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九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4


“nino!nino!”

大清早就听见兔子的喊声,柴犬nino迷迷糊糊爬下床,蹭到卧室门前,把门打开一个小缝,从防盗链上看着兔子,一脸你要说快说不说我揍你的架势。

爱拔兔兴奋的看着它,“今天是难得的休假哦....”

“不好意思我打断一下,是休假对吧?”

“是哦,但是......”

“砰——”

卧室门发出一声巨响然后无情的关上了,留下爱拔兔在门外风中零乱。它不死心继续敲,“nino我们说好的啦!今天要去学钓鱼!”

“为什么柴犬要学钓鱼啊baka!”卧室里传来尖细的叫声,“唉,今天还想好好打游戏的.......”

“出来嘛——”

“不出来!”

“出来嘛——!!”

“不要!!”

爱拔兔是只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兔子,它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于是蹲在柴犬nino门口,对着锁孔唱起来,“Do you want to eat a fish,come on let's go and play......”

“Go away爱拔氏。”体嫌口正直的柴犬nino已经收拾好,扣上帽子带上口罩开门走出来。

“好哟!”爱拔兔马上闭嘴,“其实还没唱到那里呢....”

“你重点不对吧,”柴犬nino一出房门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处找猫,“大叔呢?”

爱拔兔随手指了指沙发,“不就坐在.......呜哇利达又睡着了!!!”

一只娇小的黑猫蜷缩在沙发上,尾巴不时在沙发垫上缓缓扫动,鼻尖冒着幸福的泡泡。

柴犬nino不管三七二十一跑过去咬了黑猫智的尾巴一口。黑猫智惊醒过来,依然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狗狗发呆,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啊,又睡着了。”

柴犬nino小声吐槽到“还真是大叔呢。”拉着小黑猫的爪子就走了。

爱拔兔提着大包小包下车的时候,一猫一狗正在对着大海做豪无意义的喊话。

“hi——kazunari!”

“一拉西马塞——satopi!”

“hi——!”

“一拉西马塞——!”

爱拔兔微笑着看着它们想大家真是长大了呢,一边取出自己随手卖的防晒霜给自己抹上,本身就白白的脸现在更是惨白一片,毛都糊在了一起。

柴犬nino回来第一句话就是“不好意思你那是在模仿歌舞伎么?”

“才不是歌舞伎呢!”

黑猫智跟着补刀,“啊,江户时代的那种?”

“都说了才不是歌舞伎呢!”爱拔兔把防晒霜递给黑猫智,“利达要用嘛?”

黑猫智刚想接过来,突然低头看看自己满身的黑毛,思考了一会,还是接过来开始往脸上抹,柴犬nino迅速的pia了它的头,“你倒是拒绝啊,刚才明明注意到了的吧,你已经不可能更黑了啊?”

黑猫智自知强行装傻被识破fufu的笑起来,拿起鱼竿眼神kirakira盯着远处的大海。

爱拔兔接收到了黑猫智的电波,也跟着拿起鱼竿,拖着不情不愿的柴犬nino走到适合垂钓的岩石边。黑猫智熟练的开始做准备工作,卷线,又给三人的鱼竿上装上鱼饵,老道的嘱咐两人有关知识,“这样,如果鱼竿连续剧烈动起来的话就要马上收线,不然鱼会跑。”

爱拔兔和柴犬nino靠在一起深感无聊。

黑猫智尝试着问,“要去海钓嘛?可是...”

“大丈夫大丈夫,去吧。”柴犬nino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其次也确实想再确认一下过了这么久晕船的状况有没有缓解,于是马上打断它的话。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它就后悔了。

柴犬nino躺在船舱里,眼一闭,摊着就不动了。爱拔兔几次把它抱起来喝水都喝不了几口,眼看着柴犬nino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黑猫智突然想到了什么。

它走过去,然后蹲下。

然后一生懸命的去捏了柴犬nino的屁股。

柴犬nino瞬间生龙活虎的蹦起来猛踹了它一脚。

一旁的爱拔兔收到了惊吓。

上岸之后,柴犬nino果然提出要卖几条鱼,黑猫智走到它身边,拍拍它的肩,“ninomiya君。”

“嗨?”柴犬nino一惊,赶紧正坐。

“刚才我救了你一命哦。”

“啊,是,非常感谢师匠的救命之恩,在下没齿难忘。”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

“啊,您需要什么尽管说。”

“哟西,”黑猫智把一张写着“名利共休”的纸牌挂在柴犬nino身上,“我说一句,你跟着我说哦!——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三遍!”

“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金钱不是那么重要,对不起!”

驾驶座的爱拔兔一边开着车一边想,大家真是长大了呢。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