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七话

Aの岚的场合 part2

“果咩!麻吉果咩!我会用一生来道歉的!!”爱拔兔土下座的姿势面对着眼前生无可恋的四只动物。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一个小时前。

早晨,暖暖的阳光斜洒进卧室,映着兔子幸福的睡脸,本来是一个如此安宁和谐的场景,却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

“砰——砰——砰——!”听着敲门的节奏就知道来者不善,爱拔兔郁闷的拖着手里抱着的小熊娃娃起床去开门,“嗨?”

“我变成这样了你说要怎么办啊?!”

微带些怒气的奶音,大概是松润吧,咦可是它在哪呢?爱拔兔疑惑的望天到处瞅也没瞅见鹦鹉在哪里,突然腿毛被狠狠的揪下一撮,疼得兔子大喊这才低下头。一只小小的,小小的,额,小小的仓鼠在抖身上落下的兔毛,背上有一块很大的紫色的毛,圈成一个漂亮的唇印型。爱拔兔热爱动物之魂瞬间燃起,蹲下来轻轻拍拍小仓鼠的头,温柔的问好,“早上好哦?你叫什么名字?迷路了嘛?”

小仓鼠一脸“已经要被你蠢哭”的表情看着它,“是我啊,我,松润。”

爱拔兔眨眨眼睛,歪头表示不解。

“你还记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经过仓鼠润的解释让爱拔兔唤醒了记忆,它这才想起似乎大家都喝了自己发明的相叶奶,自身物种发生了改变。

“就是说,松润你从鹦鹉变成了仓鼠?”爱拔兔挠挠头说,“好像是这样,喝下去之后会和自己第一眼看到的生物进行物种交换,就是说,你喝下去之后马上就看了翔酱?”

仓鼠润迷之沉默之后扭过脸淡淡点头。

爱拔兔若有所思,突然想起什么,“但是你也变得太小了吧?!不,你是怎么从笼子里出来的,你的笼子可是悬空啊?”

仓鼠润淡定答,“那还用说,当然是直接跳下来落在沙发上再从沙发上跳到地上了。”

“好,好帅气!◇”

“不,重点不在那里好嘛.....”

正在说着什么,一只同样娇小的红色的小鸡拖着报纸淡定从两只身边路过,直直走向餐厅。

仓鼠润眯眼盯了背影好一会才果断的说,没错那就是翔桑。

爱拔兔看着小鸡的溜肩也决然的点点头,嗯没错果然这种特征是无法改变的呢。

樱井啾表示相当郁闷,一大早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体型圆圆,跑不快飞不高的小鸡。在听过爱拔兔的交换论之后彻底暴走了,“为什么我会是鸡??和松润交换的话不应该是鹦鹉么?”

爱拔兔表示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鸡,“都是作者的错。”爱拔兔如是说。

樱井啾捂脸心塞的,“这样也太糟糕了,去拿报纸就用了我十分钟。。。”

仓鼠润抱臂看,指了指翅膀,“你试试看用飞的嘛?”

“鸡?真的能飞?”樱井啾半信半疑的抖抖翅膀。

爱拔兔点头表示应该是可以的。

樱井啾果断用小翅膀画了个“x”,“不行啊,飞起来的话.....”确实,对于一只恐高的鸟来说翅膀还有什么意义呢?没有。

三只正在烦恼,沙发后面的猫狗窝也躁动不小。

“呜啊?nya?”

“早啊利达,汪。”

“好厉害,nino变成柴犬了。”

“你不也变成黑猫了么。”

仓鼠润不解为什么这两个人对自己的新身份这么习惯,还没等它反应过来柴犬nino和黑猫智就已经腻腻歪歪的蹭过来吃早餐了。

爱拔兔刚想开口问点什么,柴犬nino就皱起眉看看自己的爪子,“真糟糕啊没有肉球都拿不稳游戏手柄了。”

黑猫智缩成一团舔舔肉球,“啊,我这边好像也不方便拿鱼竿了呢。”

樱井啾接着吐槽,“我都要开始考虑怎么学走路了啊?”

仓鼠润表示它倒是无所谓,“但是,”它仰头看看空中悬着的笼子,“再想上去睡觉就困难了啊。”

于是,请看开头。

最后大家还是觉得责怪兔子并没有什么卵用,决定试试看交换身份过一天试试。

爱拔兔一向奉行“有了问题一定要尽快解决”的宗旨,一顿饭的时间它就设计出来一份帮助大家适应新身份的愿望表格。

“总之大家有什么愿望写上去吧!我一定负责任实现!”

结果交上来清一色的“希望得到解药。”

爱拔兔重新又发了一份让大家重新填。

黑猫智的是“希望学会更多游戏的玩法。”

仓鼠润的是“翔桑的衣服太地味了想换新的衣服。”

柴犬nino的是“去浅海钓鱼然后卖了。”

樱井啾的是“想克服飞翔的恐惧。”

爱拔兔突然干劲满满,哟西我绝对不能辜负大家,“那么,”它看看时间,“就从翔酱开始吧!松润也一起!”

“咦?————”










预告:下集是樱井啾学习飞行之旅x 应该主sj,有部分sa和模特,当ASM3p看也行【闭嘴】8号更新√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