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私立eito女子学园学生会 大概是第三话

web看到很喜欢的绘手说想看yasuba!我写就是了我也想吃yasuba啊!!

今天yasuba专场。(ntm)





6.

私立eito女子学园有个传说的轻音部,每年都会在文化祭上出演,可是轻音部的主唱从来都不会露脸,公演中也会带着一个奇怪的鱿鱼面具,就算去问其他成员大家也只是说“是鱿鱼天使桑。”这件事情被称为学校七大怪谈之一,至今无人能解。

这天下午,新闻社的社员们在学校后面发现了轻音部成员之一的安子,身边跟着的那个人......

“是鱿鱼天使啊!!!”新闻部社长激动得大喊带着部员追过来了。

“糟糕了,鱿鱼子,她们追来了哦!”着急的安子下意识拉起身边愣住的すば子转身就跑。

夕阳,河堤,两个背着电吉他飞奔的少女。

“不行,我,我跑不动了....”体力较差的鱿鱼天使气喘吁吁的停下来,连连摆手,拼尽全身的力气钻到大坝上的草坪上,不顾形象的躺下来。

安子无奈,小心按着裙子坐在她身边,看着好友随意翻起的裙角,努力伸手过去给她整理好,“真是的,すば子也太不小心啦,”欲言又止,有些羞涩的转过头,小声的,“今天也是,鱿鱼图案的胖次呢。。。”

扯下面具的すば子不满的瞪了她一眼,“都说了,面具状态要叫我鱿鱼子酱!”

安子苦笑着,“诶,可是那个听起来很像食物啊.....”

“本来就是食物嘛。”すば子随意的把书包往裙子上一压,一本正经的摘起裙子上的草屑来。

“那是食物的话,可以吃掉嘛?”安子有些忧伤的眼睛垂下来,似乎是不自觉的自言自语道。

哈?すば子灵敏的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突如其来却又莫名其妙的话让她努力思考了好一会,然后她更加莫名其妙的回了句,“可以的吧。”

“嗯?!”安子终于回过神来,慌张的捂住嘴,脸颊上泛起了害羞的红晕,“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我都说了可以的啦!”すば子小声打断了安子,严肃的皱起眉,“今晚一起去吃鱿鱼也是可以的!我答应你了。”

安子瞪大了眼睛,嘴唇轻启,似要解释些什么,最终放弃了,微笑着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吃完鱿鱼一起,回家练习吧。”

“嗯,好哦。”




7.

怎么办,怎么办。安子从刚才开始的半小时内一直在心里念叨着。

虽然这次一起洗澡,也穿上了すば子的睡衣,但是现在的情况要怎么办啦。安子捂着自己发烫的脸,身后熟睡的すば子正紧紧的搂着她的腰,把脸贴在安子背后满足的进入了梦乡。

“本来就很难睡着现在更加睡不着了嘛!”安子小声念叨。

一直一直喜欢的心情,却没有办法说出来。

安子好不容易趁すば子转身也转过来面对她睡,黑暗里借着月光静静看着すば子的睡颜,美丽恬静,只有这个人能百分百理解自己的歌里所想表达的感情,那么,我送给你的歌,你有没有感受到?

“晚安,すば子,”安子轻轻的说,在すば子额头上落下羽毛般轻柔的吻。


















写了很多年的男孩子已经不会写少女了x百合向不接受撕逼。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