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的场合 第六话

在遥远的西部城市,有一间神奇的杰尼斯动物园,在动物园里打工的七只动物们都愉快和谐的生活在一起。

白熊yoko,猫咪subaru,猩猩hina,狸猫maru,企鹅yasu,猎犬ryo和孔雀okura每天都在更新着笨蛋一样的日常。


x年x月x日  天气晴朗  记录员subaru

今天也在观察休息室的大家,因为我睡不着而且没有什么事情做了。

今天比平时要吵闹一些,大概是因为ryo从警卫室过来找大家玩了。

我们来一个个看吧。

白熊yoko在玩腿毛,我不知道有什么意义反正它腿上全是毛,它玩得很开心,不知道是在找毛还是在拔毛,不管哪个都没有任何意义吧。我写下这段话的它似乎发现了自己腿上有根黑毛兴奋的猛拍自己大腿。大概是平时太白了所以发现黑色很激动,猩猩hina看了它一眼说那是演出服上的线吧。我刚拿过来看了看还真是线,现在白熊yoko又开始揉它的腿毛了,看上去很沮丧。以上。

猩猩hina最近又多了几份工作,刚才猎犬ryo才在跟我抱怨为什么哪都需要猩猩去表演,我想也许是因为大家看腻了小宠物打算找找刺激吧。猩猩在看台本,看完一本又一本似乎没有尽头,它带着一个土到吐的小皮夹,里面全是文件和台本,最厉害的是它能边看边吐槽其他成员,一个不漏。反正大家都对它很不爽,以上。

企鹅yasu在写东西,而且还在抠脚,和白熊坐在一起一个玩腿毛一个抠脚像个什么脚之组合一样。yasu真是只温柔的企鹅,它一边忙着写东西一边忙着抠脚一边忙着笑好辛苦。我观察了它半天发现了一个规律 它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笑,通常是孔雀kura开始笑的时候企鹅才开始笑,它原来在听孔雀的节奏笑,这样既不会笑错也不会冷场。长见识了,以上。

狸猫maru几天大概是有点累了,一直在我身边,我不小心碰了碰它,它就开始表演一发技,没有动物去阻止它它就会一直表演下去,比如我一个小时之前不小心拍到了它的肩膀,它就从溜肩的段子开始表演一直到双黄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接上的总之真是不得了,顺便一提现在已经从双黄蛋到了金tama。以上。

孔雀kura似乎只在坐两件事,吃和笑。它在吃一碗猪扒盖饭,一边吃一边被n发技大师maru桑逗得大笑不已,猎犬ryo坐在它旁边努力模仿hina吐槽,可是一点都不像。它就被夹在中间听着两边的噪音有节奏的笑。我发现最可怕的就是它的笑声没停,碗里的猪扒饭还是在以可见速度消失。可怕的雄性动物。以上。

猎犬ryo在努力吐槽,但是基本都是“为啥xxx” “才不是xxx呢傻蛋” 这种固定语句,它很不甘心为什么hina做起来那么自然它一说就没什么气势呢,它现在跟生气了一样皱着眉头,尽全力去吐槽,结果yoko插了句嘴它又去毒舌yoko去了。可喜可贺。以上。

..........

“subaru你在写什么?”白熊yoko凑上去,可是猫咪subaru笨拙的写着字不理它。

白熊亲了猫咪一口。

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今天的记录就是这样。

猫咪subaru捂着脸这么写上最后一句。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