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五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仓鼠伞回家的时候发现玄关正中间摆着一堆茶具,旁边有一只一本正经的正坐着的狗狗。

已经等得快闭眼的利达犬用余光瞟了眼回来的仓鼠,马上打起精神来,假装自己从来没有睡着过,“欢迎回来,翔君。”

仓鼠伞抿着嘴角假装没有看到打算绕道继续往里面走,谁知利达犬突然躺平伸直身子,尾巴正好挡住了仓鼠伞的去路,一副你不配合我就打死都不让你过去的架势提高嗓门叫,“欢迎回来!翔君!”。

仓鼠伞其实很想问问狗狗今年几岁了啊,然而配合着忍着笑走到它右侧也跟着正坐,“那师匠今天?也是?”

利达犬一个翻身又摆回正坐姿势,严肃的点点头,开始根据暗记的步骤开始打茶。

放抹茶,加水,调膏,再加水,每一个步骤都愈发娴熟的爪法,利达犬认真的时候会微微张开的嘴,不经意翕动的鼻翼,仓鼠伞在侧面悄悄在侧面看着,不自觉也跟着弯起嘴角。

爱拔兔从后院摘完胡萝卜回来,一瞥眼看到玄关无声的仪式,刚想吐槽被躲在沙发后面叼着冰棍的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一把拉过来捂住嘴。

终于到了最后一步,利达犬拿起茶筅,深吸一口气,放入茶碗中开始打茶,比起其他狗狗更漂亮的爪,细致又力道均匀的搅动着,不时轻转茶筅,让茶与水更好融合。爪腕轻动,映着狗狗好看的皮毛,身上合身的和服让夕阳中利达犬的剪影如画一般。而另外一边是安静坐着,眼睛带着温柔笑意独自享受这一切的仓鼠伞。

无声中,利达犬转过身子把茶碗双手奉上,绿色的茶在碗里浮着微小几粒泡沫,漾进仓鼠伞眼里。

仓鼠伞接过来,喝了一口。

.........................................

“这不是还是没化开么ohno桑?!”,仓鼠伞皱着眉头,砸吧着嘴里一大口茶粉,“我就说嘛,一口下去就是一大口茶嘛!”

利达犬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肩膀抖成筛子。

仓鼠伞气得灌下一大口水自己在嘴巴里咕噜咕噜了混合均匀了再吞下去。

“你有好好喝嘛!”利达犬盯着仓鼠伞,指指它捧着的半碗茶。

仓鼠伞看了眼又看了眼利达犬,表情复杂。

利达犬固执的又指指茶碗,“喝嘛。”

仓鼠伞无奈端起来简单粗暴的一口喝干,再捂住嘴,“果咩,刚才把茶都吃掉了现在这碗基本上就是水.....”

利达犬终于绷不住了笑起来,留着仓鼠伞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它。

“我就说嘛,翔君绝对会喝。”鹦鹉松润叼着木棍说。

“真不愧是翔桑啊居然能忍受连续一周的抹茶轰炸。”尼糯喵拿着冰棍咬了一小口说。

“翔酱真厉害呢,利达也是。”爱拔兔叼着胡萝卜说。

“你在吃什么啦baka......和我们画风不一样啊。”

“果咩.......◇”

评论(6)

热度(30)