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仓安】赏味期限(下)

♡yasu生日快乐♡



3.

安田穿着一件黑底,有着七彩烟花图案的卫衣,大冷天的底下也是亮色图案的打底裤和格子短裤,虽然姑且带了口罩,但那身十足安田系的衣服不怕认不出来,几个女孩子从他身边走过惊异的瞥着他,再激动的互相确认目击情报,他也不为所动。听前辈说这种时候如果对方没有上来搭讪就绝对不要作出任何举动,免除许多因可能性带来的麻烦。

何况旁边的这个人刚做完检查,已经累得靠在椅背上睡着了,裹着的小被子已经散开,口罩也垂到鼻子下方。

安田无奈,在他身边坐下来,给他掖好被角,轻轻拍拍大仓的头。

不料这一拍就把大仓拍醒了,朦朦胧胧半睁开眼睛,转头视线里就是一抹绚丽的色彩。

嗯,是安田错不了。

大仓揉揉眼睛,低下头,喃喃自语,啊又睡着了。

安田说没事你睡会吧,我让经纪人明天给你休假了。

大仓说嗯。

然后就是迷一般的沉默,两人都不约而同想起十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切,尴尬的缄口不语,大仓没完没了的调整着口罩的位置,恨不得把口罩揪掉,安田则拿出一条薄荷糖剥开吃掉一颗。

薄荷的味道不像烟草,但安田觉得他们都能让人安心,只是烟草是在浓厚的幻觉里麻痹神经,而薄荷糖则是在清凉的气息里愈加清醒。

清醒就不得不面对现实,安田觉得至少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是不喜欢薄荷糖的。他很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时时顾虑,生怕搞错时机落得个悲剧收场。

最终还是大仓打破了这样的尴尬,尽管理由并不高明。

“糖,我也要吃。”

安田赶紧剥了一颗塞进他嘴里,大仓含着糖就老实了,吸吸鼻子说好吃,忽的又想起什么,坐直了问安田,“对了,我身份证怎么在你那?”

安田耸肩,“你自己说怕忘记了才放在我包里的啊,说反正住一块.......额...” 糟糕,又失言,安田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但是大仓的表情比他想象中的平静许多,不如说其实因为带着口罩看不出什么表情。

“对不起。”

大仓对上他的眼神,“为什么道歉?”

“早上的事情。”

大仓叹气,“你觉得还有道歉的必要?”

安田一瞬间慌了神,什么叫觉得还有道歉的必要?难道你已经觉得没必要了么?这是什么意思?没必要就要结束?他想问又不敢问,憋了半天也只问了句什么意思。

大仓裹着被子,端端正正坐好,比安田高出一大截,“章酱,我们认识多久了?”

安田思索了一会说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十八年了吧。

“那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觉得能和我相处多久?”

安田抖抖腿,医院走廊的温度入夜就低了不少,下半身单薄的裤袜底下一层鸡皮疙瘩,他想了想说不知道,“那个时候都不知道能不能出道呢。”

“那我换个方式问,当你喜欢上我的时候,你觉得我们能在一起多久?”

这句话倒是把安田问倒了,喜欢?喜欢大仓开始是什么时候,安田不敢确认,初见时那个离自己站得远远的,圆脸圆眼睛嘟着嘴唇的小男孩,啊,那会还没自己高呢,好像是因为在甄选的时候不小心回头对上他的视线,多看了一眼,那是喜欢么?或者是一起演舞台剧的时候,总是偷偷跟着自己身后的男孩子,门牙不太整齐,每次被问起为什么要跟着自己马上就会把脸红到耳根子,马上反驳着说才没有,被他不坦率的样子逗得笑起来,那是喜欢么?或者是不经意在练习室看到他一个人留下来练习着明明已经烂熟于心的舞蹈动作,看得出是个绝对会有出息的家伙,才在杰尼桑说缺鼓手的时候斗胆推荐了他,那是喜欢么?再或者是陪着他练习架子鼓,尽管担心得不得了却也不想告诉他自己承受的压力,但他好像不用说也懂,阴暗的练习室空气里漾满了少年努力挥洒的汗水,不由得入迷,甚至随着他的鼓点就能安心进入梦乡,那是喜欢么?

大概,是的。

安田很不喜欢一见钟情这种事情,但是他发现他不得不相信命运也许真的会在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身上开一个微不足道的玩笑,等着这颗玩笑一般的种子随着时间生根发芽,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参天大树。

安田回答不了大仓的问题,多久?他从来就没有指望过能和大仓在一起。喜欢这种感情很复杂,渴望与他接近却又不希望对方靠的太近,所以他致力于在大仓和自己之间划上一道没有痕迹的线,大仓迈不过来,自己也不会迈过去。

他这样安慰自己,没事的,我们不会在一起。如他所想,大仓也有了女朋友,现在所需无非是努力早点死心。

但当他得知大仓和女友分手之后,那份早该掩埋的悸动又不安分起来,他最终没法拒绝大仓的吻,更无法拒绝大仓注视着他,似在撒娇却深情得让人挪不开眼的眼神。可是那眼神里到底是什么?喜欢?还是同情?还是只是好玩而已?安田没来得及看透就已经沉沦,和大仓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多幸福就有多煎熬,他害怕如果真的有一天这样的时间结束自己该怎么办,越想越积郁成结,所以也会越来越不理智。

其实是自己把赏味期限提前到了极致。

舌尖的薄荷糖融化得很快,安田甚至觉得这比燃尽一支烟的时间还要短暂,他觉得嗓子有点干,扎扎的卡着喉咙,让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章酱真的太过分了。”大仓抱怨的语气猝不及防打断安田的思绪,“连这都说不出来么?”

“不,我是.....”

“我可是一个人,喜欢了章酱整整十八年啊。”

“哈?!”

“你都完全没有察觉到吧?因为你总是把我当小孩子。”不等安田回应,大仓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我觉得已经很明显了,可是你就是不愿意相信,那么到底要我说多少遍喜欢你你才肯相信我?”

安田再一次愣在原地。

其实真的不是自作多情,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多少女风的故事。一切谜底都解开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而自己却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烦恼了这么久。安田觉得自己有点没救了,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在一起,一眼万年,其实真的很简单。不会腻味,更不会因此产生什么副作用。

“大仓。”

“嗯?...唔?!”

矮个子单手勾住高个子的脖子,仰头隔着口罩准确无误的吻住了对方的嘴唇。

“拿了药回家吧。”

“诶,可是真的很痛嘛。”

“那有什么办法嘛,谁让你吃过了赏味期限的食物啊。”

“但是没有吃的啊。”

“出去买嘛。”

“我不要,被目击了怎么办.....”



4.

你觉得食物过了赏味期限之后还能吃么?

能啊,你把赏味标签撕掉扔掉不就好了。

别自欺欺人啊,小心拉肚子。

去医院不就好了。

你傻啊!?

才不是啊,其实所谓赏味期限,也都是人加上去的吧。




5.

很久很久之后大仓又问起安田,你觉得我们之间的赏味期限有多久啊?

安田想了想,说你把手伸出来。

大仓改用单手端着拉面伸手递到他面前。

安田拉过他的手,用手指在他手心画上一个表示无限大的∞符号。

“呜啊这什么表达方式啊超恶心...”

“诶哪里恶心啦!我很认真的!”

“OL!”

“才不是!”


【end】



















噫写完了,这是我人生第一篇完结之作,最震惊的居然是我自己。(roll)一直很想写一篇正正经经的文,虽然这个题材写出来也不算是很正经x想写纠纠结结又甜甜蜜蜜的仓安,一写就想到长长的十八年,我不算是cp唯饭,但是仓安给我的感觉真的很好,感情简简单单,喜欢就是喜欢,依赖就是依赖。

不废话啦咳,希望不管是小天使还是安田大人新的一年都要开开心心嗷!

yasu生日快乐!!!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