按下拍照的快捷键,横山突然紧张起来。

大仓翻身,呼吸声里轻轻呢喃,“尼酱.....”

“嗯?我在哦。”横山凑过去看着他。

梦话。

横山感到有些苦恼,虽然是梦话可是被这样叫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啊,他静静看着大仓的睡颜,不自觉的凑上前去。

十厘米,五厘米,一厘米,啾。

一个轻轻的吻落在大仓的嘴唇上,他似乎睡得太熟也没有察觉,依旧香甜的在梦里遨游,醉酒后脸颊上浮起淡淡红晕,确实很可爱。

横山裕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就这样情不自禁的吻了大仓,他抚着嘴唇,楞在原地,无可奈何的轻笑两声。

自己真的拿这个人没办法啊。

还好他睡着了,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他这么想着。

横山把床上的被子抱过来盖在他身上,又给他把枕头垫到合适的高度,从客房服务员的手里接过大仓房间的新钥匙之后带上了门。今晚就让他在我房里睡吧,他这么对经纪人说。

晚安,忠义。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