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私立eito女子学园学生会 大概是第二话

我来更新了x依旧是没营养的百合段子,憋嫌弃x

4.

私立eito女子学园的学生会是学校里传说般的存在,但实际上在学生会内部同样有个传说,那就是里学生会。

这是个只有学生会内部部分成员知晓存在的隐藏学生会,身份保密,行动迅速而诡异,没有人知道她们的目的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成员和职务,只知道她们存在着,而且用暗号和独特的交流渠道活动着,仅此而已。

“Arsenal,你怎么看?”Gum把一份修改过无数次的文件递给那个被她称为Arsenal的长直发女子。女子接过来,玩味的细细品读,微蹙的眉头也逐渐舒展,满意的把文件传给一位身材高挑的双马尾女子,“Johnny觉得可以了今天就散会吧。”

被称为Johnny的女子看着看着就笑起来,颔首赞同,于是就这样散会。

她们之间在传的一份文件是这次文化祭的企划方案,经商议在最后一轮游戏环节增加一个抽签环节,分两个箱子,在箱子里各抽出一个人的名字,那么这两个人就要互相告白,不论男女。

Johnny交代Ace把一个箱子里的签全部换成“yokoko”,另外一个箱子全部换成“murako”。

Gum负责联络隔壁男校,邀请男生们一起来参加文化祭并以最后一环节作为诱惑条件——然而这只是个陷阱,因为男生们不会有机会和任何女孩子互相表白,这只是为了一个巨大的阴谋而做的铺垫。

名为Toppo的短发女子负责在恰到好处的时候撞上可怜的村子,让她在自己的裙子上泼一杯果汁,好心的村子一定会道歉,那时就趁机提出让她去代自己参加这次抽签活动。

而Arsenal的任务只有直接命令横子参加游戏,没有别的原因,横子一定会从安排。

这是个巨大的阴谋,一切的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不会让人生疑,这次行动需要各个成员之间的紧密配合 不容许失败。而陷入天罗地网的两人还没意识到,等待她们的将是什么。

这就是里学生会的真面目,按她们彼此之间的说法,里学生会听起来太中二也太随便了。

她们叫它横雏关系促进会。





5.

锦子生病了,今天没来上学。

仓子有点担心,去问了新来的原老师才知道锦子因为生病请假了。

放学之后仓子带着自己做好的营养便当去看望锦子,锦子没有醒,她只好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锦子房间里转悠,满地的书和布偶还有缝纫用的小针线包,制服鞋和各种各样漂亮的裙子,甚至冲浪板和比基尼也被随意的扔在地上,谁能想到这是校花的房间。

真是的,仓子无奈的,跪在地上一点点帮她收拾,叠好衣服整齐的摞在一边,布偶和针线包也按锦子的喜好摆放好,做完这些已经是晚上了,仓子擦擦额角的汗看着还在熟睡中的锦子,慢慢挪步过去,撩开刘海,把手覆在她的额头上。

有点烫,但是似乎比来的时候缓和多了。

床上的锦子似乎很不舒服,扭动着身子轻轻呻吟着喊热,仓子看着床脚锦子妈妈拜托自己的,如果出汗就让她自己起来换衣服。

仓子玩着自己的辫子,想想把她叫醒似乎有点残忍,不如自己帮她换了吧?

仓子慢慢把锦子从被子里抱起来,果然背部一片透湿,出来不少汗,锦子虚弱的靠在床头,下垂眼紧闭,眉头无意识的蹙起,露出修长的侧颈,说不出的性感。把手伸向锦子睡衣,解开第一颗扣子,明显的锁骨让人不忍....仓子有点脸红了,摇摇脑袋让自己不要多想,索性闭眼给她脱衣服,颤抖着的冰凉的手触到锦子滚烫的肌肤,锦子身子下意识一抖,已经解开大半的睡衣直接滑下肩膀,随着喘息上下浮动的丰满胸脯直接让仓子满脸通红,捂住了脸。

好不容易换完衣服,扶着锦子躺下,仓子也是一身汗,看着时间差不多快到回家的时候了,仓子正准备起身离去,裙角被轻轻扯住,她回头,是仍闭着眼睛的锦子不让她走。侧耳俯身,锦子气若游丝的在念叨什么。

“别走......横子酱......”

仓子咬住嘴唇,委屈的有点想哭,不管做什么锦子大概都只会记得那个把她带大的,姐姐般存在的横子。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大概也无法代替横子在锦子心中的地位,可是.......她转身看着锦子的睡颜,只是想在你心里有属于我的一点点位置也不可以么?

轻而迅速的吻,落在锦子脸颊上,然后是更轻的推门关门声。

锦子第二天起来,看到桌旁的便当上的字条,“好好吃饭哦,我们等你回来。”署名是个好看的“横子♡”

锦子捂着嘴笑笑,那个baka大概是忘记了吧,横子才不会写自己名字呢。然后打开饭盒,把便当吃得干干净净。

依赖的是一个人,心里的是另外一个人,是不是很贪心?

可是你猜她会不会懂?

这个故事有另外一个版本,仓子带着便当去看锦子,然后忍不住,在试吃的时候把便当吃完了,完。

























来大家跟我说,不虐不虐一点都不虐。x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