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八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3



樱井啾站在柜子顶,哆哆嗦嗦往下看了几眼赶紧缩回头,表示有点怕。

爱拔兔捣鼓半天和仓鼠润一起搬上来一个巨大的纸飞机,拍拍爪子一脸欣慰。樱井啾拍着小翅膀围着飞机转了好几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是?”

爱拔兔像宣读标题一样突然立正站好大声说,“aiba圆梦计划,鸟人间!”

仓鼠润极其不走心的在一边啪叽啪叽鼓掌。

樱井啾惊恐的想起以前爱拔兔以前似乎提过它特别喜欢电视上那个岚的相叶雅纪做过的鸟人间企划,它曾经无心说过,哎这样啊似乎挺有趣的呢,然而现在它恨不得给当时的自己一巴掌。

“翔酱以前说过很有趣想试试看的吧!”为什么你这种事情记得这么清楚啊?!樱井啾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让它套在那个东西里面再往下跳,这不是自杀么?!

爱拔兔看出樱井啾的不安,拍拍它的溜肩安慰着,“没事松润会接住你的,对吧?!”

仓鼠润无奈的看着爱拔兔,“别把这种责任全部推给我啊。”尽管这样它还是点点头表示一定帮忙。

樱井啾下意识跟着看向仓鼠润确认,仓鼠润挪开视线忍住笑,说我去下面准备垫子接着你,说完就走了。

樱井啾只能任爱拔兔把那只纸飞机套在自己身上,想着要不要先留封遗书让利达犬把自己的零食和自己一起下葬,爱拔兔倒是麻利的就准备好了,蹲下来给小鸡系上结实的安全带,认真打个结。

“好了哦!”爱拔兔认真给它解释,“一会呢,我会把你从这里推下去.....”

“秋豆?!”樱井啾一脸震惊,眉眼皱成一团,“可怕可怕可怕....”

爱拔兔细声哄着,“别怕啦,大丈夫,翔酱你要习惯高处哦,不然不会飞以后要怎么办嘛!”

樱井啾内心暗吐槽说你倒是赶快去做解药啊,但还是拗不过爱拔兔,悲壮的站到柜子边缘,一眼就看到底下的仓鼠润紧张的支着一个巨大的沙发垫仰头等着它,眼神里满是担心。看到樱井啾冒头,仓鼠润给了它一个安慰的微笑,抖抖爪上的垫子,大声喊,“大丈夫翔桑,不会让你受伤的。”

樱井啾突然觉得安心下来,恐惧似乎也减轻不少,似乎靠谱的仓鼠给它心打上一针安定剂,它深呼吸,“我要跳了?!”语毕,一咬牙跳了下去。

耳边呼呼传来细微的风声,几乎是天悬地转,樱井啾强迫自己睁开眼睛,自己正在餐桌上空滑行,瞬间到了沙发上,眼看就要撞上沙发背,樱井啾几乎是本能的扑打了一下翅膀,奇迹发生了,它居然飞起来了,飞过了沙发脊,往柜子方向飞去。

虽然还不熟练但是学习能力一流的樱井啾很快就掌握了扇翅的方法,尽管着陆姿势有点不忍直视但是还是好好停在垫子上。早在垫子上等着的爱拔兔兴奋不已大叫着“成功了!”扑过去抱住樱井啾。

樱井啾坐在垫子上有点懵,一边的仓鼠润走过来向它伸出爪子,“能起来么?”

樱井啾欣然抬起翅膀递过去,任它拉自己起来,然后顺势把仓鼠润拥入怀中。

仓鼠润有点发愣,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传来就传来好听的低音轻声说谢谢。它没有多说话,默默把爪子环住对方,拍拍它的背。

后来樱井啾笑着说起自己被仓鼠润拉起来的一瞬间有点心动呢,仓鼠润也跟着笑起来,心里悄悄说了句我也是。

那天晚上的晚餐仓鼠润不动声色的坐在了樱井啾的身边,樱井啾吃得开心也不知道是注意到了还是没注意,自然的往仓鼠身边凑了凑,近得只剩下1厘米。

坐在正对面的柴犬nino观察了很久,嘴角不自觉上扬,没注意到自己竹马的呼唤。

“nino?kazu?!喂!”

“嗯??”

爱拔兔一拍桌子说,“明天一起去钓鱼吧!”





























ps,不要再给我说翔润虐了!这里是想表现的是一种不用言语就能传递的感情和给对方留下极限安全距离的默契,而这样的情况不在两人彼此深知和长久交往相互揣摩之下是做不到的,这也是我个人最欣赏翔润的一点吧?因为深知,因为珍视所以磨平自己的棱角去靠近对方的安全距离,这样建立起来的羁绊才是最牢固的。热情总有褪去的一天,只有羁绊永恒。个人理解,不接受撕逼!x

下一章是行长学习钓鱼x sk竹马天然不要错过!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