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四十三话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不】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尼糯喵盯着桌上的一个杯子发呆,利达犬就直直的盯着尼糯喵发呆。

爱拔兔表示看不下去了,“从我去完厕所回来你们就一直在发呆,到底怎么了?”

尼糯喵别扭的一转头,叫起来,“我要和大叔换一个杯子大叔不让!”

利达犬皱着眉头,“你这只猫真的没有活着的意义了啊!”

“换一下而已!”

“没有活着的意义了你!”

爱拔兔正想说什么一只愤怒的仓鼠从厕所捏着鼻子飞出来揪住兔子耳朵,“x叶雅x你给我自己去冲厕所!”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真名都喊出来啦......”爱拔兔一脸不好的被扯住耳朵,老家厕所是站起来就能自动冲的这种事情它已经解释了很多次了,但是还是偶尔会忘掉——偶尔,偶尔而已,它这么想着。

仓鼠伞表示很郁闷,它早上吃坏肚子想去上厕所时被一只兔子抢先,好不容易憋到兔子出来它兴冲冲的进去就看见马桶里一堆只能打上马赛克的东西留在那,仓鼠先生虽然不喜欢收拾自己屋子但是对于礼仪教养极其严格,于是有了上面那段。

爱拔兔灰溜溜的去冲厕所。

仓鼠伞捂着肚子坐下来,“所以到底怎么了?”

尼糯喵眼睛还望着天花板,“我要和ohno桑换杯子它不同意。”

“你这只猫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了你!”

尼糯喵侧过头看了眼仓鼠伞,冲它使了个眼色,仓鼠伞秒懂,拉住有点生气的利达犬安抚安抚它,“嘛利达,你不如这么想啊,nino是要用你给它做的杯子去换师傅给你做的那个对吧?”仓鼠伞自己都觉得有点晕。

利达犬也跟着傲娇的一偏头,憋着嘴点点头,尾巴不开心的摇了摇。

仓鼠伞继续循循善诱的,“那你看啊,杯子你们俩都用过了吧?”

利达犬:“不,其实我还......唔!”

利达犬被从厕所里出来的,已经听了一部分懂了个大概的爱拔兔,用老师给利达犬做的杯子,强行灌了口水。

尼糯喵已经有点绷不住,捂着嘴偷偷笑起来。

仓鼠伞愣了几秒,继续流畅的接下去说,“好,现在你用过了。”

利达犬委屈的看着爱拔兔,忧伤的捂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仓鼠伞继续说,“nino说把这两个杯子换着用,就?”

“就?”利达犬歪头。

“就间接kiss了。”爱拔兔小声告诉利达犬正确答案。

利达犬醒悟过来,哦!原来nino是这个意思,就是kiss嘛!

于是利达犬把尼糯喵扯过来,按在沙发上亲了一下小猫的嘴,亲完还满脸得意的看着它。

尼糯喵表示心好累,这种笨蛋大叔和笨蛋助攻不要也罢,还是弟弟好。

一边的仓鼠伞和爱拔兔笑得不亦乐乎,某只甚至都忘记了它要上厕所这件事。

最终杯子还是没有换过来。

“为什么阿?”听完全过程的鹦鹉松润好奇的。

“那是人家做了送给我的,我不用就没有做人的意义了。”利达犬义正言辞。

哦,这只狗大概没救了。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