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八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尼糯喵发现桌上多了一个漂亮的花瓶,只是看上去就有一种高级的味道,吸引着它凑上前去认真看。

“呀,这样的瓶子得多少钱呢.......”尼糯喵摇着尾巴围着花瓶转了一圈,又把鼻子凑上去仔细嗅了嗅,不料正好听见门铃声响起,刚好把爪子按在花瓶身上的尼糯喵一个不小心直接把花瓶绊倒和瓶子一起滚了下去。

“可怕呐.....”尼糯喵轻盈的落地,回身却石化在原地,那个看上去就很高级的瓶子碎了一地,尸体残缺不全的摆在它的面前,提醒着它悲剧的发生。

怎么会这样?!尼糯喵扶着脑袋,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冷静,现在还不知道花瓶是谁的,而且谁也没看见,嗯,有办法。尼糯喵用了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把碎片全部扫进一个布包裹里又赶紧把包裹打包拖进了自己的窝藏好,然后假装刚睡醒,打着哈欠去开门,“翔酱欢迎回来。”

“打扰到你休息了么?”仓鼠伞抱着一纸袋面包回来,吃力的把它们放上餐桌,洗掉爪上沾到的油打算去沙发上坐一会。嗯?哪里不对?仓鼠伞擦着爪子上的水又退回来,“啊喏nino,你有没有看见餐桌上有一个花瓶?”

“嗯?花瓶?”尼糯喵稳住自己内心的慌乱,以专业演员的素质摆出一个迷茫不知所措,无辜而又睡眼朦胧的表情,揉揉眼睛努力去看桌子,“没有哦,我没有注意。”

“是么?”仓鼠伞苦恼的又回身看看只有面包的餐桌,“那还真是糟糕了啊,那是上次尼桑带回来的花瓶,它明天回家要是没有看见也许会难过的。”

牙白!竟然是大叔的东西!尼糯喵内心一阵冷汗,利达犬最近认识不少收藏古董的朋友,万一这是个什么远古时期的古董......尼糯喵假装在玩拼图,心里暗算了一下价格,这几个月存的钱没准都要完蛋。。。

“nino你拼图拼错了吧?”

“没有没有,这是我自己创作的新方法。”

好险,不能露出马脚,看来得想个办法解........嗯?!尼糯喵抬眼就看到爱拔兔提着篮子蹦蹦跳跳的在后院种萝卜,尼糯喵窝着身子鬼鬼祟祟的绕过在沙发上秒睡的仓鼠伞抱着包裹去了后院,把包裹迅速扔进爱拔兔刚挖好的坑然后稍稍把土铺好就叫爱拔兔过来,“爱拔氏,上次的disco star walk的动作你还能跳给我看看嘛?”

“也不是不行啦,现在么?”爱拔兔迷茫的走过来跟着尼糯喵的指示踩到那片有点松的土上,跳了一遍。

“呀,反方向再来一遍!”

“哦!好哦!”

“真是帅气呢爱拔桑,那换个方向再来一次!”

“那你配合着叫一下嘛!”

“哟!disco star sama!一二三,反方向再来一遍!”

最后尼糯喵满意的看着被爱拔兔来回踩过变得无比结实的坑满意的回屋了,留下兴奋起来的爱拔兔边哼歌边继续种萝卜。

这下就万无一失了,如果问起就说是爱拔氏干的好了,虽然有点对不起它,尼糯喵这么想着,满足的去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尼糯喵和鹦鹉松润正窝在一起吃早餐,利达犬推门走进来,“我回来了——诶,我的花瓶呢??”

尼糯喵装出一脸不清楚的表情,“啊大概是被爱拔兔弄碎了又埋起来了之类的吧。”

利达犬歪头皱眉,过了一会眉头舒展开,摆摆爪子表示算了。

尼糯喵震惊,“可是利达,那个花瓶很贵的吧?”

“唔....也没有那么贵啦?”利达犬摆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指指自己,“我做的。”

“诶,o酱好厉害,自己做的?”鹦鹉松润很有兴趣的凑过去,“我很喜欢这样的风格啊。”

“是嘛,我做的哦。”

“知道了知道啦。”

一旁的尼糯喵已石化。

再也不要动桌上的东西了,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汉堡肉只好,尼糯喵这么想着。

评论(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