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四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鹦鹉松润要去地窖里拿东西办生日party,那个地窖的钥匙一直是杰尼斯桑保管的,但是最近似乎把钥匙放在家里。鹦鹉松润拿着钥匙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正在思索着要请谁陪它一起下去的时候从身后的沙发背面冒出来一个.......猫头。

尼糯喵一生懸命的瞪大眼睛,压低了声音慢慢道,“其实,关于这个地窖,有一个神秘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曾经是一个普通女孩的房间,可是后来她遭到父母虐待就这样,死!掉!.....”

“啊——雅蠛蝶不要说了!可怕可怕可怕!”还不等尼糯喵说完爱拔兔已经缩成一小团钻进了沙发缝,还不停哆嗦着。

尼糯喵无语看了眼竹马,继续说,“后来这个女孩子的父母也相继去世,转来的一户房东住下,他们每天都听到墙壁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还有小女孩的叫声,她说,你的头.....”

“牙白,牙白,牙白,牙白,牙白........”仓鼠伞一个劲吞着口水双目失神的小声碎碎念。

“翔桑你没问题么?”

仓鼠伞缓缓摇头,如同自己已经被鬼魂附身一般慢慢踱着步子躲回自己的盒子。

尼糯喵还想继续讲,被鹦鹉松润无情的打断,“可以了可以了,我和利达一起去就好。”

话是这么说,鹦鹉松润拉着一脸不明所以的利达犬走进地窖,心里还是有点怵怵的,地窖里被顶部的灯照得半亮不亮,而两侧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鹦鹉松润吞了口口水,紧张得翅膀都抖了起来,它努力稳住心跳,开始没话找话,“说起来利达第一次来这里吧?”

利达犬疑惑的,这不废话么这门今天第一次才开啊。它点点头,嗯了一声。

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走了一段路已经可以看到装道具房间的门了,鹦鹉松润硬着头皮继续找话,“利达你看这幅画挺不错呢,画的是个......呃,小女孩......”

鹦鹉松润已经要僵硬了,恶作剧般的,它拿起来的画上正是个双目失神的小女孩,它颤抖着放下画框,转身迎上利达犬带着笑意的目光,没错,没错,利达它在笑啊它突然笑起来了啊!那笑容相当诡异啊!

鹦鹉松润惊恐的看着利达犬朝自己靠近,把手伸向自己的头,开口说,“你的头........”

“啊啊啊——”鹦鹉松润闭眼尖叫起来。

利达犬楞了一会,然后摘下鹦鹉松润头上挂着的一小片蜘蛛网,说,“你的头上有脏东西。”

鹦鹉松润惊魂未定的捂着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尼糯喵得知事情始末之后大笑起来,“那个故事的结局就是,听见女孩子说,你的头上有头屑啊哈哈哈!”

鹦鹉松润不高兴的噘着嘴,“你怎么不说啊!”

“我有说是你不听啊,”尼糯喵愉悦的摊手。

鹦鹉松润表示它一周都不想和尼糯喵说话了。

一边搂着鹦鹉拍拍背安慰的利达犬依然不知道有什么好怕的。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